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九十八章出國留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八章出國留學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人生在很多時候面臨著艱難的選擇,無奈,卻不得不二中選其一。

胡靜在上大學那會的確是有過出國留學的念頭,可是時隔幾年,現在的她對於留學的念頭沖淡了不少,如果不是姚澤剛才提起,恐怕她這輩子都不會再有這個想法。

胡靜在心裡苦苦掙扎著,她一直渴望留學,但又捨不得離開姚澤的身邊。

「真的很難做出抉擇嗎?如果不想選擇我不逼你,我們可以從長計議的。」見胡靜柳眉微微緊蹙,一臉的掙扎,姚澤輕聲說道。

「如果我去留學了,你會不會和別的女孩子好上,不要我了?」這是胡靜此時最關係的問題,她必須問清楚心裡才肯安心。

姚澤笑著摸了摸她光滑的臉蛋,輕聲說道:「說什麼胡話呢,我疼你都來不及,怎麼可能不要你1

胡靜臉上帶著笑意的道:「真的嗎?」

「嗯1姚澤認真的點了點頭,胡靜就接著說道:「成,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我聽你的,去外流留學1

姚澤眼神直勾勾的看著胡靜,輕聲問道:「你確定你想清楚了?」

「嗯,我確定1胡靜堅定的點了點頭,「就當是出去算算心,補充點正能量了1

「好的,既然你決定了,那我來幫你安排,去法國你決定如何?1姚澤疼愛的在胡靜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輕聲詢問道。

「去法國好,我很想去瞧瞧法國的普羅旺斯!那咱們就這麼定了。」胡靜臉上狽埽但是姚澤分明從她美眸中撲捉到了那一絲不易察覺的黯然。

「靜,去法國了,如果想回來,隨時都可以,不要勉強自己知道嗎,我永遠都會等著你,咱們說好了,要一直在一起1姚澤溫柔的捧著胡靜的臉,用溫柔的話語來彌補她心裡的憂傷。

「嗯1胡靜輕輕的點頭,水靈的眼眸中泛著晶瑩的淚花。

……

這段時間,姚澤一直忙著幫胡靜找學校和辦理留學的手續,將胡靜送到飛機場,兩人離別前,胡靜哭的如同淚人一般,一直趴在姚澤懷裡抽泣著,姚澤心裡心酸不已,輕輕拍了拍胡靜的後背,輕聲道:「去那邊了好好照顧自己,什麼都不要想,安心學習,以後每個半年我會給你打一次錢過來,課餘時間可以去法國各個城市逛一下1

胡靜趴在姚澤懷裡輕輕點頭,又哽咽了一下,才抬起頭,一臉可憐楚楚模樣的道:「姚澤,我好想你,還沒走就開始想你了,以後你可以多給我打電話嗎?」

姚澤溫柔的答應一聲,「只要一有空閑,一定打給你,在法國好好生活,注意安全1

兩人有親膩一會兒,見時間到了,胡靜依依不捨的放開姚澤,眼淚婆娑的朝著安檢口走去,一步三回頭的向著姚澤看看,姚澤臉色保持著笑容的和她揮手,心裡卻是心酸不已,在多呆一會恐怕就得留下英雄淚了。

姚澤一直看到飛機衝上雲霄后,才深深的嘆了口氣,一臉黯然的離開飛機場,朝著自己辦公地點而去。

在辦公室魂不守舍了一下午,眼見著要下班了,姚澤便提前離開,開著車子到銀行取了五萬塊錢,然後朝著電視台駛去。

將車子停在電視台門口,姚澤沒有下車,怕被別人看到影響不好,於是坐在車子裡面,將車窗微微打開一個縫隙,點上一根煙沉悶的抽了起來。

大約過了一刻鐘,一抹倩麗的身影從電視台施施然走了出來,杜佳穎今天打扮的非常有活力,上身是一件淺白色的薄毛衣,下身一件水磨淺藍色牛仔褲,一雙銀灰色的細跟高跟鞋被她踩在地上,發出嘎登咯的聲響來,她一頭烏黑的秀髮高高的盤起,露出玉潔光滑額頭,臉上那隨時隨刻都展現的淺淺笑意,讓她更具魅力。

她剛走出大門口,下了門口的台階,後面一個肥胖的身影趕緊跟了上去,姚澤定睛一看,正是電視台台長張國定。

不知道張國定和杜佳穎說了些什麼,杜佳穎臉上露出為難之色,正在猶豫間,兩聲滴滴的喇叭聲使得杜佳穎和張國定同時朝著姚澤車子看去。

杜佳穎在看到姚澤的車子后,臉上露出喜悅之色,接著就對張國盤ふ媸嵌圓黃穡我今天真的沒時間,我男朋友來接我了,抱歉1杜佳穎輕輕點頭示意一聲,背著包色的挎包,俏生生的朝著姚澤停車的地方走去。

拉開車門,杜佳穎一下子鑽進了副駕駛的位置,然後車子啟動,馬上消失在了張國定的視線之內。

張國定望著那輛大眾離開自己視線后,才一臉低沉的嘀咕道:「難道真有男朋友,怎麼會這麼快,不行,我得去問問那個傢伙事情辦的怎麼樣了,這麼長時間應該弄到我想要的東西了1

……

「你今天怎麼過來了1坐在車中,兩人沉默片刻,杜佳穎率先打破沉寂,悄聲問道。

姚澤目光盯著道路有些心虛的不敢看杜佳穎,不知道哪天對她的輕佻行為有沒有太過反感。

姚澤尷尬的咳嗽一聲,出聲道:「你不是需要五萬塊錢嗎,我今天取出來了,就給你送過來。」

杜佳穎微微點頭,輕聲說了一句謝謝就不再說話。

姚澤偷偷瞥了她一眼,見她情緒不太好,就心虛的問道:「佳穎姐,還在生我的氣,那天是我不對,你就原諒我一次1

杜佳穎想起那天的事情,臉龐出現一抹紅霞,她沒有看姚澤將目光轉向窗外,輕聲說道:「早就沒生氣了,我知道你年紀還小,容易做出衝動的事情,事後想想其實是我不對,不該讓你和我睡在一起,所以你不用在自責了呢1

「既然沒有生我氣,為什麼還一臉愁苦,難道是因為你們台長?」姚澤疑惑的問道。

杜佳穎猶豫了片刻,才輕輕點頭,苦惱的說道:「自從陳嘉興進去以後,他想霸佔我的**更強烈了!每次總是提些無禮的要求,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他是我領導,話我也不敢說的太過分,哎,真是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