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九十九章背叛的念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九章背叛的念頭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聽了杜佳穎的話,姚澤微微蹙眉,有些責怪的說道:「佳穎姐,你不能這麼軟弱下去,即便他是你的領導,再受到騷擾之後,也要義正言辭的警告,免得他以為你有鬆動,就會更加肆無忌憚,我建議,如果他下次再騷擾你,你就直接警告他一次,如果還是不聽你就跟我說1

杜佳穎輕輕點頭,覺得姚澤說的有理,於是輕聲說道:「行,我聽你的,下次他在騷擾我,我就直接警告他,大不了這主持我不幹了1

想想又有些捨不得丟到這份工作,杜佳穎就有些嬌憤的道:「真不知道你們男人是怎麼回事,自己有老婆的人,還總惦記著別人的妻子1

姚澤老臉一紅,尷尬的咳嗽一聲,不敢介面,杜佳穎見姚澤臉色怪異,想到那天那天晚上的事情,臉色立馬緋紅起來,她沒好氣的瞪了姚澤一眼,嬌聲道:「我又沒說你,你那麼心虛幹嘛?看來是壞事做多了?1

姚澤訕訕的笑了笑,扭頭輕輕瞥了杜佳穎一眼,出聲說道:「哪有做什麼壞事,我連個女朋友都沒有,那還有本事偷別人家的老婆1

杜佳穎不行的睨了姚澤一眼,嬌俏的道:「有沒有偷只有你自己知道,得,我們不談論這個了,怪難為情的1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問道:「是送你回家,還是?」

杜佳穎輕輕點頭,「回家,今天做了個採訪,蠻累呢1

姚澤答應一聲,將杜佳穎送到她居住的小區門口,然後拎著皮包將她送到屋門口,從皮包里拿出五沓嶄新的鈔票遞到杜佳穎手裡,輕聲說道:「你要的錢,不夠再跟我說,沒事我就走了,你早點休息1

杜佳穎接過錢,感激的點了點頭,柔聲道:「謝謝你,這錢我會儘快還給你的1

姚澤笑眯眯的道:「不急,什麼時候充裕了再還不遲1

杜佳穎沒有吭聲,換了個話題輕聲道:「這麼晚了,留下來吃飯1

「因為我借錢你,為了感激我才留我吃飯?」姚澤無奈的笑了笑,擺手道:「還是算了,我不想勉強你,我會用我的真誠打動你,而不會為了你的感激1

「沒有,我……」

「好了,你快進去,記得早點休息1姚澤溫和的說完,轉身就下了樓梯,留下杜佳穎一人怔怔的看著他的背影,良久才回過神,微微嘆了口氣,輕輕將房門帶上,看了看手裡的鈔票,心裡有些吃味起來。

……

同一時間,姚澤剛剛坐進車子,向成東的電話便打了進來,這幾天向成東一直沒聯繫自己,這會兒突然打電話過來,難道是有情況了,姚澤趕緊接通電話,急忙問道:「成東,是不是那邊有消息了?」

電話那頭,向成東聲音急切的說道:「姚局長,那個僱主聯繫過來了,現在怎麼辦?」

姚澤趕緊交待道:「你等等,讓那個私家偵探先穩住那個僱主,我去把前天聯繫上的電腦黑客找來,讓他幫忙查詢那僱主的ip地址。」

姚澤將聯繫上的電腦黑客帶到了私家偵探的那個四合院,剛進去,就看見笑傲天正在將電腦打開,見到姚澤,他站了起來,詢問道:「他正在找我們要照片,是現在傳給他還是怎麼辦?」

姚澤看向那名電腦黑客,他隨手將自己帶來的設備擺設出來,接到電腦上后,就示意可以將圖片傳給對放,姚澤選取了幾張杜佳穎的生活照發過去,等待對方接受,當那邊的人點擊接受時,電腦黑客便開始追蹤他的客戶端ip地址,沒過幾分鐘電腦黑客便停了下來,對著姚澤點了點頭,說已經追蹤到了,接受人的ip地址在江平市電視台家屬院內。

「電視台家屬院?」姚澤疑惑的隨口說了一句,接著眉頭便深鎖起來,「如果真是電視台家屬院,那麼最有嫌疑辦這件事情的應該就是電視台台長張國定了,聯想起杜佳穎說張國定現在越來越明目張的騷擾他,姚澤敢斷定請私家偵探偷拍杜佳穎的人一定是張國定1

「怎麼,姚局長,你想到什麼可以的人了?」見姚澤臉色陰晴不定,向成東就湊上去輕聲問道。

姚澤微微點了點頭,說道:「暫時只是懷疑,我來試試他1說完,姚澤坐到電腦前,對著qq中那個熊貓圖像的男人發了條信息,「張台長,你真是用心良苦,作為國家幹部,你竟然做出這種偷偷摸摸的事情,不覺得可恥么?1

電腦那邊,沉默半響,熊貓圖像閃動兩下,回復姚澤道:「你究竟是什麼人,竟敢黑我1

「我以為你不會承認你是張國定呢1姚澤打了個冷笑的表情。

「你究竟是誰,到底想怎麼樣?」

姚澤能感覺到這句話的氣憤,於是回復道:「我不想怎麼樣,只是奉勸你一句,杜佳穎不是你能玩弄的,最好給我老實點,如果再讓我發現你對她有所不軌,我會讓你身敗名裂的1

「身敗名裂?你以為你是誰?1

姚澤冷笑一下,「不信咱們試試看,既然這次能夠查出你來,下次照樣能,再讓我發現你騷擾杜佳穎,我不會這麼和你對話了,江平的漢江是你最終的歸宿1

張國定此時坐在家中的房,看到姚澤的回復,氣憤的一下子將旁邊的煙灰缸給狠狠摔在地上,陰沉著臉怒氣十足的罵道:「混蛋畜生1

聽到裡面的動靜,房的門被輕輕推開,一名面容姣好身材苗條的女子走了進來,輕聲問道:「國定,你這是怎麼呢?」

張國定見到自己夫人臉上刻意保持著微笑的道:「沒事,剛才不小心將煙灰缸摔破了,你先出去做飯,我還有些文件要處理一下1

張國定的夫人微微點頭,朝著四分五裂的煙灰缸看了一眼,接著靜悄悄的退了出去。

悶頭抽了一支煙后,張國定思前想後決定不和對面那個神秘的男人賭氣,活了大半輩子,他已經沒有了年輕人的那股衝動勁,只想安安穩穩的退下去就可以了。

於是就心平氣和的回復道:「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但是請你也保證自己不會亂做出些什麼事情來,否則對你對我都沒好處1

「成交,張台長,你是個爽快人,知道輕重,今天這事就這麼結了,希望你能說到做到!再見1

結束對話后,姚澤為了以防萬一,便沉思一會兒后,對向成東說道:「成東還有一個事情交給你。」說著話,他朝著笑傲天示意一下,笑傲天會意的將黑客和那兩名私家偵探給帶了出去。

見幾人離開后,姚澤才再次出聲道:「你會用相機么?」

向成東疑惑的看了姚澤一眼,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姚澤笑眯眯的道:「那就好,我有個事情交給你去辦,你這幾天就跟蹤電視台台長張國定,將他下班后的一切事情都給拍下來,咱們得留個後手才行。」

向成東有些猶鑿然我會使用相機,但是我不專業,不知道怎麼偷拍啊1

姚澤想著門外怒了努嘴,「將那兩個傢伙帶上,事成之後我會給他們一些錢,讓他們在江平消失1

……

張國定最近幾天非常鬱悶,他一直窺視杜佳穎的美色,想找個機會將她拿下,本來杜佳穎的丈夫被抓之後,張國定暗自高興以為可以乘虛而入,沒想到幾次隱晦的向杜佳穎提出要請她吃飯,都被她給拒絕了,還有就是今天這個神秘人究竟是誰,難道是杜佳穎的新男朋友乾的,越想張國定越覺得氣悶,不由得將手裡捏著的筷子給放了下去。

張國定的老婆見了就疑惑的問道:「不吃了1

張國定輕輕點頭,望著自己妻子美艷的臉蛋,心裡暗自感嘆,「自己的老婆其實也很漂亮,為什麼還要窺視別的女人,難道是在一起時間久了,沒有當初的激情了?」

「我工作還沒完了,去房了,你慢慢吃1

沈惠美望著張國定肥胖的背影,微微皺著柳眉,心裡有了一絲不滿。

三年前,沈惠美也是江平市電視台的女主播,那時候她青春靚麗,充滿活力,有無數人羨慕的苗條身姿和嬌俏臉蛋,追她的人更是數不勝數,她卻鬼使神差的嫁給了離異的張國定,也許是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優勢,也許是因為張國定是她領導的原因……

三年來,沈惠美過的並不開心,也後悔了當初的選擇,沒和張國定結婚前,張國定什麼都依著自己,可是結婚以後,時間久了一點,張國定就暴露了他本來的面目,對自己開始慢慢的冷淡起來,每每想到這些沈惠美都覺得非常委屈,自己年輕漂亮,嫁給他這個年紀半百的老頭,他已經是沾夠了便宜,卻還不懂得珍惜,這讓沈惠美生出了一些報復的念頭!

「你不疼愛我,想疼愛我的人多了去,就憑我的美貌……」沈惠美暗自想著,心裡漸漸的萌生了一些背叛的念頭。

婚姻就是如此,稍有不慎,很多事情都會變的極端化。

姚澤將所有事情交代清楚后,便獨自離開了四合院。

將車子啟動后,姚澤拿出手機準備撥給杜佳穎將這件事情告訴她,但是轉念想想,事情已經解決了,如果讓杜佳穎知道了事情的經過,恐怕她心裡還是有些不安,畢竟張國定是他的頂頭上司。

將手機又給放了回去,姚澤開車回了家。

這幾天姚澤一直在審核一些拆遷事宜,覺得甚是無聊,剛剛將最後一份有關清河口拆遷的事宜看完,房門被輕輕敲響,姚澤喊了聲請進,接著房門被推開,一個身材嬌俏衣著性感的女子走了進來,姚澤朝著女子全身上下打量幾眼,接著疑惑的問道:「請問你是?」

女子優雅一笑,柔和的說道:「姚局長,我是二科的李芬蘭1

「李芬蘭?1姚澤輕聲嘀咕一句,在腦海里回想對於李芬蘭的記憶,半響才記起來上次在局裡辦的一場歌舞會上見個這個女人,當時她和秦大禹坐在一起,兩人表現的很密切,想來應該是夫妻關係,否則也不敢當著眾人如此。

「你是秦主任的妻子?」姚澤笑著問了一聲,接著請李芬蘭到沙發上坐。

李芬蘭笑眯眯的點頭,說了句姚局長好記性,然後走到沙發前,緩緩的坐了下去,由於是短裙的原因,坐在正對面的姚澤無意間在李芬蘭坐下去的時候,眼神一下子鑽進了她黑色的緊身短裙裡面,望見了她白色內褲的裙底春光。

嬌俏嫵媚的臉蛋,性感誘人的衣著,絕對可以秒殺很多男人,當姚澤見到李芬蘭裙底春光時,也不由自主的哽咽了一下喉嚨,下身微微有了有些男人該有的反應。

怕盯的太久被李芬蘭察覺,姚澤只是迅速的朝她裙子裡面窺視了一眼,便趕緊將目光移開,然後故意咳嗽了一聲后,笑著問道:「芬蘭同志,你來找我是?」

當姚澤知道李芬蘭的身份時,其實心裡很清楚李芬蘭來著自己的目的,前幾天秦大禹就來找過自己,為他逃避責任的事情道歉,但是姚澤沒有給他好臉色看,可能是擔心以後自己給他穿小鞋,所以他不得已使出了殺手,將自己如花似玉的老婆給搬了出來。

果不其然,當姚澤問李芬蘭來的目的時,李芬蘭只是猶豫了一下,就開口輕聲說道:「姚局長,我是為了大禹的事情來找你的,他這個人性子直容易犯錯誤,上次拆遷的事情我就特地提醒過他,有了責任就要承擔,可是他卻沒那個膽量和勇氣,現在知道後悔了,每天在家裡唉聲嘆氣,說不該讓姚局長一個人來承擔這些,都是他的錯,希望姚局長能夠原諒他犯的錯。」

其實姚澤對於這件事情並沒有多少看法,開始的確有些氣憤,不過他也不會對這些事情一直記掛於心,更不會特意的去整秦大禹,只是有些時候,身在官場,那些官僚們不自覺的就將一件簡單的事情想的複雜了,姚澤並不想在這件事情上解釋太多,於是就擺手說道:「芬蘭同志,這件事情以後就不要再提了,提多了也沒什麼意思,你轉告秦主任,作為領導,應該做好帶頭作用才是,畏畏縮縮只會永遠停滯不前1

聽了姚澤的話,李芬蘭心裡一咯,「什麼叫永遠停滯不前?難道姚澤真的要給大禹小鞋穿?1想到這裡,李芬蘭臉上變的有些難看起來,她輕柔的摸了摸肩頭的秀髮,朝著姚澤看了一眼后,小心的說道:「姚局長說的對,這些話我一定轉告大禹1

姚澤點了點頭,不再說話,將頭埋了下去,翻看文件,故意將李芬蘭撂在一旁,李芬蘭心裡糾結不已,半響后,臉上露出決然之色,她暗自咬了咬銀牙,心裡砰砰直跳的對姚澤說道:「姚局長,晚上我想單獨請你吃飯,可以么?」說完話,李芬蘭緊張的望著姚澤,時刻注意著他臉上的表情,生怕說錯了話,惹到姚澤。

姚澤倒是沒想到李芬蘭會如此露骨的說,單獨請自己吃飯,這裡面的話語,如果咬文嚼字起來,就有些意思了。

姚澤抬起頭深深的看了李芬蘭一眼,見李芬蘭有些心虛的低下了頭,姚澤心裡微微一動,「難道真的想色誘我?」

姚澤逞李芬蘭低下頭的功夫,朝著她全身上下打量起來,她上身一件帶著花紋的白色襯衣,襯衣有些修身,將她胸前的波濤洶湧緊緊的包裹在裡面,勾勒出一個誘人的弧度來,下身一件黑色的緊身短裙,裙擺直到膝蓋以上,露出修長白嫩的美腿,她雙腿並緊的坐在那裡,一副羞澀帶著緊張的模樣,讓姚澤看了竟然有些怦然心動的感覺。

「如果真是色誘,自己能夠把持的住嗎?」望著李芬蘭誘人的身姿,姚澤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液,然後故作疑惑的問道:「芬蘭同志請我吃飯有什麼說法?」

李芬蘭聽姚澤的語氣,並未生氣,於是就抬起頭,俏生生的道:「有一些工作中的事情不懂,希望能夠請教姚局長一下。」

聽李芬蘭如此說,姚澤一副若有深意的望著李芬蘭,笑著說道:「芬蘭同志請教我恐怕是請教錯了人?秦主任在局裡幹了二十來年,比我可要老道許多,你去請教他就可以了1

李芬蘭輕笑著搖了搖頭,柔聲道:「他是個獃子,很多事情都不懂,官場上的事情需要靈活變通,他在這方面很差勁的,姚局長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成就,一定有不少好的經驗,希望可以給我一個學習的機會1說著話,李芬蘭臉上露出一絲嫵媚之意,俏臉的臉龐上帶著淡淡的笑意,剛才併攏的雙腿也微微有了鬆動的跡象。

姚澤觀其言見其行,已然可以斷定李芬蘭為了自己丈夫能夠當上副局長,算是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