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兩百零六章艷星,陳媛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零六章艷星,陳媛媛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迷迷糊糊中,姚澤聽到耳畔傳來一陣女子清脆溫柔的聲音姚澤哥,醒醒……」

姚澤搖晃了一下有些昏沉的腦袋,從睡夢中慢慢清醒,他雙手撐著沙發,有些吃力的坐了起來,而後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視線漸漸清晰,見唐敏俏麗的臉龐帶著淺淺的微笑,看向的眼神充滿了溫柔,姚澤微微一笑,向著周圍看了一眼,接著出聲問道陳秘書長他們走了?」

唐敏笑眯眯的點頭,在姚澤身邊坐下,輕聲說道走的有好一會兒了,見你睡的沉就沒和你打招呼,不過,他走到時候讓我囑咐你,有常到他那裡坐坐1

姚澤微微蹙眉,揉了揉有些漲疼的太陽穴,接著點頭道這個陳秘書長人倒是蠻不,沒有官老爺的架子,還算親民1

唐敏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小嘴,端起剛才為姚澤準備的茶水,遞了,等姚澤接過後,她才出聲道親民那只是表面現象,對於你來說,也許會感覺他比較親民,因為你的身份和背景,讓他不得不做出和藹的模樣,但是對於普通老百姓,可就不見得會如此。」

聽唐敏這麼說,姚澤將手裡的茶杯放在了茶几上,疑惑的盯著唐敏,試探的問道你我有背景?」

唐敏神秘的笑了笑,把玩著肩頭的秀髮,一臉得意的道當然,我雖然不在江平市,但是卻時時刻刻的關注著你呢。」

姚澤有些心虛的瞪了唐敏一眼,趕緊問道你不會是找人調查我了吧?無小說網不少字」

唐敏笑眯眯的搖頭,卻不肯說的途徑,俏生生的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衣裙,將沙發上的黑色皮包拿了起來,努嘴對姚澤說道你不會是準備在包廂過夜吧?無小說網不少字1

姚澤眯著眼睛笑了笑,輕佻的道有個美女陪著,我到不介意在這裡過一夜,只要你願意1

唐敏秀美的臉龐微微一紅,嗔怪的啐了姚澤一口后,沒好氣的道真不你是回事,當官之後性子變的比以前還輕佻了,真是受不了你1

姚澤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唐敏身邊,豪氣的摟住唐敏的腰身,似笑非笑的在她耳邊輕聲道那你是喜歡以前的我還是喜歡現在的我?」

被姚澤呵了口熱氣鑽進耳朵,唐敏極其敏感的斜了一下腦袋,躲避著姚澤的調戲,心裡有些緊張的嬌聲道都不喜歡,現在才你是個大色狼,哼1

姚澤將唐敏摟在懷中,唐敏只是輕輕的掙扎了兩下便不再反抗,姚澤頓時心裡高興起來,右手不老實的在她腰間摸了兩把,唐敏輕輕搖晃著翹臀,忸怩的道姚澤哥,別鬧了,公共場所被看到了對你影響對惡劣,快些鬆開1

姚澤笑眯眯的搖頭,輕聲道我不怕1說著話,手上的動作更加肆無忌憚起來,直接朝著唐敏挺翹的小臀部摸去。.shouda8

『呀』,感受到姚澤不老實的大手在臀部上揉捏一下,唐敏紅著臉輕輕嬌呼出聲,接著拍開姚澤的手,蹙著柳眉,微微撅嘴的道姚澤哥,不帶這麼欺負人的,畢業那會兒人家追你的時候,死活不同意,現在到好,變的這麼……」說到此處,唐敏紅著臉,沒好氣的瞪著姚澤,一副恨得牙痒痒的模樣。

姚澤悻悻的笑了笑,解釋的說道那時候覺得你年紀太小,擔心你感覺不對,喜歡了人,不是怕耽誤了你嗎1

唐敏不信的瞪著姚澤,接著問道那你現在的舉動解釋?」

姚澤臉色帶著促狹的笑容,腳步輕巧的走到唐敏身邊,望著她被制服包裹著的誘人身姿,滿意的道以前,你是個青澀的小蘋果,雖然想吃,卻還沒成熟,採摘不得,而現在……」他笑眯眯的朝著唐敏豐滿的胸部和挺翹的臀部上瞅了兩眼,接著道現在,你就像熟透了的紅蘋果,散發著誘人的香味,讓人讒言欲滴,食指大動。」說完,他嘿嘿一笑,朝著唐敏身上撲去,唐敏嬌呼一聲,趕緊躲開,不一會兒,包廂裡面便傳出兩人打鬧聲和唐敏銀鈴般的嬉笑聲。

「小敏,你乖,別躲了,快讓哥哥疼一下1

「就不,就不讓你這個死狼得逞,哼1

「好,這可是你逼我動粗的哦……」

「呀,嗚嗚,色狼,走開啦……」

……

兩人在包廂里瘋鬧一陣后,姚澤酒也清醒的差不多,便一起走出了酒店,姚澤本來是想跟唐敏去她那裡,但是被唐敏笑眯眯的給拒絕了,理由是,這幾天比較忙開發區考察的事情接近尾聲,馬上就有寫一份察考報告,然後回省里開董事會,拿出具體的投資方案,再者她親弟弟,那個活寶般的人物,就住在她隔壁,如果姚澤晚上跟了,避免不了要被唐笑給,如果被唐笑,那就等於家裡的人全了。

無奈,姚澤只好又調戲唐敏一番,才乖乖的駕車回了別墅區。

將車子停好后,姚澤剛剛摸出鑰匙準備開門,公文包里的手裡發出一陣優雅的來電鈴聲,姚澤微微蹙眉,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走到屋前的花壇邊上,拿出,見是向成東打來的,於是趕緊接通,出聲問道成東,讓你偷拍張國定的生活起居和私生活,你有沒有收穫?」

那頭傳來向成東兩聲輕笑,接著他清了清嗓子,正色的道姚局,拍了不少,這次應該是掌握了他的死穴,我就把給你送。」

姚澤心頭一喜,頓時將心頭大石落了下去,只要掌握了張國定的證據,就不怕他敢出爾反爾,再對杜佳穎做出一些不利的事情來,還有一個好處便是,有了張國定一些罪證,以後沈江銘和張愛民兩人直接逐鹿對戰時,這也是牽制張愛民的一個秘密武器,拿張愛民的弟弟威脅張愛民,效果還是有的,姚澤不會覺得這種行為有多麼不恥,在政治.鬥爭中,只有勝利與失敗,沒有光明與陰險之說,光明形象永遠都屬於勝利的一方,姚澤很早以前就明白這個道理。

官場的明爭暗鬥比任何戰鬥都要來的激烈,今天無限風光,也許一個不就身敗名裂鋃鐺入獄。

點上一根煙后,姚澤眯著眼睛輕輕吸了一口,心情愉悅的對著里的向成東道成東,這次你可是幫了我一大忙,以後沒人的時候,咱們就以相稱,以後你安心給我辦事,我不會虧待你的。」

那頭,向成東聽了姚澤的話,心裡微微有些激動,不過性子使然,三年的特種訓練生涯讓他磨練一身矯捷的身上和冷漠的性格,即便心裡激動,他臉上也不會表現出來,只是輕輕笑了一下,語氣平淡的道姚局,等你這句話很久了,第一次何祥叔將我介紹給你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你和別的領導不同,我的眼光,也你1

「噢?」聽向成東如此說,姚澤來了興趣,笑眯眯的道那你倒是說說,那時候為覺得我和其他當官的不同?」

「感覺,我的感覺很敏銳,而且也是準確1向成東和果斷,透露著自信。

姚澤微微點頭,輕聲道呵呵,希望我不會讓你看走眼,等這件事情過後,咱們找個機會好好喝幾杯,對了,還得喊上你那個戰友1

向成東高興的答應一聲,姚澤又對他交代幾句后才掛斷。

將手裡的煙抽完,姚澤煙蒂扔在花壇,剛轉身準備進去,卻被一束亮光吸引著,沒多大一會兒,一輛紅色的轎車從姚澤的別墅前駛,透過那半開的玻璃窗,姚澤不經意的瞟見裡面車主那驚艷的嫵媚臉蛋,心臟遽然猛縮,呼吸有些急促的嘀咕道陳媛媛,是陳媛媛1

姚澤還是半年前偶然的在晨練的時候見過這位過年當紅艷星,自從她嫁給台灣富商退出銀屏后,姚澤只是偶然驚奇的陳媛媛竟然和做了鄰居,只是這半年一直不在別墅區居住,所到倒是沒有再見過她,倒是差點把這麼一個極品給忘記了。

「哎,不過真是可惜了,竟然嫁給了一個老頭子,一顆水靈靈的大白菜讓豬給拱了,操。」想到這裡,姚澤鬱悶的搖了搖頭,心裡納悶道難道現在的都只是向錢看齊?國內當紅艷星不缺錢才對啊1

幽幽嘆了口氣,姚澤朝著臨近的那棟別墅看了看,只見紅色轎車開進大理石堆成的大門后便沒了動靜,姚澤搖了搖頭,將心裡的陰霾甩開,暗想,「真是杞人憂天,她願意嫁給老頭子關事情1

又在屋外瞅了一陣子,見那邊沒了動靜,姚澤才死心的轉身朝家門口走去,心想,「家裡有個姿色不弱於陳媛媛的美人等著,何必是惦記別人的,難道真是好上人妻這口?」

「麻痹的,禽獸啊,傲傲……」

第兩百零六章艷星,陳媛媛

第兩百零六章艷星,陳媛媛是由會員手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