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兩百零七章心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零七章心結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將房門打開,客廳黑的,姚澤換上拖鞋,摸到客廳將燈打開后,朝著二樓望了一眼,見王素雅的房門關閉著,於是腳步輕盈的走了上去,站在王素雅房門口,姚澤貼耳聽裡面沒什麼動靜,於是頓了一下后,才輕聲問道:「素雅姐,睡了嗎?」

過了大概數十秒,裡面才傳出王素雅清脆又平淡的聲音,「睡了……」

姚澤苦笑著搖了搖頭,輕輕扭動門把手,見王素雅沒有從裡面反鎖,於是輕輕推開門,一陣幽香撲來,姚澤心情愉悅的嗅了嗅著空中芳香,見王素雅半躺在床上,開著淡黃的床頭燈,手裡拿著一本白皮書,一臉專註的盯在上面,長長的眼睫毛時不時的跳動一下,顯得極其嬌俏可愛,姚澤腆著臉,笑眯眯的走過去,輕聲問道:「素雅姐,怎麼還沒睡呢?」

王素雅輕輕側過身子,只當姚澤不曾在一般,看都不看他一眼,繼續專註於書上的內容,姚澤無奈的嘆息一聲,坐在了床邊,輕聲問道:「姐,生氣了?」

王素雅輕瞥了姚澤一眼,語氣聽不出好壞的道:「沒有呢。..」

「那你為什麼不理我?」姚澤一臉鬱悶的問道。

王素雅將書放到床頭柜上,接著扭頭,一雙清澈充滿靈的大眼睛直勾勾的望著姚澤,將姚澤盯的一臉局促后,她才幽幽嘆了口氣,有些不悅的道:「小澤,你現在當官了,應該時時刻刻注意自己的生活作風才是,不要因小失大,正正經經的談個女朋友不是更好?」

聽王素雅如此說,姚澤心裡有些納悶,於是問道:「姐,你最近是不是聽到些什麼謠言。」

王素雅微微搖頭,滿含深意的望了姚澤一眼,輕聲道:「不需要聽什麼謠言,你最近經常夜不歸宿,有時候回來也是半夜了,這還不明顯嗎1

姚澤無奈的笑了笑,望著王素雅迷人的臉蛋,輕聲道:「姐,我怎麼聞到一股子醋味,你是不是吃醋了?老實交代1

王素雅俏臉一紅,趕緊拿起床頭櫃的書,擋住自己的臉蛋,故意翻著書,掩飾臉上的尷尬,半響,她才幽幽的輕聲道:「別說些胡話,姐只是希望你踏實的工作,找個女朋友安穩的過r子,不想時常為你擔心。」

姚澤朝著王素雅坐進了些,望著她秀美的臉龐,溫柔的道:「素雅姐,你是真不知道我的心意,還是裝作故意不知道,你明明知道我是想讓你當我女朋友的。」

王素雅此時心情緊張到極點,她眼神有些閃躲的望向別處,聲音中帶著掙扎的道:「小澤,不要說了,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我們之間的身份,註定我們真在一起了,有文事情萬萬不能做的。」

「姐,只要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就夠了,何必在乎那些世俗的觀念,這輩子如果不能得到你,我是不會甘心的。」姚澤極其堅定的對著王素雅說道。

王素雅心裡有些煩悶的微微蹙眉,嘆氣的對姚澤道:「小澤,你這是何苦呢,咱們做一輩子姐弟不好嗎,為什麼非要越界?」

「難道你讓我眼睜睜的看著你嫁給別的男人?」姚澤有些氣憤的道。

王素雅目光閃爍的望著姚澤,片刻后才無比幽怨的紅著眼眸,委屈的輕聲道:「如果你是因為這個原因,那麼,我不嫁人還不行嗎1

見王素雅楚楚可憐的模樣,姚澤心中一疼,頓時湧出無限愛憐的伸手拉過王素雅的身子,讓她靠在自己肩膀上,而後輕輕拍著她穿著絲質睡衣的後背,溫聲細語的說道:「素雅姐,你說什麼胡話呢,我怎麼可以自私的佔用你,既然你不喜歡我,那麼,以後找到合適的人選就嫁了吧,不能得到你,就應該放你zyu。」說到此處,姚澤輕輕嘆了口氣,心裡有些堵的慌。

王素雅安靜的靠在姚澤厚實的肩膀上,沒有掙扎,聽了姚澤的話,她心裡莫名一痛,接著眼睛不由自主的泛起淚花來,片刻她才輕聲哽咽道:「小澤,你這是何苦呢,給姐姐一些時間好嗎,我現在真的無法邁過那個坎,心裡很矛盾,我們有太多的因素有考慮。」

姚澤深深吸了口氣,伸出手溫柔的幫王素雅擦拭臉頰的晶瑩淚滴,然後一臉歉意的望著近在咫尺的絕美臉蛋,輕聲道:「素雅姐,我以後不逼你了,順其自然吧,好嗎?」

王素雅抿著嘴,輕輕點頭,「小澤,假如有一天我想開了,一定會給你的。」說完,她臉蛋紅艷的能滴出血來。

姚澤驚訝的望著王素雅,半響才回過神,興奮的問道:「素雅姐,你要給我什麼?」

王素雅羞紅著臉,躲在姚澤胸膛,小聲道:「別問了,時候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吧,我也困了呢。」

姚澤興緻正濃,哪能就這麼走了,於是雙手握著王素雅的肩膀,凝視著王素雅漂亮的臉蛋,認真的問道:「素雅姐,你到底要給我什麼,你不說我會睡不著覺的。」

王素雅見姚澤目光灼熱,頓時心慌意亂的低下頭,咬著紅唇道:「小澤,你再這樣我可要生氣了,乖些,快去睡覺吧。」

怕王素雅真的不悅,姚澤只好拉攏著腦袋,鬱悶的道:「好吧,大不了今天晚上失眠,姐,你早點休息吧,我回房間了。」說著話,姚澤站了起來,望著王素雅紅撲撲的臉蛋,心神一盪的同時,沒由來的說道:「姐,我可以親你一下嗎?」

王素雅嬌滴滴的瞪了姚澤眼睛,沒好氣的輕聲道:「不行1

「噢。」姚澤失望的拉攏著腦袋,鬱悶的走了出去。

直到姚澤將房門輕輕帶上后,王素雅才緩緩躺回被窩,一雙有神的大眼睛怔怔的望著天花板,表情似嗔似喜,片刻,思緒便神遊天外,後半夜王素雅困到極點,才緩緩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而在她隔壁房間,姚澤躺在被窩裡翻來覆去,半響才一腳將被子踢開,嗷嗷大叫道:「素雅姐啊,你就不能從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