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兩百零八章二下湯山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零八章二下湯山縣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清晨,一抹溫和的陽光照射進來,灑在姚澤大床上,他微微眯著眼睛,雙腿夾著被子,翻了個身想繼續睡覺,卻被異常清脆響亮的手機鈴聲給吵的沒了多少睡意,他鬱悶的爬到床頭,摸著手機接通道,「誰啊,這大清早的1

電話那頭傳來沈江銘爽朗的笑聲,「小澤,打擾你睡覺了,今天有什麼安排沒?」

姚澤遽然從床上坐了起來,有些尷尬的道:「不打擾1看了看牆壁上的石英鐘,姚澤接著說道:「今天沒什麼事情呢,沈叔叔有什麼吩咐?」

沈江銘語氣溫和的道:「今天剛好有些空閑,和你楚楚阿姨說好了去郊外垂釣,你也一起來吧。」

姚澤猶豫了一下,嘿嘿笑著道:「你們好不容易幽會一次,會不會打擾了你們?」

沈江銘沒好氣的笑罵道:「你小子胡說八道什麼,說好了,城南的綠柳山莊。」

姚澤翻身下床,笑著答應一聲,又聊了幾句,掛斷電話后,趕緊跑到洗手間洗漱一番后,來到王素雅的房間,見王素雅還躺在床上,微微眯著眼睛,一臉的恬靜,便笑著輕手輕腳的走到她跟前,對著她耳朵,小聲的喊道:「素雅姐,起床了。」

王素雅微微蹙眉,櫻桃小嘴微微蠕動了一下,朦朧的半睜開眼睛,見姚澤笑眯眯的望著自己,王素雅有些不悅的輕聲道:「小澤,昨晚上沒休息好呢,別打擾我,讓我再睡會。」

姚澤笑眯眯的湊到床邊坐下,伸手抹著她烏黑柔順的秀髮,輕聲問道:「姐,為什麼晚上沒睡好?」

王素雅臉龐一紅,側過臉,心虛的道:「就是沒睡好呢,沒有為什麼。」

姚澤順著王素雅的劉海摸到了她光潔的額頭上,見王素雅嗔怪的望著自己,於是笑著道:「姐,等下帶你去好玩的地方,趕緊起來。」

王素雅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美眸,滿臉不高興的輕聲道:「不能晚點出去嗎,還想睡一會兒呢。」

姚澤笑著搖了搖頭,解釋的說道:「和朋友約好了,可不能去晚了,趕緊起來吧,否則我要……」說到此處,姚澤嘿嘿怪笑兩聲,一臉猥瑣的伸手就要朝被子里摸去。

『喲』王素雅嬌.叫一聲,趕緊卷著被子朝旁邊挪了一點,無奈的瞥了姚澤一眼,她幽幽的嘆了口氣,出聲道:「去外面等著,我換好了衣服就出來。」

「成1姚澤笑眯眯的點頭,「我先去晨練,如果回來了,你還沒起來,可別怪我使用暴力哦。」

「你敢1王素雅嬌俏的瞪了姚澤一眼,接著從被窩裡鑽了出來,穿著拖鞋到衣櫃里找衣服。

姚澤望著身穿絲綢睡衣,大半美腿裸露在外面的王素雅,一時有些挪不動步。

王素雅好似有感應般,微微扭頭,見姚澤色迷迷的盯著自己,露出一臉猥瑣的笑意,便氣不打一處來,隨手從衣櫃拿出衣架,嬌憤的對著姚澤砸了過去,嘴巴里嬌罵道:「死出去1

「埃」姚澤被王素雅的『暗器』砸種胸口,頓時捂著胸口怪叫一聲,可憐的道:「姐,不就是看你兩眼嗎,至於這麼狠心?」

見王素雅嬌寒著臉,隨手又拿出一把衣架,一副欲砸過來的架勢,姚澤二話不說,拔腿就跑了出去。

見姚澤狼狽的背影,王素雅捂著嬌笑了起來,半響才停下笑,輕聲嘀咕一句:「臭小子,讓你使壞。」說完,臉上帶著笑意的選了一件自己喜歡的碎花連衣裙朝著浴室走去。

姚澤又重新回房間換了一套運動裝,才走出門,朝著別墅區的中央花園慢跑過去,路過陳媛媛家門口時,姚澤故意放慢了速度,抬頭朝著二樓陽台望去,瞧見一抹高挑的倩影,她身穿黑色性感蕾絲睡衣,一頭烏黑的秀髮披散於肩頭,隔的太遠,姚澤無法看清她的臉蛋,此時,她正在陽台上晾衣服,一件紅色的連衣裙被她晾好后,她微微躬下腰身,又去拿另一件洗好的衣服,就是這不經意的一躬身,姚澤見她裙擺微微向上拖起,裸露程度直接到了大腿根部,雖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依然讓姚澤大飽眼福一把,那白燦燦的大腿在陽光的照射下顯的那麼刺眼。

姚澤一邊慢跑一邊愣神的望著那個只能在銀屏上才能看到的性感無比的美艷明星,心裡一陣旖旎,思想有些走神間,只聽見陳媛媛嬌呼一聲,接著手裡的衣服不知怎麼得,一下在從二樓掉了下去,落在了下面的花壇上,接著便見陳媛媛放下晾衣桿,急急忙忙的走進了屋裡。

姚澤心頭一動,知道陳媛媛要下來撿衣服,於是趕緊朝著她家花壇走去,在陳媛媛還沒下來之前,他將陳媛媛的一件白色襯衣給撿了起來,然後捏在手裡抖了抖上面沾的泥土,瞧見房門打開,姚澤低著頭,心裡砰砰直跳,臉上卻盡量顯的平靜一些。

「那個……謝謝你,我自己來吧。」見屋外不知什麼時候站了個男人,而且拿著自己衣服,陳媛媛微微一愣,接著反應過來,道謝的走了過去,對姚澤輕聲說道。

姚澤呼吸有些急促,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國內知名的性感女星,心裡頓時有些火熱起來,他盡量的放鬆心態,抬起頭笑眯眯的望著那張嫵媚到讓任何男人都神魂顛倒的俏臉,伸出手將衣服遞了過去,而後解釋的說道:「剛才去晨練,路過你家樓下,瞧見樓上掉來下一件衣服,還以為你不知道呢,就幫你撿起來了。」

陳媛媛柳葉眉微微向上一挑,含笑的點了點頭,伸出白皙纖柔的小手,接過衣服,也不點破姚澤的謊言,輕揉的道了聲謝謝,然後轉身就朝著屋裡走。

姚澤覺得這是一次接近陳媛媛的絕佳機會,斷然不能錯過,但是一時之間又不知道怎麼搭訕,眼見著她就有走到門口了,姚澤一時心急,趕緊喊道:「小姐,請等一下1

陳媛媛微微轉身,疑惑的望著姚澤,輕聲問道:「先生,還有什麼事情?」

陳媛媛美眸盯著姚澤,讓姚澤心裡極其緊張,他尷尬的笑了笑,故作不認識的小心問道:「請問,你是那個女星陳媛媛嗎?」

陳媛媛抿嘴笑了笑,點頭道:「早就退出娛樂圈了,現在可不是什麼明星。」

姚澤笑眯眯的接話道:「陳小姐,你當初退出娛樂圈時,不知道傷了多少男人的心呢,你可是國內所有男人心目中公認的女神呢。」

陳媛媛聽了姚澤恭維的話,心裡喜滋滋的,不由得捂嘴輕聲笑了起來,「先生,你太會誇獎人了,我哪有那麼大的影響力,而且已經退出娛樂圈一年多了,現在恐怕沒幾個人認識我了呢。」

姚澤笑著擺手道:「陳小姐即便是退出娛樂圈十年,依然有著很大的影響力,我就是你最忠誠的粉絲。」說著話,姚澤偷偷朝著陳媛媛胸前鼓鼓的地方看了一眼,怕對方看見,他只是迅速的瞄了一眼,趕緊轉移目光,接著說道:「陳小姐可以給我簽個名嗎?」

陳媛媛被姚澤誇的心裡美滋滋的,心裡大好,就點頭道:「當然沒問題,你帶筆了沒?」

姚澤尷尬的笑了笑,解釋的說道:「早上出來晨練,沒料到會遇見大明星,要不我這就回去取?我就住在你隔壁那棟樓。」

陳媛媛朝著旁邊的別墅區看了一眼,抿著笑著道:「咱們還是鄰居呢,這樣吧,你在這裡等一下,我進去拿一隻筆出來。」

姚澤笑著點頭,「麻煩陳小姐了。」

陳媛媛邊朝里走,邊回頭笑著道:「沒事。」

望著陳媛媛被睡衣包裹著的挺翹美.臀,姚澤心裡鬱悶的想著:「這麼一個絕美的女人,卻被一個老頭壓在身下,這他媽什麼世道埃」

正罵罵咧咧的時候,瞧見陳媛媛走了出來,姚澤趕緊換了個笑臉,迎了上去。

陳媛媛笑眯眯的晃了晃手中的簽字筆,對著姚澤問道:「先生,你要簽在什麼地方?」

姚澤見自己沒帶本子出來,於是乾脆挺著肚子,指著自己的白色體恤,笑著道:「陳小姐,你就幫我簽在衣服上吧。」

「好的。」陳媛媛握著簽字筆,『刷刷』在體恤上畫了幾下,熟練的寫出自己的名字。

姚澤滿意的點了點頭,贊同的道:「字簽的真漂亮。謝謝了。」

陳媛媛風情萬種的擺手笑道:「小事,沒別的事情我就進去啦。」

姚澤笑著道:「好的,我就住在隔壁,以後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可以找我。」

陳媛媛笑眯眯的打量姚澤一番,見姚澤看上去才二十齣頭,心裡有些好笑的想,「屁大點的孩子能幫上我什麼忙。」不過出於禮貌,陳媛媛還是點了點頭,輕聲回應道:「成,以後有需要我不會客氣的。」說完,她自己都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接著邁著小碎步走了進去。

直到陳媛媛將房門關上后,姚澤才回過神,低頭望著自己衣服上清秀的文字,心裡高興不已,只要現在先和陳媛媛混個臉熟,以後想要接觸她就容易得多。

在陳媛媛這裡耽擱時間太久,怕王素雅等急了,姚澤便取消了晨練的念頭,直接小跑回了家。

……

開著車子,姚澤望著一臉淡然的王素雅,笑眯眯的說道:「姐,你猜我剛才見到誰了。」

王素雅輕倪了姚澤一眼,笑眯眯的道:「除了美女,你見到誰能這麼興奮?」

「……」姚澤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望著王素雅淡雅秀美的臉龐,笑眯眯的說道:「姐,你現在也會開玩笑了,不錯,有進步,我喜歡1

王素雅被姚澤調侃的俏臉一紅,她微微側過臉,眼睛看著窗外,小嘴輕聲嘀咕道:「誰要你喜歡了,無聊。」

見王素雅臉上帶著一絲羞意,姚澤嘿嘿一笑,柔聲說道:「姐,我覺得我們現在發展的很好,以後一直這樣發展下去,你遲早會成為我的女人。」

「胡說八道,我是你姐1王素雅紅著臉,嗔怪的瞪了姚澤一眼,嘴巴雖然很硬,臉上卻沒有表現出絲毫怒意,甚至還帶著若有如無的笑意。

姚澤見王素雅這副小女人模樣,心裡頓時暗自高興起來,他越王素雅的那層窗戶紙絲毫已經有些裂縫,只待一個契機,便可以完全捅破。

……

將車子停在了沈江銘約定的綠柳山莊,姚澤帶著王素雅走進了大廳,在身穿旗袍的服務員帶領下,穿過大廳和一個走道,直接到了綠柳山莊的後院。

後院有一個極其大的水塘,水塘邊上擺著幾把桌椅和遮陽的打傘,姚澤老遠的便看見沈江銘握著釣魚竿,聚精會神的看著湖面,而在他旁邊的宋楚楚身穿一身素色合體旗袍,優雅的靠在椅子上微微眯著眼睛望著藍藍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沈叔叔,來的可夠早呢。」姚澤帶著王素雅走了過去,站在沈江銘身邊,小聲說道。

沈江銘扭頭笑眯眯的道:「好久就想著來放鬆一下了,可是一直沒時間,這不,剛好可以輕鬆一天,當然能錯過了這麼好的時光。」

王素雅看到沈江銘,頓時瞪大了眼睛,詫異的朝著沈江銘仔細瞅了幾眼后,有些緊張的在姚澤耳邊輕聲說道:「小澤,他不是那個……那個沈市長嗎?」

姚澤笑著點頭,還沒開口,躺在一旁的宋楚楚便坐了起來,漂亮的眼眸朝著王素雅瞅了幾眼,而後笑眯眯的道:「小澤,這是你的女朋友嗎?可真漂亮埃」

姚澤嘿嘿一笑,腆著臉點頭道:「是的,是我女朋友。」

王素雅臉色一窘,沒好氣的掐了姚澤一把,尷尬的笑著解釋道:「別聽小澤胡說,我是他姐姐呢。」

宋楚楚抿了抿嘴,似笑非笑的朝著姚澤打量兩眼,接著調笑的說道:「現在的年輕人,談戀愛都喜歡姐弟相稱,能夠理解。」

王素雅一聽,頓時臉龐更加紅潤起來,沒法辯解,她只好氣洶洶的瞪了姚澤一眼后便低頭不再說話。

一旁的沈江銘擺手笑了笑,對宋楚楚道:「別開玩笑了,這位的確是姚澤的姐姐,百祥集團的副總裁呢,姚澤你這臭小子瞞得可夠深的,前段時間如果不是因為需要你的資料,我恐怕到現在還不知道你是個富二代。」

姚澤心虛的笑了笑,解釋的說道:「其實沒打算瞞著您的,只是您一直沒問起我的家事,我總不能自己尋著跟您說我是富二代吧?1

沈江銘伸手指了指姚澤,笑著道:「就你小子理由多,我可告訴你,今天這裡所有的消費得算你的,我們這些拿死工資的在這裡可消費不起。」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接著說道:「沈叔叔,感情你今天專門喊我出來,就是為了放我血呢?」

「哈哈,算你小子聰明1沈江銘爽朗的笑了起來,姚澤轉回剛才的話題問道:「對了,沈叔叔,你調我的檔案幹什麼?」

沈江銘指了指遠處說,「過去走走。」

姚澤會意的點點頭,對著王素雅交代幾句后,便跟著沈江銘朝著一顆柳樹下走去。

兩人站在柳樹下,姚澤遞給沈江銘一支煙,接著幫他點燃,自己又點了一支,輕輕的吸了一口后,問道:「叔,不會是又要調動了吧?」

沈江銘沒有回答姚澤的問話,反過來問道:「在房管局乾的怎麼樣?」

姚澤想了想,搖頭道:「沒什麼感覺,一天到晚都是批示文件,日子過的很平淡。」

沈江銘正色的說道:「政府下屬單位就是如此,雖然也會存在一些暗自較勁,可是比起市政府來要差的多,我當時將你調到房管局,也沒想讓你在裡面干出什麼花樣來,只是一個過渡而已,畢竟那裡沒什麼展示拳腳的空間,不過現在你有一個契機了。」說完,沈江銘神秘的笑了笑。

姚澤心頭一動,趕緊問道:「什麼契機?」

沈江銘抽了一口煙,面朝湖水,看不出表情的道:「你的農改計劃的試點已經圓滿成功,省里對你的表現非常滿意,這可是個不小的功績啊,有了這個功績,如果你再往上升一級,年紀輕的憂慮便不是問題了。」

姚澤心情有些激動的問道:「那我要調到什麼地方去?市政府嗎?」

沈江銘扭頭笑眯眯的看了姚澤一眼,擺手道:「不是,你得二下湯山了。」

「調回湯山縣?」姚澤詫異的道。

「對,湯山縣的常務副縣長因為一些事情被調離,這個位置空缺下來,你去剛剛合適,而且這次下去是你仕途成敗的關鍵時期,如果你能在湯山縣打好這一仗,以後我幫你運作起來更加容易一些。」見姚澤愣在那裡,沒有吭聲,沈江銘似笑非笑的調笑道:「當然,如果你不願意下去,我也不勉強,咱在換其他人頂上也是一樣1

「啊?」姚澤怪叫一聲,趕緊擺手道:「願意,願意,怎麼可能不願意。」姚澤可是一直懷念著湯山縣的女警花白燕妮和嫵媚動人的李美蓮阿姨呢,要說不願意,那是絕對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