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兩百零九章猜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零九章猜疑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沈江銘一臉嚴肅的望著姚澤,正色的說道:「去了湯山縣后時刻注意,不要讓人抓了什麼把柄,貪污和**這兩樣一定要把好關,一個不慎就可能被別人給拉下去,記住我說的話,你還年輕,千萬不要犯原則性的錯誤,否則以後有了污點,想往上爬就沒那麼容易了。」

姚澤趕緊收起了嬉皮笑臉,點頭說道:「沈叔叔,放心好了,原則性的錯誤我是不會犯的。」

「恩。」沈江銘臉鬆弛了下來,笑眯眯的點頭道:「當然,在把握原則的基礎上,也不能丟了膽子,做事千萬不要畏手畏腳,現在開始,就要慢慢培養自己的『勢』,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只要氣勢上去了,別人才不敢小瞧了你。」

姚澤悻悻的笑著點了點頭,剛準備保證一番,那邊傳來宋楚楚清脆悠揚的動聽聲音:「你們兩個聊完沒,東西都快烤好了,再不過來,我和素雅把東西都給吃了。」

姚澤扭過頭去,見她們兩個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讓服務員擺好了燒烤工具,自己親自動手烤了不少食物,沈江銘眯著眼笑了笑,擺手道:「過去吧,這些東西現在也只能和你提上一提,以後還得靠你自己慢慢去領悟。」

姚澤輕輕恩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麼,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官場,他的確領悟的太少,還有不少東西得去慢慢摸索。

幾人一直玩的傍晚,太陽快要下山時,沈江銘接到市委辦公室打來的電話,說有些事情需要處理,便急急忙忙的讓司機將車開了過來,先離開了綠柳山莊。

宋楚楚一臉不高興的望著沈江銘上車離開,輕聲抱怨的說道:「小澤,你看看,這叫什麼事!這都多久了,一直都是這麼忙,真是沒發說了。」

姚澤有些同情的望了宋楚楚一眼,輕聲安慰道:「楚楚姐,知道你心裡有些抱怨,可是沈叔叔現在當了市長,確實有太多事情要處理,你也得體諒一下他埃」

旁邊的王素雅聽了姚澤的話,就輕輕拉了拉他的胳膊,疑惑的在姚澤耳邊輕聲道:「小澤,你怎麼喊她姐?」

姚澤拉著宋楚楚的胳膊,讓她站在王素雅旁邊,笑眯眯的道:「看樣貌,你們年紀差不了多少,你說我喊她阿姨,合適么?再說了,喊姐也是楚楚姐給逼迫的。」

宋楚楚聽姚澤這麼一說,嫵媚動人的臉龐微微一紅,她拿眼請睨了姚澤一下,嗔怪的道:「少在你姐面前胡說八道,小心我把你乾的一些醜事給說出來。」

王素雅一副天真模樣的盯著宋楚楚,有些好奇的問道:「楚楚阿姨,小澤他幹什麼醜事了?」

姚澤嚇了一大跳,生怕宋楚楚將自己和劉曉嵐的事情給抖了出去,於是趕緊攔住王素雅面前,轉移話題的說道:「楚楚姐說的玩笑話,我能做什麼醜事埃」他扭頭一臉苦悶的朝著宋楚楚擠眉弄眼,見宋楚楚抿嘴含笑,一臉局促的望著自己,姚澤鬱悶的轉回了臉,繼續對王素雅道:「楚楚姐就是喜歡開玩笑,素雅姐,你以後也別叫什麼楚楚阿姨了,和我一樣叫她姐。」

王素雅微微蹙著柳眉,看了宋楚楚一眼后,輕聲道:「這有些不合規矩吧。」

宋楚楚笑眯眯的挽著王素雅的手,親切的道:「妹子,別那麼多規矩,咱們在一起的時候,你就和小澤一樣叫我姐吧,喊阿姨怪滲人的。」

王素雅輕笑了一笑,點頭答應一聲。

宋楚楚朝著王素雅秀美恬靜的臉蛋上瞅了幾眼,感嘆的說道:「年輕真好啊,怪不得姚澤眼界這麼高,到現在還不談女朋友,原來家裡守著一個國色天香的美人啊1

這話聽到姚澤的耳朵里,怎麼聽怎麼都感覺有著有股淡淡的醋味,他不由得朝著宋楚楚瞟去帶著曖昧笑意的表情,宋楚楚微微一紅臉,沒好氣的輕輕瞪了姚澤一眼,然後將目光看向別處,心裡鬱悶的想,「不該在姚澤面前說這些有的沒得,假如讓姚澤想多了,自己不是找事嗎。」

此時的王素雅臉蛋顯的更加紅了,被宋楚楚取笑,王素雅只有輕聲解釋道:「楚楚姐別瞎說,我們是姐弟關係呢,開不得玩笑呢。」

宋楚楚感覺這個話題把自己都給帶進去了,於是就不再繼續說下去,輕輕笑了笑,接著嘆氣道:「江銘都走了,咱也回去吧1

姚澤點了點頭,去停車場將車子開了出來,讓兩女上去后,啟動車子,猶豫宋楚楚家裡綠柳山莊較遠,所以姚澤先開車將王素雅給送回了錦繡別墅區,然後才又繞到送宋楚楚。

車子開出別墅區,坐在副駕駛位置的宋楚楚眯著美眸打量了姚澤一番,一副生氣模樣的道:「臭小子,沒想到你家這麼有錢,住在這錦繡的富豪區呢。」

姚澤咧嘴笑了笑,將車速提了起來,然後點開音樂,心情放鬆的望著道路,故意不去接宋楚楚的話茬。

宋楚楚就撇了撇嘴,伸出塗有粉紅指甲油的漂亮小手,朝著姚澤胳膊上輕輕掐了一把,沒好氣的道:「嚇的連話都不敢說了,害怕我放你的血?」

姚澤被宋楚楚輕輕掐了一把,感覺心裡痒痒的,心頭有些發熱的望著宋楚楚嫵媚的臉蛋,笑眯眯的道:「只要楚楚姐喜歡,放多少血都成。」

宋楚楚一臉打趣的道:「這可是你說的,我喜歡豪宅、豪車、名牌衣服……」邊說邊掰著手指頭,笑眯眯的道:「還有很多呢,你都買給我么?」宋楚楚美眸中竟是狡黠。

姚澤翻了個死白眼,沒好氣的道:「成,等我成了世界首富都買給你。」

宋楚楚輕笑了一下,接著幽幽嘆氣道:「那我非等的老死不可,你啊,以後沒事多來看看我,你沈叔叔完全把我給冷落了,現在都很少回家,真是氣死人了。」

姚澤愣了一下,望著宋楚楚不解的說道:「沈叔叔的確是很忙,但也不至於忙的沒時間回家吧?」

宋楚楚微微蹙眉,鬱悶的說道:「是啊,這種現象已經持續很久了,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難道在外面有別的女人了,不想要這個家呢?」

聽宋楚楚說出如此喪氣的話,姚澤嚇了一跳,趕緊安慰道:「楚楚姐,你可別瞎想,沈叔叔不是那種人1

宋楚楚朝著姚澤撇了撇嘴,滿含深意的望著姚澤,眯著眼輕聲道:「我看你也不像那種人,怎麼不知不覺就和劉曉嵐那騷蹄子擠到一張床上去了?」

「……」姚澤被宋楚楚的話給噎了個半死,頓時不敢再出聲為沈江銘辯解,但是姚澤心裡可以肯定的是,沈江銘在外面沒有女人,因為當初姚澤救沈江銘的時候,在醫院那名主治醫師就告訴過姚澤,因為病情原因,沈江銘以後是無法再做床弟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