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一十章酒吧邂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章酒吧邂逅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怎麼不吭聲了,是被我說的慚愧了,還是害羞?」見姚澤表情尷尬,一臉沉默的望著前方的道路,宋楚楚柳眉輕輕一挑,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輕佻似的問道。

姚澤伸手將音樂的聲音調小了些,然後才幽幽嘆了口氣,鬱悶的望著宋楚楚,哭喪著臉說道:「楚楚姐,我和曉嵐姐是彼此相愛的,怎麼到你嘴巴里都變的那麼不堪?1

宋楚楚撇嘴反唇相譏的道:「難道我說的有錯,什麼叫做你們彼此相愛,人家可是有老公的女人?你愛的著她嗎1

聽宋楚楚這麼說,姚澤悻悻的笑了笑,心虛的辯解道:「他們的夫妻關係已經名存實亡了。」

「那也和你沒關係,即便名存實亡也是法律上的合法夫妻,你偷人家老婆還有理了?1宋楚楚越說越氣,杏仁眼瞪的大大的,一副你再敢狡辯我踹死你的架勢。

姚澤斜著眼看宋楚楚,嘴巴蠕動了幾下,見宋楚楚美眸冒火,擺開了架勢,一副不容反駁的模樣,姚澤最終妥協下來,拉攏著腦袋,如打了孀的茄子一般的低聲道:「楚楚姐,你今個是咋的了?我沒惹你吧1

宋楚楚冷哼了一聲,將目光從姚澤身上移開望向窗外,片刻后,彷彿自言自語般的呢喃道:「以前就不該讓你和劉曉嵐見面,兩個人鬼到一起,惹出這麼多事情來。」

姚澤打了個轉向,將車子開進了小區裡面,停在了宋楚楚單元樓下之後,笑眯眯的望著宋楚楚,出聲說道:「楚楚姐,你今天話里話外充滿了酸溜溜的醋味,是不是吃醋了?」

「吃你個大頭鬼,小屁孩子,少在我面前胡說八道,否則我跟你沈叔叔說你嘴巴不幹凈。」宋楚楚嫵媚的臉蛋微微一紅,沒好氣的白了姚澤一眼,接著整理自己的裙擺,準備下車。

姚澤悻悻的笑了笑,趕緊擺手道:「楚楚姐,和你開個玩笑,千萬別當真,我送你上去吧。」

宋楚楚推門走了出去,躬腰笑眯眯的道:「以後不許開這種玩笑,否則開我怎麼收拾你1宋楚楚那自己白嫩的小拳頭在姚澤面前晃了晃,而後繼續道:「你就別上去了,這麼晚了,早點回去休息吧,只要記得偶爾來看看你姐就成了。」

姚澤剛準備推門下車送宋楚楚進去,車裡的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姚澤對著宋楚楚無奈的撇了撇嘴,拿電話在她面前晃了晃,宋楚楚抿嘴一笑,交代姚澤路上開車小心,然後溫柔的朝姚澤揮了揮手,踏著一雙漂亮的粉絲高跟鞋,款款向著樓梯道走去。

姚澤望著宋楚楚婀娜多姿的倩影,心裡幽幽嘆了口氣,甩開邪念后,看了一下屏幕,見是向成東打來的,才想起昨天晚上向成東說了,要給自己送張台長的一些私密照。

接通電話,姚澤笑眯眯的道:「成東,在什麼地方?」

電話那頭,向成東聲音平淡的說道:「姚局長,東西帶來了,我去什麼地方找你。」

姚澤抵著下巴思考片刻后,輕聲道:「這樣吧,這幾天你和你那戰友也夠辛苦的,晚上咱們去夜場放鬆一下喝點酒,我去定個包廂,等會簡訊給你們地址,直接過來找我就行了。」

向成東笑著答應一聲,便掛斷了電話。

姚澤坐在車裡等了一會兒,見四樓,宋楚楚家的燈打開后,他才啟動車子,朝著江平市最繁華的人民路駛去。

夜半,霓虹閃爍,一幢幢高聳的大樓如頂天柱一般屹立在市中心的人民路上,來往車輛眾多,姚澤將車窗搖了下來,感受著晚風習習迎面吹過的舒爽,心裡極其舒暢。

姚澤拿出手機,本打算到賈天楓開的夜總會去喝酒,但是想到等會有些事情要和向成東談,於是就打消了這個念頭,車子繼續往前開,在一家叫做『東方夏威夷』的酒吧停了下來,姚澤將車子停好后徒步走了進去,見裡面雖然有些嘈雜但環境不錯,於是朝著吧台走去,向吧台要了個中包,在女服務員的帶領下,姚澤穿過震耳欲聾的舞池,朝著裡面的包廂走去,剛走到轉角處,姚澤不經意的嚮往瞟了一眼,徒然停下腳步,愣了下來。

「先生,您怎麼呢?」身穿性感制服的女服務員見姚澤望著大廳舞池方向,臉上有些怪異,於是輕聲的問道。

姚澤擺了擺手,交代女服務員道:「你等一下,我去去就來。」說完,便快步朝著舞池方向走去。

在舞池靠左的位置坐了一名身材火爆,衣著性感短裙的美艷女子,雖然姚澤只是看到她的側面,但是依然感覺這個女人既熟悉又陌生。

在女子旁邊,有一個穿著白色體恤休閑裝的男人正端著一杯雞尾酒和女子說著什麼,表情看上去及其溫柔似的。

姚澤繞過一條走道,直接穿到女子前面,走近后,見到那種嫵媚動人的臉蛋,姚澤苦澀的笑了起來,「咱們又見面了。」

女子本來雙手捧著酒杯,側著臉望著舞池,神情專註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而旁邊的男子自言其說了半天她都沒有回復一句,聽到姚澤的聲音,女子微微回頭,瞧見姚澤,她畫著眼影的漂亮美眸頓時瞪大了起來,片刻的愣神后,女子眼前一亮,不耐煩的對旁邊那男人道:「別再說了,我男朋友來了,他可是混黑社會的,你再騷擾我,小心他揍不死你。」

那名穿著休閑裝的男人朝著姚澤身上瞅了兩眼,見姚澤長的高大,衣著不凡,看上去不是自己能夠惹的起的隊伍,便一臉鬱悶的站了起來,不爽的嘀咕道:「有男朋友了不早說,害我浪費了半天口水。」

男子走後,姚澤笑眯眯的在女子身邊坐下,望著女子誘人的臉蛋,出聲說道:「今天又在尋找你的獵物?」

女子拂了拂秀髮,嬌艷欲滴的紅唇微微親啟,輕輕抿了一小口酒後,放下杯子,沒好氣的回應道:「什麼叫做又在尋找獵物!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混跡夜場的女混子?」

姚澤一臉平靜的朝著女子高聳的胸部和裸露的大腿上瞟了幾眼后,撇嘴道:「你這身打扮,讓我很難想象你是一名賢良淑德的良家婦女1眼前的女子正是幾天前和姚澤一夜風流后,早上一聲不吭就離開的神秘女子。

聽了姚澤的話,女子微微蹙眉,輕聲說道:「你說的話我很不喜歡聽,我是不是良家婦女也跟你沒什麼關係,我們兩個人只不過是上過一次床,難道你還真以為你是我老公不成,我穿成這個樣子,我老公都不管,你憑什麼管我。」

姚澤苦笑一下,擺手道:「得,我向你道歉,剛才說的話的確有些有失水準,我可沒有詆毀你的意思。」

「還有,你剛才不是跟那小子說,我是你男朋友么?!現在咋就不承認了1姚澤打趣的對女子說道。

女子抿嘴一笑,一臉風情的望著姚澤,挑眉道:「剛才那個男人太討人厭,一直糾纏著找我要手機號碼來著,我都說了自己是有夫之婦,他偏偏不信,一直死皮耐臉的在我旁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幸虧你來了,做了我的擋箭牌,否則我喝完這杯真就走了。」

姚澤大搖大擺的在女子面前笑眯眯的端起她喝過的酒杯,專門朝著杯口紅色印記上抿嘴喝了一口,接著讚歎的對女子曖昧的道:「真甜。」

「要死啊1女子嫵媚的臉蛋微微一紅,接著嗔怪的啐了姚澤一口后,挺著誘人的胸部不依的說道:「我不管,喝了我的酒,你得賠給我十杯。」

姚澤點上一支煙,幽幽抽了一口,然後眯著眼睛對女子說道:「喝十杯,你會醉的1

女子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一臉媚意的輕聲道:「醉了不是正合你意么,假如我醉了,你可以肆無忌憚的玩我不是!想擺出什麼體位都行。」

聽女人說出如此曖昧的話,姚澤頓時感覺口乾舌燥,望著她那襯衣領中,裸露出的誘人乳溝,姚澤喉嚨哽咽一下,小腹頓時燃起了一團熊熊烈火,姚澤不得不承認眼前這個女人,不僅長了一副嬌俏嫵媚的臉蛋,連說話的神情和不經意的一個優柔小動作,便能勾起男人無限遐想和佔有她的原始**。

「怎麼,動心了?」見姚澤直勾勾的盯著自己胸部,女子撇嘴笑了笑,故意拿手擋住敞開的領口,不讓姚澤再看。

姚澤回過神,尷尬的笑了笑,腆著臉對帶著促狹笑意的女子道:「你想歪了,我不是個隨便的男人1

見姚澤如此正經的說自己不是個隨便的男人,女子好笑的對著姚澤呸了一聲,接著不屑的嬌聲道:「不要臉,不隨便能和別人搞一夜情?」

姚澤將手裡的煙蒂塞進煙灰缸,望著女子嬌俏的模樣,一臉認真的道:「你不懂,我真不是個隨便的男人,你是個例外,遇到你這麼漂亮的女人,我實在是沒有抵抗力的拒絕。」

女子眯著美眸,捂著性感嘴唇嬌笑了起來,半響才開心的說道:「這話我愛聽,說明我魅力還是不小嗎1

姚澤悻悻的笑了笑,望著她曼妙的身姿,感嘆的道:「何止是魅力不小,簡直就是要人命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