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一十二章調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二章調教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手裡捏著照片,將照片中的女人仔細看了好一陣子,才輕吁了口氣,一臉無力的對向成東問道:「她是張國定的情人還是妻子?」

向成東似乎從姚澤臉色看出一絲端倪來,表情有些異樣的出聲道:「原配,合法妻子1

「原配?」姚澤心裡一哆嗦,臉上變化莫測起來,自己竟然無意之中將電視台台長張國定的妻子給辦了?而且,張國定的妻子沈惠美可是市委書記張愛民的弟妹。

想到這層關係,姚澤背後冷汗泠泠,只感覺事情太過荒唐,本來姚澤是預防張國定禍害杜佳穎才找向成東拍了這些照片,作為把柄,沒想到張國定沒禍害成杜佳穎不說,自己反倒把他媳婦給按倒在床了。

雖然有些害怕,但是姚澤心裡又莫名的感覺到刺激,能辦了市委書記的弟妹,這事件多麼刺激的事情,男人就是如此,能辦了那種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男人得妻子時,會感覺很有成就感,也許是滿足虛榮干吧。

姚澤幽幽嘆了口氣,不解的朝向成東問道:「據我了解,張國定應該快五十了吧,原配怎麼會這麼年輕?」

向成東笑了笑,解釋的說道:「她是張國定的第二任,張國定前妻三年前患病去世了,現在的妻子以前也是在電視台工作,不過好像嫁給張國定之後就沒有工作了,一直在家呆著。」

姚澤將照片裝回了牛皮袋,然後對兩人吩咐道:「等會進去之後就當什麼都沒發生,咱們只喝酒,不談其他的。」

兩人紛紛點頭,笑傲天插嘴道「只喝酒多沒意思,找兩個小姐來陪陪吧?1

向成東朝著笑傲天瞪了一眼,責怪的說道:「別在姚局長面前胡說八道。」

笑傲天悻悻笑著道:「這段時間可是忙壞了,好久沒碰過女人了。」

姚澤笑眯眯的道:「這個酒吧沒有陪酒小姐的,如果你有本事外面舞池裡面的女人多的是,你自己去找獵物吧。」

笑傲天尷尬的笑了笑,擺手道:「還是算了吧,我這人只適合對付男人,女人實在是沒辦法,碰到女人腦袋就缺根弦。」

姚澤笑著道:「成吧,喝完酒給你們一人安排一個女人,算是對你這段時間的答謝。」

向成東一臉平淡的搖頭,「我不要。」

笑傲天賊笑的抓著向成東的胳膊,笑眯眯的道:「你不要兩個都是我的,雙飛,想想都幸福。」

姚澤無奈的笑了笑,將牛皮袋收起來后,帶著兩個走了進去。

此時,沈惠美已經自己開了瓶紅酒翹著二郎腿優哉游哉的喝了起來,向成東和笑傲天很自覺的遠離兩人坐在沙發的另一頭,開酒喝了起來。

見姚澤帶著笑意的坐在自己旁邊,沈惠美朝向成東兩人瞥了一眼,接著沒好氣的望著姚澤道:「你們神神秘秘聊了半天,在商量什麼,是不是又想著禍害女孩子呢?」

知道了沈惠美的身份,姚澤此時和沈惠美面對面坐著聊天,總感覺有些彆扭,心裡想要疏遠她,可是看到她嫵媚動人的外貌,姚澤又有些不捨得,在心裡暗自嘆了口氣,姚澤臉色恢復正常神色,輕笑了一下后,他拿起紅酒瓶子,給自己倒上半杯,端了起來,舉過頭頂,拿手晃了晃,暗黃的燈光透過水晶杯,照射在猩紅的液體上,看上去極其炫目,姚澤面帶微笑的輕輕抿了一口,吧唧著嘴巴讚歎道:「好酒啊,今天沾沈小姐的光,才捨得喝這種酒。」

沈惠美鄙視的睨了姚澤一眼,輕聲嘀咕道:「真會轉移話題。」姚澤悻悻的笑了笑,舉起杯子,和沈惠美碰了一下,接著抿了口酒後,假裝問道:「沈小姐是做什麼的?」

沈惠美笑了笑,優雅的抿了口酒,然後閉著眼睛,享受的舔了舔猩紅的嘴唇,半響才睜開眼睛,一臉狡黠的道:「你猜猜開。」

姚澤微微一笑,點上一支煙抽了一口,吐出淡淡的煙暈,透過煙霧,望著眼前帶著緋紅的迷人臉蛋,姚澤心裡狂跳了幾下,而後帶著曖昧語氣的說道:「猜到了有什麼獎賞沒?」

沈惠美朝著姚澤拋了個媚眼,語氣中透露著誘人的媚意道:「猜對了把我自己獎賞給你,怎麼樣?」

姚澤一口將杯中的紅酒喝完,拿手摸了把嘴唇,笑眯眯的盯著沈惠美誘人的胸部,輕佻的說道:「好誘人的獎勵啊,說了可不許反悔哦1

沈惠美躬身拿起一個紫葡萄放進殷紅嘴唇中,輕柔的嚼了幾下,媚意連連的說道:「反悔是小狗。」

姚澤滿意的點了點頭,神秘兮兮的道:「其實你可能不知道,我還有另一個職業。」

「什麼職業?」沈惠美愣了一下,問道。

姚澤詭異般的笑了笑,慢吞吞的吐出三個字,「風水師,風水我面相我都懂。」

「胡說1沈惠美抿嘴笑了笑,沒好氣的道:「這種鬼把戲也好意思拿出來騙我,以為我是十七八歲的女孩,這麼好騙?」

姚澤故意裝作一臉嚴肅的看著沈惠美,朝著她臉蛋上盯了半響,直把沈惠美盯的臉龐發紅,有一絲難為情了,姚澤才幽幽嘆了口氣,裝神弄鬼的模樣道:「不妙,不妙啊1

「切,少在我面前裝神弄鬼。」沈惠美故作鄙視撇了撇嘴,但是美眸中那閃過的一絲疑惑出賣了她的嘴硬。

姚澤在心裡感到好笑,提示般的說道:「你不信,那我就說說看吧,你現在沒有工作,賦閑在家,沒錯吧?」

「有錯1沈惠美臉上閃過一絲異樣,接著揚起漂亮的臉蛋,一口否認掉了。

姚澤擺了擺手,將手裡的煙蒂塞進煙灰缸,接著繼續說道:「你先別急著否認,從你面相上看,其實你是個有福氣的人,只是你臉上的一道陰晦之氣阻斷了你的福澤,才使得你在婚姻上沒有得到應有的幸福。」

沈惠美比較是女人,好奇心比較重,聽姚澤如此說,她馬上就皺著柳眉,焦急的問道:「你說的當真?那我該怎麼辦呢?」

姚澤搖了搖頭,一臉無能為力的說道:「你現在能做的只是逆來順受罷了,因為你老公他是個不可抗拒的因素,命中帶官,註定要濫情的。」

沈惠美瞪大了美眸,捂著小嘴不可思議的望著姚澤,驚訝的問道:「你真會看相嗎?」

姚澤不可否認的點頭,笑眯眯的道:「所以,我說你賦閑在家,你還承認么?」

沈惠美性感嘴唇微微蠕動,見姚澤目光閃爍,一臉局促的模樣,沈惠美幽幽嘆了口氣,無奈的道:「被你猜中了,你贏了。」

姚澤眼神火熱的盯著沈惠美,曖昧的問道:「那麼,剛才的獎勵還能兌現嗎?」

沈惠美端起杯子,仰頭,將杯子的半杯紅酒一飲而盡,接著眨動著長長的睫毛,抿嘴笑著道:「你既然知道我老公是當官的,還敢和我發生關係?」

姚澤撇了撇嘴,盯著沈惠美碎花短裙下,那白嫩的長腿,心裡火熱的說道:「有什麼不敢,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你這麼漂亮的女人投懷送抱,豈有不接受之理。」

沈惠美俏麗的臉蛋上閃過一抹緋紅,她又給自己倒了杯紅酒,接著端起來和姚澤碰了一下,張嘴喝了半口后,眯著美眸說道:「要色不要命就是說的你這種人了。」

姚澤笑了笑,出聲道:「你想反悔了嗎?反悔了可是小狗,你自己說的1不知怎麼的,說到小狗,姚澤腦袋裡突然幻想起和沈惠美后入式的體位,偷偷瞟了一眼她火爆的身材,姚澤直感覺自己小腹升起熊熊烈火,下面很不客氣的堅挺起來。

「我可沒說反悔1沈惠美嫵媚的白了姚澤一眼,接著紅著臉說道:「等我喝醉了,你就把我帶走吧,今天晚上再便宜你一次,不過這絕對是最後一次,以後不能再讓你沾到我便宜了,哼1說完,沈惠美又是一大口將杯中的紅酒給喝了下去,估計是喝的太急有些難受,她微微蹙眉的咳嗽幾聲。

姚澤嘆氣的說道:「你何必折磨自己,人生沒有過不去的坎,相信生活,總比墮落來的強。」

沈惠美鄙視的瞪著姚澤,嬌聲道:「別給我虛偽了,一邊想著等會怎麼玩我,一邊說著冠冕堂皇的話,不覺得噁心人么?」

姚澤苦笑了一下,擺手道:「得,算我沒說,喝酒吧。」

沈惠美冷哼一聲,睨了姚澤一眼后,出聲道:「你早就該閉嘴了,只用陪我喝酒就行了,至於別的話,我不想聽。」

姚澤無奈的笑著陪沈惠美喝了幾杯,接著又過去和向成東、笑傲天喝了好幾杯,閑聊一陣后,姚澤轉頭瞥見沈惠美前面又多出了幾個空酒瓶子,而她也已經醉眼迷離,估計喝的差不多了。

見已經快深夜,姚澤起身去將帳給結了,讓向成東和笑傲天繼續在酒吧喝酒,姚澤便準備把喝的有些醉的沈惠美送到酒店去休息。

將沈惠美扶上車后,姚澤啟動車子,望著臉色通紅,帶著三分傻笑的沈惠美,問道:「去什麼地方?」

沈惠美輕輕咳嗽一聲,接著笑眯眯的道:「我要去江邊吹風,帶我去江邊吧。」

「江邊?」姚澤鬱悶道:「這麼晚了,吹什麼風埃」

「你去不去,不去我自己坐出租過去。」說著話,沈惠美就軟弱無力的準備去推車門。

姚澤鬱悶的喊道:「成,成,你都喝成什麼樣子了,別動,我帶你去。」

沈惠美抿嘴笑了笑,帶著醉意的笑眯眯道:「這才怪嗎,趕緊開車。」

姚澤翻了個白眼,啟動車子,直接朝著江邊開去,深夜,江邊已經沒了行人,姚澤扶著沈惠美漫步於江提之上,今天的月亮很遠,散發著米白的光芒,散在江面看上去到有些意境。

沈惠美輕輕蹙眉的掙脫開姚澤的手,輕聲道:「我自己會走,以為我喝醉了嗎,我告訴你,我可沒醉。」說著話,她晃晃悠悠的朝著江邊走去。

姚澤趕緊跟了上去,生怕她一個失足掉進了江里,沈惠美走到江邊后,沒有在往前走,一屁股坐在了雜草地上,雙手托著腮幫子靜靜的望著江面上倒影的月影,半響她才幽幽的嘆了口氣,帶著憂愁的輕聲呢喃道:「你說,人活著是為什麼,為了專門到這個世界上來受罪的嗎?」

姚澤靜靜的站在她身後,俯身的看著她,從姚澤的角度,剛好將沈惠美連衣裙里那白花花的深邃乳溝看的清清楚楚,還有沈惠美躬腿坐在地上,短裙便向後移去,直接到了大腿根部,再往後一點,恐怕裙底春光都得露出來。

望著沈惠美妙曼性感的身子,姚澤看的臉紅心跳,感覺耗厲害,心裡莫名有些衝動起來,這愣神的功夫,卻沒將沈惠美的話給聽進去。

沈惠美似乎也不是刻意說給姚澤聽的,只是停頓了片刻后,她繼續呢喃的道:「為什麼我的生活變的這麼混亂,為什麼我活的這麼幸虧,還不如死了算了。」

姚澤了沈惠美這句話,嚇了一大跳,趕緊蹲下去,勸慰的說道:「你可別想不開,你還年輕,以後的路還長著呢,不能輕言放棄,知道嗎。」

沈惠美好笑的瞪了姚澤一眼,嬌聲道:「放心好了,我是不會因為一個男人想不開自殺的,因為他根本不配我這麼做。」

姚澤點頭笑了笑,輕吁了口氣,出聲道:「說的對,沒有人知道你付出生命。」

沈惠美坐在江邊感覺有些冷了,就伸出胳膊,嫵媚的道:「扶我起來,我要回去。」

姚澤點了點頭,動作輕柔的將沈惠美給扶了起來,然後兩人坐進車子里,姚澤啟動車子問道:「送你回你住的地方嗎?」

沈惠美腦袋靠在座椅上,目光無神的點了點頭,輕聲道:「恩,住的地方,去電視台家屬院。」

……

將沈惠美送到地方,姚澤停好車子后,笑著道:「我就不送你上去了,免得被你老公看見,誤會了你。」

沈惠美一臉嫵媚的笑了笑,手裡拿著皮包,推開車門扭頭說道:「一起上去吧,他今天不在家,去約會小情人去了。」

姚澤猶豫了一下,有些心動的道:「這樣不好吧?」

沈惠美沒好氣的道:「我是個言而有信的人,既然說了再給你一次,就一定會做到,你怎麼婆婆媽媽,如果不上去,錯過了這個機會,可別說我反悔。」

姚澤盯著沈惠美誘人的身子,一咬牙,推開車門嘀咕道:「去就去。」

「這才像個男人嘛1沈惠美調笑一句,接著便踏著高跟鞋款款朝著樓梯道走去,姚澤做賊心虛的左顧右盼,瞧見周圍沒人後才趕緊跟上了沈惠美的腳步。

房門打開,沈惠美將客廳的燈打開,見姚澤站在門外徘徊,就笑著招手道:「進來埃」

姚澤悻悻的道:「你去看看你老公在不在。」姚澤還是第一次明目張的跑到別人家偷別人媳婦,心裡多少有些緊張。

「老公,快不來啦,有色狼要欺負我1沈惠美突然大喊了起來,姚澤一聽,嚇了一大跳,下意識的就準備拔腿開溜,但是馬上瞧見沈惠美捂嘴笑的花枝招展,姚澤知道被她調戲了,頓時覺得面上無光,於是氣憤的走了進去,將房門帶上,惡狠狠的道:「敢調戲我,就算你老公在家,今天也把你給辦了。」

見姚澤氣勢洶洶的朝自己撲了過來,沈惠美咯咯笑了起來,然後躲到沙發後面,一副楚楚可憐模樣的道:「小女子知道錯了,求大官人放過小女子吧。」

見沈惠美雙眼竟是媚意,說話爹聲爹氣,頓時姚澤下面猛堅挺起來,他喉嚨哽咽一下,嘿嘿笑著道:「還蠻好**嗎,看我怎麼收拾你。」說完話,姚澤猛的撲了過去,從沙發前面一把抓住沈惠美的胳膊,接著雙手摟住她纖細的腰身,在沈惠美嬌呼聲中,姚澤一把將她從沙發後面給抱了過來,壓在了沙發上。

「臭流氓,快起來,壓疼人家了。」感覺到姚澤下面那堅挺的.東西戳在了自己大腿上,沈惠美嗔怪的瞪了姚澤一眼,嬌聲罵道。

姚澤此時心裡火熱,望著沈惠美緋紅嫵媚的臉蛋,總想著欺負她一番,於是嘿嘿笑著將沈惠美翻了個身繼續壓在身下,然後在沈惠美反抗中,一把掀起她碎花裙的裙擺,露出裡面性感的粉色蕾絲內褲和被性感內褲包裹著的挺翹美.臀。

「喲,臭流氓你要幹嘛,趕緊住手。」沈惠美趕緊扯著自己的裙子,想要遮住自己暴露的春光,卻被姚澤牢牢的固定了雙手,動彈不得。

姚澤一隻手固定住沈惠美的白嫩雙手,另一隻手直接朝著沈惠美的美.臀上拍了下去,只聽見『啪』的一聲清脆曖昧響聲,接著就是沈惠美『喲喲喲』的媚聲嬌呼,姚澤感受著那驚人的柔軟彈性,頓時更加興奮起來,忍不住再次拍了下去,邊拍打沈惠美的翹臀邊惡狠狠的叫囂道:「讓你勾引我,讓你勾引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沈惠美一臉委屈的扭頭,嗚咽的嬌聲道:「別打了,疼死啦,懂不懂得憐香惜玉,你這是想調教我嗎?」

姚澤望著沈惠美那粉紅內褲邊緣,微微泛紅的部分,心想,「被內褲遮住的臀部恐怕也是紅彤彤的吧。」想到這裡,得意的笑著道:「對,就是要調教你,你太不聽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