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一十三章邪惡的樂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三章邪惡的樂章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啪啪啪』的曖昧之聲此起彼伏,充斥在客廳之中,讓人不由得幻想到很多刺激場面,沈惠美一臉委屈的被姚澤按在沙發上,粉嫩的肌膚已經被拍的發紅,不過即使感到臀部上火辣辣的疼痛,沈惠美依然只是斷斷續續的輕聲嬌呼著,嫵媚的臉蛋上卻露出疼痛帶著興奮的表情。

姚澤感受著沈惠美.臀部上帶來的驚人彈性,心裡卻納悶的想,「難道沈惠美喜歡別人虐待她,都打半天了,咋還不求饒呢?」這個想法一出,姚澤望向沈惠美的表情就有些怪異了,他停下手上的動作,又朝沈惠美圓滾的臀部上捏了一把,才笑眯眯的問道:「很喜歡這種感覺?」

沈惠美被姚澤說的俏臉一紅,『哎喲哎喲』的叫了兩聲后,將自己裙子從腰際給掀了下去,擋住臀部,而後側著身子坐在一旁,瞪著姚澤,嬌憤的道:「混蛋,你才喜歡這種感覺,有本事把你屁股撅起來給我扇十幾巴掌看看。」

「我可沒你那種嗜好1姚澤撇了撇嘴,伸手看了看自己巴掌,回味著剛才沈惠美.臀部帶給自己的柔軟感覺,再看看她嫵媚俏麗的臉龐以及性感多姿的身體,小腹間一股火熱騰騰的升了起來,下不由自主的抬起了頭顱,將自己的西服褲子給頂的高高的。

沈惠美瞧見姚澤下身那一大陀東西,鼓鼓的頂了起來,頓時就捂嘴笑了起來,半響,才緩過氣,似笑非笑的嬌聲道:「剛才不是還裝正人君子來著嘛,咋現在就原形畢露了?」說著話,她一臉嫵媚的指著姚澤拚命抬頭的下身。

被沈惠美指著自己的下身,姚澤也沒有感到不好意思,只是腆著臉,笑眯眯的望著沈惠美胸前誘人的乳溝,輕佻的說道:「沒上來之前,當然是正人君子,你既然引狼入室了,我也不介意當一次大灰狼。」

「大色狼還差不多。」沈惠美輕輕撅嘴,白了姚澤一眼后,望著客廳正上方掛著的那張超大號的結婚照,照片里,沈惠美一臉和煦笑容的摟住張國定的胳膊,而張國定也是溫柔似水的看著沈惠美,照片中的兩人雖然年齡上差別很大,但看上去卻很幸福似的,沈惠美盯著照片看了半響后,才幽幽輕嘆了一口氣,然後微微蹙眉,帶著祈求口氣的對姚澤輕聲說道:「這次之後咱們徹底斷掉好不好,即便以後在大街上遇見也裝作不認識,我不想害了你也害了我自己,剛才在酒吧其實你猜的沒錯,我老公的確是當官的,而且他還有個當大官的哥哥,他們這種人不是你能夠惹的起得,如果讓我老公知道咱們的事情,他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姚澤一臉沉默,拿出一根煙點上,低頭抽了起來,煙抽到一半的時候,他抬起頭,望著沈惠美,輕聲道:「成,我答應你,不讓你為難1

沈惠美抿嘴輕輕一笑,然後嬌聲道:「謝謝你的理解,希望今晚你能給我個美好的回憶!我希望這個回憶能埋藏在心底一輩子,在我情緒低落的時候回想起曾經瘋狂過,也不至於覺得生活沒有盼頭。」

姚澤狠狠吸了口煙,將半截煙塞進了煙灰缸,然後將沙發上的沈惠美一把給橫抱了起來,輕聲說道:「如你所願,今天晚上一定讓你做個快樂的女人,這一輩子都忘不了我1

沈惠美輕輕嗯了一聲,紅著臉將腦袋埋進姚澤胸膛,姚澤抱著沈惠美直接朝著她和張國定的室走去。

將沈惠美輕輕放在床上,姚澤準備脫自己衣服的時候,沈惠美突然坐了起來,表情有些不自然的道:「不要在室,感覺很彆扭。」

姚澤愣了一下,疑惑的問道:「為什麼?」

沈惠美沒好氣的白了姚澤一眼,恨恨的說道:「這是我和我老公睡的床,讓你在上面使壞,我不彆扭才怪1

姚澤悻悻笑了笑,盯著沈惠美問道:「那你想到什麼地方,浴室?客廳?或者書房?」

沈惠美玩弄著裙擺,想了想,出聲道:「我們去客房吧。」

姚澤此刻邪火上升,只想早點辦了沈惠美,於是就點頭答應下來,再次抱著沈惠美去了小客房,關上門,姚澤將沈惠美給放了下來,接著便摟住她的腰身,和她激吻起來,兩人緊緊摟住一起,兩條舌頭攪拌在一起,相互索取著對方的水分,不一會兒兩人皆是喘氣如牛,渾身燥熱起來。

姚澤一隻手攀上沈惠美挺拔豐滿的玉.峰,另一隻手則熟練的向下滑去,鑽進了碎花裙擺之中,朝著沈惠美最**的地方摸去,只是輕輕一觸碰,沈惠美身子立馬敏感的直哆嗦,整個身子癱軟在姚澤懷裡。

「啊,還……還沒洗澡呢,先……先洗澡1沈惠美媚眼迷離,輕聲呻吟,邊和姚澤親吻,嘴巴裡邊斷斷續續的提醒道。

姚澤嘴巴離開沈惠美的艷唇,望著她嫵媚泛紅的臉蛋,笑眯眯的說道:「不洗了,我喜歡你身上的味道。」

沈惠美紅著臉,嫵媚的白了姚澤一眼,輕聲羞澀道:「毛病,身上一股酒味,難聞死了,有什麼好喜歡的,看你就是變態。」

姚澤腆著臉,笑著說道:「你不懂這種感覺,沒洗澡做起來感覺更好,不信你試試。」說著話,姚澤一把將沈惠美給拽進懷裡,朝著她身上一陣亂摸后,將她推到門后,讓她面對牆壁,撅著翹臀,姚澤掀起她的裙擺,系在了腰際,然後一把將她的蕾絲內褲給扯到了膝蓋處,用腳給踩了下去,沈惠美扭頭抱怨的瞪了姚澤一下,輕聲道:「溫柔點。」只見,姚澤已經快速脫下內褲,釋放出了那早已堅挺的巨杵。

雖然那晚和姚澤做過,但是黑燈瞎火,沒看清楚姚澤的下身,此刻看的真切,望著那偉岸的堅挺,沈惠美直感覺呼吸急促,身子酥麻的厲害,雙腿癱軟的快要站不直了,「這東西太大了。」

姚澤臉上帶著曖昧笑意的抬起沈惠美的翹臀,下身熟練的在門徑出摩擦一下,感覺有水源流出,姚澤毫不客氣的挺著腰身,長驅直入。

滋!

一聲曖昧的水漬擠壓聲響起,接著沈惠美微微蹙起眉頭,輕聲吟唱起來,姚澤一邊緩緩的運動著一邊引誘的詢問道:「惠美,舒不舒服?」

沈惠美雙手撐在牆壁上,對於姚澤的問話,她只是用媚意連連的呻吟來回應,此刻的她,彷彿置身於雲端,晃晃悠悠間一股酥麻帶著輕飄飄的感覺襲便全身,整個身子都被姚澤的下身給充斥的滿滿的。

兩人正樂此不疲的酣戰在一起的時候,沈惠美突然拍打著姚澤的胳膊,帶著驚恐表情的輕聲嬌喝道:「停,快停下來。」

姚澤又猛的挺進去一下,停下動作,以後的問道:「怎麼呢?」

沈惠美邊喘息邊做了個噓的手上,姚澤凝神一聽,只聽見屋外的房門一下被帶上,接著便是雜亂的腳步聲。

姚澤瞪大了眼睛,望著沈惠美,低聲問道:「你不是說你老公今晚不會來嗎?」

沈惠美臉上嚇的蒼白,她迷惑的搖了搖頭,帶著哭腔的輕聲道:「我也不知道,他明明打電話說有事情要忙,今晚不會來的,怎麼這會突然回來了?」

這時,客廳里傳來張國定斷斷續續的喊聲,「惠美,惠美啊,快出來。」

沈惠美輕輕推了姚澤一下,見姚澤還將自己的東西放在自己身體里不出來,於是責怪的說道:「都什麼時候了,還玩1

姚澤依然沒有抽出來的跡象,鬱悶的道:「這不上不下的,做完了再出去吧,張國定好像喝醉了,沒事的。」

沈惠美瞪了姚澤一眼,不容置疑的嬌聲道:「拿出來,別在這個時候玩火,你想害死我和你自己呀1

姚澤輕嘆了一下,離開沈惠美的身子,然後出聲道:「你出去吧,別讓張國定進來了,我躲在柜子裡面。

沈惠美點了點頭,整理著衣裙,盡量時自己表情看上去自然一點,她慌忙的交代姚澤幾句,讓姚澤別出聲后,臉上帶著微笑的打開客房的門,走了出去,而後隨手輕輕將房門給關上。

見張國定臉色通紅,斜躺在沙發上,眼睛似睜似閉,一臉的酣醉模樣,沈惠美的心微微鬆弛下來,走到張國定身邊,出聲問道:「國定,你今天不是說不會來嗎?」

張國定聽見沈惠美的聲音,一臉迷茫的抬頭,舌頭打結的說道:「我……我說了……說了不會來?你……記錯了,對,是你……是你記錯了。」

沈惠美見張國定完全處於迷糊狀態,於是不再和他廢話,吃力的將他給扶了起來后,說道:「進屋睡吧。」

張國定嗯了一聲,半閉著眼睛,嘴巴里不知嘀咕了一句什麼,接著便無力的靠著沈惠美的身子上,沈惠美將張國定扔在床上后,累的不停得喘息,身上已經是香汗淋淋,臉龐也變的通紅通紅。

想到姚澤還在客房,她望了睡熟的張國定一眼,輕手輕腳的走了出去,帶上門后,又朝著客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