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一十五章話別前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五章話別前夕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日子過的飛快,轉眼變到了八月下旬,姚澤在房管局也呆了整整半年,就在前天,姚澤接到了市委組織部打來的電話,姚澤的任命通知也派發了下去,正如沈江銘所言,姚澤再次被派到了湯山縣接任常務副縣長一職,而也是在任命前的半個月,姚澤受到了省農業廳副廳長陳德盤親自打電話的褒獎,說姚澤的農改計劃使得江平市乃至整個華南省的農業都向前邁進了一大步,是整個華南省的大功臣,也正是因為這個契機,姚澤又成功的向前邁出了關鍵的一步。

「小澤,不能不去嗎?」王素雅一身休閑打扮,雙腿交叉的坐在沙發上,抱著一個天藍色的抱枕,俏臉的臉蛋上帶著不悅的情緒。

姚澤手裡夾著一支煙,輕輕吸了一口后,對王素雅笑著柔聲道:「這怎麼行,任命通知都已經下發了,想不去也不成啊,再說,我這可是又升了一級,你應該為我高興才對嘛。」

「可是……」王素雅微微蹙眉,欲問又止的輕嘆了一聲,低頭不再說話。

姚澤知道王素雅的想法,偌大的別墅,以後又只剩她一個人居住,未免感覺有些孤單,心裡肯定是有些失落的,他輕輕拍了拍王素雅的肩膀,語氣溫和的說道:「姐,別不高興啊,湯山縣離江平市也就一百公里左右,又不會很遠,以後只要一沒事我就回來陪你,好不好?」

王素雅幽幽嘆了口氣,抬起頭眼神變的溫和了許多,「小澤,沒必要這麼麻煩,以後放假了回來看看姐就成,首頁還是得以工作為主,姐可盼著你以後能和沈叔叔一樣,混個市長噹噹呢。」

「市長?」姚澤暗自咂舌,笑著搖了搖頭,輕聲說道:「市長可不是什麼人都能當上的,那政治覺悟得到什麼程度,想我這種沒覺悟的人,當個小官還可以,當市長,我還真沒想過。」

王素雅抿嘴笑了笑,將抱枕拿開,然後起身拿起一個蘋果遞給姚澤,自己又拿了一個,輕輕咬了一口后,邊嚼邊柔聲道:「你現在這官也不小了,慢慢來吧,也不需要刻意去強求什麼,萬一在官場混不好咱就別當官了,回公司,姐把總經理的位置讓給你。」

姚澤輕笑了一下,點頭道:「成,如果在官場上混的不如意了,我就辭官,我給姐打工。」

王素雅溫柔的笑了笑,語氣溫和的道:「打什麼工,整個公司都是你的。」

姚澤狡黠的笑了笑,撇嘴道:「那怎麼行,姐以後還要嫁人,沒嫁妝怎麼行。」

聽姚澤這麼說,王素雅微微一愣,接著輕輕白了姚澤一眼,什麼話都沒說,放下啃了一半的蘋果,起身朝著二樓室走去。

姚澤望著王素雅倩麗的背影,苦笑的道:「開個玩笑都能生氣,越來越小心眼了。」

想到現在和王素雅這種似姐似戀人的關係,姚澤頭疼不已,姚澤到現在都不知道王素雅是怎麼想的,對自己到底只是單純的姐姐關愛弟弟的心態還是參雜著愛情的元素,姚澤就不得而知。

鬱悶的甩了甩頭,姚澤拿起手機,準備給杜佳穎打個電話,告訴她一聲自己要離開江平市調到縣裡去了。

電話響了幾聲,那頭傳出杜佳穎青澀帶著優柔的甜美聲音:「小澤,有事么?」

姚澤笑了笑,輕聲說道:「沒事就不能給你打個電話?」

杜佳穎在電話那頭尷尬的笑了笑,走到窗前將窗帘拉開,望著江平市上空火紅的火燒雲,溫聲道:「可以打,上次你借我五萬塊錢的事情我還沒有認真感謝你呢,等有機會了我請你吃頓飯吧。」

「好埃」姚澤笑眯眯的點頭,輕聲說道:「要不就今天吧,今天不請,以後想再請恐怕就比較不容易了。」

杜佳穎伸手玩弄著窗帘,聽姚澤如此說,她停下手上的動作,疑惑的問道:「為什麼?」

姚澤苦笑的答道:「馬上就要調走了,去下面的縣城。」

「啊?」杜佳穎驚訝的輕叫一聲,接著小心的問道:「得罪領導了?」

在杜佳穎看來,姚澤從市裡調到縣城,一定是做錯了事情,被下放下去,還不待姚澤回話,杜佳穎又輕聲勸慰道:「沒事,小澤,你還小,以後可以慢慢來,下去就下去吧,就當是給自己一個磨練的機會,既然你要走了,那我晚上請你吃飯吧,就當是給你送行。」

姚澤苦笑了一下,也不再和杜佳穎解釋自己其實是陞官了的事情,笑著答應下來后,兩人商量好吃飯地點,便掛斷了電話。

姚澤剛剛掛了電話,沒過多久電話再次響了起來,姚澤看都沒看號碼,接通后直接道:「佳穎姐,還有什麼事情?」

電話那頭沉默幾秒后,米雪幽幽的輕聲問道:「誰是佳穎姐啊?」

「呃?」姚澤將電話看了看,見是米雪打來的,於是悻悻的笑了笑,說道:「沒事,我以為是我姐打來的。」

米雪聲音中帶著醋意的說道:「剛才打了半天都打不進來,原來是在和你的佳穎姐談情說愛埃沒打擾到你吧1

「死丫頭!胡說八道什麼。」姚澤沒好氣的低聲輕罵了一句,接著解釋的說道:「都說了是我姐姐,談什麼情說什麼愛啊,你見過姐姐和弟弟談戀愛?」

米雪撇了撇嘴,不高興的道:「那可不一定,誰說姐弟不能相戀了,這種例子多了去。」

姚澤鬱悶的擺手道:「得,你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你又不是我女朋友,我用得著我你解釋嗎,說吧,找我什麼事?」

「姚澤,你混蛋1聽姚澤這麼說,米雪氣結的嬌聲罵了一句,然後憤憤的道:「本來準備請你吃飯,給你送行,沒想到你狗咬呂洞賓,以後再也不理你了,死混蛋1說完,米雪一臉氣憤的將電話給掛斷,然後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憤憤的盯著電話,嘀咕的說道:「傻子,白痴,每次都說氣我的話,難道就不能說些好聽的,你是真不知道我對你的意思,還是假裝不知道?」

「哼,這麼猴精的傢伙怎麼可能不知道,一定就是假裝的,肯定是故意吊著我,混蛋,王八蛋1米雪伸手拿過一個抱枕,朝著沙發上砸了幾下,覺得不解氣,就將抱枕放在屁股下,狠狠的坐了幾下,嘴巴里罵罵咧咧的輕聲道:「死姚澤,臭姚澤……」

姚澤聽著電話里的忙音,愣了一下,苦笑著搖了搖頭,再打過去的時候卻被米雪給掛斷了,姚澤只好又發簡訊過去和她道歉。

哄了半天才將米雪哄好,米雪又打來電話說晚上請姚澤吃飯,姚澤已經和杜佳穎提起約好了,自然不能答應米雪,於是委婉的說,「晚上有些事情要處理,下次回了市裡,我請你吃飯,就當是賠罪了。」

米雪鬱悶的答應一聲,又和姚澤說了些照顧好自己之類的關心話語才不舍的掛斷電話。

將電話放在口袋,姚澤笑著搖了搖頭,自言自語的嘀咕道:「這丫頭不會是愛上我了吧?看來我魅力不小嘛1

姚澤暗自自戀一把后,愉悅的哼著小曲,邁著四方步的朝著二樓室走去,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又將鬍子給刮乾淨后在鏡子前面自戀了一把,才走出浴室,準備赴約去。

到了指定的湘菜館,姚澤將車子停好后,打給杜佳穎,杜佳穎開始給掛斷了,大概過了四五分鐘后才再次打了過來,聲音中帶著一絲憂鬱的道:「小澤,不好意思,剛才有些生氣給耽擱了,已經在路上了馬上就到。」

姚澤笑著輕聲道:「不急,注意安全,我先進去定位置。」

杜佳穎答應一聲后掛斷電話,然後扭頭看著自己身後的肥胖男人,臉上帶著不悅表情的道:「張台長,我都說了,我真沒時間陪你吃飯,我男朋友都催我了,我得趕緊過去,要不然他會生氣的。」說完,不待張國定開頭,杜佳穎便踏著黑色高跟鞋,咯咯的走出了電台大廳。

張國定望著杜佳穎妙曼的倩影,陰著臉,低聲道:「我就不行我拿不下你,走著瞧1

杜佳穎在街道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后趕緊坐了上去,望著任然站在電台門口,注視著自己的張國定,杜佳穎微微蹙眉,心裡充滿了憂愁,再這麼被逼下去,自己真的不能待在電視台了,可是如果不在電視台工作,自己能幹些什麼呢?

這些年積攢下來的一點積蓄全被她前任丈夫揮霍的一乾二淨。

而且還向姚澤借了五萬塊錢給自己在省里上大學的弟弟當做學費和生活費,一想到這些事情,杜佳穎心裡別提多愁苦,感覺日子一天比一天過的更加艱苦,她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當初如果不是姚澤在自己為難的時候及時出現,救了自己,恐怕自己已經被前任老公的流氓朋友給糟蹋了,那麼以自己的性子也不可能苟活於世,想想自己坎坷的命運,杜佳穎忍不住的流出了晶瑩的淚滴。

到了湘菜館,杜佳穎控制好自己的情緒,然後款款走了進去,大老遠便看見姚澤坐在一個靠窗戶的角落的位置向著自己不停的揮手,杜佳穎抿嘴笑了笑,然後走了過去,輕聲問道:「等很久了吧,抱歉,剛才有些事情給耽擱了。」

「沒事。」姚澤笑眯眯的擺手,抬頭見杜佳穎表情有些不自然眼,眶有些微紅,於是微微蹙眉的問道:「佳穎姐,你哭了?」

「啊?沒……沒有,剛才有沙子跑到眼睛里去了。」杜佳穎臉上極其不自然的笑了笑,眼眶卻越發的濕潤起來,眼看著眼淚就要流出來,她趕緊扭過頭,輕輕擦拭眼角,然後笑著對姚澤道:「沙子還沒出來呢,迷的眼睛真難受。」

「佳穎姐,別騙我了,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姚澤不是三歲小孩,自然不會相信杜佳穎真是眼睛里進了沙子,剛才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她把自己電話給掛斷了,姚澤當時就感覺有些不對勁,這會兒見杜佳穎強忍著不讓眼淚流出來,姚澤便知道一定有事,於是挎著臉問道。

杜佳穎擠出一絲笑容,桌子下面,雙手緊張的捏著桌布,小聲的道:「真沒事,你別多想,今天咱們不是應該開開心心吃飯才對嘛1

姚澤皺著眉頭嘆了口氣,輕聲道:「佳穎姐,你這個樣子我怎麼吃的下去飯?有什麼事情你要和我說,我會幫你的,別自己憋在心裡。」

杜佳穎輕輕嘆了口氣,將目光看向姚澤,輕聲說道:「真不想影響你的情緒,對不起,小澤。」

姚澤擺了擺手,語氣溫和的道:「佳穎姐,和我別那麼客氣,早就和你說過,你就拿我當親弟弟對待,有什麼困難儘管和我說,你這樣我倒覺得你把我當成外人了。」

「沒有,沒有。」杜佳穎急忙搖手,微微輕蹙柳眉的小聲解釋道:「我只是不想在這個時候影響你心情,好吧,我告訴你……」杜佳穎一臉愁苦的將張國定糾纏自己的事情向姚澤說了一遍,姚澤聽完后,氣憤的道:「張胖子真是狗膽包天,上次答應好好的,竟然沒多久就反悔,真當我是整不了他1

「佳穎姐,你放心,這個事情我今天晚上就幫你處理好,保證下次他見到你繞著道走1姚澤憤憤的對杜佳穎道。

杜佳穎怕姚澤一時衝動干出什麼違法的事情來,於是趕緊擺手道:「小澤,你別衝動,做什麼事情都得依法來辦,千萬別因為我的一點小事把自己給陷進去了,聽說張國定有很強硬的後台,咱們還是別和他鬥了,大不了姐辭職,不到電視台幹了。」

姚澤輕輕搖頭,見杜佳穎表情有些緊張,便笑著安慰道:「姐,你放心,我不會亂來的,只是,我自有我的辦法來讓他不敢在打你的注意。」姚澤見杜佳穎表情稍微放鬆,又道:「佳穎姐,如果你感覺在電視台做的太累,就辭職吧,我出錢給你開個服裝店、咖啡店或者寵物店,什麼都行,你們女人不都喜歡這些行業嗎。」

杜佳穎抿嘴笑了笑,搖頭的道:「算了,假如做虧了,把我賣了都還不清債務,我可不想被逼債的追著跳黃河。」

姚澤迷眼笑了笑,招來服務員,點好菜后,將菜單還給服務員,接著對杜佳穎說道:「放心好了,我出錢不用你還,你只要安心的做生意便成了。」

「那可不行1杜佳穎微微蹙著柳眉,輕聲道:「拿了你的錢,以後咱們怎麼面對,我們的關係成什麼呢?」

姚澤悻悻笑了笑,出聲說道:「佳穎姐,你想多了,咱們的關係照舊便是。」

「不行,我還是現在電視台工作吧,雖然你說的方案很誘人,但是我現在不能接受,你能理解我嗎?小澤1

姚澤點了點頭,心裡暗自感嘆,「杜佳穎始終是對自己有所保留,上次自己對她的輕佻行為恐怕讓她心裡有了一絲隔閡,自己這個舉動到顯的有些動機不良。」想到這裡姚澤便極其鬱悶起來,竟然好心被誤解了。

見姚澤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杜佳穎以為自己剛才的拒絕傷了姚澤的心,於是就開口道:「如果以後哪天我在電視台混不下去了,你今天這個話還算數么?」

姚澤正一臉鬱悶,聽杜佳穎這麼說,姚澤臉上一喜,笑眯眯的道:「算數,當然算數勒,只要佳穎姐你想開店,隨時都可以找我,如果你覺得欠我人情,以後賺錢了還給我便是。」

「佳穎姐,我幫你並不是為了什麼私心,你能明白我的心意嗎?」姚澤盯著杜佳穎問道。

杜佳穎被姚澤直勾勾的眼光看的有些羞澀,便低著頭,輕聲說道:「小澤,我知道你的心意,姐謝謝你了,如果你沒有出現在我的生命中,現在的我,恐怕不知道成什麼樣子了,所以姐心裡一直對你非常感激,以後有機會姐一定會報答你的。」

姚澤聽了杜佳穎深情的話語,剛才的鬱悶一掃而空,心裡極其喜悅,酒菜上齊后,便不由得多喝了幾杯。

吃完飯,姚澤將杜佳穎送到了家門口,然後輕聲道:「快上去吧。」

杜佳穎猶豫了一下,語氣溫和的問道:「上去坐坐吧?」

姚澤笑著搖了搖頭,「不了,酒喝的有點多,怕上去了一時忍不住冒犯了佳穎姐。」

杜佳穎俏臉一紅,嫵媚的白了姚澤一眼,此刻被張國定騷擾而憂愁的心情變的開朗許多,見姚澤說出輕佻的話,杜佳穎不僅沒有生氣,心裡反而有些喜歡,便舉起白嫩的小手,在姚澤面前晃了晃,抿嘴笑著道:「敢冒犯我看我怎麼收拾你1

見杜佳穎在自己面前露出嬌俏可愛的模樣,姚澤頓時看的傻了眼,心裡有些燥熱的想撲上去狠狠親杜佳穎幾口,不過知道現在不是時機,便強行將這種念頭給壓制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