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一十六章常務副縣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六章常務副縣長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和杜佳穎告別後,回到家,姚澤直接進了自己室,從書櫃的底層翻出向成東偷拍張國定私生活的照片,然後傳到了電腦上,以郵件的形式將張國定在外面和情人的床照給他寄了過去,別附上一段威脅的話語:「張國定,沒想到你竟敢言而無信,再次騷擾杜佳穎,我說過,如果被我發現,你會身敗名裂,我的話你似乎不太信是嗎?傳過來的照片應該已經看到了吧,這些床照的火辣程度堪比a.v啊,你說,如果我將這些東西直接寄到紀委會是什麼反響,不要抱有僥倖的心裡,杜佳穎絕對不是你可以染指的女人,這次是將這些照片寄給你,假如再讓我發現你騷擾杜佳穎,那麼請你放心,這些照片一定會出現在紀委辦公室,多說無益,這是給你最後一次警告,請自重1

見郵件發送成功,姚澤輕輕吁了口氣,關掉電腦,然後坐在電腦桌前抽了一支煙,起身準備洗澡的時候,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姚澤拿起電話,看了看號碼,於是趕緊接通,笑著道:「沈叔叔,明天就要去縣裡報道了,您還有什麼要交代的?」

沈江銘在電話那頭語氣和藹的道:「小澤,這次下去了一定要好好乾,你的政治生涯這個時候已經走上了正軌,以後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太衝動,凡事都得三思而後行,你的一言一行都被無數雙眼睛給盯著,所以我再次提醒你,在原則問題上,千萬不能犯糊塗,這是官場大忌,知道嗎1

聽沈江銘說話莊重,姚澤重新坐回皮椅上,正色的說道:「沈叔叔放心,對於原則上的問題我一定不會踩線,只不過,為什麼何縣長被調走了,他離開湯山縣,那麼我過去了不是孤立無援么?郭守義書記把湯山縣鬧鬧掌控在手裡,去了之後我怕我的工作不好開展埃」

沈江銘此時坐在市政府的辦公桌前,手裡拿著一隻鋼筆,動作輕盈的敲擊著桌面,安靜的房間中發出咚咚咚的清脆響聲,聽了姚澤的問話,他放下筆,笑了笑說道:「湯山縣的領導班子斗的太厲害,不利於工作的開展,所以上面決定將何縣長給調到別的縣去,而新上任的縣長也是從別的縣平調過來的,他在湯山縣沒什麼人脈,到時候你去了,他一定會想辦法拉攏你到他一邊,所以你現在不必擔心太多,湯山縣現在最主要的矛盾還是在縣委書記和縣長那裡,他們兩人斗的越凶,你從中的受益也會越多,但是記住一點,他們的鬥爭再沒有白熱化前,千萬不要過早的站隊,要先觀察局勢而後謀動。」

姚澤點頭答應下來,兩人又聊了會兒,便掛斷了電話。

第二天,姚澤在市組織部林副部長的陪同下去了湯山縣報道,車內,兩人很少說話,只是偶爾相互發煙悶悶的抽著,快到縣內時,林副部長才饒有興緻的打量著姚澤,輕笑著說道:「姚澤同志,我真是羨慕你啊1

姚澤目光從窗外移了回來,笑著道:「林部長說笑了,我有什麼好羨慕的。」

林副部長手裡夾著煙,邊笑邊指著姚澤道:「咱整個華南省,有幾個二十來歲的副縣長?你這歲數陪上你這級別,以後前途絕對不可限量啊,以後飛黃騰達了別忘記了老哥。」

姚澤擺手笑了笑,謙虛的說道:「林部長以後多多關照我才是,這當官除了政治覺悟以外機遇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點,也許運氣不好的一輩子就在一個位置上混著挪不動步,林部長您年紀不大已經是組織部副部長,以後進入常委也是很大的可能。」

聽姚澤這麼說,林副部長高興的哈哈笑了起來,半響才正色的說道:「姚澤同志,老哥我與你甚是合得來,以後咱們經常走動,相互扶持。」

姚澤趕緊點頭說:「一定,一定,以後有時間了我就去您家拜訪你。」

兩人說著話,車子緩緩的駛進了縣政府大院,此時縣政府門口已經站了一排身穿黑色西服的領導,為首的姚澤是認識的,縣委書記郭守義,而在他旁邊塊頭高大站的筆直的男人應該就是新調來的縣長李長安。

車子停穩后,姚澤和林副部長先後走了出來,這時,郭守義臉龐含笑,一臉熱情的迎了過來,先是和林副部長熱情的握手寒暄幾句,接著便走到姚澤身邊,一臉深意的笑著道:「姚澤同志,以前你在淮安鎮當副鎮長的時候我就知道你不簡單,沒想到這才短短半年時間已經做到副縣長級別,真是讓人驚嘆啊,咱們也算是老熟人了,等會再餐桌上咱兩得多喝幾杯。」

見郭義達對自己如此熱情,而且三番兩次的提起自己和他關係很熟的樣子,其目的肯定是想讓縣長李長安以為我和他是一夥的,這樣在心裡上,郭義達便佔盡了先機。

姚澤自然不會讓郭守義達到自己的目的,於是和他敷衍幾句后,便走到李長安面前,伸出手笑眯眯的道:「李縣長您好啊,以後還請多多關照。」

李長安眯著眼睛,笑眯眯的和姚澤握在一起,和藹的說道:「關照可不敢當,以後這縣政府還得靠咱們共同努力,咱們都是新調來的,起點一樣,以後大家相互學習才是。」

姚澤笑著點了點頭,輕聲答應一聲,接著又和縣委副書記范德寶,宣傳部長王自強。組織部長陳誠,縣紀委書記鬍子翔,統.戰部長、縣人民政府副縣長、政法委書記、縣委辦主任一一含笑握手。

一群領導站在縣政府大樓寒暄一陣后,郭守義便對林副部長說道:「這也到了吃中午飯的點了,林部長咱們今天中午就到政府招待所去吃個便飯,今天真是辛苦你了。」

林副部長笑著擺了擺手說沒事,然後指著姚澤對郭守義道:「老郭啊,姚澤老弟我就交給你了,以後你可得好好帶著他,他還年輕,需要你指導,工作中對他多擔待點。」

郭守義輕輕瞥了姚澤一眼,然後笑著說:「一定,那咱去吃飯吧?」

林副部長笑著點了點頭,然後眾人一起朝著縣政府走去。

路上縣長李長安故意放慢了腳步和姚澤走到一起,然後拿出煙遞給姚澤一根,姚澤趕緊笑著接過,兩人點上煙輕輕吸了一口后,李長安略含深意的望著前方和林副部長有說有笑的郭守義,嘆氣的說道:「姚縣長以前就認識郭書記么?」

姚澤也不隱瞞,點了點頭,把自己以前在淮南當過副鎮長的事情告訴了李長安,並隱晦的告訴李長安,自己和郭守義的關係沒有他表現的那麼親密。

李長安聽了臉上笑的更開心了,他輕輕點頭,低聲說道:「姚縣長,現在咱們兩個都是屬於外來戶啊,以後的工作指不定多難開展,咱們之間要抱成一團才是。」

姚澤知道李長安才來,對於現在的局勢有些迫切的想要得到一些常委的支持,而姚澤顯然是他第一個要拉攏的人,如果將姚澤拉攏到自己這邊,至少他便不是孤軍奮戰。

姚澤此刻當然不會急著和李長安表態,於是就點頭笑了笑,出聲道:「不管是不是外來戶,只要把工作干好了就成,既然來了,咱們也就是湯山縣的人了,談不上外開戶吧,哈哈。」

對於姚澤沒有表態說出一些無關緊要的話,李長安心有不滿,卻也知道這種事情急不來,於是勉強的笑了笑后,兩人相互將換工作心得。

由於下午還得工作,所以眾人吃飯的時候只是表示性的喝了幾杯酒,很快便散席,林副部長吃完飯便會了市裡,而姚澤由於才來,縣長李長安讓他先緩衝兩天,熟悉一下環境再來上班。

……

將自己的行李放在縣政府招待所的賓館,姚澤閑來沒事,便翻出李美蓮的手機號碼打了過去,自從自己投資開酒吧后,一直還沒去過自己的酒吧,今天有空閑,姚澤便想過去看看,電話接通后,那頭傳來李美蓮溫柔動聽的聲音:「小澤,這會怎麼打電話過來了?」

電話裡面李美蓮軟軟糯糯的聲音讓姚澤心神一盪,想起以前自己喝醉酒,讓李美蓮給自己吹過一次,那紅艷的嘴唇含下去的時候,舒服的感覺彷彿整個靈魂都要顫慄出竅一般,一陣旖旎,姚澤忘記回答李美蓮的話,李美蓮便再次出聲提醒道:「小澤?」

「啊?」姚澤回過神,感覺自己下面竟然舉起了旗幟,頓時尷尬的笑了笑,出聲道:「美蓮阿姨,最近生意怎麼樣啊?」

李美蓮在電話里笑吟吟的輕聲說道:「怎麼突然關心起生意來了?不是一直對這些不感興趣嗎?1

姚澤將賓館的房門帶上后,走了出去,對著電話里的李美蓮笑眯眯的道:「就是隨便問問,主要是長時間沒見美蓮阿姨,怪想念你,想聽聽你的聲音1

李美蓮被姚澤說的俏麗發紅,嫵媚的臉龐上盡顯媚意,她慵懶的躺在酒吧辦公室的沙發上,脫掉黑色高跟鞋,穿著肉色絲襪的美腿交織在一起,然後在沙發上扭動幾下后,眯著美夢溫柔的道:「嘴巴這麼甜,想我更賣力的給你賺錢吧?1

姚澤走到街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后坐了上去,捂著電話告訴司機地址后,再次對著電話里的李美蓮說道:「美蓮阿姨,你認為我是這樣的人嗎?我心疼你還來不及,怎麼可能讓累到自己,拚命的賺錢。」

讓姚澤這麼一說,李美蓮嫵媚的臉蛋紅的更厲害了,她不好意思的輕啐了以後,對著電話里的姚澤嬌聲說道:「小澤,可不許對阿姨說輕佻的話,我是你的長輩呢,沒大沒小的。」

姚澤悻悻的笑了笑,心裡想,「長輩能給自己吹簫?」

每每想到李美蓮丰韻的身姿,嫵媚的臉蛋,姚澤都忍不住身子燥熱的厲害,就如同吃了偉哥一般,想把那個成熟嫵媚的美婦狠狠的調戲一番。

「美蓮阿姨,我現在來看你好么?」

李美蓮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把玩著穿著肉色絲襪的小腳,不確定的問道:「你是說現在?」

「是啊,現在1姚澤笑著說道。

「可是你不用上班嗎?」

姚澤故作難受的嘆了口氣,輕聲說道:「被領導放假了。」

李美蓮見姚澤說話的語氣低落,以為他得罪了領導,讓領導給穿了小鞋,於是趕緊安慰的說道:「小澤,放假就放假吧,只當是讓自己輕鬆幾天了,我現在就在酒吧呢,你直接過來吧,開車注意安全。」

姚澤笑著點頭答應一聲,便掛斷了電話。

望著裡面嘟嘟的忙音,李美蓮愣了一下,輕輕搖頭的苦笑一聲,接著喜滋滋穿上鞋子的走到小酒櫃前,拿出一瓶紅酒,然後出門到吧台向服務員要來一些冰塊端進了辦公室,準備等姚澤來了喝。

姚澤下了計程車,望著裝修豪華的『米樂高酒吧』笑眯眯的點頭,輕聲嘀咕道:「到有那麼點樣子,比市裡正規的酒吧也不會差到哪去。」

他邁著步子走到酒吧門口,卻被一個酒吧給攔住了去路,「先生,不好意思,我們這裡還沒到時間,您晚點再來吧1

姚澤笑著說道:「我是來找你們李總的。」

酒保將姚澤上下打量一番后,一臉警惕的問道:「你找我們李總幹嘛?她不隨便見外人。」

姚澤解釋的說道:「我是你們李總的那個……嗯……」姚澤想了想,乾脆說道:「我是你們李總的侄子,今天專門過來看看他。」

「侄子?」酒吧不信的看了姚澤一眼,撇嘴道:「想打我們李總主意的人多了去,就還沒一個像你這樣自稱侄子的,我們李總年紀輕輕的,能有你這麼大的侄子?」

姚澤鬱悶不已,懶得再和酒保廢話,於是撥通李美蓮的手機,沒好氣的道:「李總啊,想見你一面真難,要不我預約一下?」

李美蓮不知所以然的『隘了一聲,接著疑惑的問道:「怎麼呢?」

姚澤翻白眼的道:「我在酒吧門口呢,被一個酒保給攔住了。」

「這麼快?」李美蓮從二樓辦公室的窗口望去,見姚澤果然站在門口,仰著腦袋對自己傻笑,於是她就朝縮回了頭,將電話給掛斷了。

沒一會,一陣『咯咯』高跟鞋踏著地板磚的聲音響起,一道熟悉又倩麗的身影出現在姚澤視線內。

李美蓮一身幹練的ol制服裝扮,上衣一件修身合體的白色襯衣,下身一條直筒的緊身窄裙,將李美蓮婀娜多姿的身材襯托的更加性感,半年沒見,李美蓮更會打扮自己,一臉化了淡淡的煙熏妝,將她原本就嫵媚的臉蛋顯的更加成熟迷人。

「美蓮阿姨,半年不就又長漂亮了呀。」見李美蓮臉上含笑,款款的走了過來,姚澤笑眯眯的盯著她精緻的臉蛋,輕聲說道。

李美蓮沒想到姚澤以來便說這種輕佻的話,見酒保還在旁邊,她偷偷責怪的瞪了姚澤一眼,接著對酒保道:「這沒你的事了,你去忙吧。」

酒保見姚澤還真認識李總,頓時就有些鬱悶,剛才不該為難眼前的年輕人,答應一聲后,他悄悄的退了進去。

「小澤,咱去二樓聊吧,這裡人多嘴雜,小心被別人看見,影響不好。」見街道上人來人往,李美蓮輕聲提醒道。

姚澤點了點頭,兩人朝著酒吧二樓走去。

進了辦公室,李美蓮指著裡面的裝潢,笑眯眯的道:「這個辦公室怎麼樣?那時候本來是給你準備的,沒想到你喜歡做甩手掌柜,這裡就便宜我了。」

見裡面裝修的別有一番風情,姚澤滿意的點頭,「很有品位,什麼都不缺,唯獨缺了一樣東西……」

李美蓮走到酒櫃前,將剛才準備的紅酒打開,然後拿出兩個玻璃杯,放了些冰進去,倒上酒後,端到姚澤身邊,遞給他一杯后,疑惑的問道:「缺什麼?」

姚澤接過酒,一臉曖昧笑意的道:「布置的這麼溫馨,如果再加上一張床就更好了。」

李美蓮聽了姚澤的曖昧話語,面犯桃花,一臉羞意的瞪著姚澤,悻悻的說道:「都半年沒見了,一見面還是改不了你那花花嘴,不能說些正經的嗎。」

姚澤笑了笑,輕輕抿了口酒後,出聲道:「成,那就說點正經的吧。」

「美蓮姐,這酒吧都開半年了,你算過沒,給我賺多少錢了?」

李美蓮走到沙發前緩緩坐了下去,兩條修長的超薄絲襪腿交差在一起,極其輕鬆額望著姚澤說道:「每個月不都會往你賬上打一次錢么?你自己不知道有多少?」

姚澤笑著搖了搖頭,走到李美蓮身邊坐下,出聲說道:「你知道,我從來不關係這些的,我的賬號半年都沒看過了。」

李美蓮聽了就翻了個媚眼,粗略的算了算,伸出漂亮的食指,嬌俏的輕聲笑著道:「刨除所有的開支,半年你有一百萬進賬哦。」

「一百萬?」姚澤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雖然一百萬對他的百祥集團來說,算不了什麼,但是一個小酒吧,半年能賺一百萬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