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一十八章歪心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八章歪心思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李美蓮今天沒有在酒吧守到半夜,早早的便和姚澤離開酒吧,到菜市場買了姚澤愛吃的菜,然後攔了個計程車回家。

路上,姚澤和李美蓮坐在後排,見李美蓮將目光望向窗外,表情有些惆悵,姚澤便小心翼翼的問道:「美蓮阿姨,你有心事?」

李美蓮微微扭頭,勉強的笑了笑,低聲道:「沒事,就是想起以前一些不開心的事情。」

姚澤輕輕嘆了口氣,知道李美蓮有個不幸的婚姻,自己努力賺錢的帶著一個孩子,這些年吃了不少苦頭,可能心裡有些難過,於是輕聲安慰道:「美蓮阿姨,一切都過去了,現在不是很好么?以後我會好好照顧你,還有蕊馨1

提到自己女兒林蕊馨,李美蓮表情柔和許多,「小澤,你最近瞧見那丫頭沒?」

姚澤尷尬的撓了撓頭,心虛的道:「美蓮阿姨,最近由於工作調動的原因,有些忙,所以一直沒機會去看她,不過前幾天和她通過電話,聽她是,她最近好像在學習芭蕾舞呢。」

李美蓮輕輕哦了一聲,接著有些擔憂的問姚澤:「學習舞蹈不會影響學習?」

姚澤笑著搖了搖頭,輕輕白了李美蓮一眼,語氣溫和的說道:「美蓮阿姨,你思想怎麼如此腐化,難受希望蕊馨變成個書獃子不成?」

李美蓮嬌俏的笑了笑,悻悻的道:「我倒是希望她變成書獃子呢,免得她給我惹事,這丫頭調皮的很。」

說起自己女兒,李美蓮便是一臉會心的笑容,兩人孤兒寡母的一直相依為命,林蕊馨就是她的全部,所以她一直拿林蕊馨如寶貝一般。

兩人下車后,李美蓮又在家附近的小超市沒了幾瓶啤酒,走出超市后,李美蓮笑著對姚澤說:「家裡每次就我一個人,也沒準備什麼酒,晚上就喝這個怎麼樣?」

姚澤笑著點頭,感覺李美蓮每次下班回家有些不方便,就建議的說道:「美蓮阿姨,要不我給你配一輛車子吧,你每天下班那麼晚,還要坐計程車,多危險啊1

李美蓮其實也覺得有量自己的車子要方便很多,但是讓姚澤給她買,她是絕對不願意的,如果接受了姚澤的車子,那麼自己成什麼呢?

真成他保養的情人了么!

「一個小屁孩包養我?」李美蓮偷偷瞥了姚澤一眼,這個想法讓她感到好笑。

「還是算了吧,暫時不想買車呢。」李美蓮輕聲拒絕的說道。

姚澤不知道李美蓮心裡的想法,接著勸說道:「還是買一個輛吧,主要是我擔心你的安全,你一個人每天回去的晚,自己坐出租,如故遇到個見色起歹心的司機怎麼辦?」

李美蓮笑著搖搖頭,將手裡的東西遞給姚澤提著,接著沒好氣的說道:「一個小小的縣城,哪有那麼多壞人,你啊就別擔心了,真沒事。」

姚澤見此刻說不服李美蓮,也就不再提著事。

到了李美蓮的家,換上拖鞋后,李美蓮笑著道:「我就不把你當客人了,喝水還是吃水果自己來,我去做飯。」

姚澤舒服的半躺在沙發上,笑眯眯的擺手道:「去吧,去吧,不用管我,我不會拿自己當外人的。」

李美蓮笑眯眯的點了點頭,便轉身進了廚房。

姚澤坐在沙發上看了會電視,本來著給李俊陽打給電話,讓他一起過來吃飯,但是轉念想想,這是李美蓮的家,讓他過來了似乎也不太方便,於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李美蓮做事極其利索,沒過多久便收拾出一桌子菜,兩人面對面坐著,在橘黃燈光的照射下,倒顯得有些溫馨氣息。

姚澤打開啤酒遞給李美蓮一旁,李美蓮就擺手道:「剛才在酒吧喝了不少紅酒呢,這回還有些上頭,不喝了吧1

聽李美蓮這麼說,姚澤心裡暗自竊喜,臉上不動聲色的道:「美蓮阿姨,今天可是給我慶祝升職呢,不喝酒這麼能行。」

覺得姚澤說的有理,李美蓮猶豫一下,就輕笑著點了點頭,指出食指道:「那阿姨只和一瓶哦1

姚澤笑了笑,心裡暗自想,「沾了酒,就不是你說喝多少便是多少的事了。」

「成,就喝一瓶。」姚澤點了點頭,然後拿起啤酒倒進玻璃杯中遞給李美蓮,自己又倒滿一杯,端起來說道:「第一杯咱干呢1

「別喝太急,先吃點菜嗎。」李美蓮說這話,端起杯子,見姚澤一口將杯中的啤酒飲盡,她無奈的撇了撇嘴,只好也跟著喝完。

一股酒氣衝起,李美蓮趕緊夾了一筷子青菜喊進嘴裡才壓下酒氣,舒服了些,「可別這麼喝了,否則阿姨等會真醉了。」李美蓮將一個雞腿夾給姚澤,然後出聲說道。

「啤酒沒多少度數,喝不醉人。」姚澤將李美蓮夾給他的雞腿拿起來嚼了一口后,含糊不清的說道。

李美蓮常年和酒打交道,又怎麼會聽姚澤的說辭,雖說啤酒沒有白酒那麼烈,度數也沒有白酒高,但是如果啤酒喝醉了,可別白酒喝醉要難受的多。

「還是喝慢點吧,等會阿姨真喝醉了可得發酒瘋呢,到時候傷及無辜可別怨我。」李美蓮挑眉笑了笑,輕聲說道。

姚澤倒是一臉感興趣的問道:「你喝醉酒還撒酒瘋嗎?我還沒見過美女撒酒瘋,真是有些期待呢。」姚澤每次見到李美蓮能夠和她說一些輕佻的話,是因為兩人的關係雖然看上去很是清白,李美蓮也一直抵觸著姚澤,生怕姚澤攤開了說這些事情,但半年前,姚澤喝醉酒的那次,李美蓮給他吹的一簫已經使得兩人的關係不清不白,只是李美蓮自己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天真的想和姚澤做朋友的那種關係。

兩人坐在一起喝酒聊天倒顯得十分愜意,並沒有多少尷尬,不知不覺中,買來的啤酒已經下去一大半,而剛才說只和一瓶的李美蓮此時旁邊也堆放了三四個啤酒瓶,她俏臉的臉龐上滿是緋紅,美眸微睜微閉間,媚態橫流,醉意十足。

讓姚澤鬱悶的是,這啤酒越喝反而越清醒了,今天晚上他的本意是想喝醉的,喝醉之後,把這嬌滴滴的美人給辦了,事後完全可以推卸說喝多了酒,什麼都不記得了。

但是現在的情形,李美蓮倒是喝的差不多了,而自己頭腦異常清醒,如果真是在頭腦清醒的情況下將李美蓮推向床,那麼興緻就不同了,姚澤也會自己過不了自己那關。

狠狠灌了口啤酒後,姚澤幽幽嘆了口氣,望著已經趴在桌子上傻笑的李美蓮,輕聲說道:「美蓮阿姨,今天就喝到這裡吧,不喝了。」

李美蓮一副嬌憨模樣的擺手,吐詞不清的道:「不……不行,喝,繼續喝,我還……我還沒喝好呢。」

姚澤沒好氣的白了此時嬌俏可愛的李美蓮一眼,出聲道:「這還沒喝好,再喝恐怕就得鑽桌底了,這是幾?」姚澤笑眯眯的伸出兩個指頭問道。

李美蓮眼睛一片模糊,感覺看姚澤怎麼像是有無數根手指頭,頭輕輕搖頭,醉眼迷離,紅著臉,笑嘻嘻的嗚咽道:「這是無……無數根。」

見李美蓮果真無法正常思維,姚澤一時興起,便輕輕湊到李美蓮耳畔,出聲問道:「姚澤是不是你老公?」

李美蓮無力的抬起腦袋,迷茫的看了姚澤一眼,笑眯眯的道:「胡說八道,小澤怎麼……怎麼會是我老公,我沒有……沒有老公呢。」

姚澤誘導般的說道:「你有的,你的老公叫姚澤,怪,叫聲老公來聽聽。」

李美蓮微微撅嘴,嘿嘿笑著道:「不叫,就不叫1

姚澤一臉壞笑的說道:「當真不叫?」

「就不叫1李美蓮思想混亂,眼神迷離的看著姚澤,撒嬌般的出聲說道。

「不叫我可要收拾你咯。」姚澤一把將李美蓮從座椅上抱了起來,李美蓮咯咯笑著道:「放開我,放開我。」

姚澤將她放在沙發上,朝著她柔軟的纖腰捏了兩把,威脅的說道:「到底叫不叫?」

李美蓮被姚澤捏的左右閃躲,一股騷樣讓她笑的花枝招展,沒過一會兒,她突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這情況倒是把姚澤給嚇了一大跳。

見李美蓮梨花帶雨的臉蛋上滿是淚花,姚澤頭大如斗,鬱悶的道:「好端端的你哭什麼。」

李美蓮沒理會姚澤,邊哭邊鬧,嘴巴里不知道嗚咽著什麼,一副可憐楚楚的模樣,姚澤輕輕嘆了口氣,本來準備過來吃了李美蓮,沒想到情況成這樣。

姚澤一把將李美蓮給橫抱起來,接著狠狠的朝著她肥碩的翹臀上拍了一把,恨聲道:「讓你撒酒瘋,再哭把你屁股打腫。」邊說邊抱著李美蓮朝室走去。

輕輕將她放到床上后,姚澤幫李美蓮脫下高跟鞋,望著她嬌小的美.腳,忍不住伸手把玩一番,本想著將李美蓮外套給脫了,讓她睡的舒服些,但怕李美蓮醒來后誤會自己對她做了什麼,於是乾脆就讓她和衣而。

幫李美蓮蓋好被子后,姚澤見她緋紅的臉蛋彷彿能溢出血來一般,看上去極其誘人,便忍不住低頭湊過去,朝著她嬌艷欲滴的紅唇上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