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一十九章含蓄的刺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九章含蓄的刺激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將滿桌子的菜盤子和啤酒瓶子收拾乾淨后,又到廚房將碗筷清洗一番,才活動了下腰身,打著哈欠走出廚房。

此刻,客廳顯的異常安靜,牆壁上的石英鐘不停的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姚澤抬頭看了看時間,隨便忙了會兒,竟然已經凌晨,幽幽嘆了口氣,姚澤朝著李美蓮的室瞅了一眼,心裡的惡魔和天使做著最後的生死較量。

「進去1

「不進去1

「……」

「算了吧1姚澤輕輕嘀咕一聲,腦海中正義的天使瞬間將邪惡的惡魔給秒殺,姚澤以前做過一件糊塗事,醉酒後強行將自己柳嫣嫂子給按倒了,結果就變成,柳嫣到現在還不肯里姚澤,心裡甚至有無盡的怨氣,姚澤不想把這種關係延伸到李美蓮身上。

假如今天借著這點酒勁,再做出那晚對待柳嫣般的那種事情來,別說李美蓮不能原來自己,恐怕自己都會覺得自己沒有做人的底線了。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姚澤覺得自己雖然不是英雄,但至少是個正常的男人,只要是個正常的男人,誰他媽不喜歡美女?

但是喜歡美女,總得人家自願吧?!

愁眉苦臉的在客廳踱著步子抽了幾支煙后,姚澤不舍的朝著李美蓮室又盯了一眼,才轉身進了洗手間,簡單的洗了個澡,然後到隔壁,林蕊馨的房間睡覺去了。

躺在床上,聞著被子上淡淡的清香,姚澤無心睡眠,總想著隔壁還睡著個嬌滴滴的美人,荷爾蒙增多,使他感覺渾身燥熱不安,心裡痒痒的,總想到隔壁房間去干點什麼,浮躁的情緒一直持續到下半夜,姚澤感覺實在困的厲害,眼皮子彷彿千斤重一般,這才幽幽的睡了過去。

清晨,姚澤睡的正香,隱約聽見客廳方向傳出一聲沉悶的響聲,接著便是斷斷續續的『哎喲哎喲』聲,姚澤意識不太清晰,開始還沒反應過來,直到聽見李美蓮嬌柔的痛呼聲,才一下子清醒過來,翻身下床打開房門小跑了出去。

聲音是從洗手間傳出來的,姚澤走到洗手間門口,聽見李美蓮微微的呻吟聲,便敲著門,輕聲問道:「美蓮阿姨,你怎麼呢?」

李美蓮帶著哭腔的輕聲抱怨道:「真倒霉,剛才踩到香皂,摔倒在地上了,腳恐怕要斷了,這會兒疼的厲害。」說完,李美蓮吸了口冷氣,痛的蹙起了柳眉。

姚澤不敢耽誤,便趕緊隔著門說道:「美蓮阿姨,要不要緊啊,我們趕緊去醫院看看。」說著話,姚澤便要推門。

李美蓮趕緊嬌呼道:「等等,別慌開門。」她紅著臉,尷尬的說道:「還沒來得及穿衣服,腳就扭傷了,你等會兒,我把衣服穿上你再進來。」

姚澤在外面焦急的踱著步子,輕聲說道:「那你快一點,別拖太久,否則等會就嚴重了。」

李美蓮輕輕答應一聲,想要努力的站起來,可是扭傷的腳輕輕動了一下,彷彿扯斷了腳筋一般,疼的撕心裂肺,她『隘的大叫一聲,一股冷汗隨著臉頰流淌下來,強烈的疼痛讓她忍不住嘩嘩的流起了眼淚。

「怎麼了,站不起來?」姚澤聽到李美蓮的呼聲,站在外面干著急的問道。

「嗯,感覺腳真的斷了,怎麼辦,怎麼辦礙…」李美蓮咬緊了銀牙,身子疼的直哆嗦。

「都這樣了還逞強,我還是進來吧。」姚澤扭動門把柄,將房門給推開,只聽見李美蓮嬌呼一聲,姚澤還沒來得及看清楚,李美蓮已經抱住胸口,兩個白嫩嫩的玉.峰擠壓在一起,露出深深的鴻溝來,而纖腰以下,不知道她從那裡找來一個臉盆將重要的部位擋住,她雙腿緊緊夾在一起,雖然重要的部位都被擋住,但這若隱若現的身子比完全**還要來得誘惑。

皮膚白皙如玉,身材更是丰韻苗條,每一處都美的美不勝收,姚澤看的耳紅心跳,只感覺小腹彷彿著了火一般,更要人命的是,李美蓮那羞澀中帶著微微蹙眉的痛苦表情,更讓姚澤看的激動不已。

「還看,趕緊把眼睛閉起來。」李美蓮此時疼的厲害,也沒心情責怪姚澤,緋紅著臉,瞪了姚澤一眼后,繼續說道:「你轉身身子,把我的衣服遞給我。」

「哦1姚澤回過神,尷尬的笑了笑,然後微微閉著眼睛,慢騰騰的摸到了放衣服的地方,伸手將李美蓮的連衣裙附帶著內衣一起拿了起來,捏著手裡,感覺內衣的質地順滑,就如同撫摸在女人光滑的肌膚上一般,他眼睛微微睜開一條縫隙,李美蓮拿過去的盆子只擋住了前半部分,而那誘人的臀部就有些顧不過來了。

姚澤站在她身後,見那光潔的玉背、白嫩挺翹的臀部和那能看到的上半部分的幽幽臀.溝,心裡一陣瘙癢難耐,「這他媽什麼事埃」姚澤鬱悶的嘀咕一句,心裡燥熱不已,卻得不到發泄。

女人的第六感使得李美蓮能夠感覺到姚澤此時肯定偷偷睜開了眼睛在看自己的身子,這麼想來,她臉龐臊的發燙,「小澤,幹什麼呢,拿個衣服也這麼慢。」

李美蓮有些鬱悶的抱怨道。

姚澤嘿嘿笑了笑,便又裝模作樣的閉著眼睛摸到李美蓮身前,將衣服給她遞了過去,李美蓮接過衣服后,趕緊將身子擋住,然後俏聲說道:「你趕緊出去,我穿好了衣服你再進來。」

姚澤剛準備下意識的睜開眼睛,李美蓮出聲喝道:「不許睜開1

姚澤被著喝聲嚇了一跳,於是趕忙緊緊閉上眼睛,轉過了身子,出聲問道:「你自己能行么?」

李美蓮沒好氣的說道:「不行難道讓你幫忙啊,羞不羞人。」

姚澤苦笑了一下,「得,你自己穿把,萬一還是動不了我再進來。」

李美蓮恨聲說道:「不行,再不經我同意就進來看我怎麼收拾你!今天真是丟人死了。」

「沒事。」姚澤笑著走了出去,輕輕將門帶上,接著將臉貼著門,笑眯眯的道:「反正也沒第三個人知道,美蓮阿姨,你丟人也只是丟在我面前了,我不會笑話你的。」

「去去去,少說風涼話。」

裡面傳出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來,過了好一陣子,裡面才有傳出李美蓮的聲音,「小澤,我穿好了,你進來扶我出去吧。」

姚澤在外面抽了支煙,聽到李美蓮喊他,於是將煙蒂塞進煙灰缸,走到洗手間將房門推開,此時再看李美蓮她身上已經穿了一條綠色齊腳跟的碎花長裙。

姚澤見了這身打扮眼前不由得一亮,以前姚澤見到李美蓮的時候她總是穿著一身標準的職業ol裝扮,白襯衫和直筒裙,那是一種熟女的風格,姚澤雖然喜歡這種風格,但是一個人總是只嘗試一種風格,時間久了就會有些審美疲勞,而此時見李美蓮穿的這件漂亮的碎花長裙,感覺她成熟嫵媚的臉蛋上多出了一絲青春氣息的味道,臉上還未褪卻的緋紅讓她顯得既嬌俏可愛又嫵媚動人。

雖然已經三十多歲,但是歲月並沒未在她臉上留下任何痕,甚至連魚尾紋都看不到一條,

肌膚白嫩的就如同少女一般,不得不說她極其會保養自己。

「快過來啊1見姚澤站在門口,傻愣愣的看著自己,李美蓮頓時紅著臉,沒好氣的輕瞥著姚澤說道。

「哦,好的。」姚澤回過神,尷尬的撓了撓頭,趕緊上前去,扶著李美蓮的胳膊往起來抬,由於用力太大,姚澤扶著李美蓮胳膊的手,一不小心壓在了她的豐盈的乳.房側面,雖然只是是瞬間姚澤便縮了回去,但是那實質的柔軟還是讓姚澤暗呼彈性驚人。

姚澤這不經意的一壓,使得李美蓮身子不由的顫了一下,接著臉龐紅的如火燒雲一般,「你……你小心點。」李美蓮不知道姚澤是不是故意的,想責備又責備不起來,只能低聲隱晦的提醒一句。

姚澤悻悻的笑了笑,扶著李美蓮的胳膊走了出去,將她扶到沙發上坐好后,姚澤便問道:「只是腳扭傷了嗎?」

李美蓮輕輕點頭,不好意思的說道:「昨天晚上喝多了,不是沒洗澡嗎,早起起來感覺渾身不舒服就想洗個洗澡,沒想到卻發生這種事情,真是丟死人了,哎……」

姚澤笑了笑,蹲下身子道:「我看看扭的嚴不嚴重。」說著話,他便伸出手想要檢查一番。

李美蓮下意識的縮了縮沒穿鞋子的腳,一臉羞意的道:「還是算了吧,你又不懂醫術,看了也起不了什麼作用呢。」

姚澤想想也是,就站了起來,建議的說道:「那我背你下去,咱們去醫院檢查一下,見你剛才疼的厲害,應該扭的不輕。」

李美蓮也怕自己的腳留下什麼後遺症,就輕輕點頭,答應下來。

姚澤去李美蓮的室幫李美蓮拿了皮包,將她背了起來,打開門走了出去,雖然李美蓮刻意的與姚澤的後背保持距離,但是她卻小看了自己胸前的波濤洶湧,姚澤背著她往樓下走時,晃晃悠悠間,她胸前那挺拔的酥胸便有意無意的朝著姚澤後背摩擦著,一波又一波的柔軟輕輕朝著姚澤後背摩擦而來,在著柔軟的蕩漾中,姚澤輕輕哼著小曲,心裡愉快到了極點,心想,如果這樓梯就這麼走下去,永遠沒有盡頭該多好,這若有如無的摩擦比直接揉捏她挺拔的酥胸來的更加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