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二十章神秘老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章神秘老醫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下了樓梯道,姚澤背著李美蓮行走在小區內,李美蓮見到處都是晨練的人,於是極其難為情的將臉埋進姚澤的後背,悄聲說道:「咱別去醫院了,這附近有家中醫診所,去那裡看看就成了。」

「那裡信的過嗎?」姚澤雙手扶著李美蓮的大腿,將她往自己身上抬高了一些,然後出聲問道。

「先去看看吧,假如治不了咱再去醫院。」李美蓮雖然不敢確定那個中醫診所管不管用,但是至少比去醫院要近得多,她可不想讓姚澤這麼背著,感覺一個年輕人背著一個婦人別提多彆扭。

姚澤背著李美蓮站在小區大門口,思索一陣子后,便點了點頭,輕聲道:「成,這跌打損傷中醫應該能有辦法治療,先去看看再說。」

「那你快走啊,這裡人來人往的,不嫌丟人埃」李美蓮一直將頭埋在姚澤的後背,生怕認識的人瞧見,見姚澤磨磨蹭蹭的站在小區門口,李美蓮便趕緊催促的說道。

姚澤鬱悶的翻了個白眼,一雙手故意不經意的扶在了李美蓮的翹臀兩側,感受到翹臀側面帶來的柔軟彈性,姚澤心裡竊喜一下,接著出聲問道:「我倒是想走,但是朝那邊走呢?」

李美蓮感受到姚澤放在自己臀部上不老實的大手竟然有意無意的輕輕揉捏起來,頓時就微微蹙眉,不悅的出聲說道:「小澤,你老實點不行么,朝左走,過了那堵紅牆,轉個彎就是中醫診所。」

姚澤試探性的揉捏幾下,見李美蓮有些不高興,便不再胡鬧,背著李美蓮朝著她指的方向尋去。

到了中醫診所門口,姚澤才發現這是一個不到二十平米的小診所,連招牌都是最簡易的那種可以走的塑料招牌,姚澤愣了會神,懷疑的扭頭對李美蓮問道:「美蓮阿姨,這地方能行么?」

李美蓮也只是聽街坊鄰居說這裡瞧病不錯,老醫生是個醫術高超的中醫,她自己沒親自來過,這會看到眼前的診所,心裡也是覺得玄乎。

「這也太簡陋了點吧?」李美蓮心裡打鼓的嘀咕一聲后,悻悻的道:「要不……要不進去看看?」

「還是算了,這地方感覺不靠譜1姚澤搖了搖頭,剛轉身,裡面便傳出一個渾厚的男高音:「小夥子,既然來了,看看又何妨呢?」

姚澤止住腳步,轉身,見一個穿著白布衫的老者雙目炯炯有神的望著姚澤,右手輕輕鋝了鋝下巴下面的銀白鬍須,一臉笑意的望著姚澤,那渾濁又『清晰』的眼神彷彿將姚澤內心看穿了一般,表情極其耐熱尋味。

老者似乎很富有親和力,那微微的笑意竟然讓人無法心生拒意,「既然來了就讓他瞧瞧吧,只是腳扭傷了而已,沒什麼事的。」李美蓮輕輕在姚澤耳邊說道。

姚澤似乎不像江湖郎中,便輕輕點頭,背著李美蓮朝著診所走去,將李美蓮輕柔的放在診所的木長凳子上,姚澤對一旁微笑不語的老醫生說道:「老先生,我阿姨腳給扭傷了,你幫忙看看。」

老者含笑的點頭,語氣溫和的說道:「就是腳扭了而已,這麼點小事還信不過我老陳啊,瞧好了。」老人蹲下身子,握著李美蓮的腳踝輕微的扭動兩下,李美蓮頓時痛的閉著眼睛,咬緊了銀牙,渾身疼的瑟瑟發抖。

姚澤在旁邊看的著急,見老頭只是扭動李美蓮的小腳,卻不做其他事情,心裡不由得暗自揣摩,這老東西不會是沾李美蓮的便宜吧。

姚澤剛要出聲說不再這裡看了,那曉得老者突然動手,對著李美蓮的腳踝用力一扭,只聽見一聲清脆的『嘎登』聲,李美蓮還沒反應過來,老者已經收回手,笑眯眯的站了起來,輕鬆自如的說道:「好了,我再給你拿兩張膏藥貼一下,過一天便能走路了。」

「這麼快?」姚澤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信。

李美蓮也是愣愣的望著自己的腳,覺得不可思議,她微微躬身,伸出摸了摸自己被扭傷的地方,感覺的確沒剛才那麼痛了,於是她大膽的扭動小腳,果然,除了微微的酸痛以外,剛才的那種鑽心的痛已經徹底消失。

「真的沒事了耶1李美蓮坐在沙發上,又活動了幾下,然後興奮的對姚澤說道。

「當然沒事,又不是什麼大病,只是骨頭錯位了,將它複位便好了。」老者笑眯眯的走了過來,手裡拿著兩貼藥膏,遞給姚澤說道:「諾,拿去,兩天換一張,貼幾天之後絕對痊癒。」

姚澤趕緊接過,道了聲謝謝,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張老人頭遞給老醫生,問道:「老先生,夠不夠?」

老醫生笑著擺手道:「那裡要得到這麼多,給我二十即可。」

「沒事,您就拿著吧,我這裡沒零錢,如果您覺得不妥,就當是我將錢寄放在您這裡,如果下次再來看病從裡面扣除便是。」姚澤將錢硬塞進老醫生手裡,然後朝著老醫生笑著點了點頭,扶起李美蓮,緩緩的朝外走去。

老者笑著點頭,直到姚澤身影消失在視線后,他才一副神秘兮兮模樣的輕聲說道:「不錯,真是不錯啊,小夥子,咱們還會再見面的,那時候恐怕你得有一劫咯,如果渡過這劫,那麼你將……」說到這裡他趕緊閉嘴了朝著屋內走去。

緩緩的掀開內室的門帘,老醫生走到一個放著古木柜子的角落,然後踮起腳,將柜子上層的小門打開,動作小心的從裡面抱出一個檀木盒子,看上去有些年代了,他輕輕撫摸了一下盒子后,小心翼翼的將盒子打開,裡面放著一本藍皮古本,古本之上用篆書寫著四個難以辨別的大字,看上去應該是一個有歷史價值的古本。

老人對著古本發了會呆,然後輕輕自語道:「這的確是天意啊,也許你的下一個主人馬上就要到來了,只不過他命有兩劫,其一劫已經化解,只是這二劫能否安然渡過便不得而知了。」

……

「喂,小澤,你有沒有覺得剛才那個老者有些怪怪的?」兩人走出診所后,李美蓮忍不住的對姚澤問道。

姚澤微微點頭,笑眯眯的說道:「確實有些古怪,雖然他面相慈善,但是給人一種神神秘秘的感覺,不過管他呢,只要把你腳治好就行了。」

「也對,管他呢。」李美蓮哭笑了一下,然後感覺這會兒肚子咕咕叫的厲害,便不好意思的對姚澤說道:「都忙了一早上了,這會兒該餓了吧,我請你吃早餐,答謝你。」

姚澤撇了撇嘴,故作鬱悶的道:「為了你,我忙乎了一早上,就一頓早餐把我給打發了?」

李美蓮輕輕挑眉,抿嘴含笑的說道:「那你想怎麼樣?」

「這幾天就在家給我做飯吧,等我上班了,你就回酒吧。」姚澤笑眯眯的道。

李美蓮一聽這話,便不幹的蹙眉說道:「那怎麼行,酒吧沒人管還不亂套了。」

姚澤擺手道:「別說的那麼誇張,酒吧收銀的、管賬的都有,幾天不去沒什麼問題的,再說你這腳去了能正常工作嘛?還不如好好休養幾天,等休養好了,再去工作,這樣效率也高。」

「可是,我還是覺得……」

「好了,我是老闆,就這麼決定了。」姚澤打斷李美蓮的話,讓后扶著她朝小區吃早點的地方走去。

李美蓮偷偷瞪了姚澤一眼,心裡嬌憤憤的想道:「老闆了不起啊,臭小子,竟然拿老闆來壓我……」

兩人吃了早點后,姚澤將李美蓮送回家,然後轉身出門準備去菜市場買菜,剛到小區門口,湯山縣局副局長李俊陽的電話便打了進來,電話中他哈哈大笑的說道:「我現在該喊你老弟呢,還是姚縣長?」

姚澤沒好氣的道:「李大哥,拿我開涮是吧?咱們之間還用來這一套。」

那頭,李俊陽悻悻的笑了笑,感慨的說道:「姚澤老弟啊,哥哥真是沒想到,你這升遷的速度這麼快,這才短短半年,又給升成常務副縣長了,湯山縣的實權派四把手啊,老哥我和你比起來真是羞的慚愧。」

姚澤走到小區門口,捂著電話,向小區的保安問了菜市場的地址后,邊走邊接著說道:「李大哥,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這的年齡也還不大,以後往上升的機會多的是,那白局長最多在干一年半就得內退,到時候你不是順利的就上去了。」

李俊陽聽姚澤這麼說,便幽幽嘆了口氣,鬱悶的說道:「不到真正的認命通知下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發生的,這個局長位置我看玄乎,老哥我上面沒人啊,混的太過忐忑。」

姚澤聽李俊陽如此說來,便安慰的道:「李大哥,放心好了,只要你認真的幹事實,不犯原則性的錯誤,局長的位置非你莫屬,如果到時候真有人和你爭著局長的位置,我來幫你運作。」

其實李俊陽早就猜測到姚澤身後有強硬的後台,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升的如此之快,這會兒聽到姚澤自信的話語,李俊陽更加可以肯定心裡的猜測了,想到這裡他臉上露出興奮的笑容,有些激動的說道:「那到時候可得麻煩姚澤老弟了,哥哥這是第二次欠你的大人情,以後只要老弟有什麼吩咐,老李我即便豁出性命,我也在所不辭。」

姚澤輕笑的說道:「李大哥嚴重了,我可不會讓你做什麼豁出性命的事情,而且我這酒吧還多虧你罩著,才相安無事,我得感謝你才對。」

李俊陽笑了笑,「那是小事,不用放在心上。老弟晚上咱出來聚聚吧,有些事情還得和你提一下。」

姚澤點頭道:「成,晚上再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