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二十一章郭書記的用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一章郭書記的用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快到傍晚的時候,姚澤拿著自己的皮包就要出門,李美蓮正坐在沙發上捲曲著雙腿,邊吃零食邊津津有味的看著肥皂劇,聽見姚澤的開門聲,李美蓮扭頭疑惑的問道:「你這是幹嘛呢?」

姚澤沒好氣的說道:「你都看一下午電視了,連一句話都不和我說,現在怎麼知道問我了1

李美蓮捂著咯咯笑了起來,嫵媚的臉龐上竟是狡黠之意,見姚澤臉上有些鬱悶,李美蓮就停下了笑,輕聲說道:「都常務副縣長了,怎麼還像個小孩子一樣,你可別走,你走了我等會晚飯吃什麼?」

姚澤見李美蓮嬌俏的模樣,頓時無奈的說道:「把中午的飯菜熱一下不就行了1

李美蓮將手裡的薯片放在了茶几上,一臉不滿的說道:「我現在還是病號呢,你就這麼對我?」

「那你跟我一起出去?」

李美蓮搖了搖頭,幽幽的說道:「算了,你去吧,我不妨礙你和女孩子約會了。」

聽李美蓮如此說,姚澤頓時笑了出來,他走到門口,將自己的皮鞋換上,然後扭頭沒好氣的對李美蓮說道:「李局長算女人么?我現在出去見他1

李美蓮悻悻笑了笑,擺手道:「你去吧,晚上早點回來,別喝太多酒。」

見李美蓮表情溫柔,一臉關切的叮囑自己,姚澤心裡極其緩和,就輕輕點頭答應一聲,出了門去。

到了李俊陽指輳姚澤在服務員的帶領下,朝著二樓包廂走去,門剛推開,姚澤便看見李俊陽和一個男人坐在沙發上抽著煙一邊聊天一邊說笑。

兩人見到姚澤同時站了起來,李俊陽張開大大的懷抱,走了過去,哈哈笑著說道:「姚澤老弟,老哥我想死你了啊1

說著話,李俊陽便朝姚澤抱去,姚澤笑著推開李俊陽,笑罵著道:「滾開,我對男人沒興趣。」

李俊陽咧嘴笑了起來,拿出煙遞給姚澤,然後指著他身後的中年男人,說道:「姚澤老弟,陳主任你還認識么?」

姚澤朝眼前一副斯文打扮的男人看去,覺得面熟,變微微蹙眉的思索起來,半響,他才恍然大悟的笑著道:「陳祥瑞主任?白警官的老公吧1

陳祥瑞一臉和氣的笑著點頭道:「姚縣長你好啊,短短半年時間你可又升了一級,老哥真是羨慕你埃」

姚澤笑了笑沒有吭聲,本來說好了,今天就他和李俊陽兩人出來喝酒談事,不知道為什麼李俊陽又把這個縣委辦公室主任給叫上了,姚澤頓時便心生疑惑起來。

李俊陽也是老油子了,見姚澤臉上微有異樣,於是趕緊解釋道:「今天這個局其實是陳主任安排的,剛才在電話裡面也沒和你說清楚,是老哥粗心了。」

姚澤笑著擺了擺手說沒事,三人坐到沙發上后,分別點上煙抽了起來,知道陳祥瑞肯定有話說,於是姚澤也不急著開口,便眯著眼抽悶煙,陳祥瑞坐在姚澤身邊,想了一下措詞后才輕聲說道:「姚縣長,你對李長安縣長了解嗎?」

姚澤不明白陳祥瑞問此話的目的,於是搖了搖頭,笑著說道:「我才能第二天,怎麼會了解他呢,陳主任知道他的事情?」

陳祥瑞輕笑了一下,點頭說道:「了解一點,他以前在鄰縣任縣長的時候很有兩把刷子,把那個縣的經濟發展的很好,而且最重要的一點便是,他是草根階級出聲,最開始的時候是從村長干起,沒有靠任何關係,混到了今天的位置。」

姚澤聽了陳祥瑞的話,臉上露出驚訝之色,「這個李縣長應該不滿四十吧?」

陳祥瑞笑了笑,答道:「沒錯,今年三十五歲,三十五歲不憑藉任何關係,混到今天這個地步,真是很了不起,他也算得上是一個特例了。」

姚澤贊同的點了點頭,輕輕瞥了陳祥瑞一眼,然後接著抽煙,等著陳祥瑞說下文。

過了片刻,陳祥瑞繼續說道:「姚縣長,不滿你說,其實我今天請你來的主要目的是因為郭書記。」

「郭書記?」姚澤疑惑的看向陳祥瑞。

陳祥瑞點了點頭,輕笑著道:「郭書記很看重姚縣長啊,本來今天準備親自宴請姚縣長,但是怕姚縣長有所顧忌,所以才委託我幫忙接待姚縣長,這事的確有些唐突了,還請姚縣長不要責怪埃」

「不會1姚澤眯眼笑了笑,接著似笑非笑的問道:「郭書記覺得我會顧忌什麼?」

陳祥瑞沒料到姚澤會如此問,愣了一下后,悻悻的笑了笑,出聲道:「姚縣長剛到湯山縣,如果郭書記立馬就給姚縣長接風洗塵,那麼很多人心裡會不舒服的。」

「你說的很多人應該是李長安縣長吧。」

陳祥瑞點頭笑道:「算是吧,我想姚縣長也應該知道郭書記的用意,他對你很是看重埃」陳祥瑞再次提起這句話。

姚澤笑了笑,出聲道:「請陳主任幫我謝謝郭書記的美意,干工作嘛,大家把勁往一處使便是了,我現在呢只想把自己的工作干好,至於其他的事情,咱們以後再說。」

李俊陽在旁邊聽著兩人的對話,大概的明白了陳祥瑞今天宴請姚澤的目的,見陳祥瑞如此幫郭守義拉攏姚澤,而且似乎讓姚澤有些不滿,李俊陽心裡也有些責怪陳祥瑞,畢竟姚澤是自己約出來的,如果讓他不高興了,自己這不是吃力不討好嘛,於是他趕緊說道:「菜都上齊了,咱吃飯吧,這政治上的事情啊,以後再聊。」

陳祥瑞也知道今天的做法太過唐突,讓姚澤有些不滿,心裡便微微嘆息的想:「郭書記啊,你太過心切,反而有欠思考,讓姚澤有了不好的影響。」

「那好,咱們今天就不談這些了,吃飯,吃飯」陳祥瑞笑了笑,然後三人便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朝著酒桌走去。

這頓飯吃的味同嚼蠟,各自想著心事,吃完飯後,李俊陽建議去酒吧再喝點酒,兩人同意下來,結賬走到酒店門口,陳祥瑞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接通后,笑著輕聲道:「燕妮,我還在外面呢,晚上可能晚點回去。」

姚澤聽到這個稱呼,腦海中自然而然的想起了那個英姿颯爽艷麗逼人的白燕妮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