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二十三章情竇初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三章情竇初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見白燕妮說話間,兩彎柳眉輕輕蹙起,表情略有惆悵,姚澤便正色的輕聲問道:「陳主任對你不好?」

白燕妮搖了搖頭,苦澀一笑,白皙的小手緩緩端起玻璃杯,然後伸到姚澤面前,情緒有些低落的輕聲道:「不談這些,喝酒。」

見白燕妮這副表現,姚澤在心裡輕嘆一聲,他們夫妻之間肯定存在問題了,搖了搖頭,姚澤端起杯子輕輕和白燕妮的杯子碰了一下,發出清脆的聲響,白燕妮象徵性的抿了口酒後,又恢復了如春的笑意,望著姚澤輕聲說道:「和我講講你的事唄?」

「我的什麼事?」姚澤喝了半口紅酒後放下杯子,帶著笑意的問道。

白燕妮微微揚起漂亮的臉蛋,一副思索模樣,半響她才嫣然一笑,嬌俏的說道:「隨便說啊,比如你的初戀,比如你做過的窘事……」

午夜,酒場散去,白燕妮喝的酣然大醉,撅著小嘴嚷嚷著還要還要找姚澤拼酒,姚澤雖然也喝了不少,但是頭腦還算清醒,瞧見白燕妮英姿颯爽外不一樣的嬌俏一面,倒是感覺有些好笑,和李俊陽、陳祥瑞告別後,姚澤隨手招來一輛在酒吧門口候著的計程車,坐上去后報了李美蓮小區的住址。

下了出租,姚澤腳步有些不穩的摸上了三樓,然後將李美蓮給他的鑰匙掏了出來,門打開,姚澤便聽到裡面傳出咯咯的嬌笑聲,接著客廳傳出一聲驚訝的『咦』聲來。

一陣小碎步聲響起,身姿苗條的林蕊馨站在了姚澤面前,掐著小蠻腰,瞪大了漂亮的美眸,一臉疑惑的問道:「姚澤哥,你怎麼來湯山了?」說著話,她朝姚澤手裡瞧了一眼,像發現新大陸一般,質問道:「還有,你怎麼會有我家的鑰匙?」

姚澤有些醉意的朝著林蕊馨笑了笑,接著將目光朝著客廳的李美蓮望去,李美蓮坐在沙發上,瞧見姚澤望來的目光,臉龐微微一紅,在後面揚著俏臉對林蕊馨解釋的說道:「蕊馨,姚澤調回湯山了,這幾天沒地方住,所以暫時住在咱們這裡。」

林蕊馨啊了一聲,望著姚澤問道:「不會吧,怎麼又調回湯山了?我怎麼不知道,好啊你,瞞我瞞的這麼緊,前斷時間打電話都沒跟我提起,對了,你現在調到湯山是什麼職務?」林蕊馨一連串問了好幾個問題。

姚澤苦笑著搖了搖頭,伸出食指朝她額頭上輕輕戳了一下,沒好氣的道:「進去再說成嗎。」姚澤將門帶上后,和林蕊馨走到客廳沙發坐了下去。

李美蓮聞到姚澤身上的酒氣,便微微蹙眉的柔聲道:「小澤,咋喝了這麼多酒,多傷身體1

林蕊馨硬要擠在姚澤和李美蓮中間坐下,然後翹著二郎腿,嘟啷著嘴,一臉不高興的說道:「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調到縣裡那個部門了?」

姚澤笑了笑,拿起茶几上的葡萄塞進嘴巴里嚼了幾下后才出聲調侃道:「調到縣政府了。」看到林蕊馨興奮的目光,姚澤趕緊加了一句,「到縣政府給縣長做打雜的。」

「什麼,打雜的?」林蕊馨詫異的望著姚澤,見姚澤憋著笑意,頓時知道上當受騙,沒好氣的朝姚澤胳膊上掐了一把,悻悻道:「壞蛋,竟敢騙我,老實交代,到底是什麼職位。」

李美蓮瞧見兩人親膩的模樣,頓時就覺得有些尷尬的站了起來,整理好睡衣裙擺后,說道:「你們兩個聊,我有些困了,先去睡覺。對了,蕊馨晚上你和我睡,姚澤睡你的床。」

林蕊馨笑著點頭答應一聲,接著又轉過身子,笑眯眯的和姚澤聊了起來,李美蓮頓時就沒好氣的白了這個一點都不知道含蓄的死丫頭一眼,幽幽的朝著室走去。

姚澤偷偷朝著李美蓮挺翹的美.臀上瞟了幾眼后,咳嗽一聲,笑眯眯的對林蕊馨說道:「妹子,最近在學校過的怎麼樣,有沒有男生追啊?」

林蕊馨笑了笑,輕聲問道,「你想不想我被男生追啊?」她上身穿了件白色的緊身小體恤,下身套著一個超短的緊身牛仔短褲,兩條修長如白玉的美腿捲曲在沙發上,有意無意的靠在姚澤的大腿上,使得姚澤心裡一陣口乾舌燥,感覺呼吸有些急促,下身有些抬頭的徵兆,姚澤趕緊扭了一下身子,使得自己微微頂起的帳篷不讓林蕊馨看見,情緒調整過來后,姚澤眯眼笑道:「我當然不希望你被男生追咯,現在可是上學的關鍵時刻,不要因為一些感情問題影響到了學習,我相信美蓮阿姨也不希望你分心談戀愛的。」姚澤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林蕊馨聽了姚澤的話,便捂嘴咯咯笑了起來,直到把姚澤笑的有些心虛后,她才聽了下來,湊到姚澤身邊,咬著他的耳根,呵著熱氣的媚聲說道:「姚澤哥,那你追我好不好?只要你不欺負我,我就不會影響學習。」說著話,林蕊馨伸出兩條白嫩的美腿,在姚澤眼前晃了晃,展現自己的資本。

姚澤喉嚨暗自哽咽了一下,瞧見林蕊馨臉上滿是狡黠的笑意,姚澤便知道林蕊馨在耍自己玩,於是故作生氣的伸出手來,朝著她腦袋上給了個爆栗,瞪著眼睛說道:「連你哥都敢戲弄,越來越不像話了。」

林蕊馨痛呼一聲,抱著腦袋,一臉委屈的癟嘴道:「哥,我只是替黨來試探一下你的定力如何。」

「試探的結果怎麼樣?」姚澤哭笑不得的問道。

林蕊馨抱著姚澤的胳膊,笑眯眯的道:「事實證明,姚澤同志是個很有原則性的好同志,值得組織上重用,不為女色所誘惑,很不錯。」林蕊馨一副領導模樣的點頭讚歎道。

如果她看到姚澤緊夾著的下身,那高高頂起的帳篷不知道還是否會說出這種話來,姚澤聽了林蕊馨的讚歎,有些臉紅的悻悻笑笑,轉移話題的說道:「今天怎麼跑回來了,學校放假呢?」

林蕊馨捲曲著雙腿,伸手拿起茶几上的半包薯片,邊吃邊搖頭含糊不清的說道:「還沒呢,有些想家了,所以請假回來了。」

「就因為想家?」姚澤有些不信的低頭問道。

林蕊馨停下了拿薯片的手,嘴巴也停止了嚼動,愣了一會兒后才神色有些黯然的輕聲道:「最近感覺有些累,不想去學校了,你說我該怎麼辦?」林蕊馨紅著眼眶,心裡有些堵的慌。

姚澤微微蹙眉,趕緊問道:「怎麼呢,還沒忘記那個小男朋友?」

林蕊馨也不加掩飾,輕輕點頭,然後一滴晶瑩的淚滴從眼角滑落,「哥,你說我該怎麼辦啊?」林蕊馨一下子靠在了姚澤寬闊的肩膀上,靜靜的哽咽起來。

姚澤被林蕊馨的心情所感染,心裡也是有些鬱悶,隨即拿出煙點上,深深吸了一口后,拿手輕輕拍著林蕊馨的後背,安慰的說道:「蕊馨,沒事的,慢慢就會好起來的,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包括你對他的感情。」

「真的可以忘記嗎?」林蕊馨一臉可憐兮兮模樣的提起頭,眼神中帶著一絲迷茫。

姚澤輕輕嗯了一聲,然後目光看向正前方向的石英鐘,似乎在想著些什麼,半響后他才幽幽嘆了口氣,想是在對林蕊馨說,又像是自言自語的輕聲道:「每個人都應該會有個刻骨銘心的初戀,只有傷過之後才能漸漸成熟起來,才能更勇敢的面對未來更多的苦難的折磨,人啊,活在這個世界上總是得經歷這個世界給予的那些好的和壞的事物,只有擺正了自己的心態,才能活的輕鬆,活得洒脫。」

林蕊馨聽著姚澤的感慨,迷茫的點了點頭,輕聲問道:「哥,你也有過我這種經歷嗎?」

姚澤苦澀的笑著點了點頭,再次陷入了沉默,思緒飛回到了三年前,那個當時讓自己撕心裂肺的分手場景。

「哥?」

噓!

被林蕊馨柔柔的喊聲喚醒,姚澤深深吁了口氣,笑了笑,輕輕拍著林蕊馨的後腦勺,低聲道:「沒事。」

「哥當初比你可慘多了,現在不照樣活的好好得,所以,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過不去的坎,只有放不下的人擺了。」

「和你說說話,我心裡舒服多了,謝謝你,姚澤哥1林蕊馨抹了抹眼角的淚水,臉上露出甜甜的微笑。

姚澤拍了拍她的後背,然後站了起來,笑眯眯的說道:「哥酒喝多了,這兒有些困了,你也早點休息,別玩的太晚。」

林蕊馨答應一聲也站了起來,見姚澤走到室門口,林蕊馨又喊道:「哥1

「嗯?」姚澤疑惑的扭頭。

林蕊馨嫣然一笑,調皮的吐了吐舌頭,帶著羞澀的說道:「晚安1

「你也晚安1姚澤笑了笑,然後開門走了進去,將房門輕輕帶上。

等姚澤進去后,林蕊馨怔怔的望著室方向,臉上露出異樣表情的呢喃道:「哥,你究竟是個什麼樣的男人,我很想知道你的過去,可是又怕問了你會讓你傷心。」

「哎1

林蕊馨輕輕嘆了口氣,然後踏著拖鞋將客廳的燈給關掉,靜悄悄的摸進了李美蓮的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