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二十六章和稀泥的藝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六章和稀泥的藝術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正式上班第一天,姚澤早早起來洗漱一番,然後穿好了正裝,夾著公文包走出房間,剛走到招待所大廳,一臉無精打采站在吧台旁邊的女服務員瞧見姚澤,頓時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她邁著步子走到姚澤身邊,喊住姚澤,一臉恭敬的對姚澤說道:「姚縣長早上好1

「好,好1姚澤笑眯眯的點頭,準備出門,女服務員趕緊喊道:「姚縣長,早餐已經為你準備好了,您要吃一點嗎?」

姚澤停下腳步,微微一愣,「為我準備了早晨?」

女服務員臉上帶著局促笑容的輕聲說道:「是啊,以後我負責姚縣長的生活起居,姚縣長有什麼想吃的,都可以告訴我,我為您準備。」

姚澤笑著擺了擺手,說道:「不用這麼麻煩,我自己一個人很隨意的,就不麻煩你了。」

女服務員趕緊擺手說道:「不麻煩,不麻煩,為領導服務是我的榮幸。」

姚澤見女服務員如此熱情,不好拒絕,於是就笑著點頭道:「好吧,謝謝你的早餐,我就吃一點吧。」

女服務員高興的答應一聲,然後趕緊跑到廚房,讓廚房端來了小米粥、油條,榨菜之類的東西,送到姚澤面前,悻悻的說道:「我擅自做主,讓廚房做了些清淡的,不知道姚縣長喜不喜歡。」說完,她一臉緊張的望著姚澤。

姚澤拿起勺子,吃了口小米粥,然後笑著點頭讚歎道:「做的很好,早上嘛,就應該吃這個,你這小姑娘還挺細心,叫什麼名字啊?」

女服務員心裡激動不已,趕緊答覆道:「姚縣長,謝謝你的誇獎,我叫張春妮。」

「張春妮。」姚澤點了點頭,笑眯眯的說道:「你這姑娘挺機靈,以後我生活中有什麼困難可就找你咯。」

張春妮高興的點頭,彷彿領班加薪的日子不遠了一般,「姚縣長,您放心,我一定會細心的照料您的生活,請您放心1

姚澤將小米粥吃飯,然後擦了擦嘴,輕聲的說道:「你不用這麼緊張,以後說話也別您、您的叫了,聽著蠻彆扭,咱們就想同輩一樣輕鬆交談就成了,能做到嗎?如果不能做到,那我就不找你料理生活了,這樣你受罪,我也跟著彆扭。」

張春妮猶豫了一下,尷尬的笑了笑,露出潔白的牙齒來,「成,我聽您……」見姚澤瞪眼,張春妮馬上改口:「我聽你的。」

姚澤笑著點頭道:「這才對嘛,好了,你工作吧,我也得上班了,謝謝你的早點。」

迎著姚澤出大廳后,張春妮一臉開心,哼著小曲的回到了吧台,沒過多久經理蘇小梅一身靚裝打扮的走了進來,來到張春妮身邊,問道:「早上看見姚縣長沒?」

張春妮笑著道:「嗯,看見了,還給他準備了早點。」

蘇小梅笑著問道:「那他吃了沒?」

張春妮興奮的點頭,一臉得意的說道:「吃了,還誇獎我了呢,說以後讓我料理他的生活。」

蘇小梅一聽,頓時便高興起來,讚歎的說道:「你這小丫頭還挺機靈,好好乾,領班的位置一定留給你。」

……

到了縣政府,在秘書一科一名女秘書的帶領下,姚澤進了自己的辦公室,女秘書夾著文件夾,笑眯眯的問道:「姚縣長,這些辦公用品全給您換了新的,您看看有哪裡不滿意,我在給您調整1

姚澤環視一周,見設施還算齊全,便笑著說道:「辛苦你了,辦公室擺設的很好,沒有什麼不滿意的。」

女秘書露出甜甜的笑容,輕聲說道:「那姚縣長您忙吧,有什麼瑣碎的事情可以找我,我是秘書一科的小秦。」

「小秦是吧?好的,你也去忙吧,辛苦你了。」姚澤笑眯眯的點頭。

秦秘書說了聲不麻煩,然後恭敬的退了出去。

姚澤將公文包放在辦公桌上,然後坐在皮椅上拿著辦公桌前的文件翻看起來,一份文件引起了姚澤的注意。

這是一個淮安鎮的申請資金的文件,理由是修葺淮安鎮鎮小學的護欄設施,姚澤微微蹙眉,自己半年前在淮安鎮當副鎮長時,才給淮安鎮小學申請了一筆費用,才短短半年,又得修葺,姚澤頓時感覺裡面肯定有些貓膩,於是先將這份文件單獨放在一旁,繼續看別的文件。

沒過多久,縣長李長安笑眯眯的敲門走了進來,見姚澤低頭看文件,便出聲問道:「姚縣長,工作還習慣嗎?」

姚澤抬起頭,見是李長安,便笑著站了起來,拿煙遞給李長安說道:「干工作嘛,不適應也得學著適應,李縣長也是才來,有什麼感覺?」

李長安苦笑了一下,示意兩人坐在沙發上,點上煙抽了一口,然後輕輕嘆氣的說道:「湯山縣的工作不好開展啊1

「噢?怎麼說?」姚澤疑惑的問道。

李長安吐雲吐霧間,眯著眼說道:「湯山縣的縣長不好當啊,尤其是我這種外來戶縣長更是不好當。」說道這裡,他壓低了聲音,皺眉道:「郭書記在湯山縣經營多年,湯山縣的大小事務都被他一手掌控著,我想干點事情,卻還得經他同意,他如果不同意,常委會上必定被否決掉,你說我這個縣長乾的窩不窩囊。」

見李長安滿肚子的苦水,不停的抱怨,姚澤不便說什麼,就笑著開解道:「李縣長多慮了吧,干工作嗎,難免有意見不和的,但是縣長和書記的大步調還是一致的,李縣長的目的是將湯山縣的經濟發展起來,郭書記同樣也是如此,只要是對湯山縣發展有益的,我相信郭書記必然不會因為一些個人原因而做出什麼有損城市發展的事情來。」

李長安見姚澤說話既不偏袒自己,也不偏袒郭守義,說話中規中矩滴水不漏,頓時心裡就有些失落,姚澤現在可謂是他唯一能夠拉攏的戰友,如果姚澤也被郭守義給拉攏過去,那麼李長安可以想象,未來被架空的日子有多悲催。

被調來湯山縣后,李長安是清晰的感受到了郭守義的專政,任何事情都得他來把關,這讓他這個縣長感覺極其窩囊,心裡也暗自有些氣憤,卻也無可奈何。

李長安心裡清楚姚澤現在肯定是不會那麼明確的就表態幫襯哪一邊,自己雖然有些被動,但是也不能逼的姚澤太緊,否則,將姚澤給逼到郭守義那邊去了才叫得不償失。

李長安對著姚澤笑了笑,嘆息的說道:「姚縣長說的有理啊,不過受制於人始終是件讓人鬱悶的事情,現在就先不談這些了,不過還是希望姚縣長以後多幫襯一下我,咱們共同把縣裡的經濟給搞上去。」

姚澤輕輕點頭,笑著道:「做為常務副縣長,我的職責就是輔佐李縣長,這點您放心吧1

李長安哈哈笑了笑,拍著姚澤的肩膀道:「希望咱們以後合作愉快,姚縣長你忙吧,我就不打擾你了。」

將李長安送出去后,姚澤坐回皮椅,微微蹙眉的想,看來兩人已經交上火了,李長安才來沒幾天怎麼就不懂得韜光養虛的道理呢,姚澤來湯山縣之前便做好了思想準備,肯定是不會站在郭守義那邊,原因無二,郭守義是江平市委書記張愛民的部下,而自己和沈江銘的關係擺在那裡,所以姚澤斷然是不能和郭守義走到一起的。

姚澤之所以現在沒急著跟李長安表態,是因為他還在等待一個成熟的時機,現在最聰明的做法就是站在中間,只要戰火不牽扯到自己身上,那麼和稀泥還是很有用處的。

在辦公室批示了一天的文件,下班后,姚澤徒步走到縣城的大街上,望著人來人往的茫茫人海,心裡竟然生出一絲悵然之情,想起上午看到的有關淮安鎮申請資金的報告,姚澤便拿出手機給很久沒聯繫的阮成偉撥了個電話過去,自己在卸任副鎮長的時候,讓阮成偉接手了自己的事情,那麼這個申請資金的報告應該出自他手,而阮成偉又是知道自己當初給淮安鎮小學申請過一筆資金,他現在再次重複申請,這讓姚澤開始有些為他擔憂起來,難道他準備幫學校申請修葺資金,然後從中拿學校的回扣?

不過姚澤又有些奇怪,自己到湯山縣任常務副縣長的事情,任職文件已經下發各個鄉鎮,淮安鎮政府應該都知道了才對,為什麼阮成偉沒給自己敲個電話?

電話滴滴幾聲後接通后,姚澤笑著說道:「成偉哥,最近過的可好啊?」

聽到姚澤的聲音,阮成偉在電話那頭高興的說道:「姚澤兄弟,你都好久沒聯繫哥哥了,太不厚道了。」

姚澤笑了笑,此時也沒和他敘舊的心情,便開口問道:「成偉哥,你現在在什麼地方?」

阮成偉鬱悶的嘆氣道:「自從你走之後,哥哥快被孫有才那老混蛋給欺壓死了,現在正在鄉下調研呢。」

「怪不得阮成偉沒給我電話,原來是去鄉下了,應該不知道我來湯山縣的事情。」姚澤心裡暗自想著,然後對電話中的阮成偉開口道:「成偉哥,我又調回湯山縣了。」

「啊?」阮成偉以為自己聽錯了,詫異的叫了一聲后,興奮的問道:「兄弟,你沒騙哥哥吧?」

姚澤苦笑的說道:「這事用的著騙你嗎?」

電話那頭阮成偉悻悻的笑了笑,姚澤又繼續道:「你和柳嫣嫂子過的還好嗎?」

對於柳嫣,姚澤無時無刻都在想念著,那靚麗的倩影,不染雜質的美眸,和美婦特有的溫順,讓姚澤魂牽夢繞,假如可以,姚澤多麼希望能得到柳嫣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