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二十七章誰更厲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七章誰更厲害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永遠不要再見面,也不要再聯繫1這是姚澤離開淮安鎮前,柳嫣冷漠著臉,對姚澤說的最後一句話。

姚澤心裡很後悔,酒後無德把自己最喜愛最尊敬的柳嫣嫂子給強行按倒了,這是他這麼多年來唯一一件心有遺憾的事情。

對於姚澤的問話,阮成偉微微愣了一下后,哭笑著答道:「我們到沒有什麼好不好,日子嗎,不都是平淡中慢慢渡過去,只不過……」說道這裡,阮成偉停頓下來。

姚澤就微微蹙眉的問道:「只不過什麼?」

阮成偉苦笑了笑,「兄弟,不滿你說,自從你離開淮安鎮,我接手你的事務后,孫有才個老***變的變本加厲的刁難我啊,以前你在的時候,他哪敢如此囂張1

「這次又用一個毫無相關的理由,讓我盯著太陽到鄉下調研,哎……」阮成偉鬱悶的嘆了口氣。

姚澤點上一支煙,輕輕抽了一口,站在道路旁邊有些愣神,直到一輛計程車鳴笛的聲音,將他喚醒后,他才徒步繼續漫無目的的向前方走著,而在著期間,阮成偉一直靜靜的將手機貼在耳邊,等著姚澤的下文。

姚澤輕嘆了口氣后,出聲說道:「這件事情先放到一邊吧,我會幫你想辦法,現在我想問你一個問題1

見姚澤語氣嚴肅,阮成偉心裡一緊,有些心虛的說道:「姚澤兄弟,你……你要問什麼?」

姚澤語氣淡然的道:「今天我在辦公室看到一個關於淮安鎮修葺鎮小防護欄杆的資金申請報告,是不是出自你手?」

被姚澤這麼一問,阮成偉突然才想起這茬來,頓時額頭上冷汗嘩嘩的往下流,此刻他正站在農村一個磚砌的兩層小樓的屋檐下面,一邊擦著汗,一邊在心裡叫苦不已,被姚澤這麼問起,他有不能裝作沒聽見,只好悻悻的心虛道:「姚澤兄弟,你聽我說啊,事情是這樣的,那個其實我……我……」

阮成偉想破腦袋也不知道怎麼圓這個慌,誰會想到這個時候姚澤突然調了回來,當初姚澤申請的那筆款項是出自何縣長的手,現在何縣長和姚澤都不在了,所以阮成偉存有僥倖的心理,沒想到的是,姚澤這個當事人又回來了,而且剛好接手了這件事情。

見阮成偉說話,結結巴巴,怎麼解釋都解釋不清楚,姚澤心理大概有底了,於是正色的說道:「成偉哥,我們之間還有藏著掖著,我希望你再沒犯錯誤之前能夠如實相告,否則以後後果會很嚴重的。」

阮成偉聽了姚澤的話,拉攏著腦袋,低聲道:「好吧,姚澤兄弟,哥承認,這件事情的確是我辦的,我一時有些貪心,所以就……」

姚澤打斷了阮成偉的話,嚴肅的說道:「這件事情我幫你壓下去,就當沒看見過,那個申請資金的報告我也會銷毀,以後這種事情不要再做了,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值得嗎?」

「哎1阮成偉幽幽嘆了口氣,望著日落的夕陽,眯著眼睛臉上有些難看的說道:「姚澤兄弟,這次謝謝你了,我差點就範了大錯誤,如果被查出來,我以前的努力就付之東流了,每次都讓你給我擦屁股,做哥的真是羞愧埃」

聽阮成偉這麼說,姚澤又感覺自己對阮成偉有些愧疚,畢竟柳嫣被自己……

姚澤語氣溫和了許多,輕聲說道:「成偉哥,人總是會犯錯誤的嗎,只要及時醒悟還是好同志,對了,有時間了到縣裡來,咱們哥兩個喝上幾杯。」

「誒1阮成偉輕輕答應一聲,感激的說道:「過幾天調研回來了我就去縣裡,到時候成偉哥請你喝酒。」

「成1姚澤咧嘴笑了笑,然後頓了一下,表情有些不自然的道:「成偉哥,好久沒見到嫂子了,幫我問聲好啊1

阮成偉笑著說道:「你怎麼不自己打給你嫂子?怎麼你們之間鬧矛盾了,每次我和她提起你,她也是悶不做聲1

聽阮成偉這麼說,姚澤心裡一突,怕阮成偉看出端倪,姚澤趕緊解釋道:「沒有鬧矛盾,只是打電話了,不知道和嫂子說什麼,你幫我帶問聲好就行了,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就先不聊了。」

阮成偉笑著答應一聲,掛斷電話后,他悶悶的抽了一根煙后,拿著手裡的草帽帶著頭上,然後朝著鄉間小路走去。

他皺著眉頭一陣思索后,從褲子口袋裡掏出手機,翻出一個號碼撥了過去,電話滴滴響了兩聲后,一個嬌媚甜膩的聲音響起:「成偉,是不是想我了1

阮成偉嘴唇蠕動一下,鬱悶的道:「劉爽,事情辦砸了1

此時被喊做劉爽的女子,**著身子躺在床上,在他旁邊睡著一個年過五十的男人,那男人笑眯眯的朝劉爽碩大的奶.子上揉捏兩把,劉爽呼吸急促起來,趕緊捂著電話,對男人道:「景明,別亂動,阮成偉那傢伙正個我打電話呢。」

鎮小校長陳景明眯著眼笑了笑,不再亂來,這時,劉爽調整好呼吸后,才有對著電話媚意十足的說道:「成偉,什麼事情辦砸了啊?」

阮成偉幽幽嘆了口氣,出聲道:「你讓我幫學校申請的那筆資金的事情,被上面的領導發現問題了,所以這件事情泡湯了1

「啊?」劉爽聽了阮成偉的話,頓時怪叫一聲,心虛的問道:「成偉,上面的領導有沒有調查此事,不會牽扯到我吧?」

阮成偉笑了笑,「這到不會,那領導是我一哥們,最近才調回縣裡,他已經將此事壓下去了,不過,這件申請資金的事情也算是泡湯了。」

劉爽看了旁邊的陳景民一眼,見陳景明露出詢問的目光,她搖了搖頭,然後繼續對電話里的阮成偉道:「辦砸了也沒辦法,只要人不出事就行,剛才真是嚇了我一大跳。」

「嗯,幸虧這次是我哥們發現,否則後果真是不堪設想,下次這種事情不能再做了。」阮成偉笑了笑,一臉曖昧的問道:「爽兒,想我了吧?」

劉爽看了看陳景民,尷尬的道:「想,當然想1

「過幾天從鄉下回來了,我去找你,到時候咱們在玩一次制服誘惑……」阮成偉想起每次和劉爽瘋狂的做ai,心裡火熱,下身不由得微微抬起頭顱來。

劉爽捂嘴咯咯笑了笑,媚聲道:「死鬼,竟想著做不要臉的事情。」

「那你願不願意1阮成偉摸了摸自己半硬的玩意,心裡痒痒的問道。

「哼,看你表現咯1劉爽玩弄著手指,慵懶的笑著道。

「表現,什麼表現,你說的床上表現嗎?你知道的,我一直很厲害1阮成偉一臉調笑的說道。

「去去去,每次說的很英勇……呀……」劉爽話還沒說話,就被一旁,聽的不耐煩的陳景民襲擊了下面最敏感的地帶。

聽到這媚意的低叫,阮成偉蹙著眉頭問道:「你怎麼呢?」

劉爽趕緊瞪著眼睛拍開劉景明不老實的手,然後笑著輕聲道:「剛才踩到一個蟑螂,嚇死人家了。」

阮成偉眉頭鬆弛下來,笑著道:「一個蟑螂而已,怕什麼埃」

劉爽悻悻笑了笑,「女孩子都怕蟑螂嘛,喲,對了,成偉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呢,先不聊了。」說完,劉爽急急忙忙掛斷了電話。

「死鬼,鬧什麼鬧啊,被阮成偉發現怎麼辦1劉爽嬌嗔的在陳景明胸口上輕輕拍了一下,媚聲說道。

陳景明笑眯眯的道:「發現就發現了唄,我見不得你在我面前和別的男人打情罵俏,對了,剛才阮成偉說什麼事情搞砸了」

劉爽扯著被子蓋住自己雪白的乳.房,然後輕聲說道:「申請資金的事情砸了。」

陳景明趕緊坐了起來,瞪著眼睛問道:「怎麼砸了,不會有事吧?」

劉爽笑著道:「誰知道他這傻子怎麼辦砸了,他說了。這是沒被別人發現,就他一個在縣裡當官的兄弟知道,已經將此事壓下去了。」

「縣裡當官的兄弟?」陳景明皺著眉頭想了想,怎麼也想不出阮成偉在縣裡有什麼關係,「他說沒說他兄弟是誰?」陳景明又對劉爽問道。

劉爽搖了搖頭,「剛才沒來得及問,你一直搗亂,我怎麼問的過來1

「管他是誰呢1陳景明笑了笑,臉上露出一臉淫.穢,「剛才那小子是不是問你,他床上功夫厲不厲害?」

劉爽捂嘴咯咯笑了起來,「怎麼,你想和他比比?」

陳景明一把掀開被子,望著劉爽白嫩苗條的身子,以及糾纏在一起的漂亮美腿,暗自哽咽一下喉嚨后,豪氣的笑著道:「比就比,我可是老而彌堅!這一點你可是知道的。」說完,他揉著劉爽兩座玉,峰,然後將她的雙腿架到自己肩膀上,對準了位置,握著自己的下身,一點點的硬擠了進去。

兩人同時舒服的大口喘著氣,劉爽咬著紅唇,眼神迷離的道:「快點,速度快點1

陳景明邊賣力的運動,邊望著劉爽的臉,驕傲的問道:「是我厲害還是阮成偉厲害?1

被陳景明乾的直哆嗦,劉爽一把抱住陳景明的脖子,嬌呼的喊道:「你厲害,好爽,乾死我啦!

「哈哈,我今天就成全你,干.死你這小**1陳景明雙手握著劉爽的長腿,拚老命的加快了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