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二十八章婚姻的隱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八章婚姻的隱患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今天非常感謝『愛美婦的宅男』捧場本書的第一個貢士,還有『樂』和『吉拉迪諾』秀才的捧場,為答謝三位讀者朋友,痞子明天爆發一下,保底五更,對於沒要存稿的廢柴,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希望讀者朋友能夠一如既往的支持痞子,紅票、月票、捧場,都砸過來吧,這是痞子第一次拚老命的爆發哦)

阮成偉永遠不會想到,那個平日骨子裡雖然幽媚了點,但在他面前溫順乖巧的女人,此時正躺在一個老男人身下,花枝亂顫的嬌呼著,承歡著,一個年輕貌美,一個行將朽木,兩個赤裸的身體抱在一起,構成了一個怎麼樣不和諧的畫面,最可笑的是,那老男人床上功夫本來就不行,女人還要裝的很舒服一般,這就讓人感覺這個女人實在是可悲到了極點。

巫山雲雨一番后,陳景民半靠在床邊抽煙,劉爽便依偎在他懷裡,手指在他胸口處不停的畫著圈圈,沉默半響后,劉爽幽幽抬頭,帶著輕笑的問道:「景民,我副主任的事情什麼時候兌現啊?」

陳景民笑了笑,輕輕拍著她光潔的後背,溫和的說道:「寶貝,別著急,再等等,這個事情絕對會幫你辦下來,只不過現在運作起來有些不是時候。」見劉爽一臉不高興,陳景民趕緊又說:「你放心,等那老主任退下去了,我馬上就提你上去,家人都快退休了,你總不能讓我現在趕人家下去吧?1

劉爽想想也是,就撇著嘴點頭,眯著眼說道:「「說好了啊,如果到時候說話不算數,我就嚓掉你的那個玩意1

陳景民悻悻的笑了笑,將煙蒂塞進煙灰缸,然後在她胸上捏了一把,得意的道:「你捨得嚓掉我的寶貝?」

劉爽在心裡罵陳景民噁心,臉上卻不表現出來,為了副主任的位置,她忍氣吞聲的討陳景民歡心,見陳景民一臉猥瑣的笑意,劉爽嬌媚的將手塞進被子里,讓后朝著陳景民下身摸去,陳景民被劉爽小手一折騰,頓時哆嗦了一下,趕緊擺手道:「別,別來了,年紀大了,不能這麼折騰,今天就算了吧1

劉爽巴不得他說算了,於是就笑眯眯的縮回手,然後光著身子起身,朝著洗手間清洗身子去了。

姚澤漫無目的得在大街上逛了一圈后,太陽落山,華燈初上,姚澤找到一家小飯館坐了下去,點了兩個炒菜,然後要了一瓶啤酒獨自喝了起來,一杯啤酒下肚,姚澤感覺陰霾的心情舒暢了許多,剛把酒倒是,兜里的手機滴滴響了起來,姚澤摸出手機,漫不經心的接通道:「誰啊?」

電話那頭,白燕妮聲音清脆優柔的笑著道:「我就這麼不著你待見,打個電話這麼不耐煩。」

姚澤一聽是白燕妮,頓時就悻悻的笑著道:「燕妮姐,不好意思,剛才沒看清號碼,不知道是你呢。」

白燕妮笑了笑,出聲問道:「在幹嘛呢?」

姚澤抿了口酒,苦笑的說道:「在小酒館喝酒呢1

「一個人?」

「嗯1姚澤輕聲回應,白燕妮就問道:「在什麼地方,我去找你1

「你這是打算過來陪我喝酒嘛?」

「是啊,昨天你陪我,今天我陪你,不行么?」白燕妮身穿警察制服,邁著小碎步走出警察局,手裡拿著手機,笑眯眯的對電話里的姚澤說道。

這時,警察局一個年輕的小警察跑了出來,臉上低著羞澀之意的對打電話的白燕妮心虛的道:「白姐,去什麼地方我送你吧,這幾天剛買了車1

白燕妮和姚澤說了聲等一下,然後捂著電話,對眼前的年輕警察說道:「小陳,車子都提回來了,你這速度可真夠快呢,開始聽小王他們說你要買車子,我還以為是開玩笑呢。」

姓陳的警官撓了撓頭,憨厚的笑著道:「我這也是興起就買了一輛,以後上下班方便一些,白姐,你要去什麼地方,我送你把,剛好也感受一下我的新車1

白燕妮這會兒要趕著去見姚澤,當然不方便讓小陳警官送,又怕傷了他的自尊,白燕妮就笑眯眯的輕聲道:「小陳啊,謝謝你的美意,今天我有些私事要去辦,不方便坐你的車子,改天吧,改天讓我試試你這車子。」白燕妮抿嘴笑了笑,漂亮的眼眸中清澈如一汪剔透的泉水一般。

這如春風拂面的溫和笑容,讓小陳心裡咚咚跳的厲害,他不敢直視白燕妮的眼眸,微微低頭,有些失落的笑了笑后,出聲道:「好吧,下次白姐可一定要試試我的車子。」

白燕妮笑著答應一聲,說了聲再見后,便轉身,拿起電話再次和姚澤聊了起來。

望著白燕妮英姿颯爽的倩影,小陳輕聲嘀咕道:「白姐,你知不知道上警官學校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你了,那時候你比我大兩屆,在警官學校是那麼的優異、漂亮,我就如著了魔一般的愛上你,為了你,我放棄了進入省局的資格,跑到湯山縣來,為的就是能得到你的芳心,可是為什麼你這麼早就結婚,連最後一點希望都不給我1小陳臉上出現一絲痛苦之色,望著白燕妮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他表情毅然的道:「不能得到你,就讓我默默的守護你吧,白姐,希望你能過的幸福1

……

告訴白燕妮地址后,姚澤見這裡人來人往,人多眼雜,於是就向服務員要了個小包廂,又重新點了些菜,慢慢喝酒等白燕妮過來。

白燕妮走到路邊伸出手,招來一輛出租后坐了進去,打電話給陳祥瑞,陳祥瑞說晚上有應酬,可能回來的晚或者不回來了,這段時間陳祥瑞經常夜不歸宿,這讓白燕妮想不懷疑他都不行,「怎麼又不會來,祥瑞,天天都應酬些什麼啊,應酬的家都不會了。」白燕妮不悅的問道。

陳祥瑞此時正走到一個小區的樓梯道,聽白燕妮這麼說,他停下腳步,語氣溫和的說道:「這不是沒辦法嗎,郭書記最近比較忙,應酬不過來,我作為縣委辦公室主任,這些應酬理因為他分擔,燕妮你就體諒一下我吧,我不容易啊1

白燕妮輕輕嘆了口氣,「好吧,晚上少喝點就,能回來盡量回來。」不帶陳祥瑞說話,白燕妮就將電話給掛斷了,臉上露出深深的憂鬱之色來。

陳祥瑞有些愧疚的收回手機,然後在樓梯道皺著眉頭抽了只悶煙,將煙蒂扔在地上碾滅之後,他嘆了口氣,夾著公文包朝著樓上走去。

『咚咚咚』的敲了幾聲房門,不多時房門被打開,一個衣著性感年輕貌美的女子含笑的倚靠在門口,望著陳祥瑞,嬌滴滴的媚聲說道:「祥瑞,我可等到你啦……」官場之財色誘人

———————————————————————————————

第二百二十八章婚姻的隱患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