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三十章白燕妮的心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章白燕妮的心結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白燕妮按照姚澤說的地址找到那家小酒店后,推開玻璃門走了進去,在服務員的帶領下,白燕妮到了二樓的小包間,見包間門半掩著,就直接推開包廂的房門,瞧見姚澤一個人坐在那裡喝悶酒,在他旁邊已經放了好幾個空啤酒瓶。

「喲,你這是借酒消愁嗎?」白燕妮輕輕一笑,倚靠在門口,笑眯眯的望著姚澤。

瞧見白燕妮穿著一身合體的警服,姚澤眼前一亮,她上身一件墨綠色的襯衣被束於下身的直筒裙中,襯衣緊緊的貼在身上,顯露出那高高挺起的胸部,黑色的直筒裙,裙擺齊膝,露出那包裹著超薄肉色絲襪的渾圓小腿,臀部挺翹而曲線優美,一雙亮的女士黑色皮鞋被她踩著腳下別有一番韻味。

「燕妮姐,你穿警服真漂亮1姚澤將白燕妮上下打量一番后,不由得舉起大拇指由衷的讚歎道。

白燕妮笑眯眯的走到姚澤身邊,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輕聲道:「你才發現么?」說著話,她給自己打開一瓶啤酒,倒進杯中后,一口下去一半,「真舒服1

「你這又是什麼意思,也是借酒消愁?」姚澤見白燕妮臉上雖然帶著一絲笑意,但是那愁眉苦臉的表情還是無遺的展現出來,便出聲問道。

「哎,算是吧1白燕妮幽幽嘆了口氣,將另半杯啤酒也給喝了下去,然後再次倒滿,扭頭看向姚澤,撇嘴道:「看我幹嗎,你也喝啊1

姚澤苦笑著端起杯子抿了口酒後,沒好氣的道:「看來你不是專門來陪我喝酒的,和我吧,有什麼心事?」

白燕妮夾了口菜放進嘴裡嚼了嚼,而後拂了拂額頭的劉海,幽聲道:「也沒多大個事,就不說出來丟人了。」

姚澤輕輕瞥了白燕妮一眼,試探的問道:「是不是和陳大哥吵架了?」

白燕妮剛剛端起杯子,聽到姚澤的問話,她愣了一下,而後一口將滿杯啤酒全部灌了下去,酒氣太足嗆的她輕輕咳嗽幾聲后,才幽幽嘆氣的說道:「沒有吵架,不過感覺比吵架更難受。」

「到底什麼事情,給我講講吧,自己憋著多難受!說出來我也可以幫你分擔一下不是。」

白燕妮放下手中的筷子,朝著姚澤臉上打量兩眼后,嬌俏的輕聲道:「沒看出來,你這個人還挺八卦呢,縣長大人可不能操心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情,會被別人嚼舌根的。」

姚澤哭笑不得的瞪了白燕妮一眼,沒好氣的出聲說道:「燕妮姐,我這可不是什麼八卦,只是關心一下你,怎麼從你嘴巴里說出來,我倒像那些沒事湊在一起閑聊的大媽了。」

白燕妮笑了笑,美眸中竟是狡黠之意,她嬌艷欲滴的紅唇微微張開,抿了口酒後,饒有興緻的望著姚澤,挑眉說道:「你關心我幹嘛,我既不是你姐,也不是你女朋友,關心得著嘛?」

「成,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就走了!反正我們也沒什麼關係1姚澤說著話,起身便要走,白燕妮放下酒杯,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將他拽回了凳子上坐著,然後悻悻的輕聲道:「你這臭小子,開個玩笑都當真,真是夠小氣的。」

「臭小子?1姚澤瞪大了眼睛,「你敢說我常務副縣長是臭小子,燕妮姐,是不是太囂張了點?小心我讓你坐冷板凳。」

白燕妮捂嘴咯咯笑了起來,直笑得花枝招展,媚意萬千,半響她才停下了笑,見姚澤一直望著自己,白燕妮有些羞意的瞪了姚澤一眼,然後才輕吁了口氣,對姚澤道:「小澤,可以問你個問題嗎?」

「問吧,有問題就不該憋在心裡。」姚澤一臉輕描淡寫,端起杯子喝了口酒後,拿起旁邊乾淨的碗,盛了一碗雞湯後放在白燕妮身邊,白燕妮笑著感謝一聲后,幽幽嘆氣道:「小澤,你說,假如一個結了婚的男人一個月有七八天時間晚上不回家,這是不是證明在外面有人了?」

姚澤喝了口湯,聽白燕妮這麼說,他微微一愣,詫異的扭頭說道:「你是說陳主任一個月內七八晚上不在家?」

白燕妮咬了咬唇,一臉憂鬱的點頭,姚澤見了就尷尬的笑了笑,開解的說道:「是不是陳主任這個月太忙,一直在加班,政府有時候是這樣,要麼很清閑,要麼忙起來又忙的厲害,可能是你誤會陳主任了吧。」姚澤懂得勸和不勸離的道理,於是安慰的對白燕妮說道:「燕妮姐,別想那麼多,這樣你會很累的,端正自己的心態,捕風捉影的事情就不要胡亂猜測了,既然是夫妻就應該彼此信任才對嘛。」

白燕妮苦惱的道:「我也想信任他,本來他經常夜不歸宿我已經開始懷疑他了,但是昨天我又發現他竟然又買了一個手機換了個新號碼,而且偷偷摸摸的用那個新手機不知道在給誰發簡訊,你說,他這些表現,我能不懷疑嗎,而且我可以斷定他肯定在外面有女人了,經常晚上……晚上回來躺在床上就倒頭大睡,根本不理我,你說他……」說道這裡,白燕妮羞紅了臉,一時之間感覺又羞又惱。

聽白燕妮這麼敘述,姚澤心裡也可以肯定,陳祥瑞可能真在外面有外遇了,望著眼前白燕妮嬌俏漂亮的臉蛋,姚澤微微嘆息,心想,「這麼漂亮有個性的女人,陳祥瑞為什麼就不懂得珍惜呢?」

姚澤也不知道再怎麼勸說白燕妮,畢竟如果陳祥瑞真在外面有人了,自己還勸白燕妮說陳祥瑞的好話,以後他們之間鬧的不可開交了,白燕妮肯定會怪自己當初在裡面勸和,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姚澤是不願意做的。

「燕妮姐,這種事情我只能當個聽眾,我是沒有權利去干涉你家裡的事情,所以,還得你自己去面對,只是希望你不要過的太壓抑、痛苦,以後有什麼事情都可以給我打電話,我會替你分擔憂愁的。」

白燕妮輕輕點頭,紅著眼眶柔聲道:「謝謝你,小澤,把心裡憋著的話說出來,現在舒服多了,來,咱繼續喝酒1

姚澤端起杯子和白燕妮輕輕碰了一下,見白燕妮仰頭又是一口將滿滿一杯啤酒喝完,就幽幽嘆了口氣,也是一口喝盡!

……官場之財色誘人

———————————————————————————————

正文第二百三十章白燕妮的心結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