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三十三章街道與風情(五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三章街道與風情(五更)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陸仁賈就如同一隻餓虎一般,朝著沙發上扭動腰身一臉苦楚的王經理身上壓了下去。

朝著王經理雪白的脖間一陣親吻后,陸仁賈雙手捧住王經理的腦袋,不讓她晃動,然後張開嘴巴,朝著她殷紅的嘴唇上啄了過去。

「嗚嗚……」王經理緊緊閉著眼睛,抿著嘴巴,不讓陸仁賈的舌頭伸進去。

陸仁賈就喜歡女人反抗,越是反抗他越加的興奮,他嘴巴不停的親吻著王經理性感的嘴唇,手上也沒閑著,動作粗魯的沿著王經理旗袍下的裙擺,探進了她最私密的地方,在她最私密的地方一陣亂摸起來。

王經理嬌呼一聲,感受到下身陣陣酥麻的刺激,她嘴巴不由的張了開來,呼吸有些急促起來,陸仁賈瞅著這個機會,一下子將舌頭鑽了進去,逮著她的丁香小舌,拚命的吸.允起來。

兩個人的舌頭一下子攪拌在一起,一陣索取之後,陸仁賈感受到王經理下身已經濕漉漉的,於是喘著粗氣的一把將王經理的旗袍這扯了下去,露出被紫色蕾絲裹胸包裹著的白嫩.乳溝,陸仁賈瞪大眼睛的望著這深邃的事業線,喉嚨不停的哽咽起來,他伸手想去摘到李經理的裹胸,卻被李經理伸手攔祝

陸仁賈畢竟是個男人,力氣要比王經理大的多,他伸手一把將王經理不停往他身上拍打的小手牢牢固定住,接著淫.穢笑著用另一隻手將她的紫色裹胸向上一推,兩隻巨大的白兔脫困,顫顫巍巍的彈跳出來,王經理嗚咽一聲,想要用手去遮擋自己的胸部,奈何陸仁賈的力氣太大,她的兩隻手被陸仁賈的大手牢牢捏在一起,動彈不得,只要靠著下身不停的扭動,想要擺脫陸仁賈的侵犯。

陸仁賈張開.雙腿坐在了王經理的身上,壓住她的雙腿,不讓她亂動,接著極其嚮往的將頭朝著那顫顫巍巍的存在中埋了進去,不停的親吻、把玩,揉捏成各種形狀來……

對著那一隻大手都無法完全捏住的巨峰把玩一番后,感覺下面脹痛的厲害,陸仁賈急不可耐的脫掉褲子,然後伸手迅速扯掉王經理的內褲,在她表情痛苦的嬌呼聲中,陸仁賈握著自己的玩意,抵在她的私密.處一陣摩擦后,挺身衝刺進去……

呀!

一聲尖叫過後,包廂中傳出一陣啪啪啪的曖昧聲響來,不多時王經理媚意連連的哼唧起來……

……

姚澤和白燕妮這邊喝的酣然大醉,包間桌子上擺滿了空酒瓶子,「姚澤,你說姐……姐長的……長的美嗎?」白燕妮喝的臉龐通紅,無力的趴在桌子上,吐詞不清的對姚澤問道。

姚澤也是喝的頭暈眼花,聽白燕妮如此問,他眯著醉眼,打量了白燕妮漂亮的臉蛋幾眼,笑眯眯的舉手大拇指,憨笑的道:「美,燕妮姐絕對是個大美人1

白燕妮高興的咯咯笑了起來,露出一嘴潔白的牙齒,媚眼迷離,半響她才停下笑,嘆了口氣后,幽幽的問道:「既然你把我說的這麼漂亮,那瑞祥為什麼還在外面找女人?你不會故意逗我開心,說我漂亮吧?」

「那有的事1姚澤醉眼望著白燕妮,見她漂亮的臉蛋此時變的紅撲撲,覺得甚是可愛,哪有以前英姿颯爽的潑辣女警氣息,心裡頓時有些痒痒了,他訕訕的笑了笑,望著白燕妮輕聲道:「燕妮姐,就你這漂亮的臉蛋,哪個男人看了不想犯罪?1

「去去去1白燕妮眯著眼,一臉的開心,她媚眼瞪著姚澤,笑眯眯的道:「姐可是警察,你敢犯罪我就切了你1

姚澤臉上一窘,悻悻的笑了笑,說道:「自己能站起來么?」

白燕妮擺手道:「沒問題1她扶著桌子艱難的站了起來,然後將挎包背在肩上,笑眯眯的道:「咱走吧。」說完,一步三晃的朝著包間外面走了出去。

姚澤生怕她一不小心從二樓樓梯摔下去,於是趕緊拿著自己的皮包,跟在她身後,扶著她的胳膊朝著樓下走去。

結完帳,兩人相互扶著走出小酒店,一陣清風拂面,白燕妮推開姚澤,展開雙臂,揚著腦袋,閉上眼睛大聲叫了出來:「好舒服啊,好久沒有這麼放鬆了。」喊完,她扭頭看了姚澤一眼,笑眯眯的道:「謝謝你,說好了今天我陪你的,沒想到最後又成了你陪我1

姚澤眯眼笑著道:「沒事,能陪美女警官喝酒是我的榮幸1

白燕妮呵呵笑著道:「以前倒沒發現你嘴這麼甜,第一次見你的時候,你知道嗎,我對你影響很差呢,那時候我們見面就和仇人一般,現在想想倒是有趣1

姚澤一臉回憶般的點頭道:「是啊,那時候你可厲害了,搶過我的車位,還趁我喝醉了給過我一巴掌1

白燕妮想起以前的情節便忍不住捂嘴咯咯笑了起來,想到那次姚澤喝醉了,不小心走到女廁所,拍了自己臀部一下,心裡有覺得有些羞意。

姚澤見白燕妮笑的開心,頓時也是來了興趣,就故作狠裝的道:「還敢笑,那時候把我整慘了,今天必須得報復回來。」說著話,姚澤舉起拳頭,氣勢洶洶的撲了上去。

白燕妮見狀,停下了笑,嬌呼一聲,趕緊踏著高跟鞋『咯咯』扭動小蠻腰朝前跑,姚澤在後面惡狠狠的叫囂道:「看你往哪裡跑1

一個在前跑,一個在後追,一個穿著警服,一個如同流氓,這滑稽的場面在縣城一條不算繁華的街道上上演,幸虧天色已晚,沒有多少人逛街,否則,肯定會惹人非議不可,還有就是姚澤和白燕妮今天確實喝的有些多了,所以才會如此放縱,若是放在平時,這種事情又怎麼可能發生。

追了一陣子,白燕妮跑的上氣不接下氣,停了下來,躬腰不停的喘氣,嘴裡小聲嘀咕道:「不跑了,不跑了,累死我啦。」

見白燕妮撅著翹臀,不停的喘氣,姚澤放慢了腳步,一臉壞笑的道:「跑,叫你還跑啊,看老衲今天怎麼收拾你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