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三十九章『被』外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九章『被』外遇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蘇小梅回家后,瞧見客廳的燈光還亮著,見自己丈夫沒有看電視也沒有看報紙,就那樣靜靜的坐在沙發上什麼也不幹,低著頭沉默的抽著煙,表情看起來極其嚴肅。

蘇小梅將房門輕輕帶上,然後走到他身邊輕聲問道:「自強,怎麼還沒休息?」

王自強冷著臉,一臉氣勢洶洶模樣的質問道:「我睡的著嘛,你為什麼回來這麼晚,老實告訴我,外面是不是有人了,如果真有人了,你告訴我一聲,我不拖累你,不用這麼虛偽的一邊說愛我一邊和別的男人鬼混,這綠帽子我他媽戴不起。」

聽王自強如此傷人的話語,蘇小梅心裡一痛,強忍著不讓眼淚滑落出來,她還是忍氣吞聲的說道:「自強,你說什麼呢,怎麼會突然覺得我在外面有人,我每天忙著招待所里的事情,累的快趴下了,就算你不理解我,也總不能懷疑我埃」

「忙?你能忙什麼,難道招待所就沒有工作人員了,什麼事情都得你來做,你說你累趴了,我看你他媽是累趴在別的男人床上了吧。」王自強恨聲罵道。

蘇小梅表情一滯,沒想到王自強會說出這種話來,頓時有些慍怒的道:「自強,你怎麼這麼話說,我……」

「滾!我他媽不想聽到你的聲音。」王自強氣憤的一下子將茶几上的茶杯給掀翻在地,『』的一聲響起,玻璃茶杯摔的碎裂,茶水濺落的到處都是。

蘇小梅被王自強的舉動嚇了一跳,趕緊躲的遠了些,臉上緊張的道:「你別衝動好嗎,這樣對你的病情不好,你如果說我有出軌行為,你指出來,我們可以當面對峙,發悶氣有什麼用。」

王自強恨聲道:「對峙,還有什麼好對峙的,現在外面的人都在傳言,說你把領導伺候的好,才來在招待所做這麼久,無風不起浪,你敢說你和縣政府的一些官員們沒關係,你瞧瞧你,穿成什麼樣子了,裙子穿的這麼短,你給誰看呢?」王自強氣憤的指著蘇小梅性感短裙,「穿這麼暴露,難道不是為了勾引男人?1

因為王自強傷人的話,蘇小梅氣憤的胸口上下氣憤的厲害,她表情不再想剛才那般溫柔,臉上變的很冷起來,「王自強,你有沒有良心,你摸著你的胸口說說看,你病了的這幾年來,不去工作,是不是我養著你,天天伺候著你,我每天在外面忙的暈頭轉向,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我們這個家,你不支持我也就算了,還拖我的後退和我吵架,你說你是不是個男人,我當初真是瞎了眼,怎麼會看上你這麼個小心眼的男人。」

王自強聽蘇小梅這麼說,不僅不怒,反而仰頭哈哈大笑了起來,半響他才聽下笑,冷眼望著蘇小梅說道:「露出你的狐狸尾巴了?我就知道,你一直看不起我,嫌我是你的負擔、累贅,今天終於親口承認了,可以啊,你如果覺得別的男人好,大可以跟別的男人走,只要你說離婚,老子絕對不會說半個不字,你這女人,老子早就受夠了1

「是嗎,好,很好1蘇小梅眼淚嘩嘩的流了出來,目光寒冷的看著王自強,咬牙切齒的道:「你別後悔。」說完,她扭頭別走,的一聲將房門重重帶上了。

蘇小梅剛走出房門,王自強低頭,如小孩子般嚎啕出聲來。

夜晚,風有些涼,蘇小梅漫步於縣城街道,心裡說不出起凄涼,自己辛辛苦苦的打拚,在外面受了委屈也肚子忍受,從來不再王自強面前抱怨,沒到他不但不理解自己,反而出言侮辱,這讓蘇小梅覺得心裡很傷心,對王自強更多的失望。

自從三年前,王自強得了心肌梗塞病之後,便沒有再去上班,一直呆在家裡,靠著蘇小梅養活,蘇小梅白天要去招待所忙前忙后,晚上回了家還得給王自強做飯吃,這些勞累她都能忍下來,既然嫁給了王自強,那麼蘇小梅覺得有義務照顧好王自強,但是前提是王自強能夠理解自己,關心自己。

今天的事情,讓蘇小梅覺得極其委屈,在外被領導騷擾,在家還要被王自強懷疑,此刻她覺得自己活著太累,心裡負擔也太大,感覺整個人生彷彿失去了意義。

一陣涼風吹過,蘇小梅身子哆嗦了一下,瞧見不遠處一家酒吧,便情不自禁的朝酒吧方向走去。

「嗨,美女,要不要賞個臉,一起進去喝兩杯?」剛走到酒吧門口,一個長相斯文,衣著合體的男人臉上露出溫和笑容的攔住蘇小梅,很紳士般的詢問道。

蘇小梅此時心情煩悶看都沒看那男人一眼,直徑朝著酒吧裡面走去。

男人見蘇小梅沒有理會自己,頓時覺得臉上無光,臉上微微難看后,再次煥發笑容的跟在蘇小梅身邊,腆著臉問道:「美女,你是一個人來酒吧嗎?要喝酒我可以配你的,等一下酒費我來出。」

蘇小梅停下腳步,冷眼看著眼前的男人,厭潰骸骯隹,別來煩我!你以為我自己喝不起酒?」

見蘇小梅對自己這般態度,養尊處優慣了的男子感覺極其氣憤,臉上立馬就變的難看起來,「你這小**讓誰滾呢?跟他媽誰裝純,穿的這副模樣,別說你不是出來做的,給老子開個價,只要你敢開口老子就出的起,今天非睡你了這小**不可。」

今天晚上,已經是第三個人因為自己的衣服而說事,此刻蘇小梅聽見男人污言穢語的話,頓時寒著臉,甩手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聲清脆響聲,蘇小梅那漂亮的巴掌,一下子扇在了男子的臉上,映出一個紅紅的印記來,他不可思議的瞪著蘇小梅,見蘇小梅理都沒理會自己,直徑朝裡面走去,男子的目光頓時變的陰毒起來。

「你這該死的小**,看老子今天整不死你。」男子陰毒的咒罵一句,沒要學潑皮無賴,上去給蘇小梅打一頓,而出濤出了手機按通一個號碼,沒過多久,電話接通,男子沉著臉,出聲說道:「三哥,喊幾個小兄弟到漢江路這邊的酒吧來,有個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