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四十章酒吧鬧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章酒吧鬧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今天晚上早早就睡下,最近事情太多,讓他感覺有些疲倦,剛躺上床眯著眼睛就要睡著的時候,床頭櫃的手機發出一陣刺耳的聲音,姚澤一個激靈,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心裡莫名的一慌,半響才回過神,見床頭櫃的手機依然頑強的想著,姚澤鬱悶的嘆了口氣,俯身拿過手機見是李美蓮打來的,想到這麼晚打電話來一定是有些急事,姚澤趕緊接通問道:「美蓮阿姨,這麼急,發生什麼事了?」

電話那頭,李美蓮聲音輕柔卻帶著焦急的語調道:「小澤,你快到酒吧來一趟,有人在這裡鬧事,再來晚點恐怕要出事了。」

姚澤聽了就趕緊問道:「具體的什麼情況?」

李美蓮急切的說道:「具體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就是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將一個女人給抓起來了,恐怕要對她不利,你趕緊過來,如果出了事情,酒吧恐怕就很難再開下去。」

「操。」姚澤一聽頓時火冒三丈,「美蓮阿姨,你別急,我這就過來看看到底哪個王八犢子找事。」說完,她掛斷了李美蓮的電話,將衣服穿好后,順手給李俊陽給撥了個電話過去。

李俊陽晚上和幾個朋友喝完酒後,回到家好不容易有興緻和自己媳婦嘿咻一次,剛剛進入狀態,想控制著持久一點,枕頭下面的手機突然響起,他嚇的一個激靈,身子一哆嗦,頓時一瀉千里,「媽的。」李俊陽煩悶的低吼一聲,伸手拿起電話就要將這個打電話的罪魁禍首給大罵一頓,「你他.媽……」

「老李,趕緊出警到酒吧來一趟,酒吧有人鬧事。」說完,不待李俊陽說話,姚澤便掛斷了電話,急急忙忙出門。

李俊陽一聽是姚澤的聲音,看了看電話號碼,苦笑一下,幸虧剛才罵姚澤的話姚澤沒聽見,否則到時候姚澤揪自己的小辮子就不好玩了。

無奈,李俊陽起身就去穿衣服,李俊陽的媳婦躺在床上,一臉不爽的出聲道:「老李,大晚上幹什麼去啊,剛才都沒幾下就完了,你成心逗弄我呢?把我弄的不上不下就不管了?」

李俊陽穿上褲子,翻著白眼道:「我能有什麼辦法,姚縣長打電話讓我出警,難道我還賴在床上,別抱怨了,明天再給你補上就是,你先睡覺吧,我可能要晚些回來。」

李俊陽的老婆鬱悶的將被子蓋住頭,輕聲在被窩嘀咕道:「這種事情還能推遲補上,真是混蛋。」

……

姚澤出了招待所,順手在街邊攔了一輛計程車直接到了酒吧門口,邁著步子走進酒吧,此時酒吧里變的有些混亂,一些人三三兩兩的慌忙朝著酒吧外面走去。

瞧見姚澤,酒吧的保安人員趕緊上前道:「姚哥,你來了,趕緊想想辦法,李經理剛才打了電話報警,縣公安局說了出警,可是到現在還沒來,你說這該怎麼辦。」

姚澤拍了拍保安的肩膀,囑咐的說道:「這事情我來處理,你把持續維持好,別讓顧客慌亂,出現踩踏現象,我進去看看。」

保安點頭,趕緊答應一聲,他不知道姚澤是什麼身份,只是隱約知道姚澤很有本事,連公安局局長都和他稱兄道弟,所以心頭的石頭也算落下了些,萬一真出了事,他這個保安隊長也脫不了干係。

姚澤邁著步子走過舞池,朝著包廂方向走去,只見一個中包周圍站了不少看熱鬧的人,姚澤擠了進去,瞧見李美蓮正在和幾個中年男人對峙。

瞧見幾個凶神惡煞的男人拽著一名漂亮女子的頭髮要向外走,李美蓮伸手攔住他們的去路,怒聲道:「你們想幹什麼,放開她。」

幾名彪形大漢瞧見李美蓮長的漂亮嫵媚,就色迷迷的朝著她身上打量,其中一個帶頭的盯著李美蓮挺拔的美胸,輕佻的說道:「小娘皮的,攔大爺的去路是不是找不痛快,趕緊閃開,否則等會大爺連你一起給收拾了。」

李美蓮毫無懼色的怒聲斥責道:「你們趕緊把她給放了,在我的地方,我不會讓你們胡來。」

帶頭的男子愣了一下,朝著李美蓮全身上下打量一番后,問道:「這酒吧是你開的?」

李美蓮板著臉點頭道:「有什麼事情好好說,你這麼蠻幹,以後我們酒吧還怎麼做生意,顧客還能相信我們嗎,請你放了這位女士,有什麼事情可以坐下來慢慢談。」

帶頭的男人雖然知道這家酒吧的老闆有些後台,但是想想剛才給自己打電話的男人在縣裡也是沒人敢得罪的,於是就硬著脖子道:「我不會為難你,我只是需要帶走這個女人,他得罪了我的一個朋友,我必須得給我朋友一個交代。」說著話,他讓小弟鬆開揪女子頭髮的手,然後一把捏住她的胳膊,惡狠狠的瞪著眼睛大聲道:「你說,是自覺的跟我們走,還是讓我使用暴力將你整個半死再拖出去,哥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你也不打聽打聽,我張老三是誰,敢不聽老子的話,老子折磨死你。」

女子被男子捏的痛呼一聲,目光不經意瞥到人群中的姚澤,頓時如同抓到救命稻草般,眼睛一亮,大聲喊道:「姚縣長,快……快救我……」

姚澤剛才看清楚女子的臉也是一愣,發現被男人抓住的女子竟然是政府招待所的蘇小梅,聽到蘇小梅的呼叫聲,姚澤沉著臉,擠開眾人,目光嚴肅的走動幾人中間,斥責的說道:「你們是幹什麼的,趕緊放開蘇經理。」

幾人瞧見又一個不怕死的站了出來英雄救美,頓時就朝著姚澤身上上下打量一番,瞧見他雖然衣服還算得體,到像個剛大學畢業的愣頭青,於是帶頭的那個彪形大漢就眯著眼道:「你小子想英雄救美,你覺得你夠格么?」

姚澤沒有理會那人的話,而是反問道:「你說蘇經理得罪你一個朋友了,敢問,你朋友叫什麼名字?」

叫張老三的男人輕蔑一笑,惡聲說道:「你他.媽滾不滾,我那朋友的名字也是你能打聽的?媽的,今天誰敢攔老子的路,老子連他一起收拾了。」

姚澤沒有理會那個張老三,但是也沒給他們讓路,只是皺眉對著蘇小梅問道:「蘇經理,發生什麼事情了,他剛才說你惹了他一個朋友,他說的那人是誰?」

蘇小梅也是一臉不解的搖頭,思索一下突然想起來剛才在酒吧門口有個男人和自己搭訕,說些侮辱自己的話,被自己扇了一耳光,想到肯定是那個男人,蘇小梅趕緊環視周圍一圈,在一個角落裡,蘇小梅瞧見剛才那個男人,正一臉陰森的望著自己,此刻有姚澤在,蘇小梅到不是很擔心自己出危險,頓時就指著被自己扇耳光的男人對姚澤道:「姚縣長,是他,肯定是他找的這些人,剛才我們在酒吧門口發生了衝突,立馬就有人來找的麻煩,一定是他1

那男人囂張管了,即便被發現他也無所謂,只是輕笑了笑,從人群中走了出來,雙手叉腰,挑釁的說道:「對,就是我找人收拾的你,你能把我怎麼樣?在這湯山縣還沒誰敢他媽動我一下,你這小**膽子倒不小,敢打老子耳光,今天不給你這小**上上課,以後老子怎麼還有面子再湯山縣混,哥幾個,甭跟他們廢話,人給我帶走1

「想走?」姚澤輕聲一笑,陰沉著臉對男子說道:「如果今天讓你就這麼在我眼皮子低下將人帶走了,我他媽也不用在湯山縣混了,今天不管你是誰,想將人從這裡帶走,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哦,是嗎?你小子口氣還挺硬,不知道等會將你打的如喪家犬你還能不能這麼嘴硬。」

「哥幾個給找小子鬆鬆皮,讓他知道英雄救美也得看是什麼人1男子輕蔑的笑了笑,便指示幾名彪形大漢收拾姚澤,李美蓮見了頓時一慌,趕緊攔在了姚澤前面,護住姚澤,然後寒著俏臉,怒聲道:「你們這些混蛋知道他是誰嗎,今天你們敢亂來,就等著進牢房吧。」

「我他媽管他是誰1張老三凶神惡煞的上前去正準備給姚澤先來上一腳,腿剛剛伸起來,人群後面猛的有人大喝一聲道:「麻痹的,給老子住手,張老三,你他.媽是不是想將牢底坐穿1

聽到這一聲大喝,張老三停下動作朝著來人望去,見是李俊陽,他臉上一下子變的蒼白,頓時嚇傻了眼,哆嗦的道:「李……李局長好1

這時候李俊陽身後的幾名警察也走了進來,李俊陽走上前去,看了姚澤一眼,輕聲問道:「姚澤兄弟,你沒事吧?」

姚澤寒著臉,沉聲道:「在來晚一點就有事了。」

李俊陽從沒見姚澤如此生氣,頓時就直接走到張老三面前,伸手便是狠狠的給他來了一耳光,啪的一聲大響,剛才還囂張不可一世的張老三臉上立馬出現一個血紅的掌印,李俊陽就這麼直接給了他一下,他卻低著頭不敢吭一聲。

喊張老三過來的那個男人瞧見情況不對,就站了出來,詢問的道:「你是縣局的李局長?」

「廢你.媽的話1李俊陽看都不看這男人,伸手就是先送上一巴掌。

男子慘呼一聲,捂著臉,氣憤的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他媽管你是誰,就算是縣長的兒子犯了事,老子照樣抽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