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四十一章夜半敲門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一章夜半敲門聲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事情越鬧越大,被李俊陽扇了耳光的囂張男當下便拿出手機,按了個號碼撥了過去,李俊陽本來要上前組織卻被姚澤給攔了下來,沉聲道:「讓他打,我倒,他有多大的能耐,能在湯山縣橫行霸道,他的依仗是誰。」

李俊陽也是沉著臉點頭,那邊,囂張男打通電話后,憤聲喊道:「爸,我在外面的酒吧被縣局的李局長給堵住了,你看現在該怎麼辦?」

電話那頭的人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囂張男皺著眉頭,一臉的憋屈卻又不敢插話,半響才說道:「我真沒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就是讓一個女人無緣無故的扇了一巴掌,所以就想著教訓教訓她,不知怎麼的把那個李局長給招來了。」

電話那頭男人又說了些什麼,囂張男鬱悶的嗯了一聲,然後將電話遞給李俊陽態度散漫的出聲說道:「李局長,陳縣長要和你說話?」

「陳縣長?」李俊陽愣了一下,問道:「是陳向陽縣長?」

「是的。」見囂張男神色變的有些得意起來,李俊陽看了姚澤一眼后,將電話接了過去,然後眯著眼態度不卑不亢的道:「陳縣長,你好啊,我是縣局的李俊陽。」

「哦,李局長你好,我是陳向陽……」

兩人一番對話,不知陳向陽說了些什麼,李俊陽微微蹙眉輕聲說道:「陳縣長,你的愛子恐怕還得去局裡接受調查,剛才如果我再來晚一點他就把姚縣長給打了,他指示幾個社會上的混子想要對姚縣長進行人身攻擊,這可不是小事埃」

陳向陽聽李俊陽一口一個姚縣長,便不由的蹙起了眉,疑惑的問道:「你說的是姚澤縣長?」

李俊陽輕輕恩了一聲,電話那頭的陳向陽就輕輕嘆了口氣道:「好的,我知道了,你把電話給姚縣長,我和他說兩句。」

「陳縣長,我是姚澤1姚澤拿過電話,貼在耳邊后帶著一絲不悅的出聲道。

「姚縣長,剛才聽李局長說你差點被犬子誤傷,真是抱歉,你沒事吧?」陳向陽此時站在書房,嘴裡和姚澤道著歉,眉頭卻是扭到了一起。

姚澤回應的說道:「我到沒事,不過李局長再來晚一點,我恐怕就被你的愛子打進醫院去了。」

陳向陽聽了姚澤的話,知道姚澤還在氣頭上,就故作生氣的將自己兒子怒罵一頓,接著輕聲笑著道:「姚縣長,愛子年紀還小,你看讓他給你道個歉,給個改過自新的機會,這次就算了,你看行嗎?」

姚澤毫不猶豫的沉聲說道:「陳縣長,這個事情我不能答應你,你沒看你兒子剛才有多囂張,彷彿湯山縣他就是土皇帝似的,還有,真正的受害者不是我,我也沒權利把他就這麼放了,這得真正的受害人點頭答應才行。」

「這……」陳向陽沒有想到姚澤口氣如此硬,竟然絲毫不給自己面子,頓時心裡氣結,想要給姚澤摔臉子,卻又知道此事是自己兒子的錯,頓時就感到有些無奈。

陳向陽也不想和姚澤爭執,便嘆了口氣,出聲說道:「那成吧,既然姚縣長都這麼說了,我也就不再說什麼,我兒子陳誠確實有些太不讓人省心了,讓他吃點虧對他也沒什麼壞處。」

姚澤嗯了一聲,沒有再接陳向陽的話,就把電話還給了陳向陽的兒子陳誠。

陳誠準備在和陳向陽說幾句,手機剛貼到耳邊便聽到了裡面的忙音。

「這就談完了?」陳誠疑惑的想。

陳誠剛才也從幾人的對話中大概的知道了姚澤的身份,瞧見姚澤雖然年紀和自己差不多卻和父親官職相仿,心裡頓時震驚不已,剛才的囂張氣焰頓時就沒了影蹤,暗自嘆息自己倒霉后,壓低了聲音,對姚澤問道:「我父親和你商量的怎麼樣?我可以走了嗎?」

姚澤冷聲一笑,「恐怕不行1

你的所作所為已經構成了犯罪,綁架、強搶婦女,這些事情都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能夠解決的,必須跟警察回局裡接受調查,你的父親也是這個意思。

「怎麼可能,我父親怎麼可能讓我去局裡接受調查1陳誠紅著眼想要反抗,但瞧見自己父親都沒辦法說服姚澤,想來姚澤的手段恐怕不必自己父親差,他頓時便泄了氣一般,望著姚澤,眼中竟是祈求之色。

姚澤將目光看向別處不予理會。

李俊陽就擺手示意跟自己來的警察將陳誠和幾名大漢給帶了出去。

人群散去后,李俊陽就對蘇小梅問道:「剛才聽姚縣長說,你是政府招待所的蘇經理吧?」

蘇小梅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亂的頭髮,苦著臉,輕輕點頭。

李俊陽就溫和的說道:「蘇經理你也跟我們一起回去一趟吧,做個筆錄,把剛才的事情和我講講。」

蘇小梅抬手看了看腕錶,就有些猶豫起來,姚澤見了就趕緊說道:「我陪你去一趟吧,你只用給李局長做個筆錄就成了,耽擱不了多少時間。」

「那好吧!謝謝姚縣長。」蘇小梅輕輕瞅了姚澤一眼,點頭答應下來。

和李美蓮交代幾聲,姚澤和李俊陽一起走出了酒吧。

將陳誠幾人扣押,蘇小梅做了簡單的筆錄之後,便和姚澤離開出警局。

在路邊攔了輛車子,姚澤就笑著對蘇小梅說道:「今天受驚了,回去了早點休息。」

蘇小梅坐在了後排位置,然後對著姚澤問道:「你不回招待所?」

姚澤笑著說道:「回去啊,你先回家,我再攔一輛車就是了。」

蘇小梅搖頭的說道:「我今天不回去了,往休息,快上來吧。」

「這樣啊1姚澤點了點頭,蘇小梅就給姚澤讓了個位置,讓他坐在自己旁邊。

坐在車中兩人各自想著心事,見蘇小梅低頭表情有些頹廢,姚澤就關心的問道:「蘇經理,還在為剛才的事情煩心?」

蘇小梅抬起頭,勉強的笑了笑,輕聲說道:「不是呢,最近事情太多,心裡有些難受。」

姚澤點上一支煙幽幽了抽了一口,然後感嘆的說道:「人生不如意十之**,何必總想一些難受的事情,開心也是一天不開心也是一天,為什麼不想些開心的事情,而且女人經常愁眉苦臉很容易變老的。」

蘇小梅苦澀的笑了笑,不知道如何開口說自己家的事情,自己在姚澤眼中只是個外人罷了,到嘴邊的訴苦話語被蘇小梅跟咽了回去,「姚縣長說的對,我現在心情好多了,今天還真要謝謝你幫忙,否則後果真不堪設想,被那些人抓了去,可真……」想到剛才那些場景,蘇小梅渾身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一陣后怕。

姚澤就笑著搖頭說小事,「不過,蘇經理,大晚上,你怎麼一個人跑到酒吧喝酒,你這麼漂亮的女人單獨進酒吧還真是有些危險。」姚澤調笑的說道。

蘇小梅勉強一笑,幽幽的說道:「心裡苦悶,沒人陪我喝酒,當然只有我一個人去了。「

「你老公呢,他為什麼沒陪你?」姚澤疑惑的問道。

蘇小梅臉色黯然的說道:「別提了,其實我就是因為和他吵架才跑了出來,一個人感覺難受,才不知覺的進了酒吧,然後發生那些倒霉的事情,哎……」蘇小梅蹙眉的輕輕嘆氣。

姚澤將車窗搖了下去,把手裡的煙蒂扔出窗外,接著安慰的說道:「別放在心上,夫妻嘛,總不是床頭吵架床尾和,我覺得啊,你們女同志肚量應該放大一些,不要動不動就離家出走嘛,這麼晚了,你老公得多擔心。」

蘇小梅苦笑的搖頭,拿白皙的手指摸了摸肩頭的秀髮,輕聲嘆息的說道:「如果他能稍微關心我一下,也不至於會吵得如此厲害,姚縣長你不知道我們的情況,所以說話有失公允。」

姚澤哈哈笑了兩聲,將蘇小梅的話給揭了過去,不再提此事,雖然姚澤不知道蘇小梅和他丈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作為別人家的事情,姚澤沒那麼多閑心去過問,也不想過問,畢竟他們之間並不熟悉。

到了政府招待所,兩人相繼走進大廳,姚澤和蘇小梅打了聲招呼后,就邁著步子回了自己的房間。

蘇小梅在前台又折騰了一會兒才踏著高跟鞋,『』的朝著二樓款款走去。

姚澤回到房間后就將衣服給脫了精光,重新放水洗了個澡后躺在床上,拿出手機給王素雅打電話,煲電話粥,來湯山縣的半個月,姚澤基本上沒隔一天都會給王素雅打個電話,兩人的關係漸漸變的有些曖昧起來,雖然王素雅還是有些過不了心裡那關,但是在姚澤厚臉皮的攻勢下,王素雅也漸漸的默認姚澤的曖昧話語。

「姐,再親一下,就晚安咯。」電話尾聲,姚澤輕聲笑眯眯的對王素雅說道。

王素雅穿著白色蕾絲睡衣,慵懶的半躺在床上,俏紅著臉,輕輕一笑后,調皮般的道:「親你個大頭鬼,趕緊睡覺啦,明天還要上班呢1

嘟嘟嘟……

「那你親……」姚澤話還沒說完,電話裡面便傳來忙音,「害羞了?看來離成功越來越近了。」姚澤嘿嘿笑了笑,想著能得到王素雅,姚澤心裡就異常興奮,將電話放在了床頭,姚澤正準備關燈睡覺,這時,室的房門被輕輕敲響。

敲門聲很輕柔,彷彿帶著午夜的誘惑,姚澤如同透視眼一般的想,外面定是個嬌柔的美人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