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四十四章強硬的態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四章強硬的態度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房間中生出一股曖昧的氣息來,姚澤望著蘇小梅那雙彷彿能閃爍光芒的修長白腿,心裡蠢蠢欲動起來,尤其是她斜躺在沙發上,無意間暴露出來的裙底中那一抹可愛粉紅,更讓姚澤心血澎湃起來。

此刻的蘇小梅就如同擱淺在岸邊的美人魚一般,幽幽的躺在沙發邊上,美眸迷離中帶著醉意的苦楚,雖然喝的渾身癱軟,但是蘇小梅意識還在,望著姚澤那火辣辣的目光,她不僅沒有反感,反而咯咯的嬌笑了起來。

姚澤見自己略帶侵略性的目光被發現,頓時老臉一紅,尷尬的咳嗽一聲,出聲說道:「天色不早了,蘇經理快回去睡覺吧。」

蘇小梅挑逗似的挑了挑眉,聲音嬌柔帶著一絲媚意的說道:「姚縣長,現在這麼好的一個機會你難道願意就這麼錯過了?」蘇小梅說話的時候,漂亮的雙腿來回的扭動幾下,勾引這姚澤的眼球。

蘇小梅本來不是這樣的女人,對於男人她從來沒有主動過,更不會表現的很輕佻,不知今天怎麼的,喝多了酒後,心裡竟然有些調戲這個小縣長的衝動。

難道是想試探一下自己的魅力值到底有多大!

姚澤也不得不承認確實被那雙白的誘人的美腿給誘惑住,見蘇小梅盯著自己下身,露出異樣的表情,姚澤不由得低頭看去,見自己下身不知什麼時候舉起了高高的旗幟,將身上披著的浴巾高高的頂起,頓時感覺尷尬不已,他趕緊轉身,不讓自己不老實的地方被蘇小梅看見。

蘇小梅瞧見姚澤如同小處男般的羞澀模樣,一時沒忍住,又捂著嬌笑了起來,笑聲中充滿了歡樂。

正在此時,姚澤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突然想了起來,「這麼晚了,會是誰打來的。」姚澤走過去,拿起手機看了下號碼,見是郭守義打來的,姚澤趕緊對蘇小梅說道:「蘇經理別出聲,是郭守義打來的。」

蘇小梅聽了姚澤的話,趕緊乖乖的捂著嘴巴,不再發出笑聲。

姚澤接通電話,故意帶著睡意的語氣道:「誰啊,這麼晚了。」

電話那頭傳出郭守義歉意的聲音:「姚縣長,我是郭守義,打擾你睡覺了吧?」

姚澤聽了虛偽的笑著道:「哦,是郭書記啊,這麼晚了打電話有什麼事情要指示嗎?」

「是這樣的,今天姚縣長是不是和陳縣長的公子發生了些不愉快的事情?」郭守義直接切入主題問道。

見郭守義如此問,姚澤想到一定是陳向陽讓郭守義來當說客的,頓時就朝著蘇小梅看了一眼,蘇小梅愣愣的望著姚澤,眼神迷糊。

姚澤將目光抽回,對郭守義道:「郭書記可能是沒搞清楚啊,陳縣長的公子不是和我有誤會,而是和政府招待所的蘇經理有矛盾,今天蘇經理差點被他家公子給強行綁架了,如果不是我偶然從那裡經過,阻止了陳縣長的愛子,那麼他現在已經構成了犯罪行為。」

「哦?」郭守義疑惑一聲,「蘇經理能和陳縣長的公子有什麼矛盾?」

姚澤就將酒吧蘇小梅敘述的事情,對郭守義完完全全的講了一遍,郭守義聽完后就故作很生氣的說陳誠胡鬧,差點連姚縣長給誤傷。

旋即,他將話鋒一轉,笑眯眯的道:「姚縣長你可能有所不知,這個陳誠是陳縣長好不容易到了中年才得來的兒子,對他就如同寶貝一般,要讓他兒子進監獄比讓他自己進去都難受,所以希望你可以諒解一下陳縣長的愛子之情,這件事情大事化小得了,等陳誠出來了,我讓他擺一桌當面向你道歉。」

姚澤一臉為難的說道:「郭書記,你也知道這件事情的當事人不是我,我也做不了主,如果我私自同意將人給放了,到時候蘇經理鬧起來了,我不好交代不是。要不,郭書記有時間了和蘇經理溝通一下。」

明明知道是姚澤咬著不放人,聽姚澤這麼說,郭守義也沒有辦法,頓時心裡就有些惱怒,姚澤太囂張了,自己都開口說話了,竟然連一點面子都不給,這讓自己的威嚴擺在那裡,但是想到姚澤現在還是自己要拉攏的對象,不便於在他面前發怒,郭守義壓抑著心中的悶氣,臉上擠出笑容的說道:「這樣啊,那好吧,抽個時間我和蘇經理談談,這件事情雖然性質有些惡劣,但是畢竟大家都沒什麼實質性的損失嘛,得饒人處且饒人,誰沒個為難的時候,是吧,姚縣長。」這句話充滿了暗示的意外,姚澤又怎麼會聽不出來。

「嗯,郭書記說的極是啊,如果這事的當事人是我,我也不麻煩郭書記開口了,將陳縣長的愛子給放了,不過這件事情我的確是沒有什麼發言權的,所以也是愛莫能助埃」

郭守義輕輕點頭,一副很理解模樣的笑著道:「明白,既然事情說完了,那就不打擾姚縣長休息了。」

掛斷電話,郭守義氣憤的將手機扔在一旁,嘴裡罵道:「混蛋,敢連我的面子都不給,再過段時間,你小子還和稀泥,當牆頭草可別怪我對你下手……」

緩過氣來,想到陳向陽還再等著自己電話,郭守義感覺臉上很沒光的將電話撥了過去,那頭,陳向陽接通后,喜悅的問道:「郭書記,成了嗎?」

郭守義尷尬的咳嗽一聲,說道:「還沒有,剛才我打姚縣長的電話,了解了一下情況,這個事情的當事人不是姚縣長吧?」

陳向陽微微一愣,心想姚澤這麼強硬,連郭書記面子都不給,對於郭守義的問話,陳向陽答道:「這件事情的當事人的確不是姚縣長,好像是個無關緊要的女人,不過如果姚澤肯鬆口,一個普通百姓敢說不嘛?」

見陳向陽抓著這個讓自己尷尬的話題不放,郭守義就有些惱怒的斥責道:「老陳啊,這話可不能這麼說,普通百姓怎麼呢?普通百姓就該被當官的欺負,你當了這麼多年的人民公僕怎麼還沒一點政治覺悟,難道你不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以後這種話不要再說,影響很惡劣的。」

陳向陽也是一時心急隨口說的,見郭守義生氣,陳向陽趕緊承認自己的不是,郭守義也不再和陳向陽廢話,就說這件事情明天再幫著解決,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躺在床邊抽了支煙,瞧著旁邊誘人的身體裸露出來,郭守義身體下面有了些反應,頓時心中一喜,便將快要睡著的范碧霞給壓在了身下,然後摸索一番,感覺范碧霞下面變的有些濕潤,郭守義便舉槍慢慢的滑了進去……

w官場之財色誘人

———————————————————————————————

第二百四十四章強硬的態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