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四十七章遺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七章遺書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駛過淮安鎮的石拱小橋,剛剛還艷陽高照的天空突然下起了淅瀝瀝的太陽雨,點點滴滴,不多久就將曬了一中午的水泥路面給沁濕了,姚澤的心情隨著天氣的yin霾有些沉悶起來。

車子下了橋后,車速慢慢快了起來,正當向成東踩油門前行時,突然一個人影猛的沖了上來,向成東嚇了一大跳,猛的踩了一個急剎車,車子慣xing太大,姚澤一時沒反應過來,身子突的向前一傾,胸口一下子撞在了前面的座椅上,「怎麼回事?」姚澤捂著胸口蹙著眉頭問道。

「一個不長眼睛的中年婦女,我下去教訓她去1向成東也是氣憤,瞧見一個穿著花襯衫的女人攔在了車子前面,頓時就開車門怒氣沖沖的要下去給那女人一些顏s。

「別胡鬧,好好和別人說,你現在時刻要記住,你的行為已經不是代表你一個人了,一言一行都要慎重,假如你今天把人給打了,不知道的以為是我授權你的,這影響多不好1姚澤拍了拍胸口,緩過氣后,一臉正s的教訓著怒氣沖衝要去找女人算賬的向成東。

向成東尷尬的笑了笑,縮回腳,解釋的說道:「我也沒說要打她,就是準備罵她兩句,這種人最招人恨了,走路不長眼睛,橫衝直撞,真出了事情就把責任全怪在司機頭上,撞的輕還好解決一點,撞的重了說不定一輩子就攤上了……」

姚澤翻了個白眼,責怪的說道:「即便是她有錯也不要罵人,zhngfu的形象是要維持的,好了,你下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別衝動,好好和人家說話。」

向成東鬱悶的答應一聲,推開車門走了出去,剛才中年婦女在衝到車前的一瞬間,也是被這車速嚇了一大跳,身子一下子嚇的癱軟在地上,皺著眉頭哎喲哎喲的呻吟起來。

「喂,你沒事吧?」向成東走到中年婦女跟前,瞧見她拿手摸著腳骨,頓時皺著眉頭問道。

中年婦女抬頭望了向成東一眼,趕緊擺手說道:「沒事、沒事。」

「那個……請問您是姚縣長嗎?」中年婦女偷偷打量向成東一眼,小心翼翼的問道。

向成東摸了摸臉上的雨水,然後疑惑的問道:「你打聽姚縣長幹嗎?」

中年婦女臉上突然一變,一臉哀容的道:「我要告狀1

向成東知道這婦女衝上來的原因,就出聲道:「你腳沒事吧,我扶你起來。」

「不用,不用,沒什麼事情的,就是輕微的扭了一下腳。」中年婦女咬牙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底下的灰s褲子髒了一大片,她只是拿手拍了拍屁股,然後望著向成東繼續問道:「請問你是姚縣長嗎?」

向成東搖了搖頭,也不能自作主張將婦女打發走,就對中年婦女囑咐道:「你站著別動,我去幫你轉告一聲。」

中年婦女聽了感激的連連點頭,向成東搖了搖頭后,走到車邊輕輕敲了敲玻璃窗,姚澤將車窗搖下后,疑惑的問道:「怎麼呢?」

向成東指了指中年婦女,對姚澤說道:「姚縣長,那個女人說要告狀。」

「告狀?」姚澤微微一愣,「告狀怎麼告到我這裡來了,難道是有什麼冤情?」姚澤也顧不得下雨,就將車門推開,走了出去,向成東見了趕緊從後備箱拿出雨傘,給姚澤打上。

「大嬸,你好,我就是姚澤,聽司機小向說你要告狀?」姚澤走上前,笑眯眯的對中年婦女問道。

那中年婦女瞧見眼前的姚縣長竟然如此年輕,頓時不由得愣愣的看著姚澤,一臉詫異。

「喂,你怎麼回事啊,說要告狀,姚縣長問你話你又不回答,算是個什麼事。」見中年婦女盯著姚澤不說話,向成東就有些來氣,責怪的說道。

「別瞎說話。」姚澤瞪了向成東一眼,旋即又笑眯眯的道:「大嬸,你沒事吧?」

中年婦女回過神,尷尬的笑了笑,感嘆道:「沒想到姚縣長會如此年輕,我還以為當大官的都是年紀大的人呢。」

姚澤無奈的笑了笑,擺手說道:「大嬸,我可不是什麼大官,頂多就是個芝麻綠豆的官,對了,你剛才是不是說要告狀?」

中年婦女聽了姚澤的話,臉上一下子黯然下來,輕輕點頭,紅著眼眶道:「姚縣長,您可一定要為我做主啊,我女兒死的好冤……」

「人命案1姚澤心中一驚,趕緊說道:「大嬸,你別急,現在下雨了說話不方便,咱們到車上你慢慢跟我說。」

中年婦女抹了把眼淚,輕輕點頭,走到車邊上,她猶豫的摸了摸自己摔在的衣服,不敢進去,姚澤會意過來,就將車門打開,笑眯眯的道:「大嬸進去吧,沒事的。」

「真是謝謝你,姚縣長1中年婦女小心翼翼的鑽進車裡,然後忐忑不安的坐在後排座椅,雙手不住的捏著褲子。

等姚澤坐上車子后,就對中年婦女問道:「不知大嬸貴姓?」

中年婦女紅著眼眶趕忙說道:「姚縣長,我姓曹叫桂芳。」

姚澤溫和的點了點頭,然後輕聲說道:「曹大嬸,你有什麼冤情,聽聽。」

曹桂花點了點頭,開始講述自己女兒遭遇的事情。

從曹桂花斷斷續續的哭訴中,姚澤大概明白了整件事情的經過,曹桂花的女兒於蘭婷在縣城上高中,上個星期放假,於蘭婷和往常一樣,到汽車站坐車,途中偶遇了同鎮在縣裡做生意的孫義達,孫義達瞧見於蘭婷要回家,於是便開口說自己恰巧也要回去,讓於蘭婷上自己的車子,於蘭婷年紀太小,不懂得提防外人,也沒想那麼多就欣然上了孫義達的車子,誰知道孫義達瞧見於蘭婷長的有些姿s,身子又白皙稚嫩,於是就起了s心,路途中,孫義達將車子開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強行將於蘭婷給……

回到家於蘭婷不停的流淚,曹桂花問她原因,她怎麼都不開口,一直把自己關在房裡,曹掛花以為女兒在學校和別人鬧了矛盾,只是勸了幾句,也沒在意,第二天曹蘭婷喊於蘭婷吃早飯的時候,發現門反鎖著,怎麼叫都沒人回答,曹掛花急了於是用鐵棒將房門的鎖給撬開,進去后,瞧見自己女兒穿著整齊的躺在床上,而在她手腕處有一個恐怖的傷口,鮮血從傷口處流出,將床單染的通紅,而在她枕頭下面留了一封遺書:「我恨這個骯髒的社會,我恨自己的無知,如果我能有一點提防之心,不上孫義達的車子,又怎麼會……」

遺書末尾:「媽媽,對不起,留下您一個人孤獨的在人世間是女兒的不孝,可是女兒真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了,女兒受不了這種侮辱,覺得自己很臟,女兒欠您的只有下輩子再還,再見我最親愛的媽媽,來世希望還可以做您的女兒,報答您的養育之恩,女兒不知道自己會上天堂還是下地獄,不過,不管在什麼地方,女兒的靈魂都會陪伴在媽媽身邊,不孝女於蘭婷頓首。」

v官場之財色誘人

———————————————————————————————

正文第二百四十七章遺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