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四十八章柳嫣、柳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八章柳嫣、柳嫣!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

姚澤坐在旁邊輕輕嘆了口氣,等曹桂花哭了好一陣子后,才拿出紙巾遞給她,然後說道:「曹大嬸你節哀,如果這件事情你說的是真的,我一定為你和你的女兒討回公道。」

曹桂花邊擦淚水邊痛哭流涕的感謝,那痛苦的模樣刺的姚澤心裡也是一陣難受。

想起那個罪魁禍首孫義達,姚澤感覺名字有些熟悉,就正s的問道:「曹大嬸,這個孫義達也是你們淮安鎮人?」

「對,那個挨千刀的畜生就住在我們臨街,自從我女兒自殺之後,那個畜生就再也沒出現過了。」曹桂花咬牙切齒的說道:「如果讓我見到他,非和他同歸於盡,奈何不得他,我就是咬也要把他咬死。」

姚澤無奈的搖了搖頭,對曹桂花說道:「曹大嬸,你不要衝動,這件事情還是要用法律武器來解決,這個問題,私人是解決不了的,而且你的女兒也不會願意看到你為了她而傷害自己,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為你做主的。」

曹桂花點了點頭,姚澤又問道:「你沒有到派出所報案嗎?」

曹桂花一臉憤然的說道:「報案了,可是派出所的混蛋和孫義達是一夥的,孫義達的父親是淮安鎮的鎮委書記,他們怎麼可能不偏袒孫義達,我當時提供了那份遺書給他們,他們不僅不管還說我胡鬧,把我女兒留給我的遺書都給搶走了,於是我就想著到縣裡去告狀,卻沒想到每次還沒到縣裡就被幾個大漢給強行拖回來,這段時間一直有人暗中盯著我,如果不是一個好心人幫我的忙,我又怎麼可能見到您呢。」

「果然是孫有才的兒子1姚澤聽了曹掛花的敘述,頓時臉上便的極其難看起來,「淮安鎮什麼時候變成這個鬼樣子了。」

「大嬸,是那個幫你的人告訴你,我今天要來淮安鎮嗎?」姚澤似乎想到些什麼,於是出聲問道。

曹桂花猶豫了一下,然後輕輕點頭,出聲說道:「他不願意讓我說他的名字,抱歉了,姚縣長。」

姚澤笑著擺了擺手,說道:「沒關係,這個人我大概也能猜出來,你的事情我已經了解清楚了,剩下的事情就是來徹查此事,這樣吧,你先回家,不要打草驚蛇,我先偷偷調查一下這件事情,等事情有了眉目,我再去找人通知你,你把你的地址告訴我……」

「曹大嬸,我就不送你回家了,以免被那些別有用心的人給發現……」看著曹桂花下車后,姚澤輕輕嘆了口氣,幽幽的說道:「這次的事件恐怕整個淮安鎮zhngfu都得震蕩起來了……」

「開車,去鎮zhngfu……」

……

此時,在淮安鎮zhngfu辦公樓前站了不下數十人,他們打著雨傘翹首以待的望著大門口,見已經大了正中午,縣委的小車還沒到,鎮副書記陳光平就有些安奈不住的對著旁邊的孫有才問道:「孫書記,姚縣長怎麼還沒來,從湯山縣到淮安鎮的路程不到一個小時,這都幾點了,消息會不會出錯了?」

孫有纔此時也是等的心煩意亂,自從前段時間知道姚澤又調回湯山縣而且當了自己的頂頭上司常務副縣長之後,孫有才是整ri寢食難安,總感覺自己眼皮子跳的厲害,是不祥之兆,那時候姚澤還是副鎮長的時候自己就被他克的死死得,現在他當了副縣長,自己還有活路嗎?

孫有才前幾ri竟然心生了退意,這些年,自己雖說沒做什麼大惡之事,可是小錯誤也犯了不少,如果姚澤真要整自己,只需要翻了一翻以前的舊賬,自己恐怕就吃不消了。

扭頭看了看滿臉紅光的阮成偉,孫有才冷哼了一聲,暗自道:「你個廢物,如果不是有姚澤,你他媽連個屁都不是,姚澤能夠如此關照你小子,難道不是覬覦你那漂亮的媳婦……」

「孫書記,你這是……」見孫有才臉上yin晴不定,眼神是不是的有些飄忽,陳光平就疑惑的問道。

「別煩我,我怎麼知道消息可不可靠,你在這等著就是了。」孫有才沒好氣的瞪了陳光平一眼,接著說道:「姚澤來了你很高興嗎?你可別忘了,當初我們可是聯手對付姚澤來著,說不定他來了第一個拿你開刀1

陳光平瞪大了眼睛,鬱悶的道:「不會吧,當初我也沒怎麼得罪姚縣長,他要下手也得找最痛恨的下手,我可不擔心他會找我麻煩。」此時的孫有才就如同落水狗,而陳光平扮演的角s就是痛打落水狗,落進下石,這些年,陳光平忌與孫有才的yin威,不知道被孫有才欺壓過多少次,好不容易來了個孫有才的剋星,陳光平內心有怎能不高興,他巴不得孫有才早點滾下去,將書記的位置騰出來,也許自己就能在向前邁出一步。

聽了陳光平略有深意的話,孫有才頓時怒氣衝天,此時也不好發作,便冷哼一聲,將目光移向別處,不再吭聲。

陳光平撇了撇嘴,舉著雨傘湊到鎮長鬍建平身邊,又和胡建平閑聊了起來。

這裡值得一提的是,自從姚澤的農改計劃順利實施以後,以前的農改組副組長柳嫣也因此而獲利,在姚澤升為副縣長的時候,她也提升為了淮安鎮的副鎮長。

「柳嫣,姚澤兄弟馬上就要來了,你怎麼一臉的憂鬱,難道不想見姚澤兄弟嗎?」身姿卓越的柳嫣一襲長長的碎花連衣裙,襯托著她高挑的身姿,就如同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一般,本就生的美貌的臉蛋畫上一些淡妝后更顯嬌媚動人。

聽了阮成偉的話,柳嫣輕輕搖頭,聲音淡然的解釋道:「沒有不高興,只是想到一些公務還沒處理完,所以心裡有些焦急。」

阮成偉笑了笑,打趣的說道:「現在當了副鎮長,倒是知道積極工作了,不過工作雖然重要,但是身子可別熬壞了,好幾次我見你都是很晚才睡,這樣可不好,得把握好工作的度才行。」

柳嫣秀眉輕輕蹙起,輕聲道了句,『知道了』就不再吭聲,阮成偉對柳嫣有些心虛,他一直懷疑柳嫣已經知道自己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只是她從不提這件事情到底是為了什麼,阮成偉感覺事情有些反常。

哪個男人在外面出軌,被老婆發現了,老婆不鬧個死去活來的?

正當阮成偉一臉納悶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一聲提醒,「看啊,來了,來了,是縣裡的車子,姚縣長來了,大家都站直一點,都jing神一點。」胡建平瞧見車子緩緩駛進了zhngfu大院,於是趕緊提醒眾人。

一輛黑s的大眾轎車經過zhngfu大門,緩緩的停在了zhngfu大院內。

向成東停好車子后,趕緊下車,然後將雨傘撐了起來,幫姚澤打開車門,舉著雨傘讓姚澤出來。

車中,姚澤心情緊張到極點,這個熟悉的地方,承載了姚澤太崢焙拖蒼茫也是在這裡,姚澤遇見了那個溫柔體貼善解人意又美麗大方的柳嫣嫂子。

不過,自己卻無情的傷害了她,此刻姚澤心情極其複雜,想見到柳嫣又怕見到她,那種感覺無法言表。

「姚縣長……」見姚澤坐在車中,沒有下來的意思,向成東朝著等著姚澤的眾人瞥了一眼,然後輕聲提醒的喊了一聲。

姚澤回過神,幽幽的嘆了口氣,然後表情刻意的讓自己保持著微笑的鑽出了小車。

以孫有才為首的眾人朝著姚澤迎了過來,姚澤的目光只是在孫有才臉上掃視了一眼,接著便鑽進了人群中,後方,那一抹高挑的身影,即便是站在男人堆也不會被掩埋掉,姚澤雖然看不清她的臉,但是可以肯定那熟悉的身影就是柳嫣。

眾人走近,孫有才臉上帶著尷尬笑意的伸出手,表情恭敬的說道:「歡迎姚縣長來我鎮指導工作。」

姚澤看不出表情的平淡笑了笑,伸手和孫有才握了一下,然後笑眯眯的道:「孫書記還是老樣子,一副容光煥發的模樣啊,jing神頭很好嘛1

孫有才嘿嘿笑了兩聲,不敢看姚澤,只是說道:「拖姚縣長的福。」

姚澤點了點頭,沒再理會孫有才,和胡建平握手之後,直徑朝著軟成偉和他身邊的俏佳人走去。

每踏出一步,姚澤心裡就繃緊一分,彷彿雙腿有千斤重一般。

走到阮成偉身邊,姚澤沒去看軟成偉身邊的柳嫣,笑著和阮成偉打招呼的說道:「阮大哥,別來無恙吧1

阮成偉見姚澤此刻還能喊自己為大哥,頓時心裡異常激動起來,趕緊點頭笑眯眯的道:「無恙、無恙,姚……」阮成偉準備喊姚澤兄弟,但是馬上意識到姚澤現在身份不同了,於是趕緊改口的說道:「姚縣長,咱們可是很久沒見了,今天晚上去我家,讓柳嫣給咱們做幾個菜,咱們好好喝上幾杯,聊聊家常1

「好的1姚澤笑著點頭答應一聲,然後將目光看向了那個表情平淡,臉蛋卻極其嫵媚的俏佳人身上。

v官場之財色誘人

———————————————————————————————

正文第二百四十八章柳嫣、柳嫣!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