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五十四章和白警花野戰的故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四章和白警花野戰的故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尷尬的笑了笑,瞥了白燕妮一眼后,溫和的說道:「沒有瞧不起你的意思,只是這種事情你們女人就沒必要參與了嘛,交給他們去辦就成了,你就在後方指揮。」

「不行1白燕妮堅決的搖頭,「你就是看不起我,哼,瞧好了1白燕妮不管姚澤同不同意,推開車門走了出去,然後揮手命令另外三個警察下車,幾人聚在一起商量一陣子后就圍著破舊的養豬開,各自散開,慢慢逼近養豬場的一個破舊平房。

姚澤有些擔憂的看了白燕妮一眼,然後扭頭對著後排的向成東說道:「成東,你去看著點,一定要保證白警官的安全,千萬不能讓她出事了,知道嗎1

向成東正色的點了點頭,輕鬆的說道:「姚縣長,你放心,這幾個小混混我一個人就能搞定,何況是幾個訓練過的警察,沒事的,我去看著點白警官就是了。」

姚澤笑著點了點頭,目送著向成東緊緊跟上白燕妮后,拿出煙點上一支,深深吸了一口,然後吐出濃濃的煙霧,望著白燕妮消失在自己的視野,姚澤眉頭皺在了一起,心裡滿是擔憂之色。

日頭漸漸升了起來,姚澤心裡有些沉默起來,停車的地方離山坡那個養豬場有些距離,即便姚澤豎著耳朵、瞪著眼睛也不知道上面情況如何,這讓姚澤心裡忐忑不已,他最怕的就是白燕妮為此事受了傷,如果白燕妮受了傷,姚澤心裡會內疚,至於向成東,他是特種兵出生,姚澤對他到沒什麼可擔心的。

煙一根皆一根的抽著,實在是有些忍耐不住了,姚澤推開車門,將煙蒂扔在地上用皮鞋捻了幾下,就準備踏著步子去山坡,恰巧在這個時候,有了一陣腳步聲,姚澤上前走去,瞧見走在最前面的白燕妮正用手銬銬住一個男人,一下接一下的將男人往下面推,嘴裡還念念有詞的道:「快走,老實點。」

姚澤笑了笑,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輕輕吁了口氣,姚澤朝著白燕妮迎了上去。

白燕妮瞧見姚澤,頓時得意的瞪了姚澤一眼,撇嘴道:「姚縣長,人抓來了……」雖然白燕妮沒有往下說下去,但是暗示姚澤的意思,姚澤還是清楚的,你姚澤不是說我不行嗎,我現在把人給抓來了,你開你怎麼說。

姚澤本來也是好意,擔心白燕妮出事,沒想到惹來白燕妮如此不好,此時也不好當著眾人的面給她解釋什麼,所以姚澤只能尷尬的咳嗽幾聲,然後悻悻的笑著朝白燕妮點了點頭,並吩咐那三個便衣警察將以張武為首的三名綁架犯給帶上商務車,先對他們進行審問。

向成東也是頭腦靈活的人,知道姚澤可能有話要單獨和白燕妮說,於是趕緊對被看守了一天的曹桂芳說道:「曹大嬸,你跟我先下去,到車裡休息一下。」

曹桂芳不明所以的望了姚澤一眼,然後點了點頭,跟著向成東下山。

此時,半山坡上,就只剩下姚澤和白燕妮,見姚澤嬉皮笑臉的笑了兩聲,白燕妮冷哼一聲,將身子轉向一旁不去看姚澤。

姚澤鬱悶的嘆了口氣,走到白燕妮身前,語氣溫和的說道:「你怎麼就分不清好壞了,我剛才不讓你上去,不就是擔心你出點什麼意外嗎。」

「哦,你的意思是巴不得我上去出點意外?」白燕妮得理不饒人的撅著性感嘴唇,故作生氣的挑眉責問道。

姚澤在心裡暗自嘆息一聲,「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既然和白燕妮講道理講不清楚,姚澤也亂得在說道理,於是用起了死皮賴臉的招數,悻悻的笑著靠近了白燕妮一點,腆著老臉問道:「燕妮姐,想我了沒?」

果然,聽姚澤曖昧的問話,白燕妮臉色一下子緋紅起來,她拿眼前輕睨了姚澤一眼,低聲嚷嚷道:「無不無聊啊1

姚澤就笑著一把摟過白燕妮纖細柔軟的柳腰,感受到手指上傳來的柔軟彈性,姚澤心裡有些火熱起來,喉嚨暗自哽咽一下后,姚澤摟緊了白燕妮一些,在她耳邊呵著熱氣的問道:「說不說,不說我可要教訓你了。」

「呀,癢1白燕妮咯咯笑了兩聲,怕被山下的人聽見,於是趕緊捂住嘴巴,憋著笑意的道:「趕緊鬆開,被別人看見就完蛋啦。」

「那你說還是不說?」姚澤一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架勢,你不說我就不鬆開。

被姚澤摟的太緊,而且感受到姚澤下面某物已經硬邦邦的抵在了自己***上,白燕妮頓時又羞又怒,掙扎的嬌聲道:「還縣長呢,一點覺悟都沒有,竟想著幹壞事,趕緊鬆開我,否則我可喊了官場之財色誘人。」

「喊啊,你好破喉嚨都沒人理你,哈哈官場之財色誘人1姚澤故作一臉猥瑣的笑了起來官場之財色誘人。

「……」

白燕妮直接丟了個白眼給姚澤,一陣無語官場之財色誘人。

姚澤緊緊抱住白燕妮的腰身,開始還算老實,待到白燕妮不說話了,姚澤便大膽起來,雙手有些顫抖的從白燕妮纖細的腰際慢慢下滑,一直滑到了白燕妮挺翹的***上,感受到那肉肉的嘆息,開始姚澤用力揉捏起來官場之財色誘人。

「喲,幹嘛呀,別在這裡,會被看見的官場之財色誘人。」見姚澤呼吸急促起來,一雙大手不停的揉著自己***,白燕妮嬌呼一聲,就想推開姚澤,那曉得姚澤力氣太大,她根本就推不開官場之財色誘人。

姚澤也是一個多星期前,第一次嘗試白燕妮的滋味,對於一個成年男人,一個多星期不碰女人,不發泄,心裡會感覺很憋悶官場之財色誘人。

對於白燕妮輕微的反抗,姚澤只是報以微笑的道:「燕妮姐,放心好了,這會兒他們不會上來的,不用擔心,你應該還沒在露天里做過吧,要不我們試試?很刺激的官場之財色誘人。」姚澤不停的誘惑著白燕妮的神經和身體官場之財色誘人。

「不行,絕對不行官場之財色誘人。」

在白燕妮扭動身軀的時候,姚澤雙手已經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攀上了那被白色體恤緊緊包裹的兩座玉。峰之上,雙手一邊一個,姚澤樂此不彼的玩弄起來,然後在白燕妮耳邊呼著熱氣,刺激白燕妮神經的道:「燕妮姐,我想要你了,你就給我吧,難道你不想要嗎?」說著曖昧的話,姚澤開始親吻起白燕妮雪白的脖間官場之財色誘人。

「唔……」白燕妮身子遽然直,姚澤在親吻白燕妮脖子的時候,白燕妮敏感的輕吟一聲,那聲音輕柔卻帶著十足的媚意,撩撥著姚澤的視覺神經官場之財色誘人。

就想春藥一般,姚澤的下身更加堅挺起來,他直接將自己的硬物穿進了白燕妮的兩腿。之間,用那硬物,在白燕妮兩腿間最敏感的地方來回的摩擦起來官場之財色誘人。

「喲,喲,不行,快走開,要死啦……」白燕妮喉嚨中斷斷續續的發出呻吟,她揚著雪白的脖子,眼眸迷離,柳眉輕輕蹙起,表情似痛苦又似解脫的享受,被姚澤嘴巴、手、和下身三面攻擊,白燕妮很快就有些招架不住的哆嗉起來官場之財色誘人。

「嗯……」白燕妮眼神迷離,呻吟一聲后,壓抑著自己的情。欲,低聲求饒道:「小澤,真的不要,好羞人,被發現了我就不活了,這樣吧,我們回去了……呀,回去了之後我給你一次,好……好嗎?」被姚澤下面來回的摩擦,白燕妮身子癱軟在了姚澤懷裡官場之財色誘人。

姚澤此時就如同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架勢,武器已經磨的雪亮,就等著發威了,怎麼可能臨陣退縮……

「燕妮姐,回去之後的事情咱們回去再說,現在我已經忍不住了,必須得要你……」

說著話,姚澤也不管白燕妮同不同意,就去拖她那修身牛仔褲官場之財色誘人。

白燕妮拚死按住褲腰帶,不讓姚澤解開,但是被姚澤挑撥的身子發軟,沒多少力氣,幾下,褲腰帶就被姚澤老練的解開,然後順勢將白燕妮的褲子給扯到了膝蓋處官場之財色誘人。

性感翹臀在沒了牛仔褲的束縛后,顫顫巍巍的抖露出來,彰顯著它無邊的彈性,黑色的性感蕾絲內褲,襯托著雪白肌膚的翹臀,姚澤看的拚命吞口水,豎直抱著白燕妮就往一個小山堆後面跑去官場之財色誘人。

白燕妮被姚澤抱住,一雙漂亮的美手不停的拍打著姚澤的肩膀,大有反抗不從之勢,不過白燕妮著含蓄的反抗在姚澤看來就變成了欲拒還迎,更加刺激了他內心的**官場之財色誘人。

在女人反抗的時候一下子將她佔有,是件多麼刺激的事情官場之財色誘人!

來到小山堆後面,姚澤激動的將白燕妮放了下來,兩三下就將自己的褲子給脫了下去,露出雄赳赳的大傢伙來官場之財色誘人。

見姚澤要進到自己裡面去,白燕妮嬌呼一聲,趕緊用手握住了姚澤那又堅挺又滾燙的物什,身子癱軟無力的道:「小澤,我不要,這讓我感到很羞愧,你就放過你姐吧……」

「燕妮姐,你只是還沒適應這樣的方式罷了,等下你就知道這其中的快感了,怪些,快鬆開手官場之財色誘人1姚澤連哄帶騙,見白燕妮小手有鬆動的跡象,姚澤趁此機會,掰開白燕妮握著自己下身的手,在她嫵媚的嬌呼聲中,壓著她的身子,抬起她雪嫩堅挺的***,在兩人共同滿足的呻吟聲中,姚澤成功的在荒郊野外要了白燕妮……官場之財色誘人

———————————————————————————————

正文第二百五十四章和白警花野戰的故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