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五十六章解除芥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六章解除芥蒂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在淮安鎮待了三天,在這三天里,姚澤將淮安鎮下面的村莊全都去視察了一番,包括村民的種植情況、生活情況都詳細的做了調查,調查了數十個村子,其中有八個已經開始施行姚澤的農改計劃,另外兩個村子是在看形勢,瞧見其他村子因為農改措施而獲得了更大的收益,另外兩個村子的村支書也開始著急的忙碌起來,準備加入到農改計劃方針中去。

尋訪完最後一個村落,在回淮安鎮的路上,姚澤心情愉悅,高興的坐在後排哼唱著調調,向成東聽了就從鏡子里瞧了姚澤一眼,然後笑著說道:「姚縣長,你這農改計劃不僅讓自己獲得了大的政績,對於農民和國家也是不小的貢獻啊,我現在是越來越佩服你了,當初是怎麼想出來這個農改計劃。」

聽了向成東的話,姚澤眯眼笑了笑,擺手道:「對國家作出貢獻可不敢當,我現在想的,只要能為自己管轄內的人民做出貢獻就足夠了,還是那句話,有多大的權利就做多大的事,我現在也只能趁著年輕、有激情,多為人民做些有利的事情,以後年紀大了,混油了,恐怕……」說道這裡,姚澤苦笑了一下,不再說話了。

官場,就如同一個大染缸,有些時候根本不是自己能夠掌控的,融入進去,想要與眾不同,那基本上是沒多大可能。

趁著年輕,能多干點實事,盡量多干,這是姚澤現在的想法。

聽了姚澤的話,向成東無言的點了點頭,沒有再開口,車子里一下子安靜下來,姚澤目光看向窗外,望著綠油油的麥穗隨著微風飄擺,心裡倒是沒那麼沉重了,有些時候想的太多就是給自己找不自在。

車子行進至淮安鎮,姚澤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掏出手機,見識柳嫣打來的,姚澤心裡頓時有些激動,一年來,這是柳嫣第一次主動給自己打電話。

帶著激動心情接通柳嫣的電話,姚澤聲音有些顫抖的道:「嫂子,你……」

「我想見你一面,我們好好談一次吧。」柳嫣打斷姚澤的話,輕聲說道。

「成,你約地方……」

姚澤讓向成東自己先回了鎮招待所,然後驅車朝著柳嫣說的地方奔去。

一頭烏黑的秀髮被河邊微風輕輕吹拂,一襲紫色碎花短裙將那妙曼的身姿顯的凹凸有致,看背影,以及那修長筆直的美腿,就能感覺到此女子斷然不會差到那裡去。

「嫂子……」姚澤走到柳嫣身後,輕輕喊了一句,喊出嫂子的時候,姚澤喉嚨哽咽了一下,無數種不知名的情緒湧上心頭,感覺神情在此刻有些恍惚。

一年前,姚澤和柳嫣來過一次這裡,那時候兩人關係極好,以後后的今天,兩人再次來了這裡,可是兩人的關係卻變的極其尷尬,甚至可以說是瀕臨破碎……

「嫂子,你找我……」見柳嫣沒有轉身,姚澤再次喊了一聲,而柳嫣恰巧在此刻回頭,姚澤瞧見柳嫣美眸中帶著晶瑩的淚滴,臉上一臉的憂傷情緒,頓時就緊張的道:「嫂子,你別哭啊,出什麼事情了?」

柳嫣搖了搖頭,又將頭給扭了回去,輕輕擦拭眼角的淚水,望著帶著波光的湖面,嗓子乾澀的說道:「沒什麼事情,就是突然想找你出來聊聊……」

姚澤走向前去,和柳嫣肩並肩的站著,心情隨著柳嫣的流淚而變的有些低沉,他輕輕嘆了口氣,不知說什麼或者做什麼才能讓自己內心不那麼內疚,「嫂子,對不起1姚澤憋了半天,除了道歉,他想不出別的方法來。

「以後別說什麼道歉的話了,我不愛聽這個……」柳嫣目光沒有看姚澤,只是靜靜的盯著河面,語氣淡淡的說道。

「好的。」姚澤輕輕答應一聲,望著柳嫣俏麗的側臉,見她此時表情緩和了許多,剛才的那股淡淡的憂傷也在臉上漸漸消失,她的表現這讓姚澤有些摸不著頭腦。

關閉

關閉

「我昨天做了一個夢。」柳嫣這次扭頭朝著姚澤臉上看了一眼,輕聲說道。

姚澤疑惑的問道:「做了什麼夢?」

「我夢見……」柳嫣看著姚澤,目光閃爍的哽咽道:「我夢見你為了救我,被歹徒給刺了一刀,最後……最後……」柳嫣說到此處說不下去了,眼淚嘩嘩的流了出來,情緒又便的傷感起來。

姚澤見柳嫣哭的傷心,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想伸手安慰柳嫣,卻在半空中又縮了回去,「嫂子,那都是夢,我不是好好的站在這裡嗎。」姚澤勉強的笑了笑,心裡也是泛酸。

「你不知道,在夢裡,看著你為我擋了那一刀,痛苦的捲縮在地上的樣子,知道我有多傷心嗎,我寧願那個被刺的人是自己,在夢裡,我哭了很久很久,直到醒來,心裡還陣陣難受,這幾天腦海中一直回蕩著那種場景……」

「嫂子,你想多了,只要你能沒事,即便真為你擋刀子也沒什麼,出了這種事情我一定會這麼做的。」姚澤目光堅定的看著柳嫣,正色的說道。

姚澤知道這事和柳嫣緩和的最好時機,錯過了這次,恐怕以後兩人的關係更加的漸行漸遠,姚澤之所以這麼說,一是為了挽回柳嫣對自己的那份情感,二來,姚澤確實是說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

在姚澤有生之年的軌跡中,有很多女人是值得姚澤用生命去呵護的,姚澤在他的日記本中記錄著這麼一句話,「人生存在著太多的或缺,有遺憾、有心酸,假如能幸福,何必為難自己,若遇到真紅顏,又何必束手束腳,在給她關愛的同時其實也是在滋潤自己……」

兩人默默的站在河邊,誰都沒有再說話,只是彼此沉默著,想著心事,半響后,姚澤點煙抽了一口,望著姚澤,淡淡的說道:「嫂子,明天我就要回縣裡去了。」

「這麼快礙…」柳嫣幽幽說了一句,頓了片刻后,輕聲說道:「晚上到家裡吃個便飯,我給你做你愛吃的糖醋裡脊。」

聽柳嫣這麼說,姚澤以為聽錯了,瞪大了眼睛,見柳嫣臉龐含笑,姚澤目光一亮,頓時興奮的笑了出來,「嫂子,你……你原諒我了?」

柳嫣輕輕點頭,然後幽幽的嘆了口氣,聲音溫和的說道:「本來我是不打算原諒你的,但是,前天那個夢讓我感覺很難受,醒來之後也想明白了一下問題和道理……」

見柳嫣不往下說了,姚澤就有些心癢的問道:「明白了什麼道理?」

「不告訴你。」柳嫣鋝了鋝發梢被吹的有些散亂的劉海,眯眼笑了笑,輕聲回應。

姚澤笑了笑,也不再問下去,今天能夠得到柳嫣的原諒,姚澤已經心滿意足,沒什麼事情能比這來的更讓姚澤開心了。

「咱回吧?」見日頭漸漸落下西山,姚澤輕輕問了一句。

柳嫣搖了搖頭,「再站會,我想找找以前的那種感覺,還記得以前,我們兩人偷偷跑到這裡野炊,那時候真的很開心……」

「以後也還可以的。」姚澤輕聲安慰道。

「以後不可能了,雖然我原諒了你,但是我們再也不能想以前那般相處了,我們兩人發生那種……那種關係,有一些原因是我造成的,我不該和你走的那麼親近,可能讓你誤會了些什麼……」

「今後咱們還是朋友1柳嫣將朋友兩字咬的特別重,姚澤就苦笑著點了點頭,能得到柳嫣的原諒,姚澤已經感到很滿足了,根本不敢再去奢求別的什麼。

「嗯,我們是朋友1姚澤贊同的說道。

「好啦,心裡終於舒服了不少,回去吧,去菜市場買點菜,晚上給你和你成偉哥做頓好吃的。」柳嫣輕輕吁了口氣,笑著朝馬路走去,姚澤緊緊跟在柳嫣身邊,心裡前所未有的舒暢。

……

此時,鎮書記孫有才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他撥通了鎮派出所所長,吳大野的電話,出聲問道:「張武他們有消息了沒,都兩天聯繫不上他們了,到底在搞什麼1

吳大野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挺著將軍肚,哭臉說道:「我也派人找了兩天,怎麼也找不到,這小子就如人間蒸發了一般,突然就消失了。」

「孫書記,那小子會不會玩陰的,拿那老娘們威脅你啊?」吳大野擔憂的問道。

孫有才,看著辦公室門口往了一眼,然後趕緊從皮椅上其實,去將門關嚴實了繼續說道:「這個倒沒多大的可能性,那小子求的是財,不會傻到拿這個事情威脅我,如果他敢拿這個事情要挾我,以後他也混不下去,我也不會擔心出現這種情況,現在有些最擔心的就是那小子會不會出了什麼狀況……」

「不能吧,他在淮安鎮可以說是老大級的人物了,在自己地盤,能出什麼問題,會不會是他把那老娘們帶到偏僻的地方去了,手機沒能充電,所以聯繫不上?」吳大野猜測的說道。

孫有才皺著眉頓了片刻后說道:「這個可能性不大,算了,再等上一天,如果還聯繫不上,就必須動用所有的警力了,給他隨便按個小罪名,消除那些警察的疑心,也算是出師有名。」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