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五十九章解脫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九章解脫的女人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被姚澤提醒,蘇小梅心裡倒是有些心虛,怕被熟人看見,所以在挑選地方的時候很小心的挑了一個偏僻的小酒店。

計程車將姚澤馱到江南路口后便揚長而去,姚澤對於縣城並不是特別熟悉,找的滿頭大汗,終於在問了第三個路人後才找到那個『酒軒湘菜館』

走到湘菜館門口,姚澤掏出電話打給蘇小梅,問道:「蘇經理,我到門口了,你到了沒?」

蘇小梅此時正開著車子,聽了姚澤的問話,就有些歉意的道:「不好意思,剛才有些事情給耽擱了一下,現在正在路上呢,要不你先進去找個包廂喝茶。」

姚澤就笑著點頭答應一聲,囑咐蘇小梅開車注意點,別太急后便掛了電話,邁著步子推開酒館的玻璃推拉門走了進去。

問穿旗袍的女服務員有沒有包廂,那女服務員笑容可掬的說有三個包間,又問姚澤有多少人,姚澤就回到道:「就兩個人。」

聽了姚澤的話,女服務員燦爛的微笑立馬收了回來,有些不屑的翻了個白眼,撇嘴說道:「先生,兩個人不能坐包間的,您還是在外面選個位置坐吧。」

姚澤微微皺眉,有些不悅的說道:「現在又沒人,包間空著也是空著,你這女孩怎麼這麼不知道變通一下。」

女服務員輕哼了一聲,有些不耐煩的道:「我倒是想給你變通,這老闆若是怪罪下來扣我工資,我找誰去啊?」

姚澤不想和女子爭論,就擺手道:「你把你們老闆喊出來,我找你們老闆說。」

「那可不行,我們老闆可不隨便見人,再說他現在也不再酒店,你們就兩個人,坐在大廳有什麼不好了,大廳也挺涼快的。」女服務員見姚澤長的還算帥氣,才肯和他這麼多廢話,平時若是遇到一個醜男,女服務員保管一個不屑的顏色,然後立馬轉身走人,不再理會。

如今湯山縣餐飲業的服務員素質確實有待提高,這種現象不是個別,姚澤在湯山縣已經遇到幾處這種情況了。

心裡頓時有些氣憤,剛要斥責女服務員一番,大廳的玻璃門再次被推開,蘇小梅一臉笑意、身姿卓越的朝著姚澤走了過去,「怎麼不進去呀?」蘇小梅走到姚澤身邊,輕聲細語的問道。

關閉

關閉

姚澤苦笑的說道:「兩人不讓坐包間……」

蘇小梅抿嘴笑了笑,朝著姚澤望了一眼,見姚澤臉上有些尷尬,蘇小梅就拿出皮包,掏出一張百元大鈔朝著女服務員遞了過去,豪放的道:「現在可以了吧?」

女服務員尷尬的笑了笑,想伸手去拿,又有些不好意思,蘇小梅就一把將錢塞到她手裡,然後說道:「帶我們去包間吧,找間環境好點的,要有空調。」

女服務員接過錢后,暗自竊喜一下,於是趕緊點頭,在前面領路,到了小包間,將空調打開,女服務員熱情的給兩人倒水,然後拿出菜單遞給蘇小梅,蘇小梅就順手轉遞給了姚澤,笑眯眯的道:「今天我請,想吃什麼隨便點。」

姚澤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笑眯眯的接過菜單,然後對蘇小梅道:「那我可不客氣了,別心疼錢喲。」

蘇小梅撇嘴笑了笑,「這麼個小酒店,撐死你能吃多少?」

「……」姚澤無語的閉口,心想,這承包zhngf招待所的油水不小吧,蘇小梅整個一富婆形象,點了菜,女服務員退了出去,姚澤見房門被關上,就開口道:「蘇經理,你剛才就不該給她錢,這完全是助長歪風邪氣嗎。」

蘇小梅就笑著撇嘴道:「難道你一個堂堂縣長大人,還和那小姑娘理論一番,人家不知道你的身份,會聽你的大道理嗎?」

姚澤苦笑的點了點頭,說道:「這到也是,不過zhngf以後得加強這一塊的管理了,這段時間就開始整頓一下這種歪風邪氣。」

「你別和我說這些啊,今天咱們是來吃飯的,不是來討論什麼歪風邪氣,不是嗎?」蘇小梅斜歪著腦袋,俏皮的望著姚澤,笑眯眯的道。

「哈哈,好,那咱們就不談這個。」姚澤笑了笑,這會兒才開始打量蘇小梅,蘇小梅今天打扮的很是漂亮,一身淡雅的休閑裝扮,上身是一件修身的米白色雪紡襯衣,布料絲滑,和蘇小梅白皙的肌膚映襯在一起到顯得極其和諧,胸前鼓鼓的隆起一大片,在雪紡布料的包裹下,裡面的粉紅罩罩若隱若現,下身是一條洗水磨白的緊身牛仔裙,裙擺齊膝蓋以上四五厘米左右,看上去既不會太暴露,也不會太過保守,恰到好處,而裙子下面那筆直修長的美腿更是奪人眼球,既白皙又漂亮,讓人忍不住想要把玩一番的衝動。

姚澤將蘇小梅全身打量一番后,就笑著點頭道:「今天這身打扮真不錯,看上去像個溫良賢德的好媳婦,既不會太保守也不會太性感,恰到好處,以後就這麼穿。可別在想以前那般,穿的性感撩人,會讓男人遐想的。」

聽了姚澤的話,蘇小梅羞紅了臉,輕笑了兩聲,解釋的說道:「以前工作的需要,所以就穿的稍微暴露了一些,既然姚縣長不喜歡,我以後轉變風格就是了。」

姚澤瞪了蘇小梅一眼,沒好氣的道:「什麼叫做工作的需要,你可是提zhngf招待客人的,不是……」說道這裡,姚澤欲言又止,瞧了蘇小梅一眼,見蘇小梅臉上有些黯然就趕緊說道:「蘇經理,你別誤解,我可沒有侮辱你的意思,可別瞎想埃」

蘇小梅眼眶紅了紅,又擠出笑容道:「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沒有誤解你的意思,就是感覺有些委屈,一個女人每天要應對形形色色的男人,真的很累,即便別人罵你,你也得強顏歡笑的去接受,這樣活是不是顯得很賤?」蘇小梅有些憂傷的望著姚澤,問道。

姚澤皺著眉頭悶悶的抽著煙,片刻后,輕聲說道:「你確實不容易,不過以後會慢慢好起來的,離了婚就可以重新開始了,以後找個愛你的男人,這樣你就不會覺得艱辛了。」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