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六十四章曖昧的雨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四章曖昧的雨夜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街道,昏黃的路燈照在蘇小梅嫵媚的臉龐上,使得她看上去更加的朦朧美麗,原本乾燥有些悶熱的天空突然打出一個悶雷,姚澤抬頭看了看天,瞧見漆黑的天空滑過一道閃電,便皺了皺眉,對蘇小梅說道:「我們回車裡說吧,估計馬上就要下暴雨了官場之財色誘人。」

「可是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願不願意讓我當你的情人1蘇小梅身上握住姚澤的胳膊,急忙的問道。

姚澤無奈的笑了起來,剛準備開口,突然從他們前面衝出兩三個男人,其中一人指著姚澤和蘇小梅大聲喝道:「就是這對狗男女,快,給我教訓他們。」

「不好,是我前夫1蘇小梅瞧見其中一個男人正是前幾日才與自己辦離婚的前夫,頓時就焦急的抓著姚澤的胳膊,焦急的說道:「姚縣長,快跑,他們是沖著我們來的。」

姚澤皺了皺眉。瞧見前夫三人手裡都拿著鐵棒,頓時心裡就是一咯,拽住蘇小梅的手腕邊往蘇小梅停車的地方狂奔,邊大聲詢問道:「你們不是離婚了嗎,你前夫還找你麻煩幹嘛?」

蘇小梅一臉煩悶的道:「我也不知道,這個男人太可惡了,我把房子都讓給他了,他竟然還陰魂不散,當初真不該對他心軟,他可能以為我在外面有了別的男人,才和他離婚,所以想藉機報復。」蘇小梅氣喘吁吁的邊跑邊對姚澤講。

所幸剛才兩人沒有走出太遠,在那三人還沒接近過來的時候,迅速坐進了車中,不過蘇小梅受了驚嚇,有些慌神,在皮包里摸了半天都沒摸出鑰匙,姚澤眼睛著三人馬上就要追上來,頓時焦急的說道:「蘇經理,快啊,你前夫要追上來了。」

蘇小梅急得都快哭出來了,「鑰匙在哪呢,在哪呢。」蘇小梅一臉的慌張,姚澤見了就伸手奪過她的皮包,然後將東西全部給倒了出來,鑰匙一下子落在了副駕駛位置,姚澤立馬撿了起來,然後遞給蘇小梅,急忙道:「趕緊開車。」

蘇小梅再接過鑰匙后,雙手有些顫抖的將鑰匙插進孔里,然後急忙啟動車子,這時只聽見『』的一聲大響,蘇小梅的夏利車子猛的被鐵棒給砸在了車頭上,嚇的蘇小梅抱著頭大聲尖叫起來。

姚澤心裡也是一慌,趕緊提醒的說道:「蘇經理,沒事的,趕緊開車,這些人瘋了,再不開車就晚了。」此時三人都已經追趕上來,對著姚澤和蘇小梅的車窗就是一頓打砸,蘇小梅被姚澤提醒后,紅著眼眶踩著油門,也不管前面旁邊有沒有人,一下子將油門加到了最大,車子發出一聲轟鳴之後,猛的急奔出去。

其中一人一下子被車子給撞的倒在了一旁,另外兩人狂奔的追著車子,眼看著車子離人越來越遠,姚澤輕輕噓了口氣,靠在車椅子上,苦笑的道:「差一點就慘了,瞧你前夫這陣勢,被逮到不死也得殘疾了。」

蘇小梅並沒有接姚澤的話,仍然一臉慌張的向前開,車速大有越開越快的架勢,姚澤感覺有些不對勁,於是趕緊說道:「蘇經理你怎麼呢,他們追不上來了,你趕緊放慢速度,下這麼大的雨,開快車很危險的。」

蘇小梅仍然沒有理會,一臉驚恐的往前開,姚澤估摸著蘇小梅可能被剛才那砸車的陣勢給嚇住,還沒緩過神,於是趕緊溫和的提醒道:「蘇經理,你別怕,咱們已經將人給摔遠了,他們追不上來了,你趕緊將車停下,這麼快的速度很危險的。」

蘇小梅一口氣將車子開出了縣城,一直到了郊外偏僻的地方才猛的踩了個急剎車,將車子停在了一邊,然後盤在方向盤上,突的痛哭起來。

「蘇經理,你這是……」姚澤一臉疑惑,蘇小梅哭了一會後一下子坐了起來,將車門猛的推開,淋著大雨跑到露天,仰頭對著黑漆漆的天空悲傷的大叫,姚澤坐在車子里嘆了口氣后,也跟著推開車門,走下車去,來到了蘇小梅的身邊,默默的聽著她發泄試的喊叫,半響后蘇小梅才弓著腰,氣喘吁吁的嗚咽。

姚澤伸手輕輕拍了拍蘇小梅的肩膀,輕聲安慰的說道:「沒事了,沒事了,以後不會再發生這種事情了,我會幫你的。」

蘇小梅哽咽的抬起頭,紅著眼眶,一臉的可憐楚楚,雨水打濕了她的臉,分不清眼淚和雨水,姚澤看著蘇小梅憂傷的表情,心裡一陣不痛快。

「姚縣長,你說我的命為什麼那麼苦,我都已經和他離婚了,為什麼他還一陣陰魂不散的糾纏著我,你說我該怎麼辦,我好害怕1蘇小梅哭訴的對著姚澤說道。

姚澤幽幽的嘆了口氣,雙手扳過蘇小梅的雙肩,讓她靠在自己肩膀上,而後,輕輕拍著蘇小梅的後背,溫聲細語的在他耳畔呢喃道:「別怕,別怕,沒事的,我以後會幫助你,保護你的,以後這種事情不會發生了,今天只是個意外,不要再難過了。」

「你真的會幫我嗎?」蘇小梅可憐楚楚的抬起頭,目光凝視著姚澤,輕聲問道。

「嗯。」姚澤輕笑著點了點頭,「一定會幫你,你放心好了。」

蘇小梅嗚咽的點了點頭,又輕輕靠回了姚澤的肩膀,低聲哭著哽咽道:「我從來沒遇到過這種事情,剛才差點嚇死我,那鐵棒如果砸破了玻璃,砸到頭上還不必死無疑。」

姚澤有些惱怒的道:「這些人膽子也太大了,管當街行兇,明天我一定讓縣局的人好好調查此事,把這幾個不法之徒全部抓起來。」

蘇小梅又低聲哭了一陣子后,才緩過勁來,抬起頭,有些羞澀自己的望著姚澤,輕聲道:「讓你看笑話了,真難為情。」

姚澤輕輕朝著蘇小梅鼻子上點了一下,聞聲道:「放心好了,我不會笑話你的,你哭就是了。」

蘇小梅吸了吸鼻子,難為情的瞪了姚澤一眼,而後又一副猶豫的模樣說道:「姚縣長,這件事情,你可不可以別管了,就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你想再單獨和他談一次,其實他本性不壞的,而且我也不喜歡這件事情鬧大了,把你牽扯進去。」

姚澤皺眉思索一下,當即同意下來,蘇小梅說的沒錯,如果這件事情鬧大了,說不定將自己給牽連進來,能讓他們私下解決更好。

「謝謝姚縣長理解。」蘇小梅輕輕笑了笑,伸出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用鋝了鋝有些散亂的頭髮,姚澤見了就笑著問道:「現在心情好些了沒?」

蘇小梅輕輕點頭,輕聲說道:「發泄一下,心裡舒服多了,其實這段時間一直想發泄來著,就是找不到發泄的源頭,現在發泄出來心裡倒是舒服了不少。」說著話,蘇小梅臉上有些羞意,指著姚澤嬌俏的道:「不許笑話我1

瞧見蘇小梅嬌俏嫵媚的模樣,姚澤心裡痒痒的,不過臉上沒有表情出來,只是輕輕咳嗽一聲后,笑著說道:「不笑話你可以,不過你總得給我一點好處吧?」

蘇小梅嬌俏的揚著俏臉,悻悻的問道:「你想要什麼好處?」

此事,姚澤才注意到,雨水打濕了蘇小梅的全身,她上身的襯衣被雨水濕透,緊緊貼在身上,顯出玲瓏身段和呼之欲出的誘人胸部,襯衣中那黑色的文胸也若隱若現顯的極其性感撩人,姚澤喉嚨哽咽一下,望著蘇小梅嫵媚的臉龐和衣物緊貼在身上的誘人身段,姚澤血液有些沸騰起來。

注意到姚澤眼神**裸的打量著自己的身子,蘇小梅低頭,這才發現,自己身上近乎曝光,於是趕緊羞澀的雙手環抱住胸部,轉過身子,一臉嗔怪的道:「看什麼看,也不提醒一下人家,丟人死了。」

姚澤被蘇小梅的媚意所迷惑,鬼使神差的走上前去,一把從後面環抱住蘇小梅的腰身,緊緊摟著她,輕聲在她耳邊問道:「晚上說當我情人的事情,我同意了。」

蘇小梅被姚澤緊緊摟住,身子敏感的遽然直,有些緊張的道:「別亂來,你同意了,我又有些反悔了呢。」

姚澤伸手摸了摸她俏臉的側臉,笑眯眯的溫聲說道:「說出去的話就如同潑出去的誰,反悔不得。」

蘇小梅接受了姚澤的摟抱,沒有掙扎,扭頭望著姚澤,輕聲細語道:「不怕我利用你嗎?」

「不怕,我相信你不會利用我的。」姚澤毫不猶豫的搖頭,笑容中充滿了自信,這笑容讓蘇小梅有些著迷,她愣愣的望著姚澤,望著他燦爛的笑容,在這一刻她感覺自己的心慢慢融化了一般,更像是寒冬過去,春暖花開一般的心情舒暢。

兩人四目相對,彼此凝視著對方,都沒有再出聲,只要姚澤有些呼吸急促了,才伸手捧著蘇小梅的嫵媚俏臉,動情的吻了下去。

雨夜中,兩人的身子緊緊的貼在了一起,見姚澤嘴唇湊了過來,蘇小梅輕動粉嫩香唇,緩緩閉上美眸,接受姚澤溫柔的親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