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六十六章雨夜纏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六章雨夜纏綿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呀,別……別動……別動呀,就這樣別動官場之財色誘人。」蘇小梅一臉的迷離,粉唇緊咬,雙手緊緊捏著姚澤的雙臂,一雙修長大腿死命的夾住姚澤的腰身,姚澤將自己碩大的傢伙塞進蘇小梅身子里,將蘇小梅整個身子充實的滿滿得,一股酥。爽到骨子裡的麻意,讓久未行房事的蘇小梅感覺要舉霞飛升一般,身子都感覺輕了一大截子,更多的感覺是被姚澤那狠狠一刺,刺的癱軟沒了力氣,爬在姚澤肩膀上,細細體味這種蝕骨的酥麻,不想讓姚澤動彈。

姚澤聽蘇小梅的,占時沒有動彈,雙手托著她白嫩的翹臀,站直了將她抱在身上,以一個站著的姿勢結合在一起,雨水仍然往下下著,不過此時雨水倒是比剛才小了少些,讓姚澤更加適應起來,畢竟雨下太大,辦起事來也不方便,小雨才能體現那種『情調』。

「蘇經理,這種感覺如何,是不是比在床上來的刺激?」蘇小梅趴在姚澤肩膀上微微喘息,呵出的熱氣噴薄在姚澤耳根,讓姚澤感覺心裡痒痒的頓時就拖著她嫩嫩的白臀,輕輕的抽動起來,動作輕柔卻讓姚澤感覺異常舒服。

姚澤的物什被蘇小梅緊緊的包裹住,裡面極其緊促溫暖,且柔軟無比,姚澤輕輕蕩漾在裡面感覺就如同划船於美麗的湖面,心裡極其暢快、舒爽。

「姚澤,就這樣,輕點,你……你那裡太大,不要太用力,否則……否則會死的。」蘇小梅被姚澤身下的動作給弄的癱軟了身子,她雪白的貝齒輕輕咬著姚澤的肩膀,舒服的忍不住的時候就會迷離的眼眸,輕聲的啼叫一聲,聲音輕柔嫵媚,帶著無比嬌柔的媚意與舒爽。

姚澤聽了蘇小梅的話,頓時心生豪氣,非得沒有輕點的意思,反而拖著蘇小梅的雙腿,在蘇小梅求饒的嬌呼聲中,加大了力道和速度,淺淺的下雨聲夾雜著肌膚拍打在一起的『啪啪啪』匯聚成一首引人遐想的音律。

蘇小梅開始還能忍住,不讓自己叫出聲,可是隨著姚澤動作越發的猛烈,在姚澤勇猛的攻勢下,沒過多久,蘇小梅邊揚著腦袋,大聲的呻吟出來,而隨著蘇小梅壓抑不住的喊叫出聲,姚澤也越發的感覺有成就感,頓時將她給放了下來,推到大樹下,按下她的腰身,將她雪白的臀部給抬了起來,從後面再次衝刺進去,由於蘇小梅久未行房事,身子太過敏感,所以姚澤一番聳動之後,蘇小梅便招架不住,哆嗉著身子,嬌。啼連連的步入雲端,一波熱浪噴薄著,使得姚澤舒服的忍不住大聲吼了出來,幸虧要耐力夠強,剛才那一陣噴薄,差點讓姚澤沒收住,一瀉千里。

知道蘇小梅**一次,姚澤就沒有再動,怎麼蘇小梅緩過勁來后,姚澤一把將蘇小梅給抱了起來,然後笑眯眯的揉著她臀部,朝著車上走去。

蘇小梅就如同八爪魚一般,癱軟在姚澤身上,不住的喘氣,臉上緋紅不已,歇息一下后,蘇小梅輕輕咬了一下姚澤的耳根,嬌滴滴的道:「年輕就是不一樣,差點被你剛才那幾下給弄死了,累死我了,不玩啦,咱們回去吧。」

「不玩了,回去?」姚澤將蘇小梅放進後排位置,然後自己也坐了進去關上車門,「那可不行,我還沒完事呢。」

蘇小梅可憐楚楚的望著姚澤下身的雄起,癟著嘴,幽幽道:「可是我沒力氣啦,要不下次抽時間在給你,現在真是累的夠嗆呢。」

「不行,絕對不行1姚澤堅決的搖頭,「你現在可是我的情人,不把我伺候舒服了就是你工作的不負責任,小心我休了你。」說著話,姚澤將指著自己大腿,說道:「騎上來。」

「就不。」蘇小梅翻了個媚眼,癱軟在座椅上,一副你愛咋整就砸整,我就是不理你的架勢,姚澤見了就氣憤的道:「好啊你,我把你弄舒服了,你就不考慮我的感受了,你坐不坐上來。」姚澤故意板著臉,一臉的不高興。

別說,這招還聽管用,見姚澤虎著臉,蘇小梅就有些心虛的輕聲笑著道:「別生氣嗎,要不……要不我用手……幫你弄出來。」

「那可不行。」姚澤直接將自己褲子給脫了下去,扔在前排,然後強行將蘇小梅的牛仔短裙也給扯了下去,繼續道:「剛才在電影院就用過手,現在必須坐上來,你覺得太累,坐上來不動就是了,我來……」

「哼。」蘇小梅嬌憤的輕哼一聲,不平的道:「坐坐坐,你就整死我吧。」說著話,蘇小梅一臉委屈模樣的張開。雙腿,坐在了姚澤的大腿上,姚澤一臉得逞的奸笑了起來,輕聲說道:「沒事,我才捨不得整死你,你就瞧好了,絕對不會累著你,還讓你舒服。」

蘇小梅酡紅著臉,啐了姚澤一口,姚澤就指著自己青筋暴露的物什,笑眯眯的道:「感覺收了他吧。」

蘇小梅羞澀的望著姚澤根部坐了過去,然後伸手握住姚澤猙獰之物,對準了自己的桃花源,閉著眼眸,一點點的將姚澤的給沒入進了身子里,剛進去,一陣清涼液體順著蘇小梅的股溝流淌下去,滴在姚澤的大腿上。

被蘇小梅騎坐上來,姚澤舒服的挺直了腰身,掀起蘇小梅的襯衣,將蘇小梅姿勢抹胸向上一推,然後湊頭上去,喊住了那雪峰上的一顆殷紅。

蘇小梅嚶嚀一聲,感覺到下身和胸部上傳來的刺激,便不自覺的緊緊摟住了姚澤的後腦勺,希望姚澤更加賣命的讓自己舒服,同時蘇小梅的下身也是忍不住的搖擺起來,兩人就這麼緊緊摟在一起,彷彿像將彼此融入身體一般。

沒過多久,車子便越晃越厲害,蘇小梅在這一次中,不知道去了幾次,只記得兩人拚命的索取著對方,換著不同的姿勢,從車內到車位,變著花樣的索取,吶喊、嬌呼、喘息、呻吟,形成一片,猶如黑夜裡誘魅的夜曲,充斥在這片無人的區域……

……

早晨,姚澤無精打採的坐在辦公室的皮椅上打盹,剛覺得困意連連,正要睡著的時候,辦公室的房門被敲響,姚澤一個哆嗦,坐了起來,打著哈欠道:「請進。」

房門被輕輕推開,紀委書記江德柄,笑眯眯的握著茶杯走了進來,溫和的說道:「姚縣長怎麼看上去精神不佳,是還沒習慣湯山縣的生活嘛?」

姚澤笑著擺手說,昨天晚上有些事情處理,所以睡晚了些,沒有不習慣,只是睡眠不足,昨天晚上姚澤和蘇小梅在野外大戰一番后,已經是後半夜,不敢回招待所,所以兩人只好回縣城找了一家偏僻的旅館住了下來,剛到旅館蘇小梅就迫不及待的衝進洗手間,將身子清洗一番后,倒頭就睡,姚澤將兩人淋濕的衣服全部洗完,又用吹風機吹了大半天才烘乾,等所有事情忙完后,已經凌晨四點鐘,抱著蘇小梅睡了四個來小時,就被蘇小梅給叫醒,姚澤就拍著蘇小梅的翹臀,不悅的道:「夜裡不就是欺負了你一下嗎,至於這麼記仇,讓我再睡會。」

蘇小梅就笑眯眯的躺在姚澤懷裡輕聲道:「都八點了,再不去上班就得遲到了。」

「遲到就遲到了唄,沒事的。」說完姚澤又想繼續睡,卻被蘇小梅一陣騷擾后,頂著黑眼圈起床。

另分別時,姚澤惡狠狠的道:「該不讓我睡覺,晚上看我怎麼收拾你。」

蘇小梅就捂嘴嬌笑的望著姚澤的下身,挑釁的挑眉道:「累成這樣,你還行?」

「晚上試試不就知道了,到時候有你求饒的。」姚澤瞪了蘇小梅一眼,便推門,邁著四方步走了出去。

蘇小梅在後面銀鈴般的嬌笑著道:「試試就試試,指不定誰求饒呢。」想起姚澤瘋狂索取自己的時候,蘇小梅有羞紅了臉,不過一夜瘋狂之後,蘇小梅照鏡子發現自己不但沒有疲憊之色,肌膚反而更加的細膩水嫩起來,頓時心裡就是美滋滋的。

「姚縣長,你笑什麼呢?」瞧見姚澤一陣發傻的笑著,站在一旁的江德柄疑惑不解的問道。

「恩?」姚澤回過神,見江德柄眼神怪異的望著自己,便為剛才走神而尷尬,於是趕緊咳嗽一聲,抽出煙遞了過去,笑著說道:「沒什麼,就是剛才想起以前的一個笑話,忍不住發笑了,江書記請到沙發上坐。」

兩人坐在沙發上,各自點上煙后,姚澤望著江德柄問道:「江書記,你這會兒過來找我,不會是有什麼事情吧?」

江德柄笑著點頭道:「也沒什麼大事,就是過來告訴你一聲,淮安鎮的書記孫有才完了……」

「哦?」姚澤故作驚訝,出聲問道:「怎麼回事,我和孫書記可是共事過的,沒聽說他范什麼事埃」

江德柄也是疑惑不解的道:「說來奇怪,不知怎麼得,縣局的警察同志查了一宗強姦自殺案,好像涉及到了孫有才的兒子,幾名共犯將事情給抖露出來了,今天早上我已經派紀委的幾名同志下去調查孫有才去了。」

姚澤眯著眼睛抽了口煙,輕聲自語般的嘀咕道:「哦。這樣啊,那麼看來孫有才恐怕真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