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六十七章禍起淮安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七章禍起淮安鎮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和江德柄閑聊一陣子,送走江德柄后,姚澤回到座椅上,拿出手機撥通了白燕妮的電話,「燕妮姐,案子告破了?」

電話那頭白燕妮輕笑了一聲,答道:「你消息挺靈通的嘛,案子的確審的差不多了,我現在正在去往江平市的路上,從張武口中得到消息,孫有才的兒子孫義達在犯案后,偷偷躲到了市裡,我現在和幾名同事去將他抓捕歸案,詳細情況回來了我再告訴你。」

姚澤笑了笑,點頭道:「那成,你自己注意安全。」

掛斷白燕妮的電話,姚澤順手又將電話打到了阮成偉那裡,此時要阮成偉正鬼混在鎮小女教師劉爽家中,剛準備和劉爽親熱一番,手機便響了起來,阮成偉皺著眉拿出手機,見是姚澤打來的,於是趕緊和劉爽做了個噓的手勢,接著將電話接通,笑眯眯的說道:「姚縣長,前天走的太急了點吧,我們都還沒能聚上一聚呢。」

姚澤在電話那頭笑著道:「零時有些事情,所以提前回了縣裡,我打電話來是有個事情要問下你。」

「呃,什麼事?」阮成偉伸手輕輕朝著劉爽碩大的胸部上揉捏了一把,然後笑著問道。

姚澤便開門見山的說:「今天上午是不是有縣紀委的同志下來找孫有才書記談話?」

「有嗎?」阮成偉微微一愣,從昨天晚上到今天,阮成偉一直和劉爽滾混在一起,根本就不知道鎮zhngf發生的事情,此時姚澤說起,他便微微有些警惕起來,皺眉說道:「我現在在外面辦公,還沒回去,縣紀委下來了嘛?難道孫老頭犯事了?」

姚澤輕輕嗯了一聲,然後點了一支煙,輕輕抽了一口后,似笑非笑的道:「對於你來說,怕是一個天大的消息,這次孫有才被他兒子給害死了,可能晚節不保了。」

「是嗎1阮成偉聲音提高了不少,一臉興奮的問道:「姚縣長,具體給說說說怎麼回事。」

姚澤就將孫有才的兒子孫義達強姦女學生使得女學生跳樓自殺,然後孫有才偏袒自己兒子,掩蓋事實的事情前前後後給阮成偉講了一遍,阮成偉聽完故作一臉痛惜、一臉義正言辭的罵孫有才父子畜生,心裡卻是樂開了花,心想,以後鎮上再也沒人可以壓榨自己,而且孫有才落馬,自己向前邁進一步的機會也來了。

想到這些,阮成偉不由自主的竊笑出聲,劉爽在旁邊瞧見阮成偉一臉高興,便使壞的將手放到阮成偉襠部,將裡面的東西揉捏幾下,然後拉開阮成偉的褲子拉鏈,將阮成偉那玩意給掏了出來,阮成偉正在和姚澤談正事,發現劉爽使壞,便趕緊擠眉弄眼的示意劉爽不要亂來,劉爽捂嘴無聲的笑了幾聲,在阮成偉放鬆警惕和姚澤談工作事宜的時候,劉爽狡黠一笑,一下子將頭給湊了下去,把阮成偉已經被自己玩硬了的東西含進了嘴巴里。

突然,一陣緊促溫暖的酥麻使得一臉笑意的阮成為倒吸一口涼氣,突然而來的刺激讓他忍不住的輕啊了一聲,這聲音雖然不大,卻真真切切的落入了電話那頭,姚澤的耳朵里,姚澤聽了便將眉頭緊皺了起來,嚴肅的問道:「阮大哥,你現在在幹什麼?」

阮成偉嚇了一大跳,想要將劉爽的頭給掰開,可是劉爽死死的喊住阮成偉的物什,怎麼都不肯松嘴,而且還快速的上下吸.允起來,發出吧唧吧唧的聲響。

一**的快感使得阮成偉要緊了牙關,舒服的想要呻吟出來,卻又不敢,「姚縣長,剛才走路不小心歪了腳,這會兒疼的厲害。」阮成偉喘著氣的解釋道,嘴巴里還故意哎喲哎喲兩聲。

姚澤在心裡冷哼一聲,從接電話的時候,姚澤將感激阮成偉身邊好像有個人,電話里總是發出悉悉索索的聲音,開始姚澤還沒怎麼在意,但是聽到阮成偉剛才那一聲近乎呻吟的聲音時,姚澤可以斷定阮成為此時肯定和一個女人在一起。

身體上的疼痛和身體上的快感雖然都會發出呻吟聲,但是對於老油條姚澤來說,這兩種不同的呻吟聲他輕而易舉就能聽出來,阮成偉嘴巴里發出的明明是快感……

「既然你身體不適,我們下次再談。」說完,姚澤便將電話給掛斷,眉頭緊鎖的開始想事情。

阮成偉聽到裡面的嘟嘟忙音后,鬱悶了一下,但是受不了下身的刺激,他腰身隨著劉爽腦袋上下的起伏而搖擺起來,不一會兒,房間中發出一聲暢快的低吼聲……

姚澤不確定阮成偉身邊的女人是誰,於是再次拿出手機將電話撥到了柳嫣那裡,電話接通,姚澤直接問道:「嫂子,現在在什麼地方?」

電話里,柳嫣聲音輕柔的笑著道:「怎麼呢?在辦公室啊,你有事情?」

「呵呵,沒事1聽柳嫣說自己在辦公室,不知怎麼的,姚澤心裡輕輕舒了口氣,如果剛才阮成偉身邊的女人是柳嫣,那麼姚澤心裡恐怕會極其不好受,雖然他們是合法夫妻,但是被自己染指過的女人,姚澤都不願意別的男人再去碰。

「怎麼感覺你怪怪的。」柳嫣輕輕蹙了下柳眉,聲音溫和的問道:「你沒什麼事情吧?」

姚澤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到窗前,將窗子打開,望著下面的人來人往,笑著道:「真沒什麼事情,就是隨便打個電話問問,嫂子什麼時候有時間到縣裡來玩。」怕自己說的不合適引起柳嫣的反感,姚澤趕緊又在後面加了一句,「把妍妍也帶上,我很久沒看到那個丫頭了。」

關閉

關閉

「成,這個雙休日我把她帶到縣裡來玩,這丫頭老早就吵著要到公園去看獅子,調皮的很,真是拿她沒辦法。」說起自己女兒,柳嫣又是頭疼又是喜愛,語言中自然帶著歡快的語調。

「那好,我雙休日到鎮上接你們。」姚澤心情愉悅的說道。

柳嫣搖頭輕聲道:「不用麻煩了,鎮上的汽車很方便的,到時候我們來了直接聯繫你。」

「也成。」姚澤點了點頭,然後試探性的問道:「嫂子,最近你和成偉哥關係還好吧?」

聽了姚澤的問話,柳嫣有些不明白的輕聲道:「為什麼突然問起這個問題,我和他一直都那樣埃」

姚澤當然明白柳嫣嘴中的就那樣是什麼意思,柳嫣和阮成偉一直屬於冷戰期,這姚澤是知道的,但是讓姚澤沒想到的是,阮成偉竟然在外面有別的女人,不知道柳嫣知不知道此事,所以姚澤才會試探的問柳嫣。

「嫂子,你太敏感了,我就是隨口一問。」姚澤笑了笑,接著說道:「最近淮安鎮會有所調動,我可以幫你運作一番,當個鎮長,你看怎麼樣?」

姚澤知道孫有才下去了,鎮長鬍建平首當其衝的頂替孫有才的位置,而鎮長的位置便空了下來,姚澤還是有能力讓柳嫣頂替上去的。

柳嫣雖然平時看上去性子淡然,不與人爭,但是心裡卻精明的跟鏡子似的,聽了姚澤的話,柳嫣馬上就聯繫到上午幾個縣領導找孫有才談話的事情,於是趕緊對姚澤問道:「難道孫書記出事了?」

姚澤調笑的說道:「你怎麼知道是出事了,也許是別的事情或者陞官了埃」

「明年都要退休的人了,還能陞官。」柳嫣在電話里輕輕哼了一聲,表示對姚澤白痴的問話不滿。

姚澤也是覺得自己問的問題太過白痴,於是就悻悻的道:「的確,孫有才這次是在劫難逃了,他下去了,胡建平一定是頂他的位置,那麼鎮長的位置就可能就會被副書記和幾個副鎮長爭奪,不過我想讓你來當這個鎮長。」

柳嫣在電話那頭捂著輕笑了一下,出聲問道:「問什麼想讓我當鎮長?」

「因為你是我嫂子呀,肥水不流外人田,有這麼好的升遷機會,當然要留給你了。」姚澤笑呵呵的回答。

電話那頭,柳嫣沉默起來,沒有說話,大概過了半分鐘,柳嫣才幽幽嘆了口氣,商量的語氣說道:「小澤,可不可以把這個機會讓給你成偉哥,其實我對陞官沒多大的追求,覺得現在這個樣子挺好,真讓我當鎮長我怕我干不來。」

這次輪到姚澤沉默了,聽柳嫣說想把鎮長的位子讓給阮成偉,姚澤心裡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煞是難受,自己一心為柳嫣著想,而柳嫣卻不猶豫的想把這麼好的機會讓給阮成偉,這怎麼能不讓姚澤心酸。

見姚澤沉默不語,柳嫣便輕聲問道:「生氣了?」

「沒有。」姚澤輕輕應了一聲,聲音說的很僵硬,柳嫣又怎麼會不知道姚澤是生氣了,於是就解釋的說道:「我想讓阮成偉當鎮長,一是願了他的夢,他想當鎮長已經很多年了,如果我當了這個鎮長,那麼以後我和他之間矛盾會越發的厲害,再者,結婚到現在我和他產生矛盾的原因你也是知道的,他一直都在心裡怨我紅顏禍水,娶了我,他得罪了孫有才,一直遭到孫有才的打壓,所以這幾年混的很不如意,他把這些全算到我頭上來了,雖然覺得不公平,但是我無話可說,也不想解釋,鎮長讓他當了,以後若是和他離了婚,也算是和他兩清了,對於他,我很失望1

這算是柳嫣第一次這麼正式的和姚澤說出她和阮成偉的矛盾,既然柳嫣說了離婚的話,恐怕心裡是做了打算的,雖然知道女人離婚並不是一件什麼好事,對於柳嫣來說,也是有損名譽的,但是姚澤在心裡卻是有些竊喜起來,姚澤知道這樣的心態很沒道德,但是愛情都是自私的,哪個男人不想得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姚澤只能說是自私,不能定義為不道德,姚澤是這麼安慰自己的。

「嫂子,我答應你,盡量想辦法讓阮成偉當上鎮長。」姚澤輕輕嘆息一聲,出聲說道:「不管嫂子你做什麼決定,我都站在你這邊1

「謝謝你,小澤1柳嫣聲音有些哽咽,「謝謝你一直這麼的護著我,以前我還那麼對你,是嫂子的不對……」

姚澤苦澀的笑了笑,「嫂子,以前的事情就別提了,人總是要向前看不是。」

柳嫣輕輕嗯了一聲,瞧見有人朝著自己辦公室走來,於是趕緊說道:「小澤,有人進來了,先不聊了,等過幾天去了縣裡再聊。」首發:

姚澤答應一聲,便掛斷了電話。

此時,鎮長鬍建平抱著茶杯笑眯眯的進了柳嫣的辦公室,瞧見柳嫣慌忙把電話掛斷,胡建平就笑著說道:「柳鎮長,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呀,和成偉打電話呢?」

柳嫣臉上一紅,而後輕輕笑了笑,沒有接胡建平的話,轉眼話題的問道:「胡鎮長過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胡建平一屁股坐在了對面的沙發上,將杯子放在茶几上后,翹著二郎腿,紅光滿面的笑著對柳嫣道:「柳鎮長,剛才孫書記被縣紀委給帶走了,這事你知道嗎?」

柳嫣輕輕點頭,說道:「剛剛才聽說,孫書記是因為什麼被縣紀委給帶走了?」

「命案1胡建平略含深意的說了一句,然後繼續道:「他生了個禍害兒子,這次他算是被自己兒子給害死了,包括派出所所長都被牽連進去,這次淮安鎮得大換血咯。」

「是嗎,這麼嚴重?」柳嫣愣了一下,到還真不知道事情如此嚴重,看胡建平一臉輕鬆,毫不在意,柳嫣便知道,胡建平肯定是喜歡孫有才倒霉的,而他此時來找自己的目的是什麼呢?很快柳嫣便知道了他來的目的。

胡建平直接開口道:「孫有才這次算是完了,至於書記的位置,我喜歡柳鎮長能幫我在姚縣長面前說說話,到時候讓他在關鍵的時候,幫我一把。」

聽胡建平如此說,柳嫣心虛的俏臉一紅,故作疑惑的道:「胡鎮長,有事你自己和姚縣長說啊,你和我說有什麼用。」

胡建平神秘的笑了笑,輕聲道:「你和姚鎮長關係不是很不錯嘛,隨便幫我說兩句就成了,我一個老頭子說話有什麼分量,事成之後我一定會感謝你們夫妻兩人的。」

其實早在姚澤在淮安鎮工作的時候,胡建平就瞧出柳嫣和姚澤關係極其密切,雖然沒有證據,但是這種事情肯定是**不離十的,胡建平是聰明人,即便發現兩人關係不一般,他也會將此事給爛在肚子里。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