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六十九章上錯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九章上錯床?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到了李美蓮家中,姚澤換了拖鞋就一撲股坐在沙發上,笑眯眯的對李美蓮說道:「美蓮阿姨,給我倒杯水醒醒酒。」

李美蓮溫柔一笑,輕輕點頭,然後進了廚房將保溫瓶提了出去,給姚澤倒了杯茶葉水,然後遞了過去,姚澤接過茶水后笑著問李美蓮,「你總是一個人住著不孤獨嗎?難道沒有想過再找個男人?」

時候還早,李美蓮沒有急著做晚飯,就倒了被白開水,坐到姚澤身邊,將電視打開,捧著杯子,悻悻的說道:「一個人習慣了挺好,早就沒有找男人的打算了,而且蕊馨也不會願意的。」李美蓮解釋的說道。首發:

姚澤聽了李美蓮的話,就坐直了身子,笑著問道:「是你自己不願意找呢,還是因為林蕊馨反對?」

李美蓮抿了口水,目光盯著電視屏幕,輕聲說道:「說實話,其實我是不願意找的,我覺得現在的生活挺好,萬一找了個不靠譜的男人,不是給自己和女兒找不痛快嗎,女人離了男人照樣可以活的很好,不是嗎?1李美蓮扭頭看了姚澤一眼,笑眯眯的說道:「女人可以沒有男人,而男人卻離不開女人1

姚澤苦笑的搖頭道:「哪來的小女子觀念,難道男人離開了女人就得死?其實任何事情都沒有那麼絕對,男人離不開女人的同時,其實女人也是離不開男人的,只是每個人的想法不同罷了,男女組合到一起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生活嘛,一個完整的家庭離不開男人也離不開女人。」

「你倒是挺能說的,自己怎麼不找個女朋友?」李美蓮輕輕瞥了姚澤一眼,沒好氣的道。

姚澤輕輕吹了吹茶杯,嘬了口茶水后,放下杯子,笑眯眯的說道:「這不是沒合適的嗎,有合適的我早找了,要不阿姨給我介紹一個?」

李美蓮挑眉笑著說道:「你眼光那麼高,我可沒合適的介紹給你。」

姚澤擺手說道:「我的要求不高,長相方面只要和阿姨你差不多就成了。」

李美蓮聽了姚澤的話,頓時就羞紅了臉,又有些氣姚澤的話,便氣呼呼的質問道:「你話里話外透露的什麼意思,難道我長的很醜嗎?」

見李美蓮杏目怒瞪,俏麗的臉蛋上帶著絲絲紅暈,說不出的嫵媚動人,姚澤便悻悻笑了笑,心裡有些燥熱,望著那雙惹眼的筆直美腿,曖昧的道:「美蓮阿姨生氣了?要不我哄哄你?」說著話,姚澤湊近了李美蓮。

李美蓮輕哼一聲,不過沒有躲避姚澤,只是沒好氣的說:「你一個小破孩子,我讓你哄的著嘛1

「小破孩?」姚澤微微一愣,而後不爽的怒問道:「美蓮阿姨,你把話說清楚,我怎麼小了,哪裡小了?」

「你哪裡都小1李美蓮脫口而出,不過瞧見姚澤曖昧的笑意,知道著了姚澤的道,臉上又是一紅,嬌揉的瞪了姚澤一眼后,一臉羞意的低頭不語。

見李美蓮羞答答的模樣,姚澤心裡痒痒的,成熟的韻味伴隨著一絲嫵媚的羞意,完全破了姚澤的防禦,姚澤壯著膽子貼在李美蓮身邊坐著,將頭湊到李美蓮耳邊,輕聲問道:「美蓮阿姨,你怎麼知道我哪裡都小,難道你見過我……」

「我沒有見過1李美蓮趕緊心虛的擺手,其實早在姚澤當鎮長那會兒,有一次姚澤喝醉了酒,住在賓館,那時候李美蓮是賓館的經理,負責照看姚澤,姚澤喝的太醉,強行想和李美蓮發生關係,當時李美蓮拚死掙扎,最後拗不過醉的只想發泄的姚澤,無奈的妥協,用手幫姚澤解決了一次,不過對於此事,姚澤似乎並不怎麼記得。

但是李美蓮卻不知道姚澤心裡有沒有數,每次和姚澤見面,心裡都會不自覺的想起那晚的事情,而心虛不已,此時聽了姚澤如此問話,李美蓮心虛的更加厲害,心裡極其緊張,生怕姚澤記得那晚的事情,而使得自己處於尷尬境地。

關閉

關閉

「美蓮阿姨,你好像有些心虛哦。」姚澤輕輕嗅了嗅李美蓮頭髮上的淡淡玫瑰香味,笑眯眯伸出朝著李美蓮的腰身攬去。

「別鬧,小澤1被姚澤摟住腰身,李美蓮嚇了一大跳,趕緊掙紮起來,姚澤更用力的抱住李美蓮柔軟的腰身,在她耳邊呵著熱氣的說道:「美蓮阿姨,你老實交代,有沒有看過我的身子,去年賓館的那夜就是你照顧我的,這事情我已經問過李俊陽局長,當時我的衣服被吐髒了,是你幫我脫的衣服吧,還有,衛生間裡面的那條絲襪也是你留下的吧?」

「美蓮阿姨,說說吧,我醉酒後你對我做了什麼?」姚澤身上散發著一股酒氣,大手不老實的開始向李美蓮腰身以後撫摸起來。

「呀,小澤,別亂來,把手拿開,我可是你阿姨1李美蓮蹙著柳眉掙扎一番,奈何姚澤摟的太緊,李美蓮根本掙脫不開,姚澤不老實的手,已經攀上了李美蓮誘人的玉.峰之上,胸部很大很柔軟,姚澤享受李美蓮胸部上帶來彈性的同時,心裡也在感嘆,這是他把玩過最大最具彈性的美胸。

「美蓮阿姨,你老實告訴我,那條絲襪是不是故意留在我房間,想給我什麼暗示?」姚澤加大力度的揉捏著李美蓮的胸部,將那豐滿的胸部捏成各種形狀,姚澤過足了手隱,而李美蓮此時也極其敏感的被姚澤調戲的氣喘兮兮起來。

「小澤,快……快把手拿開,要不然阿姨……阿姨真要生氣了。」李美蓮扭動著腰身,雙手拚命的推著姚澤的胸膛,希望姚澤遠離自己。

「快說,那次是不是故意誘惑我的?」姚澤一隻手握住李美蓮的胸部,另一隻手放到了李美蓮光滑玉潔的美腿上,輕輕撫摸起來,慢慢鑽進裙擺,向著大腿裡面摸去。

「呀1李美蓮嬌呼一聲,求饒的道:「小澤,你誤會我了,我真沒有故意把絲襪留在房間,那次……那次是不小心……不小心遺留下來的,你快鬆開手,別在欺負阿姨了。」

「你終於承認是你留下的了1姚澤知道此刻不能太過得寸進尺、逼得太緊,便將手從裙子裡面戀戀不捨的抽了出來,「早點說,不就沒事了。」姚澤腆著臉又在李美蓮胸部上捏了一把才鬆開。

李美蓮臉上紅的能滴出血來,姚澤鬆開手后,李美蓮狠狠的瞪了姚澤一眼,逃似的衝進了洗手間,將門給反鎖上后,她喘著氣的靠在牆壁上,此時身子仍然酥麻不已,她輕輕掀開裙子,伸手摸了摸內褲底部,裡面已經變的濕漉漉的……

「混蛋小子,太可惡了1李美蓮嘴巴里低聲憤憤不平的嬌罵道,「那裡像個縣長,明明就是個死痞子,哼1

在鏡子前面整理了一下頭髮,心裡平復了一些李美蓮才幽幽的推開洗手間的門走了出去,卻發現姚澤已經沒在沙發上坐著了,環繞客廳一周,也沒瞧見姚澤人影,李美蓮就微微蹙眉的打開自己的室,瞧見姚澤躺在自己床上睡了過去,李美蓮叫了姚澤幾聲,想讓他去林蕊馨的房間睡,也不知道姚澤是故意不答應還是真的睡著了,李美蓮怎麼喊姚澤就是不應諾一聲,無奈李美蓮輕輕嘆了口氣,將房門給關上了。

房門在關上的瞬間,姚澤微微睜開眼睛,臉上露出一絲狡黠的笑意,聞著被褥上散發的淡淡幽香,一陣胡思亂想后,姚澤感覺眼皮沉重,一會兒便沉沉的睡了過去。

李美蓮獨自一人在外面的沙發上又靜靜的坐了半天,心情有些複雜起來,如今他和姚澤的關係越發的有些不清不楚起來,原本以為一年前的那件事情以後不會再被提及,沒想到今天姚澤不但將那件事情給提了出來,而且還膽大的沾自己便宜,嘴巴里不停的喊自己阿姨,行為卻……

想到這裡李美蓮感覺又羞又辱,竟是不知道以後該如何面對姚澤,姚澤現在已經給自己發出了曖昧的信號,李美蓮心裡是清楚的,但是兩人歲數相差太大,李美蓮無論如何是過不了自己心裡的那道關卡。

「以後一定不能妥協1李美蓮在心裡打定主意,想到姚澤對自己的輕薄和自己身上敏感的反應,李美蓮咬牙切齒的恨不得衝進房間,將熟睡的姚澤拖起來,狠狠暴打一頓才能解氣。

鬱悶歸鬱悶,眼看著天色就要黑下去了,李美蓮拿出手機給林蕊馨撥電話,準備問她還有多久到家,電話裡面剛剛響了一聲就被掛斷,接著便是一陣『咚咚咚』的敲門聲,李美蓮趕緊起身,走到門口將門打開,瞧見林蕊馨一身清涼靚裝,手裡提著包,笑盈盈的站在門口,「快進來。」李美蓮笑著側身讓林蕊馨進去。

「老媽,可想死我了。」林蕊馨笑著給了李美蓮一個擁抱后,走到鞋櫃門口,換了拖鞋,卻發現了一雙男人的皮鞋,頓時就愣了一下,抬頭望著李美蓮,出聲問道:「這誰的鞋子啊,難道姚澤哥在這裡嗎?」

「嗯,是你姚澤哥的鞋子。」李美蓮心虛的紅著臉點了點頭,然後將頭扭向別處掩飾自己臉上的異樣。

「他人呢?」林蕊馨興奮的笑著環繞客廳一周,沒瞧見姚澤,便繼續問道。

李美蓮尷尬的笑了笑,指著自己房間,心虛的輕聲道:「中午在外面應酬,喝多了酒,這會兒正躺著呢。」

「啊?」林蕊馨瞪著了眼睛,不可思議的大聲問道:「姚澤哥躺在你的床上?」

……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