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七十章情竇初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章情竇初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答題獎賞活動:為答謝支持痞子的讀者朋友,明日5月30晚上九點半大家可以關注書評區,有關於本書的問答遊戲哦,隨機抽選答對的讀者,總共五題,每題的獎賞為2000縱橫幣,每十分鐘會頂置一道問題到書評區,大家可以在書評裡面回答問題拿獎賞哦,具體內容見明天晚上九點半的書評區。希望大家踴躍參加,得獎者截圖到群里換取獎賞。)

被林蕊馨這大驚小怪的一叫喚,李美蓮頓時更加尷尬起來,不過也不能在自己孩子面前露了怯,於是故意板著臉,斥責的蹙眉道:「你這孩子,瞎叫喚什麼,他就是喝多了酒,躺錯地方了,這也值得大驚小怪。」

林蕊馨倒是有些似信非信,朝著李美蓮臉上看了好幾眼,見李美蓮倒是沒多少心虛,才笑著悻悻道:「我還以為,以為你們……」

「別胡說八道1李美蓮故意板著臉,沒好氣的道:「我看你是越來越沒邊了,找個時間非得好好教訓你一頓不可。」

林蕊馨調皮的吐了吐舌頭,撒嬌得抱住李美蓮的胳膊,輕輕搖晃著說道:「親愛的母親大人,我這麼可愛的女兒,你捨得教訓嗎?」

「你這死丫頭,少給我厚臉皮1李美蓮苦笑的拍開林蕊馨的手,然後說道:「你自己玩吧,我去廚房做飯去。」

林蕊馨拿起一個梨咬了一口連忙點頭,邊嚼邊含糊不清道:「要我幫忙?」

「得了把你,你只會越幫越忙1李美蓮對著林蕊馨翻了個白眼,便笑著進了廚房。

林蕊馨撇了撇嘴,走到沙發邊坐下,看了會兒電視,覺得無聊,就朝著李美蓮的室瞅了一眼,接著一臉狡黠的笑了起來,輕手輕腳的走到李美蓮室門口,將房門推開,見姚澤背對著房門,一動不動,林蕊馨就悄悄走了過去,正對著姚澤坐下,雙手撐著下巴看了姚澤一陣子后,就用自己的長發撩動著姚澤的鼻子和臉龐。

姚澤做了個夢,夢見自己在森林中走著,樹上突然掉下來一隻毛毛蟲,鑽進了衣服里,姚澤感覺身子癢的厲害,渾身起著雞皮疙瘩,就用手去撓,越撓越癢的姚澤慢慢從睡夢中醒了過來,微微睜開眼,瞧見了一張充滿活力的漂亮臉蛋,她正充滿笑意的盯著姚澤,手裡把玩著自己的秀髮。

「好啊,你個死丫頭,我咋說身上如此癢呢。」姚澤一下子坐了起來,拉著林蕊馨的胳膊,一下子將她給拉到了床上,姚澤順手就朝著她穿著火辣小短褲的翹臀上拍了一記。

『啪』的一聲輕響,耳邊傳來林蕊馨嬌呼之聲。

「手感不錯。」姚澤回味著剛才的柔軟彈性,心裡暗自想著。

「臭不要臉的1林蕊馨一下子坐了起來,羞紅著臉蛋朝姚澤胳膊上揪了一下,不過用的力道很小,就像給姚澤撓痒痒一般,「哪樣你這樣耍無賴的。」林蕊馨嬌憤的瞪了姚澤一臉。

姚澤無以為然的翻瞪了林蕊馨一眼,整理著身上的衣服說道:「我睡的正香,誰讓你打擾我的,剛才那一下是給你的懲罰。」

「哼,等下告我老媽去,說你沾我便宜1

「撲哧。」姚澤一下子笑出了聲,心想,「你老媽便宜都被我沾了,告你老媽有用嗎,惹毛了我,小心我一不做二不休將你們這對母女花一起給收拾了。」

「為什麼笑這麼無恥1見姚澤笑的淫.盪,林蕊馨下意識朝後退了點,一臉警惕的問道。

姚澤知道自己表現的有些過了,於是趕緊收斂了盪笑,正色道:「別沒大沒小,我可是你哥,你敢這麼和我說話,小心我收拾你。」

林蕊馨雙手叉在纖細的小蠻腰上,此刻離姚澤遠了些,目測姚澤一下子也捉不住自己,於是就挑眉道:「我才不怕你,哥哥打妹妹的屁股,哪有你這麼當哥的,簡直就是個臭流氓。」

「小妮子,欠收拾1姚澤一下蹦下床,就朝林蕊馨撲了過去,林蕊馨嚇的瞪大眼睛嬌呼一聲,麻溜的跑出了房間,姚澤穿上拖鞋跟著追了出去。

林蕊馨跑到廚房門口,對著走出室的姚澤做了個鬼臉,然後就笑嘻嘻的扭頭走了進去。

吃完飯,三人坐在沙發上閑聊,林蕊馨坐在李美蓮身邊,時不時的偷偷向姚澤擠眉弄眼一番,姚澤覺得又好氣又好笑,又不好當著李美蓮的面教訓林蕊馨,不過姚澤如此老奸巨猾的傢伙,自然有別的辦法教訓林蕊馨,「蕊馨妹子,最近在學校學習如何,有沒有談戀愛呀?現在年紀也不小了,是時候可以找個男朋友了。」姚澤知道李美蓮現在不允許林蕊馨在學校談戀愛,怕林蕊馨談戀愛耽誤了學習時間,姚澤故意在李美蓮面前提起這茬。

果然,李美蓮聽了姚澤的話,將目光看向林蕊馨,臉上帶著嚴肅的表情,出聲道:「你該不會是已經找男朋友了吧?」

「沒有、沒有,哪有的事埃」林蕊馨嚇的趕緊擺手,抵死不承認,心裡倒是心虛的很,以前的確是談過一個,不過人品不怎麼滴,想占自己便宜,便被一腳踢開了,這事姚澤是知道的,林蕊馨知道姚澤提著茬有暗示威脅自己的意思。

「我可告訴你,上學期間前往別分心,如果被我知道你找了男朋友,看我怎麼收拾你。」李美蓮兇巴巴的瞪了林蕊馨一眼,而後繼續道:「你知道我把你拉扯大多不容易嘛,如果你不好好學習,以後沒有出息,我老了誰養活我啊,而且即便以後找男朋友,也得眼睛放的雪亮,找個好的老公是一生的保障,如果找了個差的,那就是一輩子的災難,我就是你活生生的例子1

「李美蓮同志,別說的這麼嚴肅,我知道了,都聽你說無數便了,那裡還敢找男朋友,就算以後要找也得你先同意了,這樣總行了吧。」林蕊馨撒嬌的拉著李美蓮的胳膊,又惡狠狠的瞪著姚澤,一臉佯怒的道:「死姚澤,你會不會聊天,是不是故意找茬,好端端的問些影響心情的話題。」

姚澤嘿嘿笑了兩聲,李美蓮聽了就板著臉,斥責道:「怎麼和你姚澤哥說話的,沒大沒小,我看你是越來也不像話了。」

「就是1姚澤隨聲附和。

「你……」林蕊馨指著姚澤,一時氣結,想罵又不敢罵,只能在嘴巴里輕聲嘀咕幾句,就拿起一個蘋果惡狠狠的咬了起來,邊咬邊瞪著姚澤,彷彿那個蘋果就是姚澤似的。

姚澤不理會林蕊馨的眼神,和李美蓮聊了會酒吧營養的事情,見時候不早了,就起身告辭,林蕊馨趕緊跟著站了起來,說道:「哥,我送送你。」

見林蕊馨表情有些異樣,姚澤估摸著林蕊馨有事要和自己說,便點了點頭,兩人並肩走出房門,走道一樓的樓梯道,姚澤停下腳步,扭頭對著沉默的林蕊馨笑著問道:「有什麼事情快說吧。」

林蕊馨悻悻笑了笑,拿手鋝了鋝額頭間的劉海,不好意思的輕聲道:「哥,你咋知道我有事情要說。」

姚澤沒好氣的白了林蕊馨一眼,一臉調笑的說道:「就你那點小腦筋,我還不知道你想的什麼,不會是真瞞著我重新找了個男朋友吧?」

「胡說什麼呀1林蕊馨俏臉一紅,嗔怪的道:「和你說正事呢,哥,求你個事唄。」

「除了打家劫舍,殺人放火以外,其他的都沒問題。」

「沒那麼誇張。」林蕊馨擺了擺手,又有些不還意思開口了,腳上的白色運動球鞋不住的踢著腳下的石子。

「需要錢?」見林蕊馨有些不好啟齒,姚澤就試探的問道。

林蕊馨詫異的抬頭望著姚澤,驚訝的道:「哥,你咋知道?」

姚澤笑了笑,一臉得意的說道:「我說過,你腦袋裡的那點事情,我清楚的很,你一個女孩子,難以想我啟齒的事情,除了需要錢,還真想不出別的什麼我能幫你而你又不好啟齒事情來。」

「那你借不借?」林蕊馨甜膩膩的問道。

「不借……」

林蕊馨甜膩的笑容一下子僵硬下來,姚澤哈哈笑著道:「瞧你那臉垮的,我還沒說完呢,不借……那是不可能的。」

姚澤將自己皮包打開,問道:「要多少?」

林蕊馨悻悻一笑,尷尬的伸出五個纖細白嫩的指頭,姚澤以為是五百,便抽出了五張老人頭準備遞給林蕊馨。

林蕊馨瞧見姚澤會意錯了,趕緊擺手,心虛的道:「不是五百,是……是五千。」

「五千?」姚澤愣了一下,朝著林蕊馨打量幾眼,疑惑的問道:「要這麼多錢幹嘛,闖禍了?」

「不是我1林蕊馨有些為難的道:「是我朋友出了點事情……」

「出什麼事情了,需要五千塊錢?」姚澤皺眉問道。

林蕊馨輕聲嘆了口氣,說道:「她不小心懷孕了,可是他那個殺千刀的男朋友不管她了,她得墮胎,急需一筆錢,我和她去醫院問過,正規的收費得兩三千……而且墮胎之後身體肯定會很差,得花些錢買營養品補一下,所以算了下,得五千塊錢。」

聽了林蕊馨的話,姚澤有些氣憤,頓時皺眉,提高了語調道:「你都交了些什麼不三不四的朋友,作為一名學生,正常的談朋友可以,但是也得注意分寸,別亂瞎搞啊,太不像話了……」

「你發什麼脾氣,對我發的著嘛,不想借就算了。」林蕊馨委屈的眼圈一紅,轉身就走。

「站祝」姚澤喝了一聲,林蕊馨還真就乖乖的止步了。

姚澤沒好氣的哼了一聲,出聲道:「小小年紀,脾氣到還不小,說你兩句你比我還狠,我說了不給你錢嗎。我只是想提醒你,那種事情一定不要發生在你的身上。」

林蕊馨低頭望著腳尖,輕聲道:「我才不會學她,看她這麼痛苦,我現在心裡都有陰影了,根本不敢找男朋友,跟別說和男人,做……做那事了。」說到這裡,她話鋒一轉,恨聲說道:「男人沒幾個好東西,玩膩了就把我們女人一腳踢開。真是畜生不如1

「赫,你罵誰呢,你這一罵,可是把全天下的男人都給罵進去了,男人也是有好有壞的,沒你說的那麼誇張,像你姚澤哥就是個典型的好男人,以後要找老公就得按照哥這個標準的找。」姚澤腆著臉,笑眯眯的說道。

「我呸1林蕊馨狠狠的鄙視了姚澤一頓,拉攏著腦袋,幽幽道:「你好不好只有自己心裡清楚,反正我是不敢隨便相信男人的,我老媽和我那個朋友就是血淋淋的教訓。」

「你這想法可要不得,不過你現在還小,不找男朋友更好,萬一以後不放心別的男人,哥就委屈點,把你給收了。」

林蕊馨俏臉升起一抹緋紅,嗔怪的道:「哥,你就不能好好說話,竟說些地痞流氓的話。」

「……」姚澤笑著搖了搖頭,見包里現金不夠,就從皮夾里抽出一張銀行卡遞給林蕊馨,笑眯眯的道:「拿著吧,裡面有兩萬,密碼六個八。」

「謝謝哥。」林蕊馨笑嘻嘻的接過卡,說道:「我明天取五千出來,然後把卡給你送過去。」

姚澤笑著擺了擺手,說道:「不用給我了,你留著花吧,女孩子身上得多帶點錢,這樣才不會被男生幾個棒棒糖給哄騙了去。」

「哥,可是這錢……」

「好了,就這麼說定了,快上去吧,在下面待時間長了美蓮阿姨會著急的。」姚澤打斷林蕊馨的話,笑著說道。

林蕊馨感眼眶,輕輕點頭,從小打大還從來沒那個男人對自己如此好過,林蕊馨並不是因為姚澤給了她多少錢而感動,從她和姚澤認識開始,姚澤便一直默默的關心自己,保護著自己,即便是和當初那個男朋友分手了情緒低落,姚澤也是耐著性子的開導自己,哄自己開心,這一路走來,點點滴滴都如同烙印般的烙在林蕊馨的心中。

「哥,真的謝謝你,以後我會報答你的。」林蕊馨一臉認真的說道。

姚澤笑著開玩笑道:「怎麼報答,以身相許嗎?」

林蕊馨抹了抹眼角,笑著輕聲道:「說不定哦。」

姚澤翻了個白眼,嘿嘿笑著道:「以後還太遙遠了,現在先給點利息,來親哥一下。」姚澤笑著指了指自己的老臉。

林蕊馨幽怨般的看了姚澤一眼,接著羞澀的輕聲道:「哥,你閉上眼睛。」

「好的。」姚澤笑了笑,將眼睛閉上,其實眼睛還是留出一條小小的縫隙。

林蕊馨扭捏的走到姚澤跟前,踮起腳尖,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一眨一眨的,煞是可愛,她撅著嬌嫩嫩的紅唇,緩緩朝著姚澤臉上湊了過去。

姚澤乘林蕊馨閉著眼睛,一臉認真的親吻自己的時候,伸手一下子捧著了她嬌美的臉蛋,在她睜開眼,詫異的目光下,姚澤朝著她紅唇上吻了過去。

「嗚嗚嗚……」

被姚澤強行吻住嘴唇,林蕊馨搖晃著腦袋,想要躲避,卻被姚澤鑽了空子,舌頭一下子鑽進了林蕊馨的嘴唇里。

瞬間兩人的舌頭攪拌在一起,林蕊馨胸口上下起伏的厲害,姚澤拚命的吸.允著林蕊馨的丁香小舌,彷彿吸著瓊漿玉露一般,捨不得放開,知道林蕊馨癱軟在姚澤懷裡,眼神變的迷離起來,姚澤才漸漸鬆開嘴巴,饒過林蕊馨。

現在姚澤還不敢太過分的對林蕊馨做出出格的舉動,畢竟林蕊馨現在還是個單純的學生,姚澤也不想對她怎麼樣。

「好了,利息也拿了,我該走了。」姚澤朝著發愣的林蕊馨笑了笑,然後扭身朝著小區外面走去。

過了好一會兒,林蕊馨才回過神來,見姚澤已經消失在了小區,便嬌憤的跺腳低聲道:「哥,你不要臉1想起剛才那一幕,林蕊馨心裡撲通撲通的狂跳了起來,俏麗的小臉袋羞的通紅,如喝醉了酒一般。

又在一樓愣了會兒神,林蕊馨才喜滋滋的將銀行卡揣進兜里,朝著樓上走去。

……

姚澤回到政府招待所,走進大廳,收銀台的女服務員瞧見姚澤,趕緊走了出來,一臉恭敬的笑著和姚澤問好,見姚澤好像喝了酒,便小心的詢問姚澤要不要喝茶。

「不用了,謝謝。」姚澤笑著擺了擺手,問道:「你們蘇經理人呢?」

女服務員溫和的笑著說道:「剛才吃了飯說是去房間整理資料呢。」

「整理資料?」姚澤疑惑的道:「她整理什麼資料啊?」

女服務員輕輕搖頭,「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應該是和招待所有關的吧。」

「嗯,知道了,你去忙吧。」姚澤笑了笑,然後朝著樓梯口走去。

回到房間,姚澤倒了杯熱茶放在玻璃茶几上,然後將身上的衣服脫的精光,光著屁股跑到了洗手間,沖了個澡,然後披著浴巾走出房間,坐在沙發上捧著茶杯看了會兒電視,正準備睡覺的時候,房門突然被輕輕敲響。

姚澤會心一笑,將杯子放下,然後起身到門口,將房門打開,正好看到一臉笑意的蘇小梅身穿一條漂亮的碎花短裙露出修長筆直的大腿,慵懶的半靠在牆邊,笑意盈盈的望著自己,臉上帶著絲絲媚意。

姚澤朝蘇小梅高聳的胸部和修長的美腿上打量幾眼后,笑著道:「趕緊進來,被讓人瞧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