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七十一章湯山政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一章湯山政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今日選出兩名中獎者,分別為,邱雄楊、shuiqinqin,看到請速速到群里領獎,出於公平考慮,有許多讀者朋友還不知道這次活動,所以另外三、四、五題沒有回答的讀者朋友可以繼續回答,明天晚上抽出最後三題的中獎者)

蘇小梅就如同靈活的小狐狸一般,一小子躥進了姚澤的房間,一陣香風掠過,姚澤輕聲笑笑,扭頭朝外面看了幾眼,然後輕輕將房門合上。

「事情談的怎麼樣了?」瞧見蘇小梅翹著白嫩的大腿,一臉笑意的捧著姚澤的茶杯喝了起來,姚澤就笑著道:「你倒是不客氣。」

蘇小梅笑眯眯的撇嘴,不以為然的道:「我們都那樣了,還有什麼好客氣的。」

姚澤坐到她身邊,伸手摟住她纖細的腰贍說道:「我們哪樣了,我聽不懂你說的什麼意思。」

蘇小梅咯咯笑著用美眸瞪了姚澤一眼,接著放下杯子,用修剪的漂亮的指甲輕輕掐著姚澤腰身的肉,悻悻的道:「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吃完了抹嘴就不想不認,哼,以後別想再碰我。」說著話,她故作生氣的拍開姚澤不老實的在自己身上亂摸的手,扭頭撅著嘴,不再理會姚澤。

首發:

姚澤就笑著從露面摟住蘇小梅纖柔的腰身,低頭在她雪白的頸脖上吻了幾下,只把蘇小梅吻的躁動起來,扭捏著身子,姚澤才停下來,在蘇小梅耳邊輕輕道:「怎麼,我們的蘇經理生氣了?」

「我才沒有生氣。」雖說自己沒有生氣,但是說話的語氣還是氣哄哄的。

姚澤就笑著扳過蘇小梅漂亮的臉蛋,讓她看著自己,然後輕聲道;「和你開個玩笑呢,怎麼就生氣了,還說當我的情人呢,你這樣可不合格哦,哪有情人動不動就生氣的,小氣鬼。」

「撲哧。」本來蘇小梅還板著俏臉,聽了姚澤最後一句小氣鬼,蘇小梅一個沒忍住笑出了聲,頓時就覺得既尷尬又羞澀。

見姚澤笑的得意,蘇小梅氣的牙痒痒,伸出漂亮的手指,朝著姚澤腰身的松肉掐了過去,嘴巴里嚷嚷道:「讓你欺負我,讓你欺負我,掐死你。」

其實蘇小梅那裡有用力掐姚澤,不過姚澤倒是配合的很專業,齜牙利嘴,彷彿真的掐的疼痛難忍一般,皺著眉,苦著臉,嘴巴里哎喲哎喲的呻吟著。

「去,少裝了,我都沒捨得用勁。」

姚澤悻悻笑了笑,然後再次摟住了蘇小梅的腰身,讓蘇小梅靠在自己胸口,然後輕聲說道:「不鬧了,咱說正事,剛才問你的話你還沒回答我呢,你和你前夫到底談的怎麼樣了?」

聽了姚澤的問話,蘇小梅本來一臉幸福舒展的眉頭,有輕輕蹙在了一起,她有些煩惱的嘆了口氣,煩悶的說道:「別提了,沒想到他現在變的如此暴躁,根本沒法和他嘆,還沒說幾句就大吼大叫。」

姚澤將蘇小梅的臉蛋捧了起來,朝著她帶著愁容的俏臉和身子上看了幾眼,柔聲問道:「他沒動手打你吧?」

蘇小梅輕輕一笑,出聲說道:「幸虧我多長了個心眼,沒敢單獨去和他嘆,所以就打電話嘆來著,誰知道剛剛開口,他就如同瘋子一般大吼大叫,我和說上話,就趕緊將電話給掛了。」

「你都不知道,我現在聽見他的聲音都感覺怕的厲害,趕緊有陰影了,沒和他離婚前到沒覺得他如此恐怕。」蘇小梅此時感覺一陣后怕,暗想幸虧和這種沉悶心狠的男人離了,否則以後真沒法活了。

偷偷瞧了瞧自己身邊,帥氣又有權利的姚澤,蘇小梅有時就覺得有些配不上姚澤,即便是當他的情婦都有些配不上,並不是自己不漂亮,而是蘇小梅一直覺得姚澤太過完美,多金、帥氣、有權利、對女人還很溫柔體貼,這種男人讓原本姿色很不錯的蘇小梅感覺到了自慚形穢。

見蘇小梅情緒波動有些大,臉上露出失落之色,姚澤摟緊了蘇小梅的腰身,將她白皙的小手握進自己手中,然後輕聲安慰的說道:「別擔心,沒事的,這件事情還是交給警方來處理吧,你不能再心慈手軟了,畢竟他犯了法就得用法律的手段來解決,如果再這麼縱容他,哪天說不定真就傷害到你了,現在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一直覺得他是個隱患,其實讓他進去反省反省是件好事,免得害人害己。」

「你知道嗎,其實從他那麼心狠的砸你的車想傷害你開始,我就斷定你們肯定是談不好的,但是怕你誤會我故意整你的前夫,所以我沒有阻止你的想法,現在為了你的安全,我必須通知警方介於此事了。」

聽了姚澤的話,蘇小梅略有感動的拿起姚澤的大手,用她濕潤潤的紅唇在上面吻了一下,然後輕聲說道:「謝謝你這麼體諒我,能認識你是我這輩子最值得慶幸的事情。」蘇小梅一臉認真。

姚澤輕輕摩挲著蘇小梅滑.嫩光潔的臉蛋,笑著道:「以後你恐怕就不會這麼說了,其實我很壞的。」

「能有小梅好像來了興趣一般,笑了笑,摟住姚澤的脖子問道。

「以後你慢慢就知道了。」姚澤笑著朝蘇小梅彈力十足的酥胸上摸了一把,然後繼續道:「剛才說的事情你同意么,讓警方插手此事。」

「警方插手會不會不妥。」蘇小梅有些擔憂的望著姚澤,輕聲說道:「我怕事情鬧大了,把你的聲譽給搞壞了,不能因為我這點小事而毀了你的前途埃」

姚澤安慰的笑著道:「放心好了,縣局局長是我的好朋友,這事我會托他秘密進行。」

「那……那好吧,我聽你的。」蘇小梅輕輕吁了口氣,點頭答應下來,「我對他已經夠仁至義盡了,這幾年一直是我養活著他,離婚時房子也讓給了他,他還這麼狠心的對我,我已經做了該做的,也努力為他爭取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也不能怪我無情了……」蘇小梅輕聲嘀咕著。

「這事不怪你,你是個好女人,蘇經理以後我會好好的疼愛你的。」姚澤聽了蘇小梅的嘀咕聲,溫柔的撫摸著她柔順的秀髮,輕聲在她耳邊說道。

「還叫我蘇經理呢1蘇小梅羞紅了臉,不過還是忍不住嗔怪的對著姚澤翻媚眼。

「我覺得喊蘇經理好聽呀。」姚澤心虛的笑了笑,出聲道。

蘇小梅就不屑的輕哼一聲,彷彿看透了姚澤的心一般,嬌憤憤的道:「是不是嘴裡喊著蘇經理和我做更有快感,就像搞別人的老婆一樣刺激?」

姚澤在心裡暗嘆蘇小梅真夠聰明,自己隨便喊的一個稱呼都能被她猜透自己的想法,心虛的笑了笑,瞧見蘇小梅一臉嫵媚動人,性感短裙下那妙曼的身段泛著誘人的韻味,姚澤頓時感覺口乾舌燥,順手就將她給橫把了起來,在蘇小梅的嬌呼聲中,姚澤嘴裡惡狠狠道:「女人太聰明不好,看我今天不好好調教你一番……」

「呀,姚澤,我錯了……」

「叫我什麼?」

「嗚嗚,老……老公1

「這次乖嘛,來老公賞你個棒棒糖吃。」

「嗯……嗯,疼……老……老公輕點,好大好漲……」

……

半個月後,在工商局局長、副局長以及幾名zhngf部門的領導幹部陪同下,姚澤將縣各大中小型企業再次做了視察,上次zhngf專門為縣裡各大中小企業集合在一起開了次經濟管理、人事管理方面的會議,通過姚澤這次的視察,倒是比前段時間縣長李長安視察時的情況好了些,不管是在用人方面,還是生產管理、時間合理分配上都有了明顯的進步,這說明上次的企業代表.大會還是沒有白開的。

縣企業能否健康發展,說到底zhngf部門還是起著牽引作用的,下午視察完一家食品加工廠后,姚澤就笑眯眯的對幾名陪他的領導幹部說道:「辛苦大家了,今天就到這裡吧,企業健康發展,還得靠眾位共同努力,總體來說,湯山縣現在的總體水平相對於以前還是有所提高的,希望大家今後繼續在這方面多下些功夫,各個企業能夠持續健康發展,對於湯山縣的經濟來說起著無可替代的作用,各位身居要職,責任重大,千萬不可玩忽職守。」

「是是是。」建設局局長陳天然趕緊點頭,點頭哈腰的恭維道:「姚縣長說的極是,我們一定按照姚縣長的指示,一刻也不怠慢的做好自己的本質工作,不讓領導失望,不給zhngf抹黑。」

姚澤含笑點頭,和眾人一一握手后,就打開車門坐進了大眾轎車中,吩咐向成東開車,望著車子漸漸駛遠,副局長李明遠湊到陳天然跟前,疑惑的問道:「陳局長,剛才怎麼不邀請姚縣長一起吃飯,這麼千載難逢與姚縣長搭上線的機會,就這麼錯過了?」

陳天然扭頭瞥了李明遠一眼,沒好氣的道:「這是個什麼破機會,剛才如果我邀請姚縣長去吃飯,肯定是會被批評的,現在時間還早沒到吃飯的時間點,卻去邀請領導吃飯,如果你是領導你會怎麼想,而且尤其是像姚縣長這種實幹的領導,這種東西更加要不得。」

「不過,以後有好的機會姚縣長這條線還是得牽上的,他可是一隻超有力的潛力股礙…」望著姚澤遠去的方向,陳天然在心裡暗自想著。

車子駛出加工廠后,姚澤接到了縣公安局局長李俊陽的電話,說是蘇小梅前夫的案子已經定下來了,判了一年,經過這段時間的敲打,蘇小梅的前夫早已沒有了當初的蠻橫氣,焉不拉幾的向李俊陽保證,在牢里一定好好改造,其實判了一年對於蘇小梅前夫的犯罪行為來說,已經夠輕了,這還是姚澤吩咐李俊陽從輕處分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