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七十二章打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二章打臉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七月中旬的一天,姚澤和往常一樣,下班后回到招待上,讓招待所廚房給做了兩道菜送到自己房間,叫上住在隔壁房間的蘇小梅,兩人邊吃飯邊眉目傳情,吃完飯,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蘇小梅依偎在姚澤懷裡,有些擔憂的說道:「咱們這樣會不會有些過了,萬一被別人瞧見,你可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要不……要不以後咱們別那麼頻繁見面了?」

這段時間,蘇小梅基本上每天都會偷偷跑到姚澤房間和姚澤溫存一番后,兩人在滿足的同時,蘇小梅又有些擔憂起來,畢竟招待所是個公共的地方,萬一讓別人瞧見自己和姚澤有特殊關係,那麼姚澤以後的仕途肯定會受到不小的影響,為了安全起見,蘇小梅猶豫了幾天,才將心中的想法告訴姚澤。

姚澤暗自思索一番,覺得蘇小梅擔憂的不無道理,這段時間自己倒是迷在溫柔鄉,將官場最忌諱的事情給忘了,不過姚澤年紀輕輕精力正旺盛的時候,有這麼個美人做情人,不每天都臨幸覺得不痛快,於是就詢問的對蘇小梅說道:「要不咱買套房子吧,你一個女人,一直住在賓館也不是個事埃」

蘇小梅聽了就幽幽嘆了口氣,臉上帶著愁容的道:「這幾年承包招待所賺的錢差不多被前夫敗光了,現在手頭的錢連首付都不夠,怎麼買房子……」

「誰說讓你出錢了,我來出1姚澤朝著蘇小梅的額頭上親了一下,笑眯眯的道。

蘇小梅聽了就抬起頭,有些緊張的解釋道:「小澤,你別誤會,我剛才說那話的意思不是想讓你給我買房子,我……」

「好了,瞧你緊張的。」姚澤摸了摸蘇小梅的精緻的臉蛋,笑著說道:「即便是那個意思你也沒什麼錯啊,我給你買套房子也是應該的,哪有讓情人掏錢買房子的道理,那豈不是我反倒成了被你保養的小白臉了1

見蘇小梅還要解釋,姚澤就理解的說道:「小梅姐,我知道你怎麼想的,放心好了,我從來沒有想過你是為了圖我什麼而和我在一起,我相信你,這個事情就別再說了,等有時間了咱們去新樓盤看看房子去,買了放在就有個安樂窩了。」說著話,姚澤笑了笑,怕蘇小梅心裡還有些不舒服,就繼續含蓄的安慰道:「其實買這房子也不是完全為了你,在這裡每次動作不能太大,生怕被別人聽到不該聽見的,你也不能放聲喊出來,等買了房子之後我就可以一顯手段,而你也可以不用憋著了,肆無忌憚想怎麼叫都行。」

「要死啦1蘇小梅羞紅了臉,張嘴就朝姚澤肩頭咬了一口,知道這是姚澤故意為了讓自己不多想而故意如此說的,蘇小梅心裡有些感動起來,不過蘇小梅潔白貝齒咬在姚澤肩膀上,倒是讓姚澤心裡覺得痒痒的,就笑著伸手摟過蘇小梅,順勢將她按在發生上,準備大戰一百回合,恰巧在姚澤準備脫褲子的時候,手機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快接電話去。」蘇小梅得意的笑笑,將姚澤推開。

姚澤一臉惡狠狠的模樣說,「等會再收拾你」,說著話,就拿起茶几上的手機,有些鬱悶的問道:「誰啊?」

「哥1電話那頭傳來斷斷續續的哭泣聲,聲音極其熟悉,姚澤皺眉將號碼看了一眼,心頭一緊,趕緊問道:「蕊馨你怎麼哭了,誰欺負你了?」

「哥,我……我那朋友,朋友被警察抓起來了。」林蕊馨聲音有些急切,在電話里抽泣的說道。

姚澤心裡稍定,見林蕊馨哭的傷心,姚澤開始還以為誰把林蕊馨給欺負了,姚澤語氣溫和的說道:「蕊馨,你別急,有什麼慢慢說,你哪個朋友被抓起來了,什麼原因?」

「就是上次那個墮胎,找你借五千塊錢的朋友,她……」

掛斷電話,姚澤拿起公文包,臉上帶著歉意的對蘇小梅說道:「小梅姐,晚上恐怕不能陪你了,市裡出了點事情,我得回去一趟。」

蘇小梅剛才聽姚澤和林蕊馨的對話,大概的猜測到一點,於是體貼的笑著在姚澤臉上親了一下,說道:「我沒事,事情急你就去忙吧,不過天黑了,晚上開車小心點。」蘇小梅本來準備說我陪你的,但是突然想起自己的身份,這話硬生生給憋了回去。

姚澤笑著揉了揉蘇小梅烏黑的秀髮,邊往外走邊笑著道:「那愛妃今天就早點休息,鄭明天在臨幸於愛妃。」

「死樣1蘇小梅咯咯嬌笑了起來,見姚澤出了門,她臉上又有些落寞起來,越和姚澤呆的時間長,蘇小梅越發覺得離不開姚澤了,此刻姚澤不再身邊,蘇小梅感覺心裡空落落的,彷彿沒了主心骨一般,假如姚澤有一天厭倦自己了,離開自己了,可怎麼辦?

這一夜,蘇小梅沒有回自己的房間,躺在姚澤的床上,聞著被褥上熟悉的味道,蘇小梅失眠了……

姚澤出了房間便迅速給向成東打電話,然後將車子開到招待所門口,在大門口站了一會兒,瞧見車子緩緩開了過來,姚澤拉開車門坐了進去,然後對向成東說道:「回市裡。」

剛才在電話中,姚澤大概的知道了事情的經過,林蕊馨的朋友李丹丹墮胎之後,原本在學校寢室靜養,今天閑來無聊感覺身體恢復的也差不多了,就讓林蕊馨陪著去逛街,林蕊馨見李丹丹漸漸走出了陰霾,情緒好了許多,不再像開始那般愁眉不展,當然樂意陪著她逛,兩人在商場逛了一陣子,林蕊馨看中了一件裙子,拿在手裡看了看,剛準備問李丹丹衣服好不好看,卻突然發現李丹丹表情憤怒的看著某個方向,接著便是怒氣沖沖的朝著那個方向沖了過去,和那邊一男一女糾纏在一起,林蕊馨慌了神,趕緊跟了過去,才看清那男人不正是李丹丹那個畜生男友,他將李丹丹的肚子搞大了,不管也就算了,竟然還當著李丹丹的面摟著別的女人卿卿我我,挑釁的將鬧事的李丹丹推到在地,還說了很多惡毒的話。

林蕊馨氣憤的走了過去將倒在地上的李丹丹給扶了起來,準備教訓男人一番,卻沒想到李丹丹太過激動,再次沖了上去,抱著男人便朝著他胳膊上啃了起來,男子疼的齜牙利嘴,『啪』的一巴掌將李丹丹扇翻在地,可能事情鬧的太大,商場偷偷報了警,沒一會兒兩名警察便將幾人個帶回了局子里。

到了警局,原本一名年長的警察還在訓斥李丹丹的男友,說他不該出手打女人,但是不知道李丹丹的男友在他耳畔嘀咕一句什麼話,那警察臉色一變,接著馬上將槍頭對準了低聲哭泣的李丹丹,並說李丹丹故意傷人,要被拘留,幸虧林蕊馨當時沒有和李丹丹的男友發生正面衝突,否則此刻林蕊馨連求救的機會都沒有。

車子行駛至市區,向成東對臉上有些陰沉的姚澤問道:「姚局長,現在去什麼地方?」

姚澤目光看向窗外,淡淡道:「人民路警察局分局。」

林蕊馨在外面焦急的等了一會兒,見姚澤還沒來,警局裡面傳出一陣笑聲,接著李丹丹的男友和一名警察握手,然後帶著那個長相妖艷衣著暴露的女人準備離開,林蕊馨氣憤的攔住兩人,責聲質問那名警察道:「他把我朋友打了,為什麼他能走,我朋友不能走!你們這些所謂的警察難道就是這麼辦案的?」

「小丫頭片子,你說什麼呢?」那名警察瞪了林蕊馨一眼,不耐煩的說道:「趕緊給我走,再給我鬧事我連你一起抓起來,明明是你朋友先動的手,怎麼的,難道還有理了?」

林蕊馨冷哼一聲,不屑的道:「你當時再場嗎?你憑什麼斷定是我朋友先動的手,你沒看見她的臉都被那個畜生打腫了嗎,而且你問過事情的起因沒,你作為警察連最基本的辦案程序都不走,還算什麼警察1

「你這小婆娘,罵誰是畜生,張警官把她一起給我抓起來。」那男人惡狠狠的瞪著林蕊馨,見姓張的警官有些猶豫要不要抓這個水靈的姑娘,那男子添油加醋的道:「張警官她剛才侮辱你不是個警察,難道這你也能忍受,再說,她妨礙警察辦案,你已經有權利可以將她給拘留了。」

「呸1林蕊馨一臉厭惡的朝男人臉上吐了口口水,極其鄙夷的怒聲道:「說你畜生都是抬舉你了,你簡直是連畜生都不如,把丹丹肚子搞大了做為一個男人,你竟然冷漠到不管不問,還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於她,像你這種禽獸不如的畜生,我看你還不如撞死得了。」

「賤貨,我看你***今天是活的不耐煩了1本來就壓制著怒氣的男子聽了林蕊馨如此罵自己,原本就不可一世的他已經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也不管這裡是不是警局,陰森著臉就朝林蕊馨沖了過去。

林蕊馨見他如同瘋狗一般沖了過來,頓時嚇的臉色煞白,閉著美眸,暗自嘆息,「今天可能要被這畜生打死了,死姚澤怎麼還不來,快來救我埃」

只聽見『砰』的一聲,林蕊馨納悶這麼重的一下,怎麼不疼?她疑惑的緩緩睜開眼睛,發現剛才那一下不是打在自己身上的聲音,而且李丹丹男友被打翻在地的響聲,接著林蕊馨便聽到極為熟悉親切的聲音,「蕊馨,你沒事吧?」

那男子突然被摔翻在地,本來準備怒罵對他動手的彪形大漢,不經意瞥見旁邊的年輕男子,他頓時驚詫的瞪大了眼睛,「是你1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