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七十三章初展拳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三章初展拳腳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香煙迷幻雙眼、血辰、飛哥無敵,三、四、五題的中獎者,請到『痞子盟』領取獎勵,另,明日六一,不管大家是不是兒童,爆發是必須的,還有就是,大家備受關注的柳嫣嫂子,明天也會有個具體交代,算是提前透露一些,月初了,我給力,希望讀者朋友也能給力,讓月票、紅票、捧場飛起來吧。)

姚澤瞧見被向成東摔翻在地的男人先是一愣,接著陰沉的看著他,沒有語氣的道:「對,是我1

被摔翻在地的男人竟然是郭炎,郭濤的堂弟,組織部部長郭義達的侄子,姚澤和郭濤算是死對頭了,當初的仇恨姚澤還未和郭濤算清楚,不是姚澤不願意報仇,只是沒找到合適的時機,和郭濤之間的恩怨,姚澤一直銘記在心,等的就是一個契機,將他們郭家一舉拿下。

姚澤冷哼一聲,不去管倒在地上的郭炎,走到那名警察身邊,板著臉道:「把你們局長給我叫出來。」

瞧見一個二十齣頭的小夥子沒由來的板著臉,指揮自己做事,那警察頓時就皺起了眉頭,寒著臉,問道:「你這小夥子什麼態度,和誰說話呢,在公安局門口鬧事,你成心找事是吧?」

姚澤沒理會那警察斥責的話,指著被摔的不輕的郭炎,反問道:「他出手打女人,你們不把他拘留起來,反而將他放在走,將那個被欺負的女孩抓起來,這是什麼道理,你們喊口號喊著為人民服務,難道就是這麼服務的?國家發給你們工資,就是讓你們為虎作倀?」

見眼前的小子將自己批的一文不值,言辭間一點都不留情面,說自己就如同說敗類一般,本來想在外人面前扮演自己很有素質來著,不過他此時確實氣的不輕,沒法再扮演下去,頓時臉上陰森的厲害,被一個毛頭小子指著鼻子罵,只怎能不氣?

「小子,我看你是想找事,你和那個打人的傢伙是一夥的吧,敢在公安局門口打人,膽子倒是不小,你們兩個都給我到局裡坐坐,我倒你有多狠。」說著話,他扭頭朝著後面兩個年輕的警察揮了揮手,出聲道:「把這兩人給我帶進去。」

「老子看誰敢動手1向成東怒視著三名警察,踏著步子上前將姚澤護在身後,大有你們敢過來我就廢了你們的氣勢。

「喲喲喲,厲害呀,演戲呢?」瞧見向成東寒著臉,瞪著牛眼怒視著自己幾人,一副忠心護住的模樣,那名年長的警官不由得笑了,笑的很不屑,「現在什麼年代了,跟老子來這套?把老子搞煩了,老子一槍崩了你這小王八蛋,你們兩個把人帶進去,老子還不信邪了,治不了你1說著話,他便雙手負背的轉身朝警局裡面走,沒走出幾步卻突然聽到兩名同事同時發出嚎啕慘叫。

那警官皺著眉頭轉身,瞧見兩名同事捲曲在地上嚎啕大叫,一臉痛苦的捲縮著身子,他頓時就氣憤的連說三個『好』,「你們有種,竟敢襲警,很好,說著話,他便拿出了別在腰間的對講機,開始『召集人馬』」

向成東還要上去教訓那名警官,卻被姚澤伸手攔住,「冷靜點,襲警不是小事1姚澤朝著向成東搖了搖頭,然後拿出手機撥通了市局陳局長的電話……

陳向明此時正在外面應酬,聽見電話響了,於是接通,裡面傳來一個青年人的聲音,自稱叫姚澤,陳向明感覺這名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裡聽過不過就是不大記得了,想了半天也沒個頭緒,正準備出聲詢問的時候,姚澤在電話裡面解釋的說道:「陳局長,去年咱們通過一次電話,因為市局警察到湯山縣搶人事件,咱們聯繫過一次……」姚澤提醒的說道。

「湯山縣搶人案?」陳向明皺眉小聲在嘴裡嘀咕一句,突然想起姚澤這麼號人來,頓時就哈哈大笑了起來,同時抱歉的說道:「記起來了,記起來了,姚澤兄弟真是抱歉,這人啊年紀大了這記性就不好,你可別見怪,這會兒打電話是有什麼事情嗎?」

姚澤就言簡意賅的將事情的經過和陳向明說了一遍,然後最後故意加了一句,受害人是我妹妹的好朋友,沒想到會遇到這種事情,真是讓人憤怒,陳局長你看這事……

陳向明氣憤的說現在有些警察完全是害群之馬,看來時間久了不去管他們倒是有些忘形了,最近得做一下整風,找幾個典型殺雞儆猴,並給姚澤表態說,這件事情一定會給你妹妹朋友一個合理的交代,我這就給分局的范局長打電話,真是太不像話了。

掛斷電話,見向成東還和聞訊趕來的幾名警察對峙,便笑著拍了拍他肩膀,然後拉著一旁的林蕊馨道:「既然他們這麼熱情,那我們就進去坐坐。」旋即姚澤又將臉望向那名警官,厲色的說道:「他們兩個也不能走,如果讓他們兩個走了,後果自負1

見姚澤又是打電話,又是威脅自己,而且傲氣的郭炎見到姚澤后,被那彪悍的年輕男人踹了也沒多大的反應,頓時心裡有些打鼓的拿眼睛打量姚澤,當他注意到門口那輛掛著縣zhngf牌照的大眾轎車時,臉色徒然一變,暗叫一聲不好,可是事情鬧到這個地步,他也不知道怎麼收場,只能硬著頭皮,勸說讓郭炎在留一會兒,郭炎大概了解姚澤的後台,知道此事也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被向成東踹了一腳,只是開始的時候罵了幾句,此刻他倒有些苦惱起來,這件事情的確是他有錯在先,若是遇到別人,郭炎肯定不會願意留下,絕對是拂袖而去了,但是姚澤是他堂哥的死對頭,而且姚澤的後台又比自己叔叔要來的厲害,這一比較之下,郭炎頓時泄了氣,沒有了開始的叫囂勁了。

不過郭炎也算是江平市的『名流』了,什麼陣勢都見過,要說怕姚澤,那他還真沒有過,只是不願意和姚澤有正面衝突罷了,這樣只是兩敗俱傷或者自己吃苦,他父親是生意人,講求以和為貴,去年郭炎和他父親郭海峰到姚澤家中做客,並準備和王漢中提親,將王素雅許配給自己兒子,那時候瞧見姚澤和自己兒子有些不對眼,事後郭海峰便問過郭炎原因,郭炎便將姚澤與郭濤之間的矛盾詳細的告訴了郭海峰,郭海峰當時嚴厲的指責郭炎道:「你要時時刻刻記住,咱們是商人,要以和為貴,你堂哥的事情與你何干,你和別人苦大深仇是個什麼意思,不要小瞧姚澤現在只是個鎮長,他還年輕,以後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千萬別給自己樹立一個強大的敵人。」

一年前,郭海峰的話彷彿還縈繞在耳邊,只是自己想和姚澤不產生矛盾,現在看來,可能?

「說說看吧,你們之間到底是什麼誤會?」將李丹丹從審訊室帶了出來,坐在椅子上的警察對幾人和氣的問道。

「現在知道問這個了?早幹嘛去了。」此時有姚澤在身邊,林蕊馨硬氣的很,沒好氣的瞪了那年長的警察一眼,指責的說著,然後上前將李丹丹拉到自己身邊,站到姚澤身後,小聲對李丹丹說,「丹丹,我哥來了,沒事的,他會幫你教訓那個該死的畜生。」

「蕊馨,謝謝你1李丹丹有些擔憂的看了一眼眼前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年輕人,輕輕扯著林蕊馨的衣袖,小聲說道:「蕊馨,要不算了吧,能出去我就認了,咱們惹不起那個畜生,他家裡勢力很大,別讓你哥哥吃了虧。」

「放心好了,我哥應付的來。」林蕊馨自信的笑了笑,對於姚澤,她算的上盲目的相信,再她看來,沒有姚澤辦不到的事情,每個年華豆蔻的女孩心中都有個很是崇拜的男人,姚澤無疑就是林蕊馨極其崇拜的對象,當然,當事人姚澤是不知道這件事情的。

對於那名警官的問話,沒人開口回答,郭炎是因為心虛不敢開口,而李丹丹是張不開那嘴,和郭炎上床被搞懷孕,還墮了胎,這些事情叫她怎麼回答的了。

姚澤見了也不管他們是怎麼想的,將事情從頭到尾原原本本給那名警察講了一遍,而那名警察就認認真真的做著筆錄,剛敘述完事情的經過,那名警官的電話便響了起來,拿出來一看,是自己局長打來的,頓時就猜出肯定是他們當中誰動用了關係,於是就笑著和姚澤幾人說去接個電話,便急急忙忙走了出去,接通還沒來的急說話,便被電話中氣急敗壞的范右廷罵的狗血淋頭,說他吃人飯不幹人事,整個就是一蠢貨,罵完后,又厲聲交代趕緊放了姚縣長的朋友,將那名打人的混蛋給抓起來,明天我親自審問。

「范局長,另外一方……另外一方是組織部長郭義達的侄子,您看這可如何是好?」被罵后,那警察也是苦著臉,有苦說不出,遇到這種事情也只能暗嘆自己倒霉。

「哦?是這樣啊,姜山你先等會兒,我再請示一下陳局長1說完便掛斷電話,叫姜山的警察站在門口徘回一陣子,抽了支煙后,電話打了過來,范右廷果斷的說道:「把女方先給放了,至於郭部長的侄子,先……哎,先關進審訊室,明天再看情況吧。」遇到這種事情范右廷也是頭疼的很,剛才打電話詢問陳向明,陳向明聽說惹姚澤的人是郭義達的侄子后,只是哦了一聲,短暫的思考後,就交代范右廷先將郭義達的侄子給拘留。

將郭炎也給放了,姚澤肯定不會同意,這一點陳向明是可以肯定的,既然姚澤親自打了電話找自己,肯定是很重視此事,自己如果想兩方都不得罪,放了郭炎,姚澤肯定不會滿意,甚至可能告到沈江銘那裡去,再者此事本就是郭義達侄子郭炎的錯,與公與私,拘留郭炎都是最明智的選擇。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