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七十五章情動於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章情動於心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聽完陳媛媛頗為心酸的婚史,姚澤就輕嘆一聲,感覺有些惋惜,同時又有些同情這個自己大學時代的夢中情人,「你們兩人也都算是名人了,離婚這麼大的事情,怎麼沒人知道?」至少姚澤在新聞或者網路上沒看到有關陳媛媛離婚的消息,便感覺有些好奇。

「陪我聊聊1陳媛媛按了車中的一個按鈕,轎跑立馬變成了敞篷,然後又將椅子緩緩下放,身子半躺在車椅上,漂亮的臉蛋望著淡淡月光,聲音如夢如幻般的輕聲呢喃道:「我們是秘密離婚的,離婚時他生意到了關鍵時刻,求我不要聲張,離婚對他的聲譽會造成很大影響,他們公司的股票可能也會受到影響……」

姚澤笑了,覺得眼前這個漂亮的女人很傻,「他那般對你,你還顧忌他?」首發:

陳媛媛依舊看著天空,淡淡的說道:「其實沒什麼,我和他之間並沒到苦大仇深的地步,和他離婚我也算是解脫了,至少他給了我一筆價值不菲的離婚賠償,當初結婚確實太過草率、也太過天真,現在的生活雖然清閑了些,無聊了些,但是我過的很自在,沒有那麼多煩惱和憂愁了。」

「可以抽煙嗎?」姚澤拿出煙來,陳媛媛輕輕道,「抽吧。」姚澤將煙點上,看了旁邊的俏美人一眼,接著她的話說道:「我看你現在過的似乎並不開心啊?」

此刻,陳媛媛的視線才從天空中的月亮上轉移到了姚澤臉,微微一笑,溫柔的說道:「你還太年輕,對於生活的真諦領悟不夠,真正的現實生活,哪裡像小說那般,天天都浪漫、無憂無慮,當現實生活和柴米油鹽結合起來,你就會理解我今天說的話了,生活的無聊,其實也算是件幸福的事情了,以後你慢慢領悟吧。」說完,陳媛媛綻放出入玫瑰嬌艷開放般的笑意,剎那間點亮了姚澤的心扉,這笑容和她在銀屏上的不同,讓姚澤感覺更加真實,如此溫柔漂亮嬌艷的女人,說姚澤不動心,那絕對是假的。

「陳小姐,我有個問題始終弄不明吧,可以告訴我嗎?」姚澤望著陳媛媛顧盼生輝的俏臉,問道。

陳媛媛此刻心情似乎不錯,就笑眯眯的道:「什麼事情呀,問吧。」

姚澤抽了口煙,點點頭,道:「你這麼一個大明星,為什麼會選擇住在江平市,雖然江平氣候宜人、環境也還不錯,的確適合居住,但是江平市在全國六百多個城市中,似乎顯的毫不起眼,你為什麼選擇這裡?」

「沒看出來你還真八卦,有當記者的潛力,口吻都像記者。」陳媛媛嬌笑的道:「你不會真是記者吧?」

「怎麼會啊1姚澤苦笑不已。

陳媛媛幽幽嘆了口氣,輕聲說道:「大家都知道我的祖籍在華南省,卻沒有人知道,我真正的家鄉在江平市,我從小就是在江平長大的,只不過後來家庭變故,搬遷到了上海,這個事情我從來沒有對外公布過。」說著這裡,陳媛媛似乎勾起了傷心事,臉上呈現出了淡淡憂傷之色。

姚澤沒有繼續問下去,似乎猜到點什麼,只是默默的陪陳媛媛坐在車中,過了好一會兒,陳媛媛美眸望著中央公園那邊被五彩斑斕的燈光照射的美麗噴泉,輕聲呢喃,彷彿在自言自語,又彷彿是說給姚澤聽,「六歲那年,母親發現父親在外面有了外遇,而且父親還偷偷和外面的女人生了個孩子,當時母親氣急和父親大吵了一架,在氣憤的情況下怒罵了父親,而那天也是父親第一次動手打我母親,打的很厲害,打完后就摔門而出,說以後再也不回這個家了,他丟下了我和我母親,和外面那個人女人生活,後來我母親精神太過抑鬱,在我七歲那年,選擇的逃避現實,割腕自殺了……」一行清淚順著那眯眼的眼眸,緩緩流過臉頰、下巴,嘀嗒一聲滴落在她白皙的手背。

「對不起,我不該問你這些1姚澤輕輕嘆息,拿出自己的手帕遞給陳媛媛,陳媛媛紅著眼眶,笑了笑,搖頭道:「沒事,能有個人聽我講心事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用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淚水,陳媛媛將手帕拿在手裡看了一陣子,而後笑了笑,輕聲自語道:「現在用手帕的男生罕見了1說完,她說了聲謝謝,將手帕還給了姚澤。

兩人又在車中坐了一陣子,彼此沒有說話,姚澤知道陳媛媛此時心情恐怕不佳,也許更想一個人待會,就輕聲說道:「時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陳媛媛輕輕點頭,姚澤推開車門走了出去,扭頭有個問題想問陳媛媛,不過看她此時也沒什麼心思,便欲言又止,將自己的困惑吞進了肚子里,不過陳媛媛似乎側面長了眼睛一般,沒有看姚澤,但是卻笑著道:「想問什麼就問吧,何必婆婆媽媽。」

姚澤悻悻一笑,站在車前,雙手撐在車子上,出聲道:「為什麼是我?」

「什麼?」陳媛媛疑惑的扭頭望著姚澤。

「我的意思是,你心裡的這些秘密為什麼告訴我這個只見過兩面的男人?」姚澤笑了笑說道。

「你是男人嗎?頂多是個大男孩吧?」陳媛媛抿嘴笑了笑,解釋的道:「因為我們是鄰居,因為我在江平一年多沒交過一個朋友,因為我感覺你人還不錯,因為你現在這個樣子長的像我年輕時候的初戀,那個時候他也時常帶著一條手帕,這樣解釋,夠,滿意了嘛?」陳媛媛笑面如花,一臉嫵媚的望著姚澤,兩條柳眉輕輕一挑,差點把姚澤的魂兒給挑沒了。

「滿意1姚澤出了會兒神,笑著點頭,說了聲晚安,然後轉身就走。

「喂,大男孩1

姚澤有些鬱悶的扭頭,「陳小姐,我二十四了1

「二十四在我眼中也是大男孩。」陳媛媛抿嘴而笑,然後伸手道:「手機拿來用一下。」

「……」姚澤一陣無奈,從兜里掏出手機遞給陳媛媛,只見她迅速的按了一串號碼,撥通,接著她皮包里的手機響了起來,掛斷電話,陳媛媛晃了晃姚澤的手機,然後道:「這是我的號碼,我想,我們可以試著做朋友1

姚澤心裡一陣興奮,剛才走之前就想要電話號碼來著,但是又怕太過唐突,所以忍了下來,沒想到陳媛媛倒是主動給了自己,接過自己的電話,姚澤臉上並沒有表現的多興奮,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我算你在江平的第一個朋友吧?」

「嗯,第一個1陳媛媛點了點頭,輕聲應諾。

「哈哈,那我這可真是榮幸呀1哈哈笑了兩聲,又深深看了陳媛媛一眼,才和她揮了揮手,朝著隔壁的別墅走去。

陳媛媛望著姚澤的背影,輕聲笑著道:「真是個不錯的大男孩1

……

看著電視,王素雅覺得有些困意了,就起身關掉電視,剛準備上樓睡覺,房門突然被打開,瞧見姚澤笑著走了進來,王素雅先是一愣,接著無比俏臉的臉蛋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小澤,這時候怎麼回來了?」

姚澤換上拖鞋,看著一身絲綢睡衣裝扮的王素雅,笑眯眯的道:「突然想你想的厲害,就回來了。」

「沒個正經1王素雅清脆的說了姚澤一句,臉上看上去清淡素雅,心裡卻是很喜悅的。

姚澤換好了拖鞋走到王素雅身邊坐下,又伸手拉著王素雅在自己旁邊坐著,笑眯眯的道:「姐,你有沒有想我啊?這都……大概有半個月沒見了。」

「別胡說1王素雅破天荒的臉蛋紅了一下,不過馬上就恢復如初,心裡卻不像臉上表現的那麼淡定,姚澤其實現在心裡大概能夠了解王素雅對自己的感情,所以以前那種敬畏和一絲不苟的言語早拋到爪哇國去了。

伸手就將胳膊放在了王素雅的肩膀上,故作大大咧咧的道:「以後我不想喊你姐了。」

姚澤將手放在王素雅肩膀上,王素雅只是輕輕扭動了一下身子,就不再動彈,默認了姚澤的『卡油』舉動,聽了姚澤的話,王素雅如有靈氣般的美眸疑惑的看向姚澤,輕聲問道:「為什麼不想喊姐?」

瞧見茶几上的茶杯,姚澤知道是剛剛王素雅喝過的,就拿起杯子捧在手裡,吧唧吧唧的喝了起來,姚澤是故意這麼乾的,他想用親密的動作和曖昧的言語慢慢的改變王素雅對自己的感情轉變。

果然,瞧見姚澤捧著自己的杯子喝了起來,王素雅清秀俏麗的臉龐又是一紅,趕緊將頭扭向一旁,不讓姚澤看見自己臉上的緋紅。

姚澤狡黠一笑,喝了幾口水后,將茶杯放回了茶几,胳膊再次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回答著王素雅剛才的疑惑:「喊你姐都這麼多年了,我想換個稱呼1

「不如叫你素雅吧。」

「不行1王素雅微微蹙了蹙柳眉,輕輕搖頭,臉上呈現出不願意的神色,這表情看在姚澤眼裡倒像是憨態可掬的可愛,心頭不由得一熱,就有一種衝動想向她毫無瑕疵的清秀臉蛋上狠狠親一口。

姚澤動了動身子,輕輕貼著王素雅坐著,火熱的眼神注視著王素雅,放在她肩膀上的手也漸漸向下滑落,經過後背,輕輕摟在了她的柳腰上,「素雅姐。」姚澤有些口乾舌燥的喊了一聲,火熱的眼神下,嘴巴緩緩的湊了過去。

王素雅怔怔的望著姚澤漸漸湊來的嘴巴,正當姚澤要得逞的時候,王素雅遽然清醒過來,輕輕推了姚澤一下,「別胡鬧了,時候不早了,早些休息吧,我先上去了。」說完,掙脫開姚澤的臂膀,穿著拖鞋朝著二樓走去。

姚澤望著王素雅倩麗的背影,苦苦一笑,輕聲嘀咕道:「還是不能操之過急啊,此刻她恐怕心裡極其矛盾吧」姚澤有些後悔剛才的舉動。

正如姚澤所料,王素雅回到房間后,靠在牆壁上,心裡撲通撲通不停的加速跳動,姚澤那溫柔的表情和湊過來的嘴唇一直在王素雅腦海里回蕩著,揮之不去。

這一夜,王素雅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竟是失眠了。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