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七十六章包廂的情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六章包廂的情趣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正坐在辦公室低頭批閱文件,看到傷腦筋的文件就皺起了眉頭,摸著旁邊的茶杯,抿了一口,卻發現杯子早已經空空如也,只剩一點濕巴巴的茶葉沫子,起身去倒茶,發現茶瓶里也是空蕩蕩的,頓時就有些惱火,將杯子重重的放在了辦公桌上,嘴裡嘀咕道:「這個小李不知道整天在搞什麼1

恰巧這個時候,縣長李長安走到姚澤辦公室門口,聽到了姚澤的抱怨,就笑著走進來說道:「姚縣長這是生誰的氣啊?」

姚澤苦笑著指著對面的沙發讓李長安坐,自己也起身坐了過去,遞給李長安一支煙,說道:「茶是沒有的喝了,我這裡沒水,也不知道小李這秘書是怎麼當的,最平常的小事情都做不好,以後怎麼敢把事情交給他做。」

李長安點燃姚澤給的煙,眯著眼睛抽了一口,笑著道:「你就別怪他了,今天早上接到消息,他的老丈人偏癱了,現在正住院了,我估摸著他和他媳婦到醫院照看去了。」

「是嗎?」姚澤驚訝了一下,望著李長安不可思議的說道:「我前幾天看王主任身體還不錯啊,怎麼突然就癱瘓了?」

李長安似有深意的吐著煙圈,冷笑一聲后,淡然的說道:「年紀一大把了,還玩刺激的東西,能不癱瘓嗎,據外面傳的消息,昨天晚上王主任和幾個朋友去了休閑洗浴會所,那種地方的女技師個個穿的都是極其暴露,隨便扭幾下屁股,拋幾個媚眼,你說老王那種年紀的,能受的了?何況他本身身體就差……」

「你是說,他的病情是在洗浴會所發作的?」姚澤苦笑了一聲,無奈的問道。

「嗯。」李長安輕輕恩了一聲,然後翹著二郎腿,望著姚澤笑著道:「還有更可笑的,你猜怎麼招?」

姚澤思索一下就說道:「難道是癱在了女人的肚皮子上?」

「哈哈,姚縣長果然聰明官場之財色誘人。那老傢伙在休閑會所被年輕的女技師按的渾身躁動,就點了特殊服務,脫了褲子正準備幹事的事情,突然就卡殼了,真是為老不尊的傢伙。」感覺自己幸災樂禍的太明顯,李縣長又悻悻一笑,接著就吧唧吧唧的抽著煙,吐出一圈圈的煙霧。

對於王大忠的事情姚澤並不怎麼在意,他和王大忠說話的次數不超過三次,算不上熟悉,也就沒必要假惺惺的嘆息王大鐘怎麼怎麼樣……

不過,姚澤知道李長安為何如此興奮,以至於沉穩老練的他,在自己面前表現的有些失態,答案很簡單,縣委主任王大忠可以說是郭守義最為忠誠的盟友,王大忠突然出事,對於郭守義來說就等於折損了一員大將,常委會上少了一名得意的助手,這對郭守義來說,是極其大的損失。

那麼如此看來,李長安此刻來找自己,恐怕是為了新的縣委辦公室主任人選而來的吧?

雖然揣摩到了李長安的用意,不過姚澤還是故作疑惑的問道:「李縣長,你大早上的過來找我,應該不止是為了告訴我王主任癱瘓的事情吧?」

李長安眯眼點頭笑了笑,望著姚澤,略含深意的問道:「王主任這次算是徹底的栽跟頭了,現在縣委主任的位置空了下來,姚縣長覺得誰頂上去比較合適?」

此時,縣委主任的位置空了下來,一定會有很多人惦記著這個位置,如果姚澤此時過早的說出自己的想法,那才傻子了,不管姚澤此時支持了誰,另外那些競爭者都會怨上姚澤,現在姚澤並沒有和李長安統一戰線,所以也不會和李長安說心裡話。

見姚澤皺眉思索,李長安就在姚澤耳邊溫聲說道:「姚縣長,你要考慮清楚,這次可是咱們的一個絕佳機會,如果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後想在常委會上有一席之地那就不容易了,你是知道郭書記是有多獨裁的……」

姚澤輕輕點頭,將煙蒂塞進煙灰缸,笑著說道:「李縣長,你也知道,我才來湯山縣不久,對於人事調動也沒什麼發言權,你來問我可真是為難我了,具體的人選現在我恐怕告訴不了你,不過我倒是可以聽聽李縣長你是怎麼想的?」

李長安笑著道:「姚縣長,我覺得縣委辦公室副主任秦峰直接頂上去最為合適,也最為合理,副升正無可厚非嘛,再說,這個秦峰辦事能力也還是不錯的,絕對可以經得起組織的考驗。」

「秦峰?」姚澤在腦海里搜索這個人的信息,想起前些日子在酒桌上喝酒,是有一個姓秦的主任敬過自己酒,年紀大概四十來歲,白白胖胖,看上去倒還算精幹,其實對於選擇縣委主任位置的人選,姚澤大概的方向和李長安一致,那就是挑選和郭守義沒什麼來往的領導幹部,能夠在常委會上壓制郭守義,當然是姚澤樂見其成的事情。

「李縣長,這樣吧,先容我回去想想,對於人事上的事情我確實不能做太多評價,畢竟對很多同志都還不甚了解,也給不了你什麼意見1姚澤笑了笑,解釋的說道,此刻他肯定不會表態,姚澤想要的效果是在最危急的時候,幫襯李長安一把,讓他牢牢記住自己的恩情,以後和他合作起來才會更順利。

聽了姚澤推脫的話,李長安臉上有些不高興,但是也沒有表現的太明顯,只是起身笑了笑,然後說,「姚縣長你再仔細考慮考慮,我就不打擾你工作了,有什麼想法隨時可以來找我。」說完,便邁著步子走了出去。

這一天下來,有好幾撥政府里的頭頭腦腦過來和自己聊『工作』,看上去及其熱情,連以前沒怎麼來往的陸仁賈副書記都跑過來和自己『寒暄』了半天,最後目的也和李長安一樣,問姚澤有沒有合適的人選,想打探姚澤的虛實,陸仁賈跑過來和自己寒暄,姚澤敢斷定一定是郭守義授意的,姚澤自然是用打太極的方式將陸仁賈的問話無形的給化解掉。

下班后,陸仁賈來電話邀請姚澤一起到酒店吃飯,說是有縣裡的幾位常委和郭書記,姚澤心裡暗自思忖,這頓飯一定是吃不得,否則自己就等於選擇站在了郭守義的陣營,即便自己事實上不會選擇站在郭守義這邊,但是李長安還會信自己嗎?

這個特殊的時候和幾位常委還有郭守義吃飯,還有誰會不認為自己是郭守義那邊的人?

「陸書記,真是抱歉,今天還有些事情要處理,這飯咱們下次再吃吧,下次我請你和郭書記1姚澤笑眯眯的說道。

那邊陸仁賈對坐在一邊,看著自己打電話的郭守義皺著眉搖了搖頭,郭守義頓時便冷著臉輕哼一聲,臉色漸漸陰沉起來。

陸仁賈掛斷電話后,郭守義就說道:「不來吧?」

「嗯,說有些事情,這小子到了這個時候還想和稀泥,真是可笑1陸仁賈不屑的撇了撇嘴。

郭守義咬著牙道:「既然你不來,那麼就別管我不客氣了。」

「哼,這個姚澤恐怕早就選擇站在李長安那邊了,真是夠狡猾的,這段時間恐怕一直在暗中搞建設吧!這小子真是不簡單啊,和稀泥的技術也高超。」另一頭沙發上,統。戰部長袁有光手裡夾著煙,翹著二郎腿將姚澤誹謗一頓。

『不管他怎麼和稀泥都是沒用的,這是在湯山縣,跟我作對,哼哼哼哼1郭守義冷笑了起來。

下班后,回到招待所,姚澤剛剛將門打開,一個倩影呼啦一下子躥了進去,姚澤無聲的搖頭笑了起來,「你是屬猴子的呀?」

一身靚裝打扮的蘇小梅嬌笑著白了姚澤一眼,撅嘴說道:「你討不討厭啊,誰讓你下班這麼晚,我都快望眼欲穿了。」

姚澤笑著將房門關上,走過去一把將蘇小梅摟住懷裡,聞著她身上散發的淡淡幽香,姚澤剛才鬱悶的心情頓時感覺好了許多,在蘇小梅白皙的脖間親了一下后,問道:「還是讓下面送菜上來吃?」

蘇小梅搖了搖頭,「天天吃招待所的飯菜都膩了,要不今天咱們出去吃?」怕姚澤不同意蘇小梅趕緊又說道:「咱們找個偏僻點的地方,到包廂裡面吃,不會被發現的。」

姚澤笑著緊緊摟住蘇小梅的腰身,輕聲在她耳邊說道:「如果我不答應,你是不是會生氣?」

「嗯1蘇小梅媚笑著點頭,翹臀時不時的摩擦著姚澤的下身,那彈性,讓姚澤有些把持不住的支起了敞篷,感覺有些口乾舌燥起來。

姚澤放在蘇小梅腰間的手慢慢向上移動,一把握住了那碩大挺拔的玉。峰,開始揉捏把玩起來,玉。峰被他揉捏成各種形狀,無與倫比的柔軟讓姚澤有些愛不釋手。

蘇小梅緋紅著臉,嬌媚的喘著氣,忸怩著身子道:「別鬧了,先去吃飯,現在餓的都沒力氣啦,晚上在……晚上在讓你欺負。」

姚澤咬著蘇小梅的耳根輕輕說道:「可是我現在就想欺負你怎麼辦,誰讓你誘惑我的1

蘇小梅聽了就嬌憤的道:「誰誘惑你了,是你自己好色,還非得賴在別人頭上,哼,你現在如果給我來強的,我就一個星期不理你,飛憋死你不可1

姚澤悻悻的放開了蘇小梅,如此美人在側,憋一個星期還真是太困難,見蘇小梅得意的抿嘴笑了起來,姚澤就翻著白眼道:「你敢威脅我,走著瞧,看我晚上回來了怎麼收拾你。」

「吃完晚飯我就直接回自己房間,看你自己欺負我,哼1

「……」姚澤對著蘇小梅翻了個死白眼。

晚飯依舊選在了上次那個小飯館的包廂,兩人情意綿綿的吃著飯,蘇小梅突然拖了高跟鞋,用穿著絲襪的小腳輕輕的蹭著姚澤的大腿,然後緩緩的伸進了姚澤大腿內側最敏感的地帶,摩擦起來,姚澤正喝著酒,被蘇小梅這麼以刺激,身子一個激靈,一口啤酒噴了出來,那狼狽的模樣惹的蘇小梅捂嘴媚笑起來,直笑得花枝招展,胸部更是隨著身子的起伏,顫顫巍巍好不壯觀。

姚澤惡狠狠的瞪著蘇小梅,咬牙切齒道:「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在玩火1

蘇小梅柳眉一挑,一臉挑釁的嬌聲道:「這是在外面,你能拿我怎麼樣,我就要玩火,就要騷擾你,就是要讓你憋的難受,看你還敢不敢欺負我,哼1

聽蘇小梅這麼說,姚澤突然笑了,笑的異常邪惡,他起身將包廂的房門從裡面反鎖住,然後將窗帘給拉上,緩緩朝著蘇小梅走了過去,嘴裡說道:「今天我就借地發揮,讓你知道玩火是什麼下場1

「姚澤你幹嘛,別胡鬧,這裡會被發現的。」見姚澤真打算在這裡和自己做,蘇小梅嚇了一跳,苦著臉,嬌聲道:「不玩啦,真的會出事的,都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總行了吧1

姚澤望著蘇小梅火辣的身材,以及被超薄肉色絲襪包裹著的性感美腿,心裡火熱不已,嘿嘿笑了兩聲,姚澤已經走到了蘇小梅的身邊,輕輕躬腰在她耳邊輕聲說道:「現在道歉,不覺得晚了嗎?是你把我弄起了火,當然也得有義務幫我熄火啊1說著話,她一把將坐在座位上的蘇小梅給橫抱在了懷裡,在蘇小梅輕聲嬌呼聲中,姚澤邁出兩步將她扔在了旁邊的小沙發上,接著在蘇小梅半推半就的情況下,姚澤激動的將她的肉色絲襪扯的稀爛,然後脫掉褲子,釋放出已經雄赳赳的大傢伙,不由分說的掰開蘇小梅修長的美腿,然後握住自己的物什,一點點的朝著蘇小梅裡面擠了進去。

當姚澤全部沒入時,那溫熱緊蹙的柔軟感讓他忍不住的呻吟出來,蘇小梅身子也是被那東西給充斥的滿滿的,身子酥麻不已,揚著媚意連連的俏臉,在姚澤有節奏的搖擺下,蘇小梅跟著姚澤的節奏,哼唱出動人的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