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七十七章顯山不露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七章顯山不露水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面如桃花,眼神迷離,衣衫不整官場之財色誘人。

這是蘇小梅和姚澤纏綿后的真實寫照。

望著自己腿上的肉色絲襪被姚澤撕的破破爛爛的,蘇小梅就有些嬌憤的怒視著姚澤,憤憤不平道:「你說說看,被你搞成這樣,等會怎麼出去見人?真是個野蠻的傢伙1

姚澤系好褲腰帶,坐在蘇小梅身邊,朝著她緋紅的臉蛋上親了一口,悻悻笑著道:「剛才的確是激動了點,誰讓你這麼誘人的,每次和你做的時候就異常興奮,今天在這麼個場合心裡難免就更加興奮了。」說著話,姚澤將手伸到蘇小梅的腿上,拽著蘇小梅破爛的絲襪,將她的絲襪扯的更加慘不忍睹,蘇小梅就嬌呼的捲縮著腿,拍打著姚澤的手,道:「幹嘛呢你,還撕上癮呢?」

姚澤沒好氣的停下動作,指著她腿上的絲襪道:「不撕了,你準備就這麼穿著走出去嗎?」

「我自己不會脫嗎,還需要你多次一舉的去撕?」蘇小梅嬌哼一聲,指著姚澤道:「你,把臉轉過去,我要脫絲襪了。」

姚澤嘿嘿笑著道:「你什麼地方我沒看過,還有必要迴避?」

「你避不避?」蘇小梅氣憤的插著小蠻腰,怒視姚澤。

……

進去時穿著絲襪,出來的時候腿上的絲襪卻沒有了,小酒店的女服務員總覺得蘇小梅打扮和進去的時候不同,不過到底哪裡發生了變化,她卻不怎麼記得清楚了。

「丟人死了。」出了小酒店,蘇小梅紅著臉掐了罪魁禍首的姚澤一把,然後兩人分開乘坐計程車回了招待所。

剛回到自己房間,坐下沒多久,一陣咚咚咚的敲門聲響起,姚澤就自言自語的道,不是說晚上不過來陪我了嗎,咋又想通了呢?

姚澤眯著眼笑著去開門,門一打開,不由得愣了一下,門外站著的哪裡是蘇小梅,竟是早上李長安提起的縣委辦公室副主任秦峰,見他一身正裝,規規矩矩的站在門口,臉上帶著恭敬的微笑,而在他旁邊站著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唇紅齒白五官還算端正,應該是他媳婦。

見到丈夫經常提起的姚縣長,秦峰的妻子頓時就有些震驚起來,原本以為姚縣長應該是個三四十歲的中年男人吧,竟是沒想到如此年輕,天啊,他才二十齣頭吧?

見自己妻子表情有些不太禮貌,秦峰趕緊偷偷拽了一下她的襯衣下擺,提醒她注意影響,然後笑著對開門的姚澤道:「姚縣長,大晚上來打擾您真是不好意思,不知姚縣長現在有沒有空?」

姚澤就笑著道:「是秦主任吧,沒事的,快進來坐。」

姚澤給兩人倒了熱水,兩夫妻趕緊拘束的端過杯子,趕忙說謝謝,姚澤就在他們對面坐下,品了口茶后,笑著對秦峰道:「秦主任,品品著茶如何。」

秦峰端起杯子輕輕吹了口氣,然後抿了一小口,眯著眼睛回味一番,一臉謙遜的笑著說道:「姚縣長,好茶啊,入口時雖有些苦澀,但是入喉后卻清涼甘甜,唇齒留香,再看著茶葉與茶水的色澤,應該是武夷岩的頂級大紅袍吧?」秦峰砸吧著嘴巴,一臉享受的品評道官場之財色誘人。

姚澤笑了兩聲,點頭道:「哈哈,秦主任真是此中老手啊,一點都沒錯,確實是上好的大紅袍,這品茶就如同品人生百態,人生如茶、茶如人生,總是需要先苦后甜的,而這做事情也是一樣,做任何事情,只要付出了努力,就不怕得不到好的結果。」

秦主任暗自揣摩著姚澤話里的意思,心裡想,姚縣長應該知道我來的意思,說出這些話,到底是暗示什麼意思呢,是支持我,還是反對我?

秦主任還在思索,姚澤的聲音再次傳入他的耳朵,「秦主任,你今天來的目的我知道,這個事情我也不能給你打什麼保票,給不了你什麼結果的,其實不瞞你說,李縣長為了你的事情早上也來找過我,我也沒給出他結果來,不過秦主任也不要太過強求,有些事情還是順其自然的好。」

秦峰想不通姚澤話的含義,這此刻也不太好問,見時候不早了,就朝著自己媳婦使了個眼色,和姚澤告辭,走到門口姚澤才想起剛才秦峰媳婦放在茶几上的禮品,於是趕忙喊道:「秦主任,那些東西你得帶回去,可不能讓我范了錯誤,把東西提回去,咱們以後就是朋友1

秦峰一聽,心中大喜,此刻才領會一點姚澤剛才說話的意思,於是趕緊對自己媳婦說道:「我就說了,姚縣長剛正不阿,怎麼會收你那些東西,以後別亂出餿主意,趕緊把東西提走。」說著話,他朝姚澤悻悻笑了笑。

秦峰的媳婦愣了一下,心想敢在姚縣長面前責怪老娘,看老娘回去不整死你,礙於姚澤在場她也不好發脾氣就照秦峰的吩咐將禮品給提了出來。

「用誰不是用呢1送走秦峰,姚澤笑了笑,心想,只要能在常委會上克制郭守義,用他有何妨?!辦公室主任雖然屬於常委行列,不過真正的實權卻沒有多少,只要不是和郭守義一心的幹部,都是可以收編的對象。

秦峰走後沒多久,政法委書記江德柄、組織部部長黃俊都打來電話詢問姚澤縣委辦公室主任有沒有合適的人選,並含蓄的說如果姚縣長有合適的人選一定會支持姚縣長。

江德柄和黃俊與上一任的何縣長走的很近,而何縣長是沈江銘的人,這兩人自然也跑不掉,何惲走之前也肯定交代過兩人,姚澤與沈江銘之間的關係,所以才能解釋姚澤剛來湯山縣兩人便暗中和姚澤示好的原因。

掛斷兩人的電話,姚澤暗中揣摩一番,最近分管經濟的副縣長張子清與李長安走的很近,應該是結成同盟了,假如自己一方也加入進來算上江德柄與黃俊,那麼總共就是五位常委,其中武裝部政委屬於打秋風行列,誰都不支持誰的『無派』人士,在去掉一個暫時懸空的縣委辦公室主任,十二位常委裡面,支持郭守義的也是四人,兩方勢力五五之分,如果王主任沒有出事,姚澤和李長安是無論如何也鎮不住郭守義的,可是現在政局不同了,李長安說的對,這是一個與郭守義想抗衡的最佳時機了,如果能將縣委辦公室主任的位置拿下,那麼自己與李長安之間的同盟反而能夠反壓郭守義一籌。

時機終於到了!

姚澤心裡隱隱有些激動,那麼現在最關鍵的一票就在武裝部政委手裡了,想到這裡,他趕緊拿出電話撥給了沈江銘。

一場真正的逐鹿之戰漸漸在毫無聲息中滿慢慢展開……

星期二的常委會議接近尾聲,郭守義環繞忠常委一眼后,抿了口茶,笑著說道:「相信大家都知道王主任的事情了,挺惋惜的,我在這裡就不多說了,縣委主任一直責任重大,也不能一直將這個位置懸空這不是,今天按照大家的意思,選出了兩位候選人,一位是縣政府主任陳鍾瑞另一位便是縣委辦公室副主任秦峰。」

「這兩位都是咱們縣的好乾部,能力也挺大,不過畢竟這縣委主任的位置只能兩人中選一個,希望沒被選上的不要氣餒和抱怨。」說著話,他朝著副主任秦峰看了一眼,輕輕一笑,那意思彷彿是說給秦峰聽一般。

不過,此時的秦峰心裡確實沒什麼底,郭守義霸權湯山縣很多年,想從他嘴裡搶肉,談何容易?想到這裡,秦峰不停的用手擦著額頭上的細碎汗珠,反觀陳鍾瑞就要淡定許多,彷彿胸有成竹勢在必得一般,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顯得極其輕鬆。

郭守義不知道的是,他的情婦其實和陳鍾瑞有些一腿,如果知道兩人其實早就鬼混在一起,給自己戴了頂大綠帽,不曉得他還能否如此淡定賣力的幫陳鍾瑞上位。

「李縣長,你覺得他二人,誰更適合頂上這個位置?」郭守義一臉淡然的看著旁邊的李長安,語氣平淡如和路人甲說話一般,完完全全沒將他這個湯山縣的二把手放在眼裡。

對於郭守義的態度,李長安雖然氣憤,卻並未表現出來,只是淡淡一笑,接著就出聲道:「開會以前我就和郭書記談論過這件事情,我還是堅持我的想法,讓縣委副主任秦峰頂替王主任的位置,副主任頂替主任的位置,這無可厚非,而且秦主任在縣委辦公室工作多年,經驗豐富,肯定比政府辦公室主任接手工作,上手的要更快。」

郭守義沒有接李長安的話茬,似乎直接將他的話給忽略過去,望著右手邊的陸仁賈副書記問道:「陸書記你是怎麼看的?」

陸仁賈輕輕吹著茶杯的茶水,小小的抿了一口后,板著臉道:「我不同意李縣長的說法,這種說辭太過墨守成規了,誰說政府辦公室主任就不能勝任縣委辦公室主任,一個人的能力大小並不是看他在某個工作崗位待了多少年,而是得看他政治覺悟夠不夠,有沒有作為一把手的覺悟,能不能領導手下把工作干好,陳主任在主任的位置上幹了不少年,一直都是擔當著政府辦公室主任一職,能在政府辦公室搞好,那麼也一定能在縣委辦公室干好,而秦副主任不同,他一直干著輔助主任的工作,突然讓他升到主任的位置,他適應的了嗎?我認為陳主任更合適這個位置。」

分管經濟的副縣長張子清聽了陸仁賈的話,不屑的冷哼一聲,出聲道:「扯的竟是沒用的話,你直接說你支持陳鍾瑞不就行了?說了一大推沒有的廢話,真是不知所謂1

「張子清,你……」陸仁賈氣急,想想自己和他的恩怨,陸仁賈冷笑的不予理會張子清,心裡暗想,以前我能打壓力,以後照樣能,你既然明確的選擇站在李長安那邊,就等著郭守義瘋狂的打壓吧,遲早有一天把你趕出湯山縣。

「大家不用為此事爭論不休,既然雙方各持一詞,那麼就投票表決吧。」這是郭守義一慣的殺手,這麼多年常委會被他牢牢把持住,屢試不爽。

陸仁賈笑了笑,率先道:「我支持陳鍾瑞同志1

副縣長張子清道:「我支持秦峰同志1

紀委書記、宣傳部長、統。戰部長紛紛支持陳鍾瑞。

郭守義得意的笑了,「李縣長,表決吧1

李長安看著現場的形式在心裡無力的哀嘆一聲,苦澀的出聲道:「我支持秦峰同志。」即便算上一直處於和稀泥狀態的姚澤,自己這邊也才三人,怎麼和郭守義斗?

「那麼姚縣長呢?你選誰?」郭守義此時明顯帶著挑釁的意味,你姚澤既然不知好歹就讓你永世不得翻身。

姚澤一臉悠閑自在的看了看坐在一旁的秦峰和陳鍾瑞笑著道:「我覺得陳主任更適合當政府辦公室主任。」

郭守義開始聽姚澤說,陳主任更適合的時候,臉上不由得露出驚喜之色,但是聽完姚澤後面的話,郭守義的臉完完全全的垮了下去,從鼻子里冷哼一聲,暗想,就你們三個想翻出我的手掌心簡直是痴人說夢,自己這邊佔據了明顯的優勢。

「江書記還有黃部長,你們已經很久不參與到縣委會議的表決當中來了,既然當了常委,就要履行職責才是嘛,不要總是棄權,今天這個事情關乎重大,可不要在棄權了。」郭守義對著兩人,笑眯眯的說道,似乎兩人和他關係很好似的。

江德柄笑著點頭,道:「郭書記說的是,是該做個表決了,總不能一直站著茅坑不拉屎,會被人戳脊梁骨的。」

旁邊的組織部長黃俊笑眯眯的跟著點頭說是。

郭守義見江德柄同意自己的說法,以為兩人要支持自己,頓時就哈哈笑著道:「那二位到底選誰呢?」

「我同意姚縣長說的,秦峰同志更適合縣委辦公室主任一職1

「我也同意姚縣長說的……」

唰!

會議廳突然安靜下來,郭守義興高采烈的老臉也有興奮便的冷峻起來,情況怎麼會突然發生了這種轉變。

這是郭守義當書記以來,第一次感到了危機感!

雙方已經呈五五之勢!

眾人將目光看向了唯一還沒表決的武裝部政委,只見,武裝部政委輕鬆的笑了笑,然後朝著低頭喝茶的姚澤深深的看了一眼,擲地有聲的說道:「我支持姚澤縣長……」

安靜,會議室這次變的死一般的安靜。

郭守義感覺心臟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怎麼會這樣,這怎麼可能?

天啊,常委會把持這麼多年,今天竟然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