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七十八章偷情與被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八章偷情與被殺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常委會議結束了,郭守義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會議室的,陳鍾瑞臉上青的如吃了蒼蠅一般。

今天的會議必將會迅速的在縣委、縣政府、已經下屬的執政單位傳開,湯山縣的郭老虎今天敗了,敗給了一個二十齣頭,才來湯山縣不到兩個月的副縣長……

而姚澤在今天一仗之後,勢必在湯山縣的地位直追郭守義,成為湯山縣實權派的第二人,縣長李長安都無法與其相比。

眾常委都不明白,和郭守義關係不錯的武裝部政委為什麼會突然調轉槍頭,幫著姚澤狠狠的刺了郭守義一下。

誰都不知道姚澤其實那天在秦峰找過他后,他便聯繫了沈江銘,從沈江銘那裡得知,其實武裝部政委一直是屬於他這邊的人,和市局局長是老戰友,而市局局長又是沈江銘多年的老朋友。這麼一聯繫,在市局陳向明就幫著姚澤牽線搭橋,順利的將武裝部政委閆閩划落到了自己這邊,陳向明告訴閆閩,姚澤是沈江銘的子侄時,閆閩還大吃一驚,本來和郭守義關係還不錯的,再三考慮利害后,閆閩義無反顧的投向了姚澤這邊,即便是市委的逐鹿之戰,閆閩也是看好市長沈江銘,至於書記張愛民,雖為市委一把手,但是他屬於空降到江平,在江平也才幹了三四年而已,說到江平的人脈,他那裡有苦心經營多年的沈市長兇猛?!

閆閩調轉槍頭,這其中的彎彎溜溜又有幾人知道!

大家都在猜測可能是郭守義和閆閩有了利益上的衝突,才使得閆閩不得不投向姚澤那一方。

……

「今天真是謝謝大家的鼎立相助,我秦峰不是個忘恩負義的人,今天在座的各位,大家的恩情我一定牢記在心,以後有用的著我秦峰的地方,大家只管開口,這杯酒我幹了,大家隨意即可1此時,在湯山的一家酒店包廂內,獲勝一方的常委全部齊聚於此,秦峰喝的滿面紅光,一臉的興奮,與早上在會議室虛汗泠泠,一臉病態的模樣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李長安點頭笑著道:「秦主任啊,你這個主任可是來的兇險,今天如果不是閆部長那關鍵一票,咱們可就真的敗北了,想要翻身就是難受加難了,我提議大家一起敬閆部長一杯1

眾人皆是端起杯子笑著站了起來,閆閩見了趕緊跟著站了起來,擺手道:「可別著說,今天能打這麼一個跨越性的大勝仗,仰仗的是大家的齊心協力,如果說是我的功勞,我可真得臉紅了,要不咱們就共同干一杯吧,別說誰敬誰了,那有沒意思1

「閆部長說的對,哈哈,那咱們共同干一杯,希望大家以後合作的更加愉快1李長安今天也是異常興奮,能夠壓制郭守義是他做夢都想乾的事情,姚澤今天可以說是給了一個大大的驚喜,突然就慕名奇妙的殺出三位常委願意幫他,前段時間自己和郭守義都以為他姚澤是個和稀泥的主,那裡知道他不顯山不露水的就成了縣委最厲害的人物。

小小年紀,有此等城府,真是不簡單啊,想到這裡,李長安不由自主的朝著旁邊帶著淡淡笑意的姚澤看了一眼,見他舉手投足間都透露著一股子上位者的氣勢,李長安也算是漸漸明白,姚澤恐怕是有靠山的,否則剛剛來湯山縣就將執掌縣委十幾年的郭守義給壓制住,縱使他姚澤政治天賦再如何厲害,也不能做到這般地步吧。

……

這幾天姚澤似乎意識到,政府的眾領導、科員門們瞧自己的眼神有了實質性的變化,若以前大家看姚澤的眼神是沒將他放在心上,那裡現在看姚澤的眼神中便是多了些許敬畏,更或者說是巴結,常委會一仗,其實並不止是秦峰獲益,真正最大的受益者是姚澤才對。

他如今的威望恐怕即便是郭守義都不一定能趕的上。

辦完公,見到了下班時間,姚澤便收拾了下桌子,然後拿著皮包走出辦公室,剛到門口接到了李俊陽的電話,「姚澤兄弟,你現在可是風光無限啊,老哥我都快服死你了,常委會那一仗我可是聽說了,能把老郭給壓下去,我老李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兄弟,怎麼樣,晚上出來喝幾杯,慶祝慶祝吧?1

姚澤無奈的坐進了停在門口的大眾轎車,抱歉的道:「李大哥,今天恐怕不行,在你前面已經有約了,咱哥倆機會多的是,來日方長嘛。」

李俊陽哈哈笑著道:「那成,等你有時間了咱們再約,你現在可是咱們縣裡炙手可熱的政治新星,以後約你的人恐怕不在少數,我這就先排著隊吧。隨時聽候姚縣長的召見。」

「……」姚澤一臉苦笑的道:「瞎說什麼呢,這話可不要到外面去說,否則郭書記和李縣長怎麼想我?1

李俊陽悻悻的笑著道:「這個我知道,這不是咱哥兩個開玩笑的話嗎1

兩人又閑聊幾句,掛斷電話后,姚澤閉目躺在車椅上,心裡暗嘆,其實李俊陽說的沒錯,官場就是如此,誰有勢,巴結的人成群結隊,誰失勢了那便是冷眼相加。

不過郭守義雖然敗了這一次,但是書記的威嚴還在,還沒誰敢給他冷眼看。

閉目沉思一陣子,耳邊傳來向成東的詢問聲:「姚縣長,是回招待所嗎?」

姚澤睜開眼睛,笑著道:「去李經理的小區吧。」

下午的時候,李美蓮給姚澤打了電話,說是林蕊馨放假回家了,今天做了好吃的,讓姚澤晚上去她那裡吃晚飯,這種好事,姚澤當然欣然接受咯。

敲響李美蓮家的門,一陣輕微的小碎步聲吼后,房門一下子被打開,林蕊馨一身清涼靚裝的站在門口,俏生生的道:「哥,快進來吧。」

姚澤笑了笑,朝著林蕊馨的火辣緊身白短褲和印著米老鼠的灰色休閑體恤上瞅了兩眼,出聲調笑道:「怎麼變了樣?」

林蕊馨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蛋,疑惑的問道:「哪裡有問題了,晒黑了?」

「不是。」姚澤笑著搖頭,道:「以前看你像個男人。「朝著林蕊馨漸漸發育的胸部上瞅了眼睛,姚澤繼續說:「現在看著有那麼點女人味道了。」

「要死啦1見姚澤朝自己微微隆起的胸部上瞅了幾眼,林蕊馨俏臉一紅,接著就羞澀的跺腳瞪了姚澤一眼,「我等會到我老媽那裡告狀,說你欺負我1

姚澤換上拖鞋后順手將房門帶上,然後低聲,故作曖昧表情的問道:「你打算怎麼告狀,說我調戲你?」

「對,就說你調戲我1林蕊馨撅著小嘴,瞪著眼睛說道。

姚澤將臉湊的離林蕊馨近了些,嘿嘿笑著問道:「李阿姨如果問你,我是怎麼調戲你的,你怎麼回答?」

林蕊馨臉上一片緋紅,嬌憤的翻著白眼,道:「要你管,哥,你怎麼越來越不正經了1

「我有嗎?」姚澤翻了個死白眼,悻悻道:「逗你玩呢,我才對你這個發育不完全的小妞不感興趣。」

「哥,你要死呀1林蕊馨踱著腳,氣憤的挺著自己發育漸漸成熟的小胸部,嚷嚷道:「我怎麼發育不完全了?」

聽到林蕊馨叫喚聲,李美蓮從廚房中伸出頭來,翻著眼責怪道:「你這死丫頭鬼嚎什麼。」又扭頭朝姚澤笑了笑,說道:「小澤,你自己坐,飯馬上就好了。」

姚澤點頭道:「美蓮阿姨,要不要幫忙啊?」說著話,姚澤背著林蕊馨,偷偷給了李美蓮幾個『媚眼』,李美蓮嫵媚的俏臉微微一紅,心虛的朝著自己女兒身上看了一眼,見她沒注意到姚澤的小動作才輕輕吁了口氣,輕度的瞪了姚澤一眼,然後道:「不用你幫忙。」

姚澤心頭一熱,李美蓮剛才瞪姚澤的那一眼,被姚澤歸結為了向自己拋媚眼、放電,「難道這是在暗示自己什麼嗎?」想到李美蓮成熟風韻的身段,姚澤頓時感覺有些口乾舌燥。

「給哥倒杯水。」姚澤哽咽了一下喉嚨,輕輕朝著林蕊馨的俏臉都上扭了一把。

「哥,你真把我當小孩子啊?」林蕊馨鬱悶的摸了摸自己的臉蛋,然後鬱悶的給姚澤倒水。

姚澤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笑著接過林蕊馨遞來的水,問道:「不把你當小孩子,那我應該把你當什麼?」

「當……當……哎喲,我也不知道,隨你吧1林蕊馨一時也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就有些生氣的坐在沙發上,別過身子不理姚澤,一個人生著悶氣。

姚澤就笑著靠進林蕊馨,感受到她身上的處子芳香,姚澤心裡有些火熱的輕聲問道:「怎麼,我的蕊馨妹子生氣了?」

「誰是你的了1林蕊馨心裡美滋滋的,嘴巴卻撅的老高,「每次就知道欺負我,以後不理你了。」

「哥和你開玩笑呢。」姚澤把玩著林蕊馨肩頭的烏黑秀髮,輕聲在她耳邊,呢喃道:「蕊馨妹子這麼成熟、漂亮,哥咋會把你當小孩子看待呢,小孩子那有你這麼大的……這麼大的……饅頭1姚澤實在不知道怎麼比喻林蕊馨的胸部,結巴了半天,突然蹦出饅頭這個詞來。

「撲哧1林蕊馨突然從姚澤嘴裡聽到饅頭兩字感覺異常滑稽,頓時笑噴了出來,接著又覺得羞澀,於是捂著紅撲撲的俏臉蛋,啐了姚澤一口后,嬌聲道:「哥,你好噁心啊,真是個臭流氓,以後要離你宰嘔埃她就將挪動幾下,離姚澤稍微遠了一點。

姚澤苦笑了一聲,然後想起林蕊馨同學的事情,就正色的問道:「蕊馨,那你同學怎麼樣了?」

「什麼怎麼樣呢?」林蕊馨俏臉依然紅撲撲的,見姚澤很正經的問自己問題,林蕊馨也就不再和姚澤鬧著玩了。

「我走的時候和警局的同志聯繫了,要求郭炎賠你那同學李丹丹一筆補償費,那混蛋掏錢了沒?」姚澤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口茶,對著林蕊馨問道。

林蕊馨就笑著點頭道:「賠了,他敢不賠就一直拘留他,不過哥,你也太狠了吧,既然讓郭炎賠二十萬……」

姚澤笑了笑,用指頭點著林蕊馨光潔的額頭,輕聲道:「二十萬很多嗎,你那同學可是付出了青春和身體為代價,你知道女人墮一次胎,身體傷害有多大嗎!二十萬我還嫌給了1

「也是1林蕊馨同意的點頭,姚澤就提醒的說道:「蕊馨啊,她可是你的前車之鑒,你以後可千萬別在這方面犯錯誤,知道嗎1姚澤很嚴肅的看著林蕊馨。

「哥,你就放心好了,我現在怕男人都來不及,怎麼會范那種錯誤。」林蕊馨笑著抱住姚澤的胳膊,一臉狡黠的問道:「哥,我咋發現你對我的私生活特別關心,以前就一直提醒我不要隨便找男朋友,說,你是不是有什麼私心?」

「咳咳。」姚澤正喝著水,被林蕊馨這麼一問,一口水從嘴裡噴了出來,然後嗆的不停的咳嗽,林蕊馨趕緊去幫著拍姚澤的後背。

姚澤緩過氣,瞪著林蕊馨道:「可不可以在我喝水的時候不要說這種讓我噴水的話。」

林蕊馨笑嘻嘻的朝姚澤臉上盯了幾眼,只把姚澤盯的尷尬不已后,林蕊馨在幽幽道:「哥,我從你臉上看到了心虛,你老實告訴我,對我有沒有意思?」

「胡說八道什麼1姚澤極其沒有自制力的朝林蕊馨的胸部上偷偷瞅了兩眼,然後嘀咕道:「小屁孩,誰跡

「咯咯咯1林蕊馨捂嘴嬌笑了起來,半響才止住笑,出聲道:「哥,剛才你那賊溜溜的眼神出賣了你,你就承認吧!承認喜歡我有不會少塊肉。」

「哥,如果你承認對我有意思,我可以答應當你女朋友哦」林蕊馨雙手環抱住姚澤的胳膊,輕聲誘導的笑著說道:「絕對不騙你1

作為官場老油條,姚澤怎麼可能隨隨便便被一個小女孩騙到,望著林蕊馨剛剛褪卻青澀的俏臉,笑著心情愉悅的問道:「做我女朋友,就要盡女朋友的義務,要給我親嘴、要幫我洗臭襪子,要給我做早點,要陪我上……」

「停停停1林蕊馨瞪了姚澤一眼,「你打住吧,做你女朋友又不是做你奴隸,你要求也太過分了吧1

姚澤調笑的說道:「這就是我對女朋友的要求,你現在還要坐我女朋友?」

「誰要做你女朋友了1林蕊馨悻悻的說道。

姚澤哈哈笑了起來,「你剛才不是說,只要我承認喜歡你,你就做我女朋友嗎?」

「哼,我後悔了,才不要做你的奴隸1

「你們再聊什麼呢,笑的這麼開心1這時,李美蓮端著菜從廚房走了出來,瞧見姚澤哈哈大笑,就帶著淺笑的問道。

「剛才蕊馨說……」

「呀,住嘴1林蕊馨一手捂著姚澤的嘴巴,另一隻手掐著姚澤腰身上的嫩肉,威脅道:「敢亂說,我掐死你1

李美蓮見女兒如此不注意形象,就皺著眉頭斥責道:「你這死丫頭,幹什麼呢,女孩子別動手動腳的,成何體統1

林蕊馨輕輕在姚澤耳邊道:「你如是敢亂說,我就對我老媽講,你上次強吻我,那可是我的初吻1林蕊馨放開了姚澤,不過俏臉的臉龐卻是紅的厲害。

「這丫頭片子1姚澤苦笑了一下,偶然的瞥了一眼林蕊馨濕滴滴的紅唇,心裡一熱,那次該不會真是她的初吻吧?

想到這裡,姚澤不由得朝自己嘴巴上摸了一下。

三人圍在桌子上有說有笑的吃晚飯,然後轉移到沙發上聊天,李美蓮親手為姚澤泡了杯功夫茶,然後在他身邊坐下,用長輩的口吻問道:「小澤,最近工作進展順利嗎?」

有林蕊馨在身邊,姚澤不敢亂說話,就一本正經的回答道:「前期有些不太順利,不過現在好多了,政府里的工作也漸漸熟悉的差不多了。」

「那就好1李美蓮笑著點了點頭,「以前聽別人說,新上任的官員大多會受到同事的排擠,你沒有被同事打壓吧?」

姚澤笑著搖頭道:「美蓮阿姨,從來只有我打壓別人的份,誰敢來打壓我?活膩歪了吧1

林蕊馨在旁邊聽了就捂嘴笑了起來,「哥,你這口氣咋和土匪一個樣兒呢?」

「別胡說1李美蓮瞪了林蕊馨一眼,旋即又對姚澤說道:「小澤,這話可不能在外面瞎說,你現在這麼年輕,就已經站到了如此高度,難免有些自我膨脹,可千萬得悠著點,能不得罪人,就盡量不要得罪人,把自己弄的太被動可不好。」

姚澤沒想到李美蓮能說出這番話來,倒是對李美蓮有些刮目相看,「美蓮阿姨說的是,這些我都會注意的。」

林蕊馨見兩人聊得話題無聊,便打著哈欠說去洗澡,客廳就剩姚澤和李美蓮,氣氛到顯得有些尷尬,李美蓮端起杯子輕輕抿了口茶,修長的美腿緊緊並在一起,每次和姚澤單獨相處,李美蓮心裡就忍不住的緊張起來。

見李美蓮嫵媚的俏臉上,那狐媚般的杏眼有些躲閃的不知看向何處,姚澤心裡便有些旖旎起來,聞著李美蓮身上所特有的體香,姚澤情不自禁的靠著李美蓮坐近了一些,見姚澤湊了過來,李美蓮緊張到了極點,一下子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扭捏道:「小澤,時候不早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1

「我是老虎嗎?」見李美蓮反應如此大,姚澤苦笑一聲,也不想逼的太緊,就起身道:「好吧,我走了,美蓮阿姨也早點休息吧。」

將姚澤送到門口,正準備關門的時候,姚澤又扭頭走了回來,在李美蓮疑惑的注視下,姚澤湊到李美蓮耳邊,輕聲曖昧的說道:「阿姨,你真美1然後朝著她豐滿挺翹的翹臀上捏了一把,哈哈笑著轉身就走。

李美蓮嚇了嬌呼一聲,如電擊一般愣在了那兒,直到姚澤走遠了她才回過神,本就嫵媚的俏臉上飛起一片紅霞后更加誘人,「真是個下流胚子1李美蓮紅著臉啐了一口已經走遠的姚澤,生氣似的將門重重的關上。

姚澤哼著小曲心情愉悅的走出小區,剛才那軟軟的嘆息此刻還讓他回味無窮,真是絕世美。臀啊,姚澤腦海里回蕩著李美蓮的俏麗身姿,心裡由衷的感嘆。

正準備伸手攔車,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見是李俊陽打來的,姚澤笑著接通道:「李大哥,這麼晚了,不會還沒死心,還要喊我出去喝酒吧?」

電話那頭,李俊陽聲音有些沉悶的道:「姚澤兄弟,阮成偉出事了1

「啥?」姚澤心裡一突,有種不祥的預感,於是趕緊問道:「他出什麼事了?」

「殺人了,一死一傷1

「怎麼可能?1姚澤聽了李俊陽說一死一傷,頓時震驚的大喝出聲,接著就是將臉沉了下來,說道:「李大哥,大晚上的,開這種玩笑,有意思嗎?」

李俊陽無奈一笑,鬱悶的道:「我再不靠譜也不能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啊,我也是剛才才接到鎮派出所的彙報,馬上就打電話通知你了。」

聽李俊陽說阮成偉出事了,姚澤第一反應就是,「嫂子還好嗎?1

「李大哥,你具體說說是什麼情況,我現在就感到淮安鎮去……」

……

坐在車子中,姚澤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向成東見姚澤情緒低落,就忍不住問道:「姚縣長,你沒事吧?」

姚澤回過神,嘆了口氣,道:「我沒事,開車去淮安鎮1

在李俊陽的講述中,姚澤知道了詳細的情況,今天晚上阮成偉和往常一樣,下班後到自己的情婦鎮小教師劉爽那裡去,走到半路上,想著很久沒有陪老婆孩子吃頓飯了,阮成偉有些內疚,就打電話告訴劉爽,今晚不去她家住了,回到家,發現柳嫣和孩子都不在,打柳嫣的電話也是關機狀態,阮成偉以為柳嫣故意躲著自己,就有些氣憤的摔門而出,匹自去了劉爽家,剛把門打開,便聽見劉爽室方向傳出她極其。盪的叫。床聲,阮成偉怒氣攻心,到廚房隨手拿了把菜刀就衝進了室,將門推開,瞧見鎮小校長正爬在劉爽身上,拚命的開荒,而劉爽卻是閉著眼睛一臉的享受。

室突然被人打開,那偷情的兩人都是嚇了一跳,瞧見是阮成偉,劉爽尖叫一聲,然後趕緊推開鎮校長,一臉委屈的嗚咽說是鎮校長強姦了她,阮成偉一時之間失去了理智,也不聽兩人解釋和苦苦哀求,操刀就朝著兩人砍了過去……

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