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七十九章涅槃重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九章涅槃重生?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車子開到淮安鎮的時候,李俊陽打來電話問姚澤,自己要不要陪著過去一趟,姚澤情緒很是低落,只是搖搖頭,也沒想到李俊陽能不能看見,說了聲不用后,便把電話掛斷。

「嫂子,你怎麼不接電話呢1在來淮安鎮的路上,姚澤撥打柳嫣的電話不下數十次,可是每次都是無人接聽,這讓姚澤心裡在沉悶的同時感到了一絲恐慌,突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姚澤生怕柳嫣想不開做了什麼傻事。

眉頭深鎖,姚澤有些責怪阮成偉的衝動和無知。

因為鎮書記孫有才一案,鎮派出所所長牽扯其中,被副所長王懷強給頂了上去,這所長的位置剛剛坐上去,還沒熱乎,就發生這麼大的事情,王懷強在暗自悲嘆的同時,難免有些抱怨阮成偉,低聲惡狠狠的詛咒著阮成偉。

姚澤的車子停在派出所門口時,被派出所的警察給攔了下來,說是閑雜人等不得進入。

向向東搖下車窗,探出頭去,瞪著牛眼對那名警察喝道:「瞎眼了是吧,姚縣長是什麼閑人1

那名警察低頭瞥了一眼車牌,頓時臉色一變,趕緊解釋的說道:「領導,真是抱歉,今天晚上鎮上出了大事,不太平,遇害者的家人正在大鬧派出所,所以檢查的嚴格了些,抱歉、抱歉1

姚澤坐在車中,確實看見一群悲痛欲絕的人正在和警察對峙著,隨時可能衝進派出所去,姚澤皺眉對向成東說道,「讓他通知他們所長過來一趟。」說完,便閉目不再吭聲。

派出所小會議室瀰漫著濃濃的煙味,王懷強沒想到姚澤大晚上會跑到鎮上來,見他深深的皺著眉頭,王懷強心裡極其的心虛,不住的拿手擦著額頭的冷汗,姚澤一直沒有吭聲,煙一支接一支的抽著,等又一支煙抽完后,姚澤才輕輕嘆了口氣,說道:「阮成偉是自己自首的嗎?」

「是的,姚縣長1王懷強小心翼翼的回答。

姚澤點了點頭,估摸著保命應該沒問題,但是無期可能是鐵定的,「外面鬧事的受害家屬一定要安撫好,切不可亂來。」姚澤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煙灰,沉聲道:「安排我見阮成偉。」

「好的1

……

審訊室中,阮成偉被王懷強親自帶了進來,然後吩咐旁邊的人打開手銬,朝著姚澤示意一眼后,帶著下屬靜靜的退了出去。

瞧見阮成偉第一眼時,姚澤發現他忽然好像老了很多似的,眼睛中布滿了清晰可見的血絲,以前最注重髮型的,現在的髮型也是變的極其窩囊,如稻草一般,真箇人似乎沒了神兒一般。

「哎……」姚澤從心底里嘆息一聲,不知如何說起。

阮成偉見了姚澤,就如同小孩子一般,不停的流眼淚低聲哭泣,姚澤就輕聲道:「為了一個不值得的女人,你這是何苦呢?柳嫣嫂子這麼好的女人,你不好好珍惜,卻……」這個時候說這些話,姚澤感覺似乎有些不地道了,下面還沒說出口的話給吞了回去,看著阮成偉這麼一個大男人,凄慘的低聲抽泣,姚澤心裡也是一陣酸楚。

「姚縣長,我……我後悔啊1阮成偉沒忍住再次掩面痛哭,哭了一陣子,情緒恢復一些后,阮成偉暗自傷神道:「我對不起我父母,對不起柳嫣和我那才幾歲的孩子,姚縣長,我真的好後悔,好後悔沾上那個不知廉恥的女人,她毀了我一生礙…」

……

姚澤走出派出所的時候,阮成偉請求的話一直在耳邊回蕩:「姚縣長,這次即便我死不了,恐怕一輩子也走不出監獄的大門了,我想請求您一件事情,幫我照顧一下你嫂子和妍妍,柳嫣這人太善良,根本不知道社會的險惡,都二十好幾的人了,還是整天一副天真的模樣,相信什麼純真的愛情,這世界上有個屁的純真愛情,她就像活在童話里期待王子到來的公主,只不過被我這小矮人給困住了手腳,你嫂子長的太漂亮,打她主意的絕對不在少數,這次我出事了,肯定會有有些動機不良的蹦出來,想要乘虛而入,姚縣長,我希望你能幫我照看著你嫂子……」

姚澤在推開審訊室的門時,阮成偉最後一席話讓姚澤心裡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是滋味:「姚澤兄弟,我知道你其實是喜歡柳嫣的,這一點,你在鎮上工作的時候我就發現了,只是中間隔了一層無法逾越的障礙,使得你壓抑了對柳嫣的感情。」

「柳嫣自嫁給我以來受了不少委屈,她是個可憐的女人,兄弟,等我和柳嫣離婚之後,如果你不嫌棄就將她給娶了吧,把她交給你我一萬個放心,只是……只是記得對妍妍好點1

離開審訊室,姚澤又去了一趟阮成偉父母家,瞧見兩位花甲老人悲痛欲絕的模樣,姚澤心裡一酸,差點沒流出眼淚來,安慰兩人老人一陣子后,輕輕推開小室的房門,靜靜的看了會兒熟睡中的阮妍妍,見她睡覺時嘟著嘴,不知道在嘀咕什麼,姚澤苦澀一笑,輕輕伸手在她可愛的臉蛋上摩挲幾下,然後從公文包里拿出一張銀行卡,寫上密碼,放在了阮妍妍的床頭,

然後才嘆氣的離開阮成偉父母家。

坐在車子,向成東輕聲問姚澤是不是現在回去,姚澤掏出手機,說再等一會兒,再次撥通柳嫣的手機,電話中響了很久一如既往的沒人接,正當姚澤要掛斷的時候,那頭接通了電話,姚澤心中一喜,迫切的出手問道:「嫂子,你現在在什麼地方,我很擔心你1

電話裡面很靜,柳嫣半天沒出聲,姚澤只聽見了嘩嘩的流水聲,雖然聲音不大,但是還是被姚澤給聽見了,難道是在那個地方……

「小澤,我現在想一個人靜靜,我沒事的,不用擔心1半響后,柳嫣才說了這麼一句,然後掛斷了姚澤的電話。

……

姚澤讓阮成偉將車子停在了離河邊的不遠處,然後自己推開車門,徒步朝著樹木密集的河邊走去。

一道熟悉靚麗的倩影映入姚澤眼帘,一身白色長裙的柳嫣靜靜站在河邊上,孤寒的月光映襯在河中,讓她單薄的身子看上起顯得極其孤獨。

「每次你不管的開心還是難過都喜歡來這個地方,這裡,我陪你來過兩次,今天是第三次1姚澤緩緩走到柳嫣身邊,和她並排站著,輕聲說道。

柳嫣沒有看姚澤,只是默默的流著兩行清淚,「不是說了不要來嗎,你是來看我笑話的?」

「你是這麼想我的?」姚澤心裡有些生氣,但是想到她此刻心情極差,情緒又平復下來,見柳嫣不說話,姚澤和柳嫣一樣,盯著和對面模糊不清的一片楊樹,靜靜的說道:「我剛才去看阮大哥了,他很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說很對不起你,希望你能夠原諒他。」

柳嫣如同沒聽見一般,只是偶然傳出幾聲極其壓抑的低泣聲,姚澤繼續說道:「他把你託付給了我,希望我能照顧你和妍妍,嫂子,你說句話好嗎?」

柳嫣扭頭看著姚澤,美眸中閃爍著晶瑩的淚水,「你想讓我說什麼,答應和你在一起?」柳嫣凄慘的笑了笑,如同冬日裡盛放的嬌艷玫瑰,寒冷而美麗。

「別傻了,小澤,我們是不可能的1柳嫣又將頭給扭了回去,輕輕擦拭眼角,繼續說道:「嫂子知道你的想法,也知道你是真的喜歡嫂子,但是作為官場中人,你是知道官場最忌諱什麼的,我怎麼可以為了一己私慾不顧你的前途和你走到一起。」

「不,嫂子,我不在乎,如果能和你在一起,大不了這官咱不做了。」姚澤趕緊說道。

柳嫣輕輕搖了搖頭,嘆氣的說道:「你還年輕,以後一定能尋找到自己愛的人,嫂子真的不適合你,更不想毀了你這麼好的前途1

「你胡說,你這都是借口1姚澤突然惱怒了,大聲喝道:「討厭我就直接說出來,何必拿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來拒絕我,難道我是三歲的孩子1

「這一年多來,我對你的感情,難道你不清楚嗎?為什麼總是一次一次的逃避我,你知不知道你在前面逃,我在後面追有多辛苦嗎。」姚澤帶著慍怒的說道。

「呵呵。」柳嫣淡淡一笑,抿了抿嘴,流著眼淚輕聲說道:「以後就不用這麼辛苦了,我已經決定,等所有的事情處理好后我就離開這裡……」

「真的沒有迴旋的餘地?」姚澤心裡一痛,自己始終無法得到柳嫣的愛,與其可憐的乞求,為何不能豁達的放手?

見柳嫣堅定的點頭,姚澤眼眶一紅,喉嚨哽咽一下,天色很黑,不知道柳嫣瞧見姚澤此時臉上露出的憂傷沒,「好的,我知道怎麼做了。」姚澤幽幽轉身,邁著腳步向前走,心裡想著,這一次見面,或者是和嫂子今生最後一次見面吧,如果有來生,我一定第一個找到你,娶你為妻,一滴清淚再也無法壓制的流了出來,姚澤加快了腳步生怕多停留一會兒就忍不住想回去祈求柳嫣留下。

「小澤,我又何嘗不辛苦?」在姚澤身影漸漸消失的時候,柳嫣幽幽轉身,望著姚澤離開的方向,如花般的俏臉上滿是淚水,如決堤的洪水,不停的狂湧出來,自己的心何嘗不痛、何嘗的不舍,可是自己又能怎麼辦,拋開一切和你在一起嗎?嫂子怎麼可以這麼自私的佔有你,你有著輝煌的前途,嫂子喜歡你,可是不能和你在一起。

既然不能做單純的朋友,就永遠不要見面吧!

柳嫣無力的癱軟在河邊,放聲的哭了出來,漂亮的臉蛋掛滿淚珠,看上去是那麼的可憐,多年的委屈和艱辛在這一刻化作了辛酸的淚水源源不斷的釋放出來。

調整好心態,姚澤輕輕吁了口氣,坐回了車中,聲音有些沙啞的對向成東道:「回縣城吧。」

處於關心,向成東猶豫一下,還是多嘴的問了一句:「沒有找到柳嫣大姐嗎?」

「找到了,可是她不願意和我走,說是想要一個人靜一靜,既然不能得到就放手吧,攥在手裡的沙子,捏的越緊它只會流逝的越快,放手也許對她對自己都是一種解脫吧。」姚澤自言其說,想是說給向成東聽,又像是說給那個和自己感同深受的嫂子聽。

向成東作為姚澤最信任的司機,對於姚澤的情史大概是有所了解的,心裡暗嘆,姚縣長什麼都好,唯獨太過多情,突然想到一句詩詞,向成東在心裡默念,「自古多情空餘恨,此恨綿綿無絕期1

這也許就是姚縣長此時的心境吧,向成東苦苦一笑,啟動車子離開。

快要出淮安鎮的時候,不知什麼原因,姚澤心裡一陣發慌,感覺似乎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一般,於是趕緊對向成東說,把車子調回去,我還是不放心她一個人在那裡。

……

柳嫣哭累以後,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魂不守舍的朝著家裡走去,她決定了,和阮成偉辦完離婚協議后辭掉zhngf的工作,遠離這個地方,等找到落腳地后在把阮妍妍接過去。

柳嫣低著頭朝前走,姚澤的車子遠遠的跟在身上,直到柳嫣快到小區門口的時候,姚澤才不舍的深深看了幾眼柳嫣孤寂的背影,低聲說道:「回去吧。」

車子掉頭時,姚澤突然瞧見不遠處一道躲躲藏藏的身影,看上去鬼鬼祟祟,朝著柳嫣方向走了去,姚澤感覺情況不對,猛的推開了車門,大聲朝著柳嫣喝道:「嫂子,小心1

柳嫣驚詫回頭。

那人離姚澤極其近,聽見姚澤的喝聲,加快了前進的腳步同時手中多出一把寒光匕首,姚澤也是在同一時間沖了上去。

在柳嫣不知所措的瞬間那人已經沖了上去,就要向著柳嫣胸口捅去時,姚澤瘋狂的沖了上去將那人猛給推翻在地。

姚澤剛準備和柳嫣說快跑,那人就如同瘋子一般,瞬間便躥了起來,再次刺了上去,目標很明顯是柳嫣,此時拉開柳嫣已經來不及了,姚澤想都沒想,一個箭步擋在了柳嫣身前,於此同時那把寒光匕首也是輕鬆的沒入姚澤小腹,鮮血順著姚澤的小腹,涔涔往外流,那人瞧見匕首手全是鮮血,頓時嚇的手一哆嗦,將刀子丟在地上,轉身就跑。

剛才事情在一瞬間發生,坐在車中的向成東此時驚醒,大罵一聲,啟動車子朝著向遠處跑去的男子追了過去。首發:

「小澤1姚澤身子無力的朝著後方倒去,此時柳嫣猛的驚醒,大叫一聲,伸手去接姚澤的身子,由於姚澤身體太重,兩人一起摔倒在地上,柳嫣趕緊讓姚澤靠在自己腿上,望著他小腹處,觸目驚心的傷口,已經被鮮血染紅的白襯衣,心痛的哭泣起來。

「小澤,你怎麼可以這麼傻,為什麼這麼做,為什麼要幫嫂子擋著一刀,嫂子寧願被刺的讓是我,嫂子的心好疼……」柳嫣顫抖的撫摸著姚澤蒼白的臉,淚水順著臉頰滴落在姚澤的臉上,發出吧嗒一聲聲響。

「嫂子,別難過,這是我自己的選擇,能為你擋刀子,用我的命來換你的命我很開心,嫂子,我……再也不用辛苦的在後面追你了……我……」姚澤表情極其痛苦,傷口的撕裂感讓他痛的說不出話。

「小澤,別說了,別說了,嫂子對不起你,都是嫂子害了你。」

「嫂子,我好冷,可以抱著我嗎?」姚澤哆嗦著身子,額頭上冷汗淋淋。

「好,好,嫂子抱著你1柳嫣伸手緊緊摟著姚澤,讓姚澤靠在自己懷裡,然後摩挲著姚澤的頭髮,對著姚澤凄慘一笑,然後仰頭看著天,憤怒的道:「老頭為什麼要這樣對我1

「小澤,如果你就這麼死了,嫂子也不獨活了,嫂子下去陪著你,在另外一個世界,嫂子在也不讓你追的那麼辛苦,嫂子願意和你在一起。」柳嫣泣不成聲,低頭親吻著姚澤的額頭,緊緊摟著姚澤,此刻她才體會到,姚澤在她面前就要死去了,心裡如同鑽心般的疼痛,「嫂子是愛你的,如果可以,嫂子寧願躺在地上的人是嫂子啊1柳嫣哭泣的更加厲害。

姚澤輕輕一笑,眼睛溢出一行淚水,無力的伸手握住柳嫣有些發涼的手,有氣無力的道:「嫂子聽我說……」

柳嫣止住哭聲,哽咽的望著姚澤,趕緊到:「小澤,別說話,我這就送你去醫院,這就送你去醫院。」柳嫣想要將姚澤扶起來,可是奈何力氣太小,根本無法將姚澤給扶起來,還牽動姚澤的傷口,痛的姚澤齜牙利嘴。

柳嫣嚇了一跳,再次將姚澤抱緊懷裡,捧著姚澤的頭,將自己的臉貼在姚澤的臉上,姚澤此刻心滿意足的笑了,低聲道:「嫂子,假如我真死了,你千萬別做傻事,因為這是我用自己的生命換取你的生命,你必須替我好好活著,但是假如我有幸能夠活下來,那麼,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留下來,不要……不要走……」說道最後,姚澤喘氣的越發厲害。

「嫂子答應你,嫂子什麼都答應你,只要你能堅持下來,嫂子再也不逃了,小澤,求求你,千萬要挺過去……」

姚澤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感覺眼皮越發的沉重起來,眼前的景物越來越模糊,耳邊傳來柳嫣的哭泣聲和遠處向成東喊姚縣長的聲音……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