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八十三章激情燃燒的歲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三章激情燃燒的歲月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世界上有太多假設和如果。

如果阮成偉出事的那晚姚澤沒有趕著回淮安鎮,如果姚澤看完阮成偉之後打電話給柳嫣,柳嫣還是不肯接聽電話,如果姚澤見完柳嫣后直接回了縣裡沒有再次折返,那麼還會有此刻和柳嫣相偎相依在一起,一起看夕陽落幕的溫馨場景嗎?

也許此刻的姚澤是傷心欲絕的捧著一束花,在柳嫣墳前悲痛欲絕的痛哭吧。

「嫂子,如果那天我沒有折返回來,我們兩人恐怕就得陰陽相隔了,有時候,有些事情真如同排好的戲曲一般,讓人覺得離奇,而生命看上去又是那麼脆弱,不堪一擊1如果那天那把匕首再插的深一,恐怕自己小命不保了,想起那天的事情,姚澤心有餘悸的感嘆。

刺傷姚澤的兇手當場就被向成東抓獲,據後來向成東逼問所知,原來那個刺傷姚澤的兇手竟然是鎮小的一名數學教師,一直暗戀柳爽兩三年,對於柳爽的愛慕簡直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可是知道劉爽和校長有一腿他無可奈何,一直默默的愛慕著。

直到劉爽被阮成偉刺死,他心裡的壓抑和悲痛一下子爆發出來,本來準備伺機殺掉阮成偉為劉爽報仇,奈何當晚阮成偉便到派出所投案自首,一時之間沒了目標的他將仇恨轉移到了阮成偉的老婆柳嫣身上,以至於發生後來的刺殺事件,若不是姚澤心裡隱約不安,折返回去,柳嫣現在恐怕真成他的刀下亡魂了吧……

柳嫣神情嬌憨,眯著眼睛笑了笑,語言柔和的道:「我當時就想好了,如果你為了我就這麼死了,我也就拿著那把刀把自己給刺死得了。」

柳嫣今天穿的極其漂亮性感,原本身材就極其高挑,穿上一件白色的,有黑色圓腰帶的連衣短裙后,裹著超薄絲襪的美腿顯的更加筆直修長,連衣裙屬於低胸類型,靠在姚澤懷裡,那雪白一抹誘人的乳溝便若隱若現的露了出來,一頭烏黑髮亮的秀髮被她高高盤起,露出白皙如雪的香頸,杏仁眼美眸顧盼生輝間成熟美婦氣質盡顯無疑,而那黑色精緻的高跟涼鞋露出的漂亮小腳以及腳趾上的黑色指甲油更是增添了一份扣人心弦的誘惑。

柳嫣就這麼靠在姚澤懷中,柔軟的身子和淡淡的幽香讓姚澤心裡一陣旖旎,不過姚澤剛和柳嫣確定關係,不想顯的太過色急,讓柳嫣產生什麼別的不好想法,再者,此時兩人在縣裡的一個公園,雖然日暮將落,但也是人來人往,毛毛躁躁的形象也不好,於是就安奈著和柳嫣親熱的衝動,暗自深吸了口氣,使自己恢復平靜一些后才笑著對柳嫣說道:「我死了你就自殺?這算不算是殉情?」

柳嫣溫順的如同小貓一般,腦袋在姚澤胸口蹭了蹭,不滿的輕哼一聲后,悻悻道:「別臭美了,當時本來心情就不好,你又為我而死,這麼大的心理負擔,我還活著幹嗎,不如死了痛快1

「胡說1姚澤摟著柳嫣腰身的手緊了緊,出聲說道:「你如果死了,妍妍怎麼辦?」

「妍妍1柳嫣有些懊惱的從姚澤的懷抱中坐了起來,蹙著柳眉嘆氣的說道:「當時情緒太差,真沒想這麼多,在那種情況下,我既然把我自己的女兒忘在了腦後,小澤,你說我是不是一個很不合格的母親?1

這個時候姚澤也不能順著柳嫣的意思說下去,這樣只會讓柳嫣更加內疚自責,於是安慰的握住柳嫣的小手,溫和的說道:「嫂子,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咱就別想那些事了,畢竟你這不是沒事嗎,人活著總得往前看,以前的事情就統統的把它忘掉,重新開始新的生活,像你這麼溫柔賢惠的女人,絕對是合格的老婆和母親,你就別瞎想了,何必徒添煩惱1

柳嫣輕輕頭,自責的表情稍微緩和,「等我這邊的工作穩定了,我就把妍妍從她爺爺奶奶那裡接過來,這麼小就沒了父親,我必須給她更多的愛,才能使她童年不活在陰影之中,能夠身心健康的成長。」想想自己活潑可愛的女兒這麼小就沒了父親,心裡一陣酸楚,眼淚有些壓抑不住的順著眼角流了下來。

姚澤幽幽嘆了口氣,輕輕的幫柳嫣擦去臉龐的淚水,聲音溫和的說道:「嫂子,妍妍需要的父愛就交給我吧,我以後和你一起愛她1

姚澤話音剛落,柳嫣已經聳著肩膀泣不成聲。

……

兩人在附近的餐館吃完晚飯,見時間還早,柳嫣情緒倒是恢復了不少,但是仍然有些淡淡的愁容,就建議的說道:「嫂子,咱去看一場電影吧?」

柳嫣舒眉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姚澤的提議顯然讓柳嫣動心了,「自從結婚以後就沒去過電影院了,倒是有些懷戀大學時候和同學一起看電影的場景了。」

姚澤就笑著拉住柳嫣的手,調笑的問道:「嫂子那時候看電影是和男生一起看,還是和女生一起?」

柳嫣聽了姚澤的問話,就抿嘴笑了笑,語氣輕柔溫和的說道:「上大學那會兒我可是乖乖女來著,從來不和男人單獨在一起1

姚澤有些詫異的望了柳嫣一眼,覺得柳嫣也不像說假話的樣子,就苦笑的道:「你那個時候在學校應該是搶手貨吧,怎麼會耐得住男生瘋狂的追求?」

「什麼搶手貨,真是難聽1柳嫣不滿的瞥了姚澤一眼,接著又笑了起來,彷彿回憶到了大學時代,解釋的說道:「那時候追我的男生還真不多,可能那時候的男生思想沒現在的大學生那麼開放吧1

「不對1姚澤笑著搖了搖頭,將目光落在了柳嫣嫵媚的臉蛋上,柳嫣笑著問:「怎麼不對了,那時候,學生的思想本就比現在的學生保守一些1

對於柳嫣的話,姚澤嗤之以鼻,「嫂子,別一直那個時候那個時候得口氣,你也就比我大了幾歲而已,說的好像我們不是一個年代似的。不管是哪個年代,只要長的漂亮,都是搶手貨,就算你在倒退回去二十年,追女孩子的狂潮也不比現在差了多少1又看了柳嫣一眼,姚澤繼續說道:「你上學那會兒可能太過漂亮,一般學生沒那個自信敢追求你吧?如果我猜的沒錯,追求你的一般都是帥哥或者是有錢的學生1

「小聰明倒是不少1柳嫣俏生生的翻了個白眼,接著說道:「那個時候滿腦子可能是只想著學習,覺得談戀愛就是壞學生,會影響成績,所以一直沒那方面的心思,記得有個男孩子,從大二便開始追求我,一直到大學畢業我都沒答應他,現在想想,倒是蠻有意思1

經柳嫣這麼一說,姚澤突然想起她的這段經歷又何嘗不像唐敏那時候在大學里追自己的時光?

唐敏也是從大二開始追求自己,到畢業自己都沒有答應唐敏,如果那時候自己沒女朋友可能會答應唐敏吧。

想起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聯繫唐敏,想想自己對唐敏的承諾,姚澤心裡倒是覺得有些虧欠與她,於是暗自想,等忙完這陣,抽空去省城看看她。

說著話,兩人走到了電影院門口,柳嫣臉上帶著喜悅的挽著姚澤的手就朝售票處走,買了兩張電影票后,就拉著姚澤往裡走。

姚澤拽著柳嫣,笑著說道:「等一會兒,進去之前得準備些東西1

柳嫣納悶的問道:「看電影,還需準備什麼呀?」

拉著柳嫣走到一個賣爆米花的老伯身邊,要了一桶爆米花和兩杯可樂,柳嫣有些靦腆似的笑了笑,輕聲道:「感覺我們像孩子似的,還捧著爆米花,多難為情呀1

姚澤笑著搖了搖頭,「嫂子,你這心態得改一改了,以後就把自己當做小女生吧,我讓你體驗一回大學時代談戀愛的感覺1

「小女孩,談戀愛?」柳嫣輕輕一笑,望著手捧爆米花帶頭走在前面的姚澤,柳嫣臉上露出無限柔情,「談就談一次吧,生人如果少了朦朧、青澀的戀愛情節,那麼老了回憶時,一定會深表遺憾的。」

「嫂子,我渴了,要喝可樂1兩人並排坐著,望著熒幕上的畫面,姚澤突然笑眯眯的湊到柳嫣身邊,輕聲說道。

柳嫣目光從熒屏上落到了姚澤手上,望著姚澤手裡握著的可樂杯子,笑著道:「渴了你就喝唄,問我幹嘛,你又不是沒有1

「你喂我喝1姚澤笑眯眯的張開了嘴巴。

柳嫣就抿嘴笑著道:「公共場合,多難為情啊,我不要1

姚澤故作鬱悶的道:「嫂子,戀人之間不都是相互喂對方食物嗎,這樣才能顯得恩愛嘛1

「可是……」柳嫣嫵媚的俏臉上露出一抹羞澀的紅暈,「可是我年紀不小了,這麼做太……」

「都說了,咱們現在是在談戀愛,忘記你的年齡吧,再說,你連三十都不到,年齡能有多大,別把自個想的和老婦女似的。」姚澤從桶里拿出一顆爆米花,笑眯眯的伸手柳嫣的嘴邊,輕聲道:「張開嘴巴1

柳嫣神情忸怩,偷偷瞟了周圍幾眼,瞧見沒人注意他們這裡,才紅著臉輕輕張口紅唇,將姚澤送到嘴邊的爆米花給含在嘴裡,可是姚澤手並沒有縮回的意思,而且漸漸的將手伸進了自己嘴巴里,臉上露出曖昧的笑意。

「嗚嗚1

柳嫣嗚咽一聲,故作生氣的蹙起了彎月眉,將姚澤伸進自己嘴巴的手指給輕輕咬了一下,手指上傳來柳嫣舌頭的柔滑和牙齒輕輕咬著手指上的酥癢,姚澤直感覺呼吸有些急促起來,小腹有些火熱,於是悻悻笑著縮回了手,生怕忍不住擦槍走火。

「再胡鬧嫂子不理你了1柳嫣嘴上說不理姚澤,臉上卻露出淡淡的笑意,神情溫和帶著誘人的嫵媚,潤澤的唇齒微微張開,呵氣如蘭的樣子給了姚澤巨大的衝擊。

姚澤忍不住的喉嚨哽咽了一下,拿起冰冷的可樂喝了一口,才忍住身上的躁動不安,「嫂子,要不咱回吧?」望著柳嫣連衣裙下高高隆起的酥胸,姚澤一刻也不想再待在著電影院。

心裡暗自後悔剛才為什麼提議來電影院,玩什麼浪漫,自己本就不是什麼浪漫的人!

柳嫣瞧見姚澤眼神火熱,眼神不住的往自己身上瞟,頓時覺得又好氣又好笑,知道姚澤心裡的那小心思,柳嫣不由得紅著俏臉啐了姚澤一口,嬌聲說道:「別胡思亂想,電影還沒看完呢,走了多可惜1

「好吧,那就等看完了再回去。」姚澤鬱悶的拉攏著腦袋。

電影放到中途柳嫣就有些受不了了,氣哼哼的瞪著姚澤,嬌聲道:「來看電影你幹嘛老盯著人家看,難道我身上有投影儀?真是無聊1從影片開始時,姚澤就一直不老實的盯著柳嫣看,眼神還特別火辣,終於,柳嫣被姚澤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就紅著臉責怪姚澤一句,然後輕聲嘟囔道:「好啦,真是服了你,回去吧。」

被姚澤火熱的眼神看的心裡發慌,柳嫣身子竟然一股無力感。

自己什麼時候變的如此敏感了,僅僅被姚澤盯了一陣子就感覺身子有些異樣,難道是因為太長時間沒有做那事?

想到這裡,柳嫣原本就有些泛紅的俏臉,此時紅的彷彿能溢出血來。

……

一路上,兩人坐在計程車中都沒有吭聲,柳嫣是因為聯想到姚澤即將對自己做的事情,而感覺心裡有些慌亂,不過更多的是那股期待的興奮感。

以前被醉酒的姚澤強迫過一次,已經感受過姚澤帶給自己的快感和那種飄飄欲仙的酥麻,那種感覺是結婚時,阮成偉無法辦到的事情。

以前柳嫣一直將姚澤強迫自己的事情全都推卸給姚澤,認為那次全是姚澤的錯,可是姚澤將自己弄的死去活來的時候,自己最後不也是半推半就的迎合姚澤,完成了那次**迭起的**之旅。

姚澤坐在車上不吭聲的原因是在想,等會兒怎麼開口留在柳嫣那裡過夜,雖然柳嫣默認承認自己的女人,但是柳嫣不同於別的女人,想和柳嫣做那種事情,姚澤總是有些莫名緊張的不知如何開口。

兩人各懷心事的坐在車中,一直到了小區門口,下了車,姚澤才笑著問道:「給你租的房子,還住的習慣嗎?」

柳嫣所在的小區離稅務局不是特別遠,這是柳嫣還沒到縣裡任職時,姚澤就已經為她租好了的房子。

「嗯,房子不錯,小區也很安靜,而且最主要的是上班方便。」柳嫣滿意的頭笑了笑,嫵媚的眼神望著姚澤,輕聲說道:「看不出來你還挺細心的,謝謝啦1

姚澤笑著擺手道:「謝什麼謝,咱們是什麼關係,再說客氣話我要生氣了1

柳嫣就抿嘴笑著道:「好啦,那我以後不和你客氣就是了,瞧你小氣的。」

望著柳嫣嬌俏嫵媚的模樣,以及身上性感的打扮,姚澤心裡火熱,卻不知道如何開口留在柳嫣這裡,「嫂子,時候不早了,要不……要不那啥……我就先……」姚澤結巴的指了指身後,意思是要不自己就回家得了。

見姚澤表情扭捏,明明想留下,還裝作一副正人君子模樣,柳嫣頓時覺得又好氣又好笑,心想,「死小澤,當初強迫別人的勇氣那裡去了,現在關係明確了,還倒裝的很紳士似的。」

其實柳嫣今晚也是想讓姚澤留下的,兩人既然在一起了,柳嫣就想將自己身子甚至是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交給姚澤,柳嫣知道姚澤等這一天等了很久,雖然已經為人妻,不像處女那般,第一次顯得那麼珍貴了,但是柳嫣還是很期待自己自願和姚澤的第一次。

「小澤……」柳嫣一臉緋紅,咬了咬紅唇,低下了頭,聲音輕柔帶著羞澀的道:「今天晚上……今天晚上……留下來吧。」柳嫣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將這句話說出口的,說完,整個心臟彷彿都要跳出來了一般。

柳嫣竟然主動邀請自己去她家了!

姚澤驚訝的掏了掏耳朵,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嫂子,你剛才……你剛才說什麼來著?是讓……讓我留下來嘛?」

「嗯。」柳嫣感覺自己臉燙的厲害,不過卻勇敢的抬起了頭,眼神堅定的望著姚澤,不再像剛才那般閃躲了。

「嫂子,謝謝你1姚澤鄭重其事的道。

柳嫣似乎懂姚澤的意思,只是輕輕笑了笑,便踏著高跟鞋朝著樓梯道走去,姚澤心情有些激動的緊跟在了柳嫣的身後。

這麼久了,今天自己終於可以如願以償的得到柳嫣嫂子了。

想著柳嫣溫柔的俏臉以及噬魂的身子,姚澤在心裡默默感嘆今生得此女,幸事矣。

回到家,柳嫣拿出拖鞋給姚澤換上,然後指著洗手間說道:「出了一身汗,先去洗澡吧,我給你泡茶去。」

「先別洗澡了吧,我們……」望著柳嫣塑料拖鞋裡面被包裹著的誘人小腳、纖細修長的美腿,以及挺翹的美。臀,剛才在影院憋了半天的**,此時再次迸發出來,不由得伸手將柳嫣朝著懷裡摟去,見柳嫣呼吸急促閉著美眸,沒有掙扎的意思,姚澤動作溫柔的低下頭朝著她嬌艷欲滴的紅唇上吻了去,與此同時不老實的雙手開始帶著顫抖的去解柳嫣連衣裙後面的拉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