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九十章曖昧的雷雨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章曖昧的雷雨夜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深夜,突然下起了傾盆大雨,伴隨著陣陣雷聲,躺在床上睡意漸濃的姚澤突然聽到隔壁房間傳來一聲刺耳的尖叫,恍惚間姚澤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翻身下床,衝出林蕊馨的房間然後將李美蓮室的房門推開,「美蓮阿姨,怎麼呢?」

姚澤一下子將室的燈給打開,看見李美蓮一臉驚恐的模樣,身子捲縮在一起瑟瑟發抖的模樣,便趕緊走了過去,在李美蓮身邊坐下,關切的問道:「做噩夢了?」

李美蓮著實被剛才的雷聲嚇的不輕,本來這幾天身心疲憊,睡意很濃,卻不知剛睡著便開始做噩夢,伴隨著陣陣轟鳴的雷聲,李美蓮夢中驚醒美眸中帶著絲絲淚光,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見到姚澤她惶恐的心才漸漸平復下來,「真是不好意思,打擾你休息了1李美蓮帶著歉意的望著姚澤。

此時姚澤才注意到李美蓮捲縮在床上,暴露出來的春光,她穿著一件絲綢順滑的咖啡s綢緞睡衣,領口開的很低露出裡面若隱若現的黑s蕾絲胸罩,一雙修長的大腿捲縮在一起,自然將睡衣的裙擺往上托起了不少,裙擺直接到了大腿根部,露出那絲質超薄的黑s內褲底部。

見姚澤盯著自己出神,李美蓮才意識到自己走光嚴重,俏麗的臉龐上露出羞赧之意,趕緊往下扯了扯裙子的裙擺,不讓姚澤火熱的目光在朝自己身上瞅。

瞧見李美蓮扯衣服的動作,姚澤回過神,尷尬的笑了笑,「你沒事吧,沒事我就過去睡了。」說著話姚澤起身就準備離開房間,總不能讓李美蓮把自己看成不折不扣的s狼吧,這個時候可不是趁機而入的時機,姚澤那裡知道以前他對李美蓮幾次含蓄的暗示,已經讓李美蓮將他定xng為了s狼之列。

「姚澤1見姚澤準備離開,李美蓮趕緊喊了一聲,瞧見姚澤疑惑的扭頭,李美蓮羞紅了臉,聲音如蚊蟲般輕聲道:「別在,我有些害怕,陪我聊聊。」

此時外面依然雷聲滾滾,見李美蓮眼中帶著祈求,姚澤點了點頭,到李美蓮身邊坐下,李美蓮半躺在床邊,輕聲嘆息的道:「不知怎麼的,年紀越大膽子倒是越小了,現在連打雷都怕了。」

姚澤若有所思的望著李美蓮,「你可能是因為長時間身邊沒個男人照顧,所以缺乏安全感了,何必和自己過意不去了,你還年輕,而且長的又漂亮,還怕找不到好男人?」

李美蓮幽幽嘆了口氣,輕聲說道:「我現在生活的很好,不需要男人……」

「女人怎麼可能離開的了男人?」姚澤苦笑一下,「難道不覺得寂寞嗎,一個人過?」

李美蓮聽姚澤這麼一說,臉s一紅,多少個夜晚,李美蓮寂寞難耐,想著姚澤那巨大的東西雙手不由自主的摸到了下面,來解決自己的生理問題,每每發泄完后,想到自己意yn的對象竟然是姚澤,心裡又慌又臊,「我才不寂寞,早就習慣了。」李美蓮嫵媚的俏臉紅的能滴出血來,心虛的嘀咕一句后,將腦袋深深的低了下去,不敢去看姚澤的。

女人就是如此,不管她在生意場上或者為人處世上多jng明,遇到這種尷尬的事情時,智商總會降低,此時李美蓮所表現出來的心虛姚澤完完全全看在眼裡,心想,這不是寂寞了是什麼?

兩人一時之間陷入了沉默,趕緊氣氛有些尷尬,姚澤其實到門口將李美蓮室的燈給關上了,李美蓮以為姚澤要離開,趕緊說道:「等會兒在走1

「我不走1姚澤回到床邊坐下,溫和的說道:「等你睡著了我再過去。」

李美蓮露出一絲笑意,更多的是溫暖的感動,「謝謝1黑暗中她睜著漂亮的美眸,聲音甜甜膩膩的對姚澤說道:你如果早上十年,也許……也許我就愛上你了。」說完這話,李美蓮有些後悔了,心裡咚咚直跳,暗想,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什麼話都敢亂說,懊悔的同時又有些期待姚澤的回答。

姚澤沒有出聲,只是默不作聲的將李美蓮的手握在了手中,李美蓮受驚,下意識的想要將手抽回去,卻被姚澤牢牢握在手中,「別動。」姚澤輕輕說了一句,接著繼續說道:「美蓮阿姨,只要自己開心就好了,何必管別人的看法,我不介意比你小多少歲,只要你同意……」

「小澤,我困了1李美蓮聲音平淡的打斷了姚澤的話,心裡卻不想語音那麼波瀾不驚,如果此時亮著瞪,李美蓮一定會暴露出自己的掙扎和怯意。

黑暗中,姚澤輕輕嘆了一聲,「睡吧,我在旁邊陪著你。」

兩人再次默契般的沉默,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姚澤坐在李美蓮身邊,李美蓮心裡有些緊張更多的是那張莫名的心慌,根本沒有什麼睡意,倒是姚澤坐在一旁,腦袋如小雞啄米一般,一點一點的,「美蓮阿姨,睡著了嗎?」姚澤試探的問了一句,如果李美蓮睡著了自己也就可以悄悄過去睡覺了。

「還沒呢。」李美蓮帶著一絲歉意的小聲回答。

「不管了1姚澤睡意正濃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叫了一聲,便掀開李美蓮的被窩,一下子鑽了進去。

這舉動嚇的李美蓮嬌呼一聲,剛要起身,卻被姚澤用力的臂膀給摟住了腰身,「別動,只是睡覺1姚澤將腦袋湊到了李美蓮旁邊,一頭長發散落在姚澤臉龐,聞著上面散發的淡淡清香,姚澤剛才的睡意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

被姚澤緊緊的摟住,李美蓮身子感覺一陣癱軟,心臟不爭氣的加快了跳動頻率,感覺到姚澤呼吸的熱氣噴在自己脖間,李美蓮敏感的縮了縮脖子,雙腿緊張的夾在了起來。

李美蓮只是象徵xng的掙扎了幾下,就沒了反應,這種被人抱著睡覺的感覺她很喜歡,感覺特別有安全感,睡在姚澤懷裡,雖然感到羞澀,但是更多的是心靈的一種慰藉和**上的陣陣酥麻,此時,她的大腦根本不受她的支配了,寡居多年,清心寡y的r子一旦結束,那麼多年壓抑的**就會如同洪水絕提一般,一發不可收拾。

悍婦如虎,寡婦更亦虎!

姚澤靜靜的摟住李美蓮,感受著她身上散發的幽香以及身子帶來的柔軟彈xng,姚澤忍不住的起了反應,下身鬼使神差般的就朝著李美蓮雙腿間頂了上去。

「呀1李美蓮嬌呼一聲,只感覺姚澤剛才那火熱堅挺.的東西透過雙腿頂在她最他媽的地方,那用力.一頂,差點將她的魂都給頂沒了,身子極其敏感的哆嗉起來,雙腿不由的緊緊夾住那根使壞的大東西。

被李美蓮緊緊夾住下身,姚澤感受到李美蓮大腿的柔軟和兩腿間的緊迫感,身子舒爽的忍不住含蓄的進攻起來,輕輕磨蹭這李美蓮已經濕透了的神秘地帶。

「協…小澤,別……別亂動,就這樣1李美蓮喉嚨中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聲,一陣強烈的快感讓她下身如絕提一般,姚澤明顯感覺到了李美蓮動情的流出清涼來。

男人就是一種無法解釋的動物,女人越是說不要,男人越是想給她多點,被李美蓮動情的哼唧聲所刺激,姚澤雙手緊緊摟住李美蓮滑.嫩的纖腰,嘴巴親親吻著李美蓮雪白的香頸,下身也沒有如李美蓮所願,依然有規律的蠕動著。

一**強烈的刺激漸漸使得李美蓮迷失了意識,眼眸中春光泛濫,一臉迷離,黑暗中,她反抱住了姚澤的脖子,尋到姚澤的嘴唇,將自己的紅唇湊了上去,姚澤大方的允住李美蓮遞過去的丁香小舌,呼吸急促的吸.允起來,兩人的舌頭迅速的攪拌在一起,瘋狂的吸著對方的水分,同一時間,姚澤的大手由李美蓮的腰身慢慢移到到了她挺拔的山峰之上,感受到那巨大的飽滿,姚澤愛不釋手的把玩起來,隔著那布料光滑的絲綢,將那規模巨大的胸部揉捏成這種形狀來。

「嗯……嗯嗯……」李美蓮被姚澤揉的忍不住哼唧兩聲,一股快意讓她忍不住離開姚澤的嘴巴,將紅唇張開咬住了姚澤他媽的肩膀。

「美蓮阿姨,從了我吧1姚澤喘著氣,一隻手探入了李美蓮的裙底,摸到了她濕漉漉的底.褲,用手隔著底.褲摩擦起來。

「小澤,不要……不用1李美蓮扭動著身子,邊無力的呻吟,邊虛弱的抗拒,姚澤那裡會聽李美蓮的話,直接將李美蓮的內褲底部扯向一旁,一根指頭悄無聲息的穿過一片濕潤的泥濘,漸漸的擠壓進了那柔軟緊縮的神秘地帶。

「啊1李美蓮突然提高音調的大呼一聲,也不知道是驚恐的大叫還是舒服的嬌呼,姚澤的手指加快了運動頻率,李美蓮嗚咽的同時更加死命的狠狠咬住姚澤的肩膀,似乎要將姚澤給她的刺激全部在他肩膀上還回來一般。

不多時,在李美蓮解脫似的嬌呼聲中,一陣熱浪噴薄,接著李美蓮身子不停的哆嗉起來,她抱住姚澤,雙腿緊緊夾住了姚澤的一隻大腿,身子不停的忸怩著,感受著高cho帶來的無線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