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九十四章潛在危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四章潛在危機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陳祥瑞靜靜的跟在范碧霞身後,生怕她一時想不開有個好歹,此時卻又不敢上前去刺激她,只好一路默默的跟著,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去,不知不覺,范碧霞走到了附近的一個公園,站在一個小亭子里,范碧霞邊抹眼淚邊輕聲抽泣,陳祥瑞站在她身後,故意讓自己表情看上去懺悔模樣后才出聲說道:「碧霞,都是我不好,是我太自私了,沒顧及你的感受,可是我真是為了我們兩人的將來打算,我那麼愛你,怎麼會去故意害你1

「你愛我?」范碧霞轉過身子,用哭紅腫了的眼角死死瞪著陳祥瑞,語氣沒用波動的出聲道:「既然你愛我,那你馬上就和你老婆離婚,只要你和她離婚,再和我結婚,以後我什麼都聽你的。」說道這裡,范碧霞的目光變的柔和了,帶著一絲乞求,「祥瑞,求你了,和她離了吧,你知道我有多愛你,我離不開你1剛才范碧霞摔門而出只是一時氣急,真讓她離開陳祥瑞她怎麼也做不多,這幾年她把所有心思都花在了陳祥瑞身上,甚至陳祥瑞讓他去勾引郭守義她都盲目的聽從了,原因只是因為陳祥瑞告訴她,會給她一個幸福的未來,這話,范碧霞信了!

可是,今天陳祥瑞再次讓她用同樣的方式對付姚澤的時候,范碧霞就有些懷疑陳祥瑞是不是真的愛自己,是不是自私的只想著他的前途,將自己當成了一個巴結領導的禮物,生氣歸生氣,但是范碧霞並沒有真要和陳祥瑞一刀兩斷,因為她把今生全都壓在了這個男人身上,不管是身體還是靈魂,她沒得選擇,如果有天陳祥瑞真的絕情的將她一腳踢開,那麼她不敢想象,她還有沒有活下去的勇氣。

所以,她此時迫切的希望陳祥瑞和白燕妮離婚,然後娶了自己,只有這樣她才能安心。

陳祥瑞有些為難的皺著眉,握著范碧霞的雙手,安撫她的情緒道:「碧霞,別激動,你聽我說,我一定會和她離開然後和你在一起,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你知道的,現在是我仕途的關鍵時期,容不得半點馬虎,稍有差錯可能我就身敗名裂了,你總不希望看到我帶上冰冷的手銬,被關進監獄吧?」

范碧霞情緒稍微穩定了些,眼淚婆娑的望著陳祥瑞,哽咽的問道:「有這麼嚴重嘛?只是和你老婆離婚,和你仕途有什麼關係腹黑總裁杠上絕色神偷。」范碧霞心裡還是覺得陳祥瑞在找借口。

陳祥瑞耐下性子解釋道:「碧霞,官場上的事情你不懂,離婚會給我帶來很多負面影響,對於以後的仕途絕對是個污點,如果我在這個時候離了婚,以後上面選拔提升幹部的時候,一定會有人在我這方面做文章,所以我現在不能考慮離婚的問題,至少在這個關鍵時刻不能考慮1陳祥瑞說的很堅決,幾乎不容置疑。

范碧霞聽了又有些來氣,氣憤的將手抽了回去,「照你這麼說,那你這輩子不用離婚了,你告訴我,對於你來說,什麼時候才是合適的時機?」

「等湯山縣能夠安定下來,然後找到一個不影響自己離婚的理由時,這才是最佳時機1陳祥瑞目光閃爍的說道,臉上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狠色。

范碧霞又問道:「湯山縣不夠安定嗎?有什麼問題?」

陳祥瑞笑了笑,「你們不是體制中人,當然不知道此事的湯山縣又多混亂,郭守義派和李長安、姚澤一派最終得有一方留下,另一方敗退,我屬於書記一派,所以……」

「你知道我的意思嗎?」陳祥瑞望著范碧霞,目光變的柔和。

范碧霞似懂非懂的點頭,「你的目的是想讓我接近姚澤,掌握他的罪證,然後搞臭他?這樣你就可以官運亨通1

「對,這只是其一,最主要的是,只要姚澤被拉下去了,那麼咱們結婚的日子也就不遠了1陳祥瑞在這個時候拋下了一個重磅炸彈,她相信范碧霞會答應自己的要求!

「只要姚澤被拉下馬,你真的馬上和我結婚?」范碧霞有些動搖了。

陳祥瑞心頭一喜,臉上卻表現的極其莊重,「嗯1他鄭重點頭,「只要湯山縣能夠恢復到以前,郭守義獨掌大權,那麼我就沒威脅了。」

「可是即使整走了姚澤,郭守義也未必全心全意幫襯你啊1范碧霞說出心中的擔憂。

陳祥瑞高深莫測的笑了笑,將范碧霞擁入懷中,輕聲摩挲著范碧霞的秀髮,溫和的說道:「放心,只要姚澤被整垮了,郭守義不敢對我怎麼樣,我手裡可是掌握著他致命的東西1

范碧霞緊緊摟著陳祥瑞,默默流著眼淚的說:「我答應你,幫你接近姚澤1

……

姚大官人開車在回家的路上不停的打著噴嚏,心裡納悶這是感冒了嗎?他有哪裡知道有人已經開始計劃怎麼引他上鉤,怎麼將他落下水。

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姚澤揉了揉發酸的鼻子,漫不經心的接通電話,喂了一聲。

電話里傳出一陣輕柔軟糯的聲音:「姚澤,我是杜佳穎。」

「佳穎姐?」姚澤車速放慢了些,臉上露出喜悅的神色,杜佳穎在電話裡帶著笑意的輕聲問道:「你剛才是不是去江平大學了?」

「是啊,你剛才不會也在吧?」

杜佳穎臉上帶著和煦的微笑,「剛才去江平大學做了一個專訪,倒是看見你了,不過見你和一個美女在一起就沒有打招呼。」

「這話我怎麼聽的酸不溜秋的?」姚澤笑了笑,「晚上有時間沒,一起吃飯?」

「不用陪美女嘛?」杜佳穎笑著問道。

姚澤將車子停在了路邊,笑著道:「現在孤家寡人一個哪來的美女,接不接受我的邀請?」

杜佳穎抿嘴一笑,「好吧,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你咯風流邪警。」

杜佳穎此時和幾個電視台的同事剛走出江平大學,他們上了停在大學門口的商務車,然後商量著等會兒去什麼地方吃飯,杜佳穎和幾個同事打了個招呼,說晚上有事,就不和他們一起了,其中有一名長相還算不淳陀行輝玫乃檔潰骸凹延蹦憧殺鶘ㄐ肆耍沒你在大家玩的多沒勁1

杜佳穎笑著指了指自己電話,意思是正在打電話呢,不和你說了,然後就搖曳著優美的身姿匹自朝著街對面走去。

「陳組長,你這可得加把勁了,人家杜佳穎雖然是離了婚的女人,可是長的漂亮眼界可有點高,隨便的人還真看不上。」坐在他旁邊的一個剪著學生頭的女人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說話中竟是諷刺意味,當然諷刺的是杜佳穎本人。

坐在另一頭架著攝影機的男青年就反駁的說道:「王彩,你這話就不對了,咱們組長是一般人嘛?就憑他長相和家庭條件,那點陪不上杜佳穎?」

叫王彩的女子撇了撇嘴,「你可別小瞧了她,以前咱們台長打她注意,人家愣是理都不理,雖然咱們組長……」

「好了,別胡說!張台長也是你隨便可以拿來開玩笑的。」陳東豪不悅的打斷了王彩的話,「以後你們都不許在背後說佳穎的壞話1

王彩幽幽嘆了口氣,輕聲自語道:「我本將心照明用,奈何明月照溝渠埃誒,你們說剛才杜佳穎在和誰打電話,從來沒見她笑的這麼開心。」說著話,她有意無意的將目光瞥向陳東豪,瞧見陳東豪臉上陰晴不定,她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

……

姚澤和杜佳穎約在一家西餐廳見面,姚澤開著車子率先到達,進去選了一個偏僻點的位置,然後叫來服務員點了瓶紅酒和兩份牛排一份義大利粉之後優哉游哉的坐在那裡等著杜佳穎。

過了大概五分鐘,一身都市麗人打扮的杜佳穎走了進來,她下身穿著一件質地柔軟的黑色西褲,上身穿著一件鑲著波浪花邊的白色襯衣,踏著一雙精緻的水晶色高跟鞋走了進來,環視一周,瞧見姚澤,她臉上露出淺淺的笑意,身姿款款的走了過去。

「讓你久等了1杜佳穎走了過來,姚澤趕緊起身,很紳士的給她拖開位子請她坐下,然後笑眯眯的道:「我也剛來,不過東西我幫你點好了,是你喜歡的西貢牛排和義大利粉。」

杜佳穎笑著點頭,躬身坐下,姚澤站在她身後,望著她被黑色西褲緊緊包裹著的挺翹美.臀微微撅起的樣子,心裡不由得一熱,他趕緊將目光給轉移,杜佳穎坐下后,帶著笑意的說道:「你咋知道我喜歡吃什麼?」

姚澤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笑眯眯的說道:「和你吃過幾次西餐,你總是點著兩樣東西,一來二去不就知道了。」

「喲呵,沒看出來,你還挺細心呢1杜佳穎臉上一直保持著淡雅的微笑。

姚澤很久沒見杜佳穎心情自然也是愉悅,說話就有些輕浮起來,「那是自然,多給我一點時間,佳穎姐你會了解我更多優點呢。」

這話說的有些曖昧了,杜佳穎俏臉不由的一紅,溫柔的睨了姚澤一眼后,語氣依然溫和的道:「竟知道瞎貧,當了縣長還像個小孩子。」

「是副縣長。」姚澤笑著更正道:「佳穎姐,這你就不懂了,我只有在喜歡的人面前才會瞎貧,其他時候我可不會這樣!正經的很1

這下子,杜佳穎臉色更加緋紅了,姚澤的說讓她不由得心跳加快,心想,這廝怎麼當了副縣長之後說話越發的大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