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九十五章情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五章情敵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熬夜更新求月票、紅票

吃完晚餐,兩人喝著紅酒聊天,杜佳穎從包里拿出一張銀行卡朝著姚澤遞了過去,帶著笑意的說道:「姚澤,上次謝謝你借錢給我,這個還你官場之財色誘人1

「沒意思了啊1姚澤放下酒杯,擺手說道:「佳穎姐,別那麼斤斤計較,我可從來沒想過讓你還我。//點文小說//..」

見姚澤不接,杜佳穎笑著起身,然後拽著姚澤胳膊,將銀行卡塞進他手裡,又坐回了座位:「佳穎姐做人是有原則的,借錢不還那我成什麼人了?你啊,以後別隨隨便便對女孩子這麼大方,把錢攢起來以後取媳婦用。」

知道杜佳穎不是那種貪圖便宜的人,如果再堅持恐怕得生氣,姚澤只好將銀行卡收了起來,打趣的說道:「就咱這長相,取媳婦還用花錢?別人倒貼還差不多1

杜佳穎抿嘴笑著翻了個白眼,「真是受不了你,對了,下午那會兒和你在一起的那個美女是誰啊?長的真夠漂亮呢。」瞧那女人年齡似乎比姚澤要大上一些,杜佳穎感覺不像是姚澤的女朋友,出於好奇便開口詢問。

「那個……」姚澤停頓了一下,不方便透露出李美蓮,就隨便找了個說辭:「她是我在湯山縣的一個同事,今天到江平大學來看女兒,搭我的順風車。」

「是嗎?」杜佳穎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顯然不太相信姚澤說的話。

「你不相信?」

杜佳穎抿嘴笑道:「好吧,就當你說的真話1

姚澤有些汗顏,悻悻笑了笑,也不知道那會兒杜佳穎看到自己和李美蓮表現的很親密沒,不想在提這個話,姚澤便提議離開。

兩人走出餐廳,朝著停車位走去,「時間還早,等會兒去哪?」姚澤將車門打開,對著杜佳穎問道。

杜佳穎剛要開口,旁邊傳出一聲驚訝的聲音:「杜姐,你晚上說有事情,就是和這位帥哥吃飯呀?」

杜佳穎扭頭,瞧見同事王彩正用審視的目光打量姚澤,頓時俏臉就是一紅,見另外一名同事也走了過來,杜佳穎怕眾人誤會影響了姚澤的聲譽,於是趕緊解釋道:「這個是我朋友,在湯山縣上班,很就沒回來了,所以約著一起吃飯。」杜佳穎約解釋聲音越小了,在眾人的目光下,她感覺有些心虛起來。

姚澤見了杜佳穎的表現,頓時哭笑不得,心想,佳穎姐啊,你大大方方的什麼都不解釋也許人家還不懷疑呢,就你這麼一臉心虛的解釋和掩耳盜鈴有什麼區別,人家本來不懷疑,被你這麼一解釋想不懷疑都難。

姚澤也不能讓杜佳穎就那麼尷尬的杵在眾人中間,於是就面帶微笑的走了過去,和眾人打招呼,「大叫好,我是佳穎姐的朋友,名叫姚澤。」

陳東豪打量姚澤一番,臉上的不悅一閃而過,「你好,我是佳穎的同事兼好朋友,陳東豪。」陳東豪如此介紹自己就是想在朋友的基礎上優越與姚澤,你和杜佳穎是朋友,我和她還是好朋友呢,見兩人並沒有什麼親密舉動,陳東豪知道眼前這傢伙還沒有搞定杜佳穎,不爽的情緒稍微平復了些。

陳東豪說是杜佳穎的好朋友,這讓杜佳穎心裡很是不悅,頓時柳眉便蹙在了一起,本想糾正陳東豪的話,但是轉念想想同事之間也不能把關係搞僵了,到嘴邊的話又給咽了回去,不過她現在更加對陳東豪厭煩了,最討厭那種表裡不一,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男人,杜佳穎是結過婚的女人,所以對於男人的品xing杜佳穎很容易就能看出來好壞。

她可以斷定,陳東豪屬於偽君子類型。

人前裝的正正經經,一臉正義模樣,人後指不定做些什麼禽獸的事情,只要開始討厭一個人,心裡就會不停的誹謗與他,這是人的共xing,杜佳穎也不例外。

「時候也不早了,姚澤我們走吧。」杜佳穎朝著眾人點點頭,然後打算和姚澤離開。

王彩這時拉住了杜佳穎的胳膊,笑著說道:「杜姐,這會兒被逮到了我們還會這麼容易放你走嗎,剛才大家說好了吃完飯一起去酒吧喝酒,你可不能自己逃了。」

「可是……」

「佳穎,你就去吧,別掃了大家的興緻哦。」陳東豪笑著打斷了杜佳穎的話,旋即有對姚澤道:「那個……你叫姚……姚澤吧,你也一起。」和姚澤說話的時候他顯得漫不經心,絲毫沒將姚澤放在眼裡的意思,心想,你這傢伙雖然年輕了點,長的帥了點,那又能咋樣,老子***有錢有勢,就這兩天就能壓死你。

顯然他怎麼將姚澤放在情敵的行列,覺得姚澤還不配和他競爭,一直以來,杜佳穎xing子比較平和,對於陳東豪平時的追求、sao擾也沒有怎麼表現的不耐煩,只是想處理好與同事之間的關係,陳東豪卻以為杜佳穎是害羞、是矜持,覺得杜佳穎對自己肯定是有意思的,只是想多考驗考驗自己,這傢伙倒是自我感覺良好。

「姚澤,你說去不去?」杜佳穎把目光轉向姚澤,顯然她是打算聽姚澤的意思,姚澤去她就去。

她這樣的做法讓陳東豪很是不爽。

姚澤卻是笑著點了點頭,「去,怎麼不去啊,既然你的同事都這麼熱情,那我們就跟著去湊湊熱鬧。」姚澤說的很含蓄很有內涵,說到『我們』時故意將音調加重了些,自然而然的透露出和杜佳穎很親密的關係,讓他們感覺自己和杜佳穎之間的關係要比和你們關係好。

姚大官人一開始就看出來了,陳東豪這傢伙對自己抱著敵意,而且很輕視自己,心裡就不爽的想,你說你喜歡杜佳穎你就喜歡吧,你他媽把老子恨上是個啥意思,難道老子表現的不夠紳士?像是在追杜佳穎的樣子嗎?

這可是你逼著老子噁心你的!

「那個啥……」姚澤學著陳東豪的語氣,「你叫,那個……陳……哦,陳東豪是吧,酒吧定在什麼地方?」

對於姚澤的語氣,陳東豪有些惱怒不過杜佳穎在旁邊,他得表現的有風度一些,於是強行壓住內心的火氣,臉上擠出一絲笑容,「在萬紫千紅酒吧。」

「萬紫千紅?」姚澤笑了,這不是賈副市長的公子賈天楓那小子開的酒吧嗎。

想到賈天楓姚澤不由得覺得好笑,這小子當初打王素雅的主要不成,反把自己給折了進去,姚澤只是對賈天楓用了一個小小的計謀,賈天楓就心甘情願的為王素雅的公司跑腿、跑關係,公司遇到要找關係的事情,賈天楓便排上了用場,誰讓他有個副市長老爹呢。

賈天楓雖然有些好se,不過人品還是不錯,xing子也比較直,所以姚澤願意和他成為朋友。

姚澤倒是有一段時間沒和他聯繫了,也不知道這傢伙最近在幹些啥,打算這幾天將他叫出來聯絡聯絡感情。

「佳穎,上車吧,咱們這就過去。」陳東豪指了指停在旁邊的商務車,讓杜佳穎坐上去。

杜佳穎搖了搖頭,剛準備說我坐姚澤的車時,姚澤已經出其不意的摟著了杜佳穎的胳膊,在眾人的錯愕中,姚澤笑眯眯的拉著杜佳穎對陳東豪幾人道:「不用了,我們自個有車子,萬紫千紅見吧。」說著話,在杜佳穎臉紅羞澀的情況下,拉著她朝著大眾車子走去,留下身後幾人痴痴的望著他和杜佳穎的的背影,陳東豪對於姚澤的舉動先是一陣驚詫接著反應過來后露出了惡毒的神se。

「該死的混蛋1陳東豪在心裡怒罵一聲,開始盤算晚上這麼收拾著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

「這傢伙也太厲害了吧?就這麼牽著杜佳穎?而且杜佳穎好像不生氣耶1王彩總是在這種時候喜歡落進下石,她落進下石的目的也只是為了巴結陳東豪,陳東豪的父親是電視台副台長,王彩想在電視台混的更好,還得靠陳東豪幫忙,可是苦於一直沒找到拍馬屁的機會,這次姚澤的出現恰好給了她這麼一個契機,幫助陳東豪對付姚澤,成功之後陳東豪自然會感激自己,想到這裡,王彩趕緊說道:「陳組長,我去幫你打探打探這小子是什麼來路。」說完,她朝著姚澤和杜佳穎追了過去。

「姚澤,你這傢伙每次做的事情都讓人苦笑不得。」兩人坐進車子里,杜佳穎無奈的睨了姚澤一眼,想起姚澤剛才當著眾人牽自己手的場景,杜佳穎心跳不由得加快,感覺臉龐有些發燙,她趕緊扭頭,將目光看向窗外,不讓姚澤發現她臉上的變化。

姚澤啟動車子,撇了撇嘴,笑著道:「那個陳東豪一看就是個表裡不一的裝逼男,我看他很不爽,就是要當著他的面氣死他1

姚澤話音剛落,後面的車門一下子被打開,王彩笑眯眯的鑽了進來,「不介意我坐你的車子一起過去吧?」姚澤微微皺眉表示不滿,雖然不喜歡王彩,覺得這個女人也是尖酸刻薄的主,但是出於禮節問題,姚澤還是很紳士的點頭說沒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