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九十六章爭風吃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六章爭風吃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王彩坐進姚澤的車子后,發現姚澤和杜佳穎都沉默下來,沒有吭聲,也不管是不是因為自己讓他們選擇沉默,她環繞車子內部一周,笑著說道:「,這車子不錯啊,得花不少錢吧?」

姚澤實在沒多少和她說話的**,目光注視著前方的道路,說了句不算貴后便不再吭聲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盡在

王彩有些氣憤姚澤對自己態度的冷淡,心裡更加想要整姚澤了,也不管姚澤煩不煩,繼續問道:「姚先生在哪裡高就啊?」

「湯山縣人民政府1大概聽出王彩的意思,感情這女人厚著臉皮鑽進來是為了幫陳東豪打探自己的虛實,姚澤雖然年輕,但是在官場磨練幾年,心性比他們這些自以為是的人要強的多,怎麼會這麼容易就被她一個幼稚的女人打探出消息來。

「湯山縣人民政府呀?」王彩小聲嘀咕一句,暗自想,難道是給領導當秘書或者是司機,瞧見姚澤開的車子,心裡更加斷定,肯定是給領導當司機。

想到這裡,她不由得冷哼一聲,一個破司機還敢和陳東豪搶女人,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王彩開始的時候見姚澤長的帥氣對姚澤到談不上反感,但是自從上車后姚澤對她態度冷淡,這便讓她懷恨上了姚澤。

「政府工作?不錯啊,你年紀還小,好好為領導服務,說不定以後把領導伺候好了,領導一高興賞你個一官半職噹噹,到時候可別忘了姐姐哦。」王彩打心眼裡認定這個二十齣頭的小青年就是給領導開車的司機,年紀輕輕的總不可能是政府領導吧!

「王彩,你咋這麼說話呢。」杜佳穎有些聽不下去了,平時說話刁鑽刻薄也就算了,對於姚澤她有著別樣的情愫,她不允許別人帶著藐視的和姚澤說話,這讓她心裡很不舒服,當初如果不是姚澤在關鍵時刻救了她,恐怕她已經被凌辱因屈辱自殺而死,在她人生最低谷時期,是姚澤陪著她給她勇氣堅持下去,所以她對姚澤有著深深的依賴、感激和一些不為人知的情懷。

見杜佳穎要發火,王彩悻悻笑了笑,不再吭聲。

……

兩輛車子一前一後抵達萬紫千紅門口,陳東豪帶頭走了進去,眾人跟在他身後,陳東豪好似這裡的常客,剛踏進去,身穿制服的領班經理瞧見陳東豪臉上露出了諂媚的笑意,「陳先生您來啦,包廂已經給您訂好了,我這就帶您進去。」

陳東豪笑了笑,瞥了一眼跟在後方的姚澤,嘴裡冷哼一聲,跟著領班經理朝著包廂走去。

眾人坐定,點好酒水后,王彩擠到姚澤和杜佳穎身邊坐下,然後故意對著陳東豪說道:「陳哥,這豪華包廂得花不少錢吧?你真是捨得,帥氣又多金,誰要是做了你的老婆那可真是幸運了。」說完,她有意無意的看了杜佳穎一眼。

那裡知道杜佳穎正和姚澤親密的小聲嘀咕著什麼,有說有笑根本沒將她的話聽進去,這到讓王彩鬧了個無趣,卻也不想放過姚澤,「姚先生,這環境不錯吧?」

姚澤扭頭看了王彩一眼,不可否認的點頭,「確實不錯,有什麼問題?」

「沒事,就是隨便問問,你以前應該沒來過吧,這裡消費老鬼了,一般人那裡敢來這裡消費。」這話的意思直接將姚澤擺放在了窮**絲的行列。

對於她冷嘲熱諷的話,姚澤只是笑了笑,「確實沒怎麼來過,不過,主要是對這種地方沒什麼興趣1

王彩皮笑肉不笑的心想,就你這模樣,裝什麼大頭蒜,沒錢來就沒錢來吧,你說什麼沒興趣,這是夠虛偽的。

不過,見杜佳穎好像對姚澤挺上心,王彩又有些納悶,難道杜佳穎只喜歡年輕帥哥,不在乎其他的硬性條件?王彩倒是不相信有哪個女人會不在乎男人的錢財和權利。

見姚澤低頭喝了口酒,杜佳穎以為姚澤因為王彩的話生氣了,於是關切的詢問道:「是不是生氣了,要不咱們走吧?」

姚澤笑著搖了搖頭,輕輕拍了拍杜佳穎的手,杜佳穎如受驚的小兔子,一下子將手給挪開,姚澤也沒在乎她的舉動,只是輕聲說:「沒事,佳穎姐,你覺得我是那麼小氣的人嘛?會被別人的三言兩語給氣到1

杜佳穎抿嘴一笑,目光柔和的望著姚澤,輕輕搖頭,姚澤就把頭湊到她耳邊,輕聲細語道:「不過你們這些同事都挺奇怪的,是不是嫉妒我長的太帥,想方設法的各應我,這不有病嘛1

「無聊1杜佳穎笑著伸手戳了一下姚澤的額頭,感覺動作有些曖昧,她俏臉一紅,趕緊將手放下,悻悻道:「玩一會兒咱們就走,我不喜歡這種場所,烏煙瘴氣的。」

姚澤點了點頭。

一旁的陳東豪瞧見兩人親密無間的模樣,頓時氣的臉上發紅,咬牙切齒的想把姚澤生吞活剝了,對於杜佳穎他是勢在必得,杜佳穎無論是氣質還是樣貌都是難得一見的極品美女,每次瞧見杜佳穎穿上職業套裝時,陳東豪的心便蠢蠢欲動,做夢都想將這個看上起高貴的女人按倒在床上狠狠疼愛的衝動,此時姚澤無疑成為了他得到杜佳穎的絆腳石。

一開始陳東豪還真沒將姚澤給放在眼裡,認為他沒資格和自己掙女人,不過瞧見杜佳穎對姚澤那超乎常人的親密態度,陳東豪改變了對姚澤的看法,這個傢伙開來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

姚澤表面上看起來確實很簡單,衣著上從來不去刻意追求什麼奢侈品牌,穿的全都是價位中等的衣服,在這個物質決定上層建築的年代,別人將他看輕了也無可厚非。

陳東豪惡狠狠的瞪了姚澤幾眼后朝著旁邊的男同事使了個顏色,那名男同事馬上就示意過來,點了點頭,然後端起酒杯,朝著姚澤笑著說道:「這位兄弟,別光顧著我咱們的美女主播聊天啊,出來玩就得喝的盡興,來,我敬你一杯酒,咱們幹了埃」

姚澤笑著說,「這位兄弟說的對,不過,酒可不是什麼好東西,按個人能力大小來看,你能力大多喝一點,我酒量不好表示一下得了。」

「這可不行1王彩搶著說:「姚先生,你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一口乾,你見過那個男人像女人似的,喝酒抿一小口?」

「王彩,我說你怎麼回事啊,怎麼處處針對姚澤,人家不願意喝你幹嘛非得勉強人家,要干你自己干去。」杜佳穎拉著姚澤的胳膊,「姚澤,別聽她的,你隨意就是了。」

杜佳穎是真的生氣了,從來沒在同事面前表現出什麼不悅的臉色,今天王彩的行為確實讓杜佳穎這個好脾氣的女人受不了了。

見杜佳穎一點面子都不給的駁斥自己,王彩冷哼一聲,陰陽怪調的道:「出來玩,何必那麼認真,不想喝就不喝唄,發什麼火啊1

陳東豪這時候就充當了和事老的角色,「都少說兩句,王彩你也是的,何必說那麼多,別人不願意喝就算了嘛,何必勉強,姚澤兄弟,你不行的話就隨意吧。」

姚澤算是看出來的,丫的幾個王八蛋肯定是商量好了,想把老子灌醉,什麼叫做不行?男人***能說自己不行嗎?

這不是逼著老子喝酒嗎。

「沒關係,喝酒而已,又不是喝毒藥1姚澤先將剛才那人敬的酒給喝了,接著又倒了一杯酒,對陳東豪笑著道:「陳先生,今天謝謝你的款待,我覺得我和你很投緣,啥也不說了,是男人咱連干三杯。」說完,眼睛眨也不眨的在眾人的注視下連喝了三杯,這架勢倒是把陳東豪給怔住了,心想,丫的不是說自己不會喝酒嗎?這他媽連干四杯和沒事人一樣。

姚澤酒量雖然不錯,但是也架不住他們三四人的連番攻擊,知道陳東豪是主謀,於是他就逮著陳東豪死命的喝,只要把陳東豪喝倒下了,其他人也就不用理會了。

「請吧1姚澤指了指陳東豪手裡的酒杯,然後坐回了沙發上。

杜佳穎一臉關切的柔聲道:「喝那麼急幹嘛,多傷身子。」她用牙籤剔了一小塊西瓜,喂到姚澤嘴巴,輕聲道:「吃點水果壓壓酒氣。」

「謝謝佳穎姐。」姚澤握住杜佳穎的手,將她送來的西瓜含進嘴裡,然後一臉柔情的望著杜佳穎,杜佳穎紅著臉卻沒有抽出手的意思,只是輕聲在姚澤耳邊呢喃一句,「不能喝千萬別逞能,身體要緊。」

「放心,我沒事1

那邊,陳東豪三杯烈酒下肚后,頓時覺得胃裡翻江倒海,雖然他的酒量也不差,可是酒喝急了還是讓他有些受不了,他並沒有想在喝酒上教訓姚澤,來之前就和他的幾個混子朋友打了招呼,只等他敲響電話,他們就過來找姚澤的茬。

陳東豪借口上廁所,到外面打了個電話,再次回到包廂的時候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看姚澤的眼神就是一副老子吃哪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