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九十七章搞懷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七章搞懷孕?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杜佳穎覺得這裡沒什麼意思,就小聲和姚澤提議離開。

姚澤點頭答應一聲,站起來準備和杜佳穎離開,陳東豪見兩人要走,於是急了,自己找的人還沒到呢,怎麼能就這麼放這小子離開。

「再玩一會兒吧,時間還早著呢。」陳東豪笑著站了起來,準備拖延時間。

姚澤本來就看陳東豪不爽,也不用給他面子,只是說了聲不玩了,就拉著杜佳穎的胳膊往外走,就在這個時候,包廂外面傳來一陣喧鬧聲,接著包廂的門一下子被人踹開。

外面氣勢洶洶的走進來幾個彪頭大漢,一身黑色的緊身無袖體恤,彰顯了他們混混的氣質。

「誰他媽是姚澤?」為首的一個青年男人染著白毛,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環繞眾人一周后罵罵咧咧的問道。

姚澤皺著眉頭將杜佳穎護在身邊,語氣淡然道:「我就是,找我有什麼事?」

「你他媽還有臉問我。」那白毛男人扭頭朝外面喊了一聲,「妹子,你進來。」

姚澤心裡有些納悶的朝著門口看去,只見一個打扮的不倫不類,衣著暴露的年輕女子哭哭啼啼的走了進來,白毛就指著姚澤對那染著黃頭髮的女子問道:「你瞅瞅,是這傢伙嗎?」

黃髮女子紅著眼眶抬頭看了姚澤一眼,狠狠的道:「就是他,他就是姚澤,哥,你得給我出氣教訓他1

「怎麼回事?」杜佳穎有些搞不清狀況了,抬頭疑惑的望著姚澤,姚澤也是一臉迷茫的搖頭,「我不認識這女人1

「裝,***還給老子裝,你把我妹子肚子搞懷孕了現在想拍拍屁股不認賬,老子告訴你,門都沒有,今天不把事情說清楚,你***別想走出這個門。」

姚澤臉上冷了下來,「你嘴巴最好乾凈點,我再說一遍,這個女人我不認識。」說著話,他拉著杜佳穎就要朝外面走,卻一下子被白毛擋住了去路,「我說過,不給我妹妹一個交代今天別想走出一個包廂1

姚澤突然意識到什麼,扭頭朝陳東豪看了一眼,瞧見那傢伙正對著自己露出一絲陰險的笑容,瞧見姚澤的目光他趕緊收斂的笑容,做出很迷茫的模樣對著白毛問道:「這位兄弟,到底怎麼回事啊,你看看這裡面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其實陳東豪打電話讓他們幾人過來只是演齣戲而已,只是想抹黑姚澤,往姚澤身上潑髒水,讓杜佳穎看清楚姚澤是個什麼樣的男人,搞大別人的肚子后就將別人給一腳踢開,只要是個女人知道男人做出這種事情都會覺得噁心,他要的結果就是讓杜佳穎見到姚澤就感覺噁心。

很顯然他需要的效果並沒有達到。

杜佳穎是個聰明的女人,她知道姚澤的身份和品味,眼前這個小太妹不管是長相還是打扮都太過一般,她不相信姚澤會和這種女人攪和在一起,如果來的是一個漂亮的女人,那麼杜佳穎就不敢保證了,雖然知道對方肯定是冤枉了姚澤,不過她並沒有心思縝密到能猜出這件事情是陳東豪乾的,於是寒著俏臉對那黃髮女子問道:「你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要誣陷我的朋友1

「我沒有誣陷他,就是他1黃髮女子指著姚澤眼淚稀里嘩啦的流,演技不是一般的高超,「他把我搞懷孕了,現在想一腳把我踢開,這件事情我和他沒完1

一旁的陳東豪很鬱悶,和他之間幻想的情節完全不一樣,他以為碰到這種事情,杜佳穎會鄙視姚澤一頓,然後失望的甩手而去,沒想到他所需要的效果沒要達到不說,杜佳穎竟然還站出來幫姚澤說話,這讓陳東豪感覺今天晚上的這場戲似乎失去了意義。

姚澤可以斷定這件事情是陳東豪搞出來的,並沒有生氣的亂了方寸,只是對著女子笑了笑,說道:「好啊,既然你一口咬定你懷了我的孩子,那麼我們就是醫院檢查檢查,看看你是不是真就懷孕了,如果事情是真的,我姚澤認了,如果是假的,那麼我就要告你誣陷和誹謗國家幹部,你知道誣陷國家幹部的罪名有多大嘛?」姚澤清楚的知道眼前的幾個傢伙未必有多少法律常識,所以打算拿話嚇唬嚇唬他們。

站在一旁冷眼觀看的陳東豪聽了姚澤的話,頓時有些疑惑,這傢伙是哪門子的國家幹部?

這是站在他右邊的王彩湊到他耳邊輕聲說道:「別聽那傢伙吹噓,他只不過是給人家領導開車的司機,算個屁的國家幹部。」

「你確定?」陳東豪疑惑的問道。

王彩微微蹙眉,「應該是的,他當時默認了他的身份。」在車上那會兒姚澤哪裡是默認,根本是懶得搭理王彩,隨她自己胡說。

陳東豪怕姚澤將他們的話給詐出來,暴露了自己,於是趕緊說道:「姚澤,你不是給領導開車的嗎,什麼時候變成國家幹部了。」

剛才黃髮女子明顯有些心虛,聽了陳東豪的話后,她稍微變淡定了一些,朝著姚澤嚷嚷道:「你嚇唬誰呢?你把老娘肚子搞大了還想倒打老娘一耙,我告訴你,沒門,今天你不給我一個交代,哼哼哼1黃髮女子冷哼一聲,退到了一邊,讓白毛男子站了出來。

「小子,趕緊給老子老實交代,這個事情怎麼解決,如果今天不能給我妹子一個滿意的答覆,老子就讓你趴著從這裡出去,不把你給打殘咯老子跟你姓1白毛男子發現眼前這個男人很難纏,不用點狠的他是不會被嚇著,所以目光變的兇狠起來。

姚澤知道跟這群混混是沒有道理可將的,於是冷笑一聲,從兜里拿出手機,正準備打電話時,包廂的房門再次被推開,一個熟悉的男聲響起,「誰這麼放肆在我的地方鬧事,找不自在是嗎?」

瞧見白毛男子,他瞪著眼睛說道:「白毛三,你找死是吧?在我的地方鬧事,誰給你的狗膽1

白毛三瞧見來人,嚇的臉色一變,趕緊諂笑的解釋道:「楓哥,我沒有在您地盤鬧事的膽子,只是這個傢伙把我妹妹肚子搞大了,我得找他要個說法1

男子朝著白毛男人指的方向看去,瞧見姚澤,他先是一愣,接著哈哈大笑了起來,「我說姚澤,你眼光啥時候變的這麼獨特了?以前我把我這裡最好的兩個美女留給你,你小子正眼看都不看一眼,怎麼現在喜歡這種類型的呢?」他朝著那個黃髮小太妹看了一眼,嘴巴嘖嘖的道:「重口味啊1

「滾蛋1姚澤罵了一句,對著男子說道:「賈天楓,我不認識這幾個人,他們成心找茬,你看著辦吧1

賈天楓根本沒將那幾人當回事,聽了姚澤的話,他扭頭盯著白毛三,聲音帶著陰森的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賈天楓的身份這一塊沒有人不知道,黑白兩道通吃,對於賈天楓的勢力,白毛三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威,聽了賈天楓嚴肅的詢問,白毛三渾身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趕緊擺手道:「楓哥,不好意思,我們好像認錯人了,對不起,對不起,我們這就走1說著話,他朝著那名黃髮女子使了個眼神,就準備離開。

姚澤當然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們,頓時出聲道:「站住,這就想走?」

「說,是誰指使你誣陷我的1

站在姚澤身後的陳東豪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頓時臉色變的極其難看,顯然白毛三極其害怕那個叫賈天楓的男人,瞧見白毛三偷偷的將目光看向自己,陳東豪想死的心都有了,這他媽什麼事啊,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嘛!

「問你話呢,你沒聽見是吧1見白毛三猶猶豫豫的模樣,賈天楓大喝一聲,頓時嚇的白毛三兩條發軟,手指有些顫抖的指向陳東豪,「是……是他讓我這麼乾的,楓哥,不管我的事,求你放過我吧。」

「你胡說八道什麼1陳東豪臉色一變,雖然心裡很心虛,可是到了這一步,他怎麼也不能承認:「我根本就不認識你,你別栽贓我1

白毛三一臉苦逼模樣,「陳哥,事情到了這一步你就認了吧,我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楓哥咱們開罪不起的。」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完全是不直所謂!我們走1他朝幾個同事說了一聲,就準備離開,卻被賈天楓伸手給攔住,「事情還沒說清楚,你準備往哪裡走啊?」

「沒什麼好說的,我根本不認識這個人1陳東豪雖然知道眼前這男子身份一定不會簡單,可是想想他父親和他叔叔,他內心還是比較淡定的。

「陳哥既然你這麼說,想把責任全部推給我那可別怪兄弟撕破臉皮,剛才你給我打電話的記錄還在我手機上,要不我現在拿出來給大夥看看1白毛三管不了這麼多了,雖然他也不想得罪陳東豪,但是比起賈天楓,他沒得選擇。

聽白毛三這麼說,陳東豪一臉的心虛,臉上有些掛不住了,此刻他選擇了沉默。

「這麼說,真是你搞的鬼?」見陳東豪沉默下來,賈天楓冷臉問道。

陳東豪今天憋屈的很,此刻又被咄咄相逼,心裡的邪火也是蹭的一下子往上升,管不了臉面問題,他怒聲喝道:「是我乾的你們能拿我怎麼樣,我明明白白的告訴你,我就是看姚澤這小子不爽,就是要整他,你能拿我……」

啪!

話未說完,陳東豪臉上重重的挨了一巴掌,他捂著被扇紅的臉,惡毒的望著賈天楓,「你***敢打老子,操1陳東豪紅著眼,衝上去就要和賈天楓拚命,誰知卻被賈天楓一腳給踹出了兩三米遠,「就你這傻逼還想和我打?呸1賈天楓朝著陳東豪吐了口口水,然後扭頭對姚澤問道:「姚澤兄弟,他們怎麼處置?」

姚澤指著白毛三等幾人,「這幾個混子幾個交給警方處置,至於他……」他將目光轉向陳東豪,瞧見陳東豪怨恨的看著自己,姚澤只是冷冷一笑,接著一臉輕鬆的道:「這幾個是我朋友的同事,算了吧,把他們放了1

「你難道不想出口惡氣?」賈天楓對姚澤問道。

姚澤笑了笑,「你都幫我打回來了,還有什麼好出氣的,得饒人處且饒人嘛1

「成,隨你吧1賈天楓笑了笑,扭頭惡狠狠的瞪著陳東豪,「今天我兄弟大人有大量放過你,以後狗眼放亮一點,再找茬小心你的狗頭,滾吧1

若是放在平時,陳東豪被打了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動用關起將這口氣給出回來,不過今天的事情的確是他理虧在先,他雖然極其憤怒,但是思路還算清晰,此刻不是找回場子的時候,反正這麼大的夜總會也跑不了,想收拾賈天楓來日方長,至於姚澤,那就更加輕鬆的可以把這個小司機給踩死!

王彩將陳東豪扶了起來,然後在幾名同事的攙扶下,離開包廂,到了包廂門口時,他扭頭帶著惡毒眼神的看了姚澤一眼,彷彿要將姚澤活剝生吞一般。

事情處理好后,賈天楓笑著對姚澤道:「再喝兩杯?」

姚澤苦笑著搖了搖頭,「找個時間再喝吧,今天太晚了,我還得送我姐回家呢?」

賈天楓朝著杜佳穎打量一眼,偷偷伸出一個拇指,然後調笑的道:「去吧,不打擾你們的好事了。」

聽了賈天楓的話,杜佳穎俏臉紅的能滴出血來,姚澤就笑罵道:「滾犢子,真是我姐,你不信?」姚澤瞪大了眼睛。

「得,得,我信,非常相信1

……

姚澤和杜佳穎離開萬紫千紅后,有意無意的從杜佳穎口中問出了陳東豪的住址,讓杜佳穎先到車上等他,然後他拿出手機,走到遠處撥通了向成東的電話號碼,姚大官人從來不是個吃虧的主,陰招,這廝也會。

陳東豪今天極其鬱悶和惱怒,不僅沒能踩死姚澤,反倒在杜佳穎面前把自己的形象給毀了,還挨了頓打,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從小打大他還從沒如此憋屈過,商務車將他送到了小區門口,拒絕了王彩送他回家,獨自走進小區,到了單元樓口,陳東豪剛踏進去,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眼前一黑,好像是被人套上了麻袋,接著便是一頓瘋狂的拳打腳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