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二百九十八章車中迷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八章車中迷情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陳東豪在電視台家屬樓門口被打,傷的不輕,被送進醫院的時候還是昏迷不醒,陳昌鋒就他這麼一個兒子,平時像寶貝一樣捧著,趕到醫院時,瞧見陳東豪被打的鼻青臉腫頓時就暴跳如雷,打電話給了分局局長杜南山,讓杜南山無論如何都要找出打自己兒子的兇手。

杜南山掛斷電話后幽幽嘆了口氣,苦笑著向對面的女子道:「燕妮,真是抱歉,你今天大老遠的過來,也不能陪你吃飯,剛才接到任務必須得去處理一下。」

白燕妮今天是替父親白曦易來給他的好友杜南山過生日,剛準備開席杜南山就接到了陳昌鋒的電話,電話中,陳昌鋒顯然很生氣,帶著情緒的讓杜南山一定要找出兇手,兒子在家門口被打,歹徒也太過囂張了,必須抓起來嚴辦。

白燕妮笑著說沒事,然後問杜南山要不要幫忙,杜南山笑著搖頭,「你就安心吃好玩好就成了。」旋即他扭頭對自己兒子說:「杜天,替我招待好你白姐。」

杜天笑眯眯的點頭,「爸,放心好了,我一定替您款待好白姐。」

飯桌上坐的都是杜南山的親朋好友,杜天倒是沒怎麼去管他們,只是極其殷勤的給白燕妮倒飲料、夾菜,不停的詢問白燕妮菜合不合胃口。

白燕妮知道杜天對自己沒有死心,即便自己結婚幾年了,他仍然時不時的會打電話或者發簡訊說一些關心的話,讓白燕妮很為難,白燕妮覺得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該決然的時候不能心軟,就放下筷子,嚴肅的對杜天說道:「杜天,你別再這樣了,我已經結婚了,請你面對現實。」

杜天目光柔和的道:「白姐,我可以等你的,不管多久1

「我說過我已經結婚了1白燕妮眼神徒然一寒,「別讓我瞧不起你,杜叔叔是我父親的好友,我不想因為你的原因而讓兩家產生隔閡。」

「可是,難道我連愛一個人的權利都沒有嘛?」很久以前,白曦易帶著女兒白燕妮到杜南山家拜訪的時候,瞧見白燕妮的第一眼,杜天就被白燕妮的美貌和氣質所吸引,那時候杜天還在上學,而且年齡比白燕妮小,所以他沒有勇氣說出對白燕妮的愛慕之情,幾年之後他有了一些成就,成為一個建築公司的老闆的時候,白燕妮已經和陳祥瑞訂了婚,當他有自信有勇氣的時候,白燕妮已經成為了別人的女人,他一直很後悔沒有早點表達對白燕妮的愛慕之情,這幾年他一直不肯死心,他在心裡默默想著,只要堅持終有一天能把白燕妮打動。

他又哪裡知道,感情這種事情根本是勉強不來的,女人,只會對心好,厚著臉皮糾纏只會讓別人更加反感。

白燕妮臉色依然寒冷,「你有愛別人的權利,但是你沒有愛我的權利1

「為什麼?」杜天想要咆哮,在場的人太多,他只能極其低沉的問道。

「我再說一遍,我結婚了,這話難道不夠清楚嗎1白燕妮站了起來,臉上帶著笑容的對杜南山的妻子打招呼說,「文慧阿姨,我還有些事情急著回去處理,就不等杜叔叔回來了,帶我說聲生日快樂1

「啊?」李文慧驚訝了一聲,「這才剛剛開席你就要走啊,要不晚上就別回去了,留下來陪阿姨聊聊天,你杜叔叔和杜天整天在外面忙事情,我都快憋出病來了。」

白燕妮歉意的笑了笑,拿起自己的綠色皮包挎在了肩上,然後輕聲道:「阿姨,下次吧,今天真是有些事情得急著回去處理。」

「女孩子,工作別那麼拚命。」李文慧也不勉強,笑著道:「既然你堅持要走那我也就不留了,不過答應了,下次來了可得多陪陪我。」

……

白燕妮走出酒店,輕輕吁了口氣,杜天急忙跑了出來,說道:「你沒開車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白燕妮搖了搖頭,「你回去陪客人吧,我自己坐出租回去。」

「可是這大晚上的,你一個女人獨自坐出租多不安全啊,還是我送你吧。」

「別忘了我是警察。」白燕妮沒有給杜天好臉色,雙手抱胸,冷漠的說道:「以後沒事別在給我打電話或者發簡訊,你越是這樣越讓我反感,知不知道糾纏一個結了婚的女人有多不道德1

「請自重1白燕妮說完,踏著高跟鞋,不理杜天一臉難過的模樣,朝著街對面走去。

姚澤開車子將杜佳穎送到小區門口,杜佳穎沒有急著下去,帶著歉意的說:「姚澤,今天真是抱歉。」

「為什麼說抱歉?」姚澤笑了笑,明知故問。

杜佳穎有些不自然的睨了姚澤一眼,「明明知道還故意問我,你安的什麼心。」

姚澤揣著明白裝糊塗,故意瞪大眼睛道:「佳穎姐,我對你能安什麼心,你這話傷我的心了埃」

杜佳穎抿嘴笑了笑,「你就貧吧,不過,我得提醒一下你,陳東豪背景不簡單,以後別和他發生衝突。」

姚澤不以為然的擺手道:「只要他敢欺負你,我照樣抽他丫的,佳穎姐,你知道我的心意,為什麼故意裝糊塗?」

杜佳穎被姚澤溫柔的目光看的有些心慌,「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要回去了,你開車小心點。」說完,她推開了車門,剛準備下去,卻突然被姚澤一把拽了回來,在杜佳穎驚詫的神色中,捧住她俏麗的臉蛋,朝著她嘴唇吻了下去。

「嗚嗚1

杜佳穎嗚咽幾聲,想起以前差點被凌辱的恐怖一幕,她嬌軀一震,猛的推開了姚澤,甩手給了姚澤一巴掌,低頭抽泣幾聲后,沒看姚澤,說了聲對不起,推開車門快速走進了小區。

姚澤摸了摸發燙的臉頰,心裡莫名其妙的一陣酸楚……

所謂無巧不成書,陳祥瑞安撫好范碧霞后和她親密的摟在一起有說有笑,回酒店的路上恰巧被在街對面攔出租的白燕妮瞧見,心裡一下子寒了下去。

雖然知道陳祥瑞在外面有女人了,不過此時被白燕妮親眼所見,心裡還是極其憤怒的,本來準備衝上去教訓那對狗男女,不過想想自己和姚澤,白燕妮打消了這個念頭。

雖然是陳祥瑞出軌在前,但是畢竟自己也做了和他同樣的事情,和姚澤發生關係白燕妮並不後悔,因為她可以確定自己的內心,現在只裝的下姚澤,在姚澤義無反顧的救她,將她背出那個陰森黑暗的小巷時,姚澤在她心裡播種的情種已經開始生根發芽,慢慢瀰漫這個心扉。

此刻她特別想念姚澤,想起姚澤家住在江平,於是掏出電話撥了過去。

姚澤此時心情鬱悶的開著車,漫無目地的穿梭在大街小巷,手機響了起來,他漫不經心的那起手機看了看,是白燕妮打來的,於是馬上接通,「小澤,你現在在什麼地方,我想見你1聽到白燕妮柔軟的聲音,姚澤剛才的鬱悶一掃而光,笑著說道:「燕妮姐,我在江平呢,我也想你,等我回縣裡了就去找你。」

「不用,我現在人就在江平,現在就想見你1

察覺白燕妮聲音中帶著撒嬌的哭腔,姚澤緊張的問道:「燕妮姐,你怎麼了?是誰欺負你了嗎?你現在在什麼地方,我馬上來接你1

姚澤將車子開到白燕妮說的地點時,瞧見白燕妮一個人站在街頭,神色有些黯然,就忙打開車門,走了過去,「燕妮姐,你怎麼一個跑江平來了?」

白燕妮瞧見姚澤,一下子撲進了姚澤懷裡,低聲抽泣起來,姚澤嚇了一大跳,輕輕拍著白燕妮的後背,溫聲問道:「燕妮姐,你這是咋了,別哭告訴我,誰欺負你了,我弄死他。」

白燕妮聽了姚澤的話,聲音越哭越大,倒是把姚澤嚇了一大跳,「你別哭啊,你這哭的讓我心疼死了。」姚澤輕輕撫摸著白燕妮的頭髮,然後捧著她嫵媚動人的臉龐,在她額頭上親親吻了一下。

「小澤,你會很心疼我嗎?」白燕妮眼淚婆娑的望著姚澤,可憐楚楚的模樣讓姚澤心疼不已。

「傻瓜,我當然心疼你,你是我的心肝寶貝呢1姚澤親昵的點了一下白燕妮精緻的鼻尖,讓白燕妮動情不已,臉上帶著羞紅的道:「姚澤,我愛你,很愛很愛1

「白燕妮,我也愛你,很愛很愛1姚澤一臉鄭重的望著白燕妮,不知道她為什麼哭的傷心,但是姚澤卻知道白燕妮此刻需要自己的關愛,需要自己用心去呵護她。

白燕妮眼淚再次流了下來,深情的摟住姚澤,嘴裡呢喃道:「以後不許離開我,不許不要我。」

姚澤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輕聲道:「傻瓜,我才捨不得離開你呢。」

坐在車裡,白燕妮情緒穩定下來后,將看到陳祥瑞和別的女人在一起的事情告訴了姚澤,怕姚澤誤以為自己對陳祥瑞還有感情,白燕妮解釋的說道:「小澤,你會不會生氣,其實我早就對他失望,沒有感情可言了,剛才看到那個場景只是覺得有些委屈,就是單純的想哭。」

姚澤笑了笑,體貼的將白燕妮輕輕摟入懷裡,輕聲細語道:「我怎麼會生氣呢,你有了委屈能在第一時間想到我,我已經很開心了,不過,以後不許隨便哭鼻子了,否則我會心疼的。」

「那你以後不許欺負我,否則我就不停的哭,哭的讓你心疼死1白燕妮這會兒如同撒嬌的小女生,與平時英姿颯爽的警花形象相差甚遠。

姚澤也樂意見她這個樣子,心裡甚是喜愛,就笑著道:「我什麼時候欺負你了?」說著話,她朝白燕妮翹臀上輕輕拍了一記。

白燕妮羞紅了臉,嫵媚的睨了姚澤一眼,「看,話還沒說完又開始欺負人了!我……」

嗚嗚……

見白燕妮旖旎風情,姚澤忍不住按住白燕妮的腦袋,狠狠的吻了過去……

黑暗的車廂中,兩人相擁在一起,火熱的狂吻,彼此撫摸著對方的身體,良久,白燕妮喉嚨中發出極其壓抑的誘人呻吟聲,「小澤,要我,要了我……」

姚澤聽的熱血沸騰,掀起白燕妮的裙擺,將自己褲子脫了下去,露出如鐵的棍棒,扯下白燕妮蕾絲內褲后,白燕妮眼神迷離,迫不及待的握住了姚澤的硬物,挺翹白嫩的大屁股對準位置,緩緩的坐了下去。

『隘當白燕妮將姚澤全部吞噬時,兩人同時發出了舒暢、滿足的呻吟之聲……